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八九章 王绝示警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八九章 王绝示警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五人一起回至宏山集时,庄无道又特意到了雪心斋,将手中十几件适合练器的妖兽晶核与皮毛爪牙,都一股脑卖给了王绝。

    雪心斋不止炼器的手段高明,对这些炼器材料给出的收购价格,也的确是公道。一来二去,庄无道买卖各种灵器材料时,也就习惯了只与雪心斋打交道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手中积存的东西,全卖完之后,王绝却又似笑非笑道:“这些日子,小庄道友可是名动整个离尘诸峰。之前我真不曾意想,庄道兄还是医道圣手,在魔毒上的造诣,还要更胜过无极峰的幻阳长老,那位虽不及绝轩,可也是声名显著。以他金丹修为,为人解毒疗伤,无往而不利。这一次,却真是丢人丢到了家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了悟,知晓那宇文元洲,定然是已有了什么不妥。此事在回归之前,就早已有了预料,倒是并不怎么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王绝似有意似无意的下一句,却令庄无道浑身上下都是毛孔收缩,四肢发寒。

    “对了,前些日子,在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封山之前,曾有人至宏山集打听过小庄道友的情形。小庄道友在宏山集的一应衣食住行,无不详备。此人极其小心,听不出口音,也不知其来历,不过我感觉那人,应该是来自北面诸国。小庄道友难道与北方修行界,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北方?

    他庄无道与北方修行界,除了一个太平道重阳与萧家之外,还能有哪家?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他与雪心斋的几次交易,都是通过这位名唤王绝的掌柜。两人之间,已有了不浅的交情。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诓骗于他,今日说出这番话出来,多半是有示警提醒之意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虽是心中感激,庄无道却也不会白痴到,将他与那位重阳子的恩怨轻易告知于他人,只淡淡的一笑:“庄某的确与北方有些瓜葛,其中详情却不足于为外人道。不过王兄今日示警之恩,庄某实是感激不尽,就算是我欠王兄一个人情。日后若有什么事需要庄某帮手,只要在能力之内,庄某定然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那王绝顿时展颜一笑,他要的就是庄无道这句话。对于别人的恩恩怨怨,他并不在乎,也没什么好奇之心。这次特意提醒,只是为结好庄无道这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一位灵根偏低的真传弟子,并不值得他另眼相待。然而一位更胜无极峰幻阳的医道圣手,就值得他刻意结交了。

    世间魔毒煞掌横行,奇功异法亦层出不穷,修士也常有走火入魔之虑。多结识一位医道高人,总不会有坏处。今日只一句消息而已,则更惠而不费。

    羽云琴与师曼真二人,要在庄无道的半月楼小住疗伤,自然需要先禀明节法真人,告知宗门长辈。

    而节法与羽旭玄又是至交,两人身为羽旭玄的子侄备,来到离尘宗之后,于情于理都要代其师拜候节法。

    所以从林天南林海回归之后,五人的第一站,就是宣灵山。

    然而出了宏山集之后,庄无道就是心事重重。他不知王绝口中那位不明来历之人,为何要打探他在离尘宗的情形。却知此人,对自己必然是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修士能一定程度上,感应自身凶吉。而神念越是强大之人,这方面的能耐就越是出突。

    据说精通易算的修士,甚至能够准确前知千年,预测后事。庄无道没有这样的能耐,然而当王觉提醒之后,却觉自身心念,一阵阵不宁刺痛,紧迫之感油然而生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双手不禁紧握,是自己最近,日子太安宁了么?居然还真以为,经历了一个沈林之后,那北面就会善罢甘休?

    这次到来的危机,定然非同小可。冲开那三处灵窍之事,已刻不容缓。而这半年之内,自己也需想办法,突破练气境九重楼。

    血祭得来的魔血精华,已经使他的修为,到了八重楼的巅峰。大摔碑手与牛魔元霸体,都已修成第二重天,功法上甚至超过了许多筑基修士。他积累已足够,进入练气后期,并不存在障碍。

    关键是在这半年之内,炼化自己真元内的魔息戾煞。

    躲在离尘本山内,固然是可以安然无恙。可关键是离尘宗每届入门的新晋弟子,在离尘本山修行一年之后,惯例都会被遣派外出,前往各地完成宗派发布的各种任务。历练之余,也可积累善功。亦是宗门考察弟子,日后是否堪当大任的一次考验。

    为师曼真疗伤这个借口,顶多只能使他在离尘本山,多呆半年时光,终究是无法避开。

    一直到抵达宣灵山附近,庄无道的神态,才恢复如常。他如今喜怒已不形于颜色,这一路上虽也有些许异样,旁边几人却无一人能发觉。

    到了此处,附近经过的离尘宗弟子,就已增多了。其中居然有不少人认得庄无道,在远处指指点点,悄然议论着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次山试道比避战之事,居然并无多少抱怨之语。反而宣灵山一脉的弟子,大多都是神色间都隐含敬佩之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开始还有些意外,然而当远远听到这些人,言语中隐约提及‘宇文元洲柏峰‘幻阳,几字,才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这疑惑虽解,庄无道却又另生惊奇。宇文元洲的‘碧蟾雪魂丝,毒发,幻阳诊断有误,这是意料中事。然而为何连这些低阶弟子,都能够知晓?

    岐阳峰与无极峰,难道没封锁消息。即便岐阳峰一脉,事后急于为宇文元洲求医。那幻阳子,总不会连自己的脸面不顾。

    庄无道有心用那‘通音螺去询问北堂婉儿究竟,然而这位大小姐最近似乎在闭关,始终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便是羽云琴,也觉不解,好奇地向穆萱询问:“庄师弟他在离尘宗内,就这么出名?我看许多人,都对他尊敬有加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他虽是真人门下,却一向低调,不喜张扬。入门一年,离尘宗上下也没多少人认得他。”

    穆萱摇着头,修士间有无数通信的手段,她此时已大约知晓,这次山试大比中,到底发生了何事。对于岐阳峰,还有那宇文元洲,都不乏幸灾乐祸之意:“只因最近门内,发生了一桩奇事。岐阳峰的宇文元洲你可曾听说?与琴妹妹你同列颖才榜上,排名九十二位。前些日子却因围剿南方琉焰神教教徒,中了魔毒。无极峰的幻阳子长老,断定是碧蟾勾魂引,要用五鼎换日易髓大法。小师叔却说幻阳子错了,宇文元洲中的魔毒,应该是碧蟾雪魂丝,使用五鼎换日易髓大法则必死无疑。可岐阳峰的人非但不信,那夜小妍事后还大肆宣扬,说小师叔医道造诣浅薄,庸医误人。结果这次山试大比,宇文元洲当场毒发昏阙,还是亏了小师叔事先交代的救命之法,才勉强保住了性命。经此一事,小师叔他自然也是在宗门内名声大噪。详细的性情,妹妹你在离尘宗住上一段时间,就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离尘宗与赤阴城二宗素来同气连枝,羽云琴对离尘宗内的一些出众人物,也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知晓无极峰幻阳,是离尘宗内号称医道仅次于绝轩的第二人。更知那夜小妍,正是离尘当今掌教的亲生爱女,也是宇文元洲的爱侣。

    闻言之后,羽云琴不禁又诧异的看了庄无道一眼。这位貌不起眼的家伙,居然还有更胜那幻阳子一筹的医术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羽云琴也就释然。师曼真身上的腐骨噬心掌力,可谓是遍请明医,然而那几位所谓的‘医道圣手却都只能师曼真的病情,对这煞掌掌力,完全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在庄无道手中,却能化腐朽为神奇,以区区几巢⊥牙白蚁就使师曼真的伤势有所好转。医术上超越幻阳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只唯独一事,令她不解,为何穆萱的语中,有如此浓重的冷嘲之意?似乎那宇文元洲的遭遇,令她感觉极其解恨。

    可据羽云琴所知,宣灵山一脉与岐阳峰,一向还算关系不错,难道是这次山试中另出了什么变故不成?

    实在是使人不解,宣灵山一脉即便没有了灵华英,却还有一个能与自己相提并论的庄无道。未来成就,定不在灵华英之下。

    那岐阳峰,怎会如此的短视?

    庄无道在旁,也把穆萱的话听在耳中。释然好笑之余,眉头也是微微皱起,经历这么一出,那幻阳子即便是脾性宽宏之人,只怕也会将他庄无道恨之入骨

    而就在到达宣灵山的山巅,节法真人的居所时,庄无道远远的就瞧见云灵月与凤雪二人,在那门口处等候着。

    为师曼真疗伤之事,庄无道早就在返回之前,就已传信节法,提前通告宗门师长。

    他这两位师兄师姐在此迎候,是在情理之中,意料之内。不过穆萱与莘薇的两张小脸,却都是煞白一片,忐忑难安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