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八八章 大回衍术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八八章 大回衍术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就比如那土木合流与呼神唤卫,两种玄术强化出的金甲力士,每一尊的实力,都超出了练气境巅峰修士。

    羽云琴说她施展出这两门玄术,便是筑基境界的修者,也需俯首认输,这句话却是半点都不加。

    再有那青帝长生与锤定六合,亦是让他不得不施展拔剑术来抵御。

    而那两式小回衍术,回衍出来的青帝长生,虽是只能维持七息,却是货真价实的三品玄术神通。

    就更不用说,那‘阴甲神罡,刀剑不入,万法不伤之能,可与牛魔霸体比肩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,每一步都做到了最佳的应对。可又怎敢与云儿相比?这剑灵,是位真正的武道宗师,术法宗师,甚至超越世间任何的元婴境修士。无论眼界,经验,对拳剑术法的理解,都远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任何的功法,任何的灵术,在云儿的手中,都能发挥出十二成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庄无道,这一年多时间内虽不曾怠懈,可自问自己,也不过是得了云儿三四成的真传。

    而且只限于练气境界——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,不是剑主的临战应对,真的就差了而是剑主你,太不自信

    云儿摇着头,一脸的凝重:“今日之战,剑主至少有三次机会可能取胜,压制住那女孩。却因一时犹豫,可错过良机。两门二品玄术,无论对手如何,有多少的玄术神通,都已可定鼎乾坤。论到绝对实力,其实她并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不禁一阵呆滞,是自己太没自信么?似乎真是如此,今日一战,他始终将自己摆在弱者位置。战斗时小心翼翼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

    然而仔细想想,从他的牛魔霸体,进入第二重天那一刻开始,他就有在了实力上,与许多筑基前期修士抗横的资格。

    牛魔霸体的拳意,重在↑横冲直撞,四字,其实自己,还远未能做到吧?对那女孩,一直都是心有忌惮。从未使自己身处真正险境,自然也无牛魔霸体,发挥的机会。

    自己也果然是做不到,像一头真正的蛮牛一般。

    “剑主明白了么?不过也无需太气沮,你只是经验浅薄,自信不足而已。论到武道术法,的确是已进展神速。今日你有三次机会胜她,她却从始至终,都无一次能胜你的机会。有时候小心求稳,也并非坏事。剑主仍旧胜那女孩一筹,若说她在那什么颖才榜上,排名第四百六十七位。那么以剑主的实力,可至少排位在四百三十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发笑,之前狠狠打了他一棒槌,现在又来给甜枣了,这云儿就不觉无聊。

    也不假思索,庄无道就微摇着头:“哪有这么简单?那羽云琴定然还有底牌未用,怎可能轻易落败?至于你说我在那颖才榜,可以超出她三十排名,也不对。我听说那天机榜排定修者名次时,把每个人的潜力,都一并计算在内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以羽云琴练气境十重楼的修为,又如何能名列颖才榜上。

    天一世界的筑基境修士,没有一百万,也有八十。光是一个离尘宗,就有七千筑基,是离尘宗的真正中坚

    千年前陷空岛一战,离尘宗就是举三千筑基征伐。在各处驻守弟子,与守山弟子之外,仍能抽出三千筑基境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天下间到底有多少筑基修者——

    羽云琴的实力,确实不弱。却总不可能,将天一世界近百万的筑基境,全数压过。

    只因其无穷潜力,才能身列颖才榜上。

    “那女孩固然可能还有余力,剑主不是同样留着两门玄术神通及蕴剑诀,藏的只会比她更多。”

    云儿嫣然一笑后,随即又露出了深思之色:“至于那天机榜,天机碑,我依稀有些熟悉,似乎以前曾经有听闻过。只是记不起来,只依稀知晓,此物同样是化身亿万,更与五劫前那场大劫有关。不过若此物,真的有通晓天机之能,那么剑主排名,只怕还要超出羽云琴之前至少百位才是。天生战魂,岂同小可?先天十大战体,十大魂体,远远不是什么超品灵根与太阴清体,能够比拟

    庄无道听得是暗暗摇头,这天生战魂再怎么好,哪怕云儿说得天花乱坠,也需元神境之后,才能有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说他保留实力,倒也确实。他的蕴剑诀,此时虽还远未修至第二重天。可在这胸腹之间,蕴养的剑气,已经增至到八缕。而分离到第十二缕,就是蕴剑诀的第二重天。

    而剑气分离之后,威力不但未减弱,反而在增强。此时每一缕,都是强横无匹,锋锐不凡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一掌普通的大摔碑,可打出八十象的力量。再加持这剑气之后,力量不但可增至百象,更有破甲之力

    就比如那羽云琴的阴甲神罡,庄无道一掌大摔碑,若加上一缕剑气。

    那么最多只需区区四掌,就可将那阴甲神罡破开。

    而一旦蕴剑诀提升到第二重天,不但最高可增至三十六重剑气,剑气加持之力,亦可达到六十象。破甲之外,更能斩邪,可克制任何邪祟。

    这门辅修功法,越到后面,就越发的强横,潜力无穷。

    只是这剑气太过锋锐,若肉身强度不够,则容易反伤己身。庄无道不到不得已,不愿使用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最困扰他的,还是肉身,限制着他的实力,最多只能施展出六成。

    可偏偏肉身淬炼之道,并无太多的捷径可走。

    “剑主真不愿考虑么?那女子的太阴清体,不止可助你增长道力,纯化真元。肉身上的益处,更是不可估量。只是互相利用而已,剑主的战魂之体,对她而言,亦是莫大缘法。那女孩得到的好处。只会比你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闭嘴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铁青,却知自己,根本就奈何不得这剑灵。与其发怒争辩,倒不如使剑灵分心他顾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想学术法,那小回衍术,云儿你可会?”

    一个小回衍术,足可抵得一式三品玄术

    无论牛魔元霸体,还是拔剑术,哪怕只能回衍出七成之威,也是足可碾压所有的四品玄术。

    “小回衍术我是不会,记忆中倒是一门大回衍术,不过残缺不全。学成之后,至少是三品级别的玄术,可回衍出任何一门施展过的玄术神通,甚至层次在一品之下的联脉玄术,也能回衍。不过此法却需剑主用十年时间,精修‘易,道,再通晓些许时光之法。过程极其艰难,剑主可有这耐心?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庄无道到底还是放弃了,跟随云儿修习‘大回衍术,的念头。一是因云儿对‘大回衍术,的记忆,残缺不全。二是他现在兼修多门,感觉时间已不够用,已分不出多少时间,再去修习一门术法。

    再者他如今的玄术,最高也不过三品,哪怕连脉之后,也只两式二品神通

    ‘大回衍术,修成之后就是三品,只用来回衍拔剑术,与阴阳怎么看都似有些大材小用了。

    与其分心此术,倒不如将快要畅通的那几处灵窍,一一完成。

    自然还有那枚赤玉氤仙果,服用之后只需三月,他的‘大裂石,就增到三次。

    ——这才是能使他短时间内,实力激增的事务,需分清主次。

    至于大回衍术,日后肯定要学,却绝不能是现在。

    之后的六七天时间,五人也非是无所事事。闲着无聊,穆萱莘薇与羽云琴三女联手,将附近数百里里内的入阶妖兽,几乎猎杀清理一空,更寻来了不少灵珍。

    那羽云琴是刻意结交,而穆萱莘薇则是早对羽云琴心存仰慕,不出一日时间,三个女孩就已打成一片,如亲姐妹一般。

    让庄无道不止一次的腹诽,这穆萱二女,实在太无节操了些。跟在羽云琴的身后,就好似两个小跟班一般。

    浑看不出来,前不久三人间才有过冲突。

    师曼真需要养伤,每日都呆在阵中,只把神念散开,时刻注意着外面几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把大多数时间,都用在稳固第二重天的牛魔霸体,尤其是厅无忌,拳意,需尽心体悟。

    而其余时间,除了在附近收集一些灵药,为师曼真调制温养气血,压制煞掌掌力的药丹之外。也偶尔随三女外出,一起猎杀妖兽,以期获取善功。

    他与羽云琴联手,又有师曼真这个强力后盾,几人极少顾忌。甚至有意识的,去寻那些二阶妖兽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惜附近林中,绝大多数的妖兽都已前往林海之外,正在围攻宣灵山。

    四人寻了好几天,也不过只是猎杀了一头二阶的白纹虎妖,此后就再无收获。

    虎乃山林王者,血脉高贵,意念不受那些高阶妖修的压制。是此时为数不多的不受影响,依然呆在林内的二阶妖兽之一。而虎丹,虎爪,虎皮,虎骨,无论哪一样,都是价值不凡的奇珍。

    而就在第七日,无数的妖兽突然回流,远处笼罩于离尘诸山之上的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也终于恢复平寂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