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八七章 只缺其一(求月票)
    虽然不是最想要的地心元核与土金二系的灵根,然而若身有木系的超品灵根,也足以⊥他得到许多好处了。

    木生火,他修炼任何火系功法,都会事半而功倍。修炼天璇照世真经的进展,会提升不少。

    而雷属震,在道家五行卦象中,震则是属‘木不过其实离尘宗所修的都天神雷,是介于火木二行之间,是最正统的雷法。

    有了木属超品灵根之后,那门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,也必可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“剑主现在就欲融炼?那可是一万二千年的火梧木心。木已化玉,太暴殄天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暴殄天物?”庄无道不解道:“难道这火梧木心,还能弄出天品灵根出来?”

    云儿却一声笑道:“有何不可?你那条三阶蛟筋,虽稍微差了些。然而这火梧木心的材质,却实在是上佳,比之前预料中的还要好上数倍。若就这么融炼,委实可惜。若能再寻几种辅材,再有一枚品阶不错的地心元核配合。那么至少有七成希望,获得天品木灵根。甚至若地心元核的品质,能与这块火梧木心相当,那么土系天品灵根,亦有近八成的可能。而且这隐灵根,并非是只能修到筑基巅峰那种,而是直指金丹后期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动容,陷入了深思,而云儿随后又道:“剑主本是金土火三属的五品灵根,若能得土系天品伪灵根,那金系灵根亦可随之提升品质。土生金,木生火,伪灵根一旦完成,剑主的金火二系资质,都可升至上三品”

    “可我也知道,贪多必失之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依然犹豫,踌躇未定:“好处先到手,才能真正把握。一旦出了什么变故以致有失,岂非是悔之莫及?”

    “那么剑主现在又有何必要,定需那超品灵根不可?”

    云儿反问:“剑主的进境,已经足够快了。现在最重要的,不是真元境界,而是把天璇照世真经,蕴剑决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这三门功决,都突破入第二重天。那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决,也需完成。按部就班的修行,实在太慢,而我所料不差,伪灵根一旦完成,剑主那时必有感悟。无论是蕴剑决,还是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,都能顺势突破一重天境界。说不定那天地阴阳大悲赋,也可完成第一决。而只需能修至元神境,初启剑主天生战魂之体,就可再不受身躯灵根限制。因小失大,实不可取,超品与天品灵根,虽只一字之差,然而修行速度,却是近倍的差距光是修至元神境,就至少要比他人慢了三五十年。剑主暂时忍耐一二,以追求灵根完美,岂不更好?云儿不求剑主修行之速,能媲美那些仙品与神品的灵根,可至少元婴境之前,不能落后人太多。

    庄无道失笑,什么仙品与神品,只是传说而已。天一诸国,三千年来也只出过太平重阳这一个天品灵根。那仙品与神品,可想而知,是何等稀有的存在

    庄无道甚至怀疑,这诸界之中,是否真有仙品与神品灵根存在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,所谓衤绅品灵根就是先天十大道体之一,与剑主的天生战魂,是同等存在。十万年,甚至一个劫期之中,才只有一人。仙品灵根,则更常见一些。这亿万世界,仙人之下,估计同时存在有千人左右。剑主你没见过,并不代表没有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那沈珏‘天品灵根已经让他感觉高不可仰。原来在其之上,还真有更胜其一筹的天才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不是在天一界中,那对他而言也无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庄无道其实已然动心,此时他血祭的收获回馈,明显在大幅缩水,一滴魔血精华对他的效用,也是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若是能拥有,与那沈珏一样品阶的灵根。想必自己,能够更快追上那人—

    而云儿的话语,仍在继续:“剑主的大摔碑手与牛魔元霸体,都已突破第二重天,隐灵窍已有开启之兆。这段时间,应该以玄术神通为主,而不是专注于修为境界。剑主,至多一年,若是一年之后,寻不到合适的地心元核,你即便不愿先融炼那火梧木心,我也会劝剑主你退而求其次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光闪过,而后轻轻颔首:“那便依你,以一年为期不过若只是这么坐等,只怕机会小之又小。那什么千奇阁易灵居,虽有此物,然而品阶不高。即便等到三品上阶的地心元核,我手中也无合适的灵珍交换。半年之后,我又该到何处去寻?”

    前半年内,他要为师曼真疗伤,哪里都去不了。而这段时日,也确实如云儿所言,他大摔碑手与牛魔元霸体,修至第二重天之后,都有隐灵根开启的迹象。牛魔元霸体在离尘宗有完整的传承,所有伪灵窍的方位,都有记载。而他的大摔碑手,随着那此顿悟碎山河拳意,召来吞日血猿的战魂,庄无道也渐渐摸到了,元神境之前,那几处伪灵窍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两门都是外功法门,又都是力量上强绝于世,除去重合的窍穴。元神境之前加起来,一共也只有六处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还有蕴剑诀。练气境可以打开两处伪灵窍,早在一年前庄无道就已破开一处,修成了拔剑术,。本来时隔一年,另一处伪灵窍也该完成

    却被庄无道刻意压制,未能畅通。他的天地阴阳大悲赋,已经修至使相逢应不识,这一句,只差‘尘满面,鬓如霜,六字。

    每次入定冥想时,看到的御剑影像,已越来越多,接近一套完整的剑诀。

    庄无道最近潜心钻研,也越来越感觉这套剑诀的高深莫测,胜过了他所见,任何一门御剑术。

    也本能的感觉,若能将这门剑术,与自己蕴剑诀结合,必定可再修成一式,威力绝不逊色于拔剑术,的玄术神通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一直自抑,不曾真正畅通那处灵窍,只等自己有足够把握之时

    “若是收购不得,剑主可以返回越城寻觅。那里是地脉汇聚之所,既然有元磁地眼,也就一定有上好的地心元核。那时就看剑主,是否有此缘法。自然,我也会尽力助你寻觅。”

    “越城?”

    庄无道沉吟不语,自己又要回到那处故地么?也不知一年之后,秦锋他们远走南疆之后,现在到底怎样了?是否已安稳了下来?

    秦锋虽与他说过,准备迁徙的大致方位,然而这一年以来,他甚至都不敢去刻意打探。就但心那沈家,会认为他依旧心系故人,又或是于脆顺藤摸瓜,通过他的行动,寻到秦锋等人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就是越城,一般的元磁地眼,往往有对应的地心元核,彼此相斥。剑主之前寻到的那处地眼,虽是年份不久。可那元核的品阶,也应当是三阶上,甚至超越四阶。这也是剑主,最易寻得的一枚。”

    云儿说到此处,又话音一顿:“对了,今日那女子,剑主若能够与之合籍双修,是最好不过,太阴清体,对剑主你有莫大好处,正可纯化魔息戾煞。而剑主的天生战魂,对于她而言,也有莫大好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。却毫无半分动心之意,反而眼透反感:“为何要提起此事?那太阴清体再好,也与我无关。我庄无道修行,也不屑去借女子之力,这是我的底线,日后莫要再提”

    他对那羽云琴,无半点喜爱之情,也无多少好感,只当是一个普通女子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只因其身具太阴清体,就与之合籍双修,那么他与那位重阳子,又有何区别?

    母亲庄小惜临死前,心中最恨的,只怕不是沈珏在他出生之前,就与那萧灵淑有了私情,并生下一子。也非是沈珏与萧灵淑结成道侣之后,要将她这‘俗缘,斩断。

    而是沈珏可能自始至终,都将他母亲,视为修行路上的踏脚石,以及沈氏传宗接代的工具。

    那云儿楞了一楞,是首次见庄无道如此强硬,毫无半点的回寰余地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才又悠悠一叹:“又是剑主的心魔?剑主总说自己可以不择手段,却又处处自缚手脚,这到底是为哪般?不过说到今日那女孩,剑主的武道,看来还需再磨砺。尤其是实战,依然是经验不足,。若换成是由我来,何需那么久时间?最多三十个回合内,就可将她击败,无论她有多少次的‘青帝长生结果都是一样。剑主身拥两门二品玄术,居然才与其打成平手,就不觉愧煞?”

    庄无道苦笑,亏了他之前还自鸣得意来着?

    记得几日之前,这云儿还对他夸赞有加,现在却又把他扁的一文不值了。

    且那羽云琴,也没剑灵所说的那门不堪。今日施展出的玄术神通,还是七次,还是八次?

    尤其那术法双持的法门,结合起来的玄术,威能不在他的连窍玄术之下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