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八四章 腐骨噬心(求月票)
    庄无道脸皮极厚,即便是被人如此盛赞,也不觉有半点不好意思,自然也不会因此而开心。荣辱不惊道:“师兄谬赞了,无道哪里敢当?”

    “当得,当得看这里的情形,我这小师妹,可不止是施展了三次青帝长生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师曼真一边挥着手,一边扫视着周围:“羽师妹她一向自视甚高,同阶修士中也根本就无有对手。遍数这些年,修为比她低了两重楼修为,却能将她逼到底牌尽出之人,也只有庄师弟你一人而已。不是我自夸,我这羽师妹哪怕是放诸于天一诸国,在百万练气境修士中,那也必定是前五之内的人物。颖才榜上更有其姓名,排名第四百六十七位。”

    听到后面这一句,庄无道才真正的怔住。自己方才,是与一位颖才榜上的人物,搏杀放对?

    与一位排名第四百六十七位之人,势均力敌?

    这女孩,是叫羽云琴?那位号称天下修为第七,术法第三的羽旭玄之女?

    那师曼真却又笑道:“我不管你二人,因何而冲突。离尘宗与赤阴城世代交好,节法真人与羽真人亦是至友。所以无论你二人有何矛盾,就此作罢如何?莫要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无所谓——”

    羽云琴负着手,眼神依然高傲寒冽,一脸冷漠的神情道:“可这凰烈鸟的晶核怎办?此物我一定要到手,师兄你劝也没用。除非他们肯让步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”

    师曼真闻言皱了皱眉,就有些为难,几次欲言又止。不过却无逼迫庄无道三人之眼,反而是在措辞,欲劝动自己的师妹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已看出了几分,成竹在胸道:“羽师妹真正在乎的,只是这凰烈鸟晶核可对?”

    见羽云琴点了点头,而师曼真若有所思,庄无道便又继续道:“那么此事简单,二位只需能够拿出足够价值的东西,换取此物就可。毕竟这只凰烈鸟,是死于穆师侄之手,这里也毕竟是天南林海。”

    言下这意,是赤阴城虽为离尘宗盟友,然而天南林海,终究还是离尘禁地

    二人身为外人,无离尘弟子陪同而私入此间,本就是违了规矩。

    “此法甚佳”师曼真眉开眼笑,也没待羽云琴说话,就已答应了下来,手中取出一物,向庄无道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此器是由师尊他亲手祭炼而成,虽是游戏之作。然而也高达十八重法禁,且材质上架,潜力无穷,是难得一间的精品,应该能抵得过这枚二阶凰烈鸟晶核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接在手中看了一眼,却是一只墨玉簪,样式古色古香,纹路精美。

    又试着激发了一番内中法禁,庄无道便知此物,尤其适合穆萱。是一件能清心明神之宝,可护持元神。

    使穆萱日后施展请神之术时,都可不惧神祗的意念冲击,使元神安宁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墨玉簪更能加强主人的神识魂力,间接的也能增强术法,加强请神之术的神祗威能。

    虽只是十八重法禁,却最高能祭炼到三十四重,的确是不多见的珍品,价值甚至还在二阶凰烈鸟的晶核之上。

    这位师曼真,却也真是一位妙人,竟然看出几人间最关键的结,就是穆萱。便特意以此物补偿,以平息穆萱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说了我无所谓只需那火烈鸟晶核归我就可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益发的不耐,不过却也未阻止师曼真的动作,只凝声道:“你跟他们啰嗦完了没有?那件东西,可已经到手了?”

    师曼真顿时苦涩一笑:“自然是已经到手了,那只白猿不在,三阶凰烈鸟也去了宣灵山,侥幸成功。”又把手中的万年火梧心抛了抛,说道:“还有个意外之喜,这东西也不同寻凡,对师尊他应该不无小补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顿时双眸一亮,不过却只矜持的微微颔首:“还是师兄了得那件东西到手,就可以去寻绝轩师伯了,这次定可给父亲一次惊喜,说不定寒毒能一次痊愈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羽云琴的面色就已僵住。一口明晃晃的剑,蓦地飞空而来,插在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正是来自庄无道的方向,却不是他身后的轻云剑,而是几日前,从那位练气巅峰手中抢来三口十三重法禁飞剑之一。

    羽云琴不禁再次蹙眉: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你我之事,还未完结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同样冰冷,即便被羽云琴怒目注视,也不改颜色:“还请羽师妹道个歉,我这两个师侄女,虽也非是毫无错处。然而言辞之中,并无过份之处,不该被你如此羞辱。”

    师曼真看了看羽云琴,又看了看庄无道,明智的不再出声。穆萱与莘薇则既觉意外,又是感激。

    羽云琴则楞了楞,而后又一声冷笑:“刚才先动手的,可不是我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毫不退让:“羽师妹言辞间辱及我宣灵山一脉,即便是我,也不能不动手。明明说清楚来历就可解决,羽师妹定要恶语相向,是何道理?之后的羞辱,更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那羽云琴被庄无道的话气得倒仰,眸光明灭不定,忽而闪现凶芒,忽然寒冽冻人。最后却竟是轻哼了一声,未曾当场发作,转过头朝穆萱深深一礼,歉然道:“是小妹我错了,不该迁怒于人,其实早就想要道歉的,就是碍于颜面,下不来台。云琴年纪小不懂事,方才又急着想要那枚凰烈鸟晶核,想着对父亲伤势颇有益处。有不妥得罪的地方,两位姐姐请莫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穆萱顿时受宠若惊,本来还有几分恼恨,这时却已无影无踪,慌忙摇着手道:“没事的,其实我也有不对羽师叔无需如此,该道歉的是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莘薇也前嫌尽去,腼腆笑道:“萱儿姐最近也是才经大变,脾性不好,她平时极好相处的。其实萱儿姐她以前,可一直都即崇拜羽师叔呢。以女子之身,练气境就能名列颖才榜上。七十年来,羽师叔是第一人。“

    庄无道看在眼中,不禁撇了撇唇。这个穆萱,还真是个贱骨头,才被别人揍了一顿,现在别人只口上说声对不住而已,就瞬时仇怨尽消,欢喜成了这模样?也没见对别人这么大度,也真亏了他,为这两个女孩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来,能让师妹她低头道歉的,也只庄师弟一人。”

    师曼真的笑容意味深长:“师妹她一向目无余子,能使她另眼相待者,这些年来,除了师尊与有限几人之外,就唯有庄师弟一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够了

    羽云琴蹙着柳眉,不满道:“师妹只是觉得他实力不弱,是个好对手而已。日后若有机会,倒不妨与之切磋交流,对我应颇有益处。不过这次是我准备不足,下一次,你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根本没仔细听,也未在意,而是若有所思,看着师曼真的左手臂,语气迟疑道:“师兄早年,可是曾经中过腐骨噬心掌力?”

    腐骨噬心掌,亦是一门武学,同通牛魔元霸体一样,位列二品圣灵层次。

    不过却是一种魔功,需要在杀伐之地,尸煞密布之所修行。修行之时,往往如坠冰窟,浑身腐烂,需要日日以阳刚人血,又或二阶之上雄性妖兽之血浇灌。

    修炼之时,虽是痛苦不堪,却进境极快。一个拥有三品灵根之人,往往在十年之内,就可进入练气境。

    只功法难寻,天下正派诸宗,都在极力清剿销毁世间流传的魔道法门。还有那腐骨石煞,也是难寻。

    通常只有积尸十万,上万年的古战场之上,才可能寻到。

    然而一但练成,威力也大的不可思议,双掌之上燃烧煞焰,有腐骨噬心掌之力。

    中掌之人,即便修为高深,心脉未曾受损,没有当场全身腐烂而死。事后也会被腐骨噬心掌力纠缠避免,骨骼血肉渐渐腐烂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大摔碑手,只是霸道,而这‘腐骨噬心掌却是阴损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那师曼真微觉意外,神情凝然的点了点头:“不意庄师弟还通晓医道。小兄七年前,确实中过一次‘腐骨噬心掌,。因那时远在北方,不能及时救治,这腐骨噬心掌力,已经与我真元混杂一处,难分彼此,再无法治愈了。好在每年都有门内金丹修士,助我洗涤肉身经络,三五十年内,倒也没什么妨碍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则是一言不发,狐疑的上下打量着庄无道,似是不解庄无道突然提起此事,到底是何用意。

    “真是三五十年内,无有妨碍?我看未必吧?再不施救治,只怕师兄已离死不远,真实的情形,师兄当是心中有数,自己寿元,绝多不超七年。”

    见师曼真的面色微变,羽云琴也是花容失色,庄无道目光又移向了师曼真的右手:“我有办法,在半年之内,为师兄彻底治愈这‘腐骨噬心掌力不过却需以这万年火梧木心交换,此物对我颇有些用处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