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八三章 万年火梧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八三章 万年火梧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穆萱隐隐记得,几年前这羽云琴确实来过一次离尘宗,却不知因何故被灵华英教训丨了一次,在灵华英手中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或者就是今日,羽云琴一听二字,就骤然爆发之因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哪个羽云琴?就如她父亲一般,这个世间,也只赤阴城的那一位而已”

    莘薇唏嘘着道:“真不意小师叔他,居然也是能与颖才榜上人物相提并论之人。他现在未落下方,至少有六成的胜算,你我再上前,怕是胜之不武,落人话柄。赤阴城与我离尘宗,一向同气连枝,是同盟之谊。其父羽旭玄,与节法师祖,更是至交好友,不用太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穆萱闷哼了一声,赌气道:“我就是耐不下这口气而已,待我擒住她,看我不大刑伺候?”

    “她也没把我们怎么样,只是挠痒痒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方才,莘薇就是苦笑不得:“更何况,以他两人现在的情形,萱儿姐觉的你我二人插得手进么?”

    穆萱一阵默然,远处那两人的动作,是快愈闪电。庄无道的掌力刚猛,势如奔雷,却不敢与那十六重法禁的剑器硬撼。不过却另有应对之法,直接帖到了羽云琴的身前不到半尺。一寸短一寸险,面贴面的搏杀。

    一双肉掌,只从羽云琴握剑的手腕下手,往往能提前阻拦,几乎完全限制住了羽云琴的剑术。

    而那羽云琴,则是极力的后退着。哪怕只剩方寸之地,手中之剑也仍是凌厉无匹,偶尔也能出其不意,使人惊艳叫绝。

    仗着那一身刀枪不入的‘阴甲神罡有时候甚至以身体来硬接庄无道的大摔碑,也要把二人间的距离拉开,换取自己剑术施展的空间。

    此时的二人,就宛如是连体的婴儿,纠缠不休。穆萱即便想要帮忙,也不知该从何着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这么看着?”话语中不由带着几分气沮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样?其实小师叔已经代我们出气了,今日羽云琴说我宣灵山无人,却连小师叔都战不下,其实已大丢颜面。”

    莘薇应付着言道,目中也微含着几分恼怒怨气。不过却也知,这次的过节,多半是无法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她性情温婉,喜与人为善,倒也不是太在意,能够忍耐。

    庄无道对一旁二人的情形,则是浑然不知。心神已经专注到了极致,只有眼前这个身躯赤裸,以树藤遮掩住要害的少女。

    一掌掌排山倒海般的掌力,连续不断逼迫。恰在连需第一百三十四掌击中少女之后,那层‘赤阴神甲,终于出现了些许的裂痕。

    说是刀剑不伤,万法不入。然而到底只是术法,不能如他磁元罡气般,可自体内源源不断的补充,有一定的承载极限。

    ‘赤阴神甲,既裂,那么他只需再有三掌,就可将这少女败于掌下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时,庄无道却见对方眼中,并无惊异之色,反而透出了狡黠笑

    近在咫尺,庄无道是清晰无比的,听见从少女口中吐出的几个字:“伪玄术,小回衍术命神通,青帝长生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掌拍去,那少女却完全不做抵挡,任由庄无道的六倍一百二十象掌力排在胸前。整个胸膛完全塌陷,血肉骨骼甚至内脏碎片都从背后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在瞬息之间,少女的伤势就又恢复如初。反而是无数的藤木,从地面升腾而起,出其不意,困住了庄无道的双足。

    而少女的手上,也再次出现了两柄巨锤,这次却非是石木聚合而成,全是木质。却仍坚逾精刚,重有万斤,又有丁丑神将加持,同样使得庄无道心生寒

    几乎是想也不想,庄无道的两袖之中,又再次散开了火蝶。上前星火神蝶群聚,在庄无道的身周,燃起了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星火神蝶他能连续使用三次,亦可三次同时使用,这还仅只是第二次而已

    不过只以石明精焰之力,还远不足以克制住‘青帝长生,。庄无道的右手再次膨胀,就在一只铁木巨锤横空扫至之时,也蓦地一掌,再次往前凶猛拍出

    “伪无双,大裂石”

    这一掌击出,庄无道丝毫都不敢留力,直接打出了他现在的极限,接近十倍之力。整整高达二百象的力量,野蛮的往前冲击。

    而当锤掌交触,那木锤瞬间就被这冲击而至的巨力,震成了齑粉。便连那赤裸少女,此时身有青帝之力也承受不住。眼现骇色,整个人滑退出了五六十丈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更是不堪,身躯翻滚着,把脚下已经石化的藤木全数扯断之余,又一直抛飞出近百丈外,才勉强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好在他的牛魔霸体,已经修炼到了第二重天境界,浑身似钢铸铁造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除了筋骨发麻,双臂隐痛之外,倒也没什么大碍。而如此一来,庄无道也摆脱了少女的纠缠。青帝长生之体再如何强横,也奈何不得他

    不过二人分开之后,却都是不约而同,都没有再动手。尴尬的气氛,笼罩在二人之间。

    少女被震退的刹那,身上缠绕的藤木,都寸寸粉碎。庄无道不是瞎子,反而修为渐深,目力远较常人尖锐,自然是一览无遗,

    那少女也是俏脸晕红一片,忙从随身的空间法器内取出了一件法衣套在身上,淡紫色的眼眸内似羞似恼,冷冷的注视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数息,少女似为摆脱尴尬,便又偏过了头,冷哼着道:“你居然还有玄术神通?”

    可能是错觉,明明对面庄无道的视线清冽,并不含色欲,她却总觉得这少女的目光,似把她整个人再次剥光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侥幸还留存着几式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淡言着,似是镇定自若,其实已头皮隐隐发麻,对这少女已经忌惮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他此时还保留着一式擒龙震虎,一式威力完全的星火神蝶未使用。然而对面这个家伙,谁知她还留存着什么样底牌?

    少女的容貌绝美,身材曼妙,雪峰之上的亮点嫣红,使人心旌摇荡,胯下的沟溪缝隙亦是未经人事,使人遐想。然而在庄无道的眼中,却根本就不敢把这少女,当成正常的女人来看,生不出一星半点的旖念。

    “意思是说,还有余力未尽?”

    少女似已完全忘了之前的难堪,冷冷道:“你以为自己已经胜算在握?”

    “不敢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了摇头,语气依然平静:“可既然姑娘你辱及我宣灵山一脉,我庄无道总不能退缩,你我间势均力敌,是胜是负需得战过之后才能知晓。

    他仍是没有动手,等待那七息‘青帝长生,的时间过去。而那少女,似也知仅以一双木锤,奈何不得遁速超人一筹的庄无道,也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只是在自己身上,再加持了一个‘阴甲神罡不过却并非玄术,而是普通的术法。除此之后,还有几个辅助灵术,有用于防身的,也有能使少女身手更敏捷,增强力量的。

    庄无道就这么静静看着,未加阻止,眼见七息时间将过。云儿却又出声提醒道:“情形不对,那边有人来了应是筑基修士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顿时一沉,本欲急速前奔的身形,复又止住。而那少女,却也蹙了蹙眉,并未曾机动手

    仅仅片刻之后,就有一个三旬左右,穿着赤色道袍的男子。穿林而来,出现在了几百丈外。并不英俊,却五官齐整,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,身形虽是雄阔,却反而显出了几分秀气。

    望见在场诸人之后,这男子眉头一挑,而后若有所思的,扫视着这周围。

    满目狼藉,除了灰烬之外,到处都是破碎的石人,以及的无数藤木,。

    “刚才隔着几十里,都能听见这里山摇地动呢那时就在想,能逼迫我家小师妹,连续使用三次青帝长生,必定是一位非凡人物。”

    这男子眼中的诧异之色微闪,就以注目在了庄无道身上,尤其是庄无道身上那件道袍。

    “你是离尘宗弟子,宣灵山一脉哪位门下?”

    “节法门人,庄无道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一礼,也知这一男一女的来历,多半是来自西南赤阴城。

    不过他在说话之时,目光却是看着男子的右手,托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木块。火红颜色,宛如火玉,纯净无暇。

    “这是万年火梧心,而且一万二千年的年份,品质绝佳”

    云儿的声音提醒着,庄无道却是早一步就已认了出来。而随即就又主要到,这男子的左手臂,略显枯瘦苍白,不似生人之手,更隐隐能闻到,几分腐朽的气温。

    “既是节法门下,就不敢当前辈之称。我名师曼真,乃赤阴城羽真人门下。师尊与节法真人乃是至交,你唤我师兄就可。这位羽云琴,是我师妹。”

    那师曼真一边说着,一边眼露赞赏之色:“听说华英师兄罹难之后,师尊还在为节法真人担心。却没意想,宣灵山已后继有人了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