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八零章 紫衣少女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八零章 紫衣少女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这只凰烈鸟是我先寻得,首先伤于我手。它的晶核,自然也该归我

    那紫衣少女年约十七,比之庄无道稍稍大一些。一身紫衣,宽大的月华裙逶迤身后,真个是肤如凝脂,有着闭月羞花一般的美貌。柔顺的秀发,只简单地绾个天鸾簪,几枚赤金丁香花的簪随意点缀发间,让柔顺的秀发,更显柔亮润泽。使女孩也更气质出尘,仿佛上界谪下的仙子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说话,却是声势咄咄逼人,不给人哪怕半点余地。

    “你先寻得?归你?”

    穆萱也被那女孩的容貌震了震,然而随即就反应了过来,一声冷笑:“自己没守住,让它给跑了,又能怪得了何人。这头凰烈鸟可是货真价实,死在本姑娘的刀下你凭什么说这凰烈鸟的晶核,就给归你?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紫衣少女的柳眉一蹙,而目目光游梭,看到了庄无道身上的离尘宗道袍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离尘宗弟子,你二人乃是宣灵山一脉的真传弟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”

    穆萱骄傲的扬了扬下巴,随即又意识到什么,面色一变:“你又是二山七峰哪一脉门下?是得了谁人允许,敢来天南林海中偷猎。看你也不像是没有来历之人,你家长辈,就没教过你二字该怎么写?此处乃我离尘禁地,擅入林海者杀无赦”

    说到好来,言语也是越来越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规矩?我还真没学过规矩这二字。”

    那紫衣少女也不知被触动了哪一根神经,本来平缓下来的面色,又转为冷凝,目光悠然望着远处的宣灵山方向:“此次我来这林海,确实是私入。我却要看看,你们三人要怎样个杀无赦法?几年未来这离尘山,你们宣灵山一脉的弟子,越来越是嚣横,不讲道理。今日反正顺便,我便领教领教,灵华英的后辈,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本事,敢对我再说规矩这二字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听,就知这少女,与离尘宗只怕关系不浅,而且也是认得灵华英的。说不定二人间还有着一定恩怨,少女甚至可能在灵华英的手中吃过亏,所以怨念颇深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未说话,那边穆萱却已是气得笑了:“你这女娃,口气倒真是狂妄。我不敢你是谁,到底是否私入林海。就只这几句话,将你擒回去给师尊他们发落,总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穆萱就是一个闪身,到了紫衣少女的身侧。右手刀柄,重击少女的脑后。

    这一击却是颇有余地,未下杀手,以试探之意居多。显然也听出,这少女与离尘宗之间,只怕颇有些关系。若是贸然失手打伤了,怕是不好交代,又不知这女孩根底。

    然而她才刚动手,一株株巨大的木藤,就从地下拔地而起。出其不意,向将穆萱四肢捆去。

    穆萱大惊失色,那对紫金鸳鸯刀连续斩击,把那些木藤,纷纷绞碎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刹那,紫衣少女又指尖处弹出了一点黄光。一化二,二化四,纷纷坠落之了地上,而后四只大手亦拔地而出,全不惧穆萱的鸳鸯刀斩击。笼罩四方,使中央处的女孩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伪无双,断水流”

    穆萱迫不得已,施展出了玄术神通。然而才将一只大手斩碎,地下就又是一只大手再次探处。反而是那刀光,斩碎石手时窒了一窒,反而被另两只石质大手强行擒住了紫金鸳鸯刀。而另两只石手,则分别抓住了穆萱的小腿。

    随后就见四个身长五丈,体型巨大的石人拔地而出,将穆萱整个人倒吊在了五丈高空。

    这一下兔起鹘落,待庄无道反应过来,以磁遁之法往前飞奔之时,穆萱就已然失手被擒。

    莘薇也一声惊呼:“萱儿姐”

    再顾不得去施法灭火,八口赤流金飞剑,齐齐向其中一只石人的手臂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剑影未至,又是两只巨大的石人,从地下拔地而起,以身躯拦住了飞剑。虽被那八道赤色剑光洞穿,却到底把剑势阻了一阻,

    后面却是难以计速的木藤,纷纷缠绕了过来,漫天彻地般的气势,使那八枚赤流金,只能四处躲藏,难以脱身。

    不止是莘薇,就连庄无道的面前,也拦了四具石人。同样是五丈余高,黄色质地,每一具看起来都是身形魁梧,孔武有力。

    “此是最正统不过的土系术法‘黄巾力士这少女所习,看来亦是道门嫡传。方才更能瞒过我的灵觉,悄然靠近。这少女很不简单,身上至少有一件三十六重法禁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六重法禁?”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是胸中一闷,暗道那还打什么打?直接认输投降算了。

    好在云儿随后又道:“此器应该是自行运转,以她的修为,还无力使用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放下心来,而另一个使他心神稍宽的是。穆萱被擒住以后,那紫衣少女却并未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只是一条条的细小木藤,将穆萱的鞋袜拖掉,然后用满是毛刺的藤尖,就这么挠着穆萱的脚心。另有几条木藤,则分别探往了穆萱的咯吱窝与两边腰侧。

    穆萱初时还能强忍住,然后过不片刻,就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咯咯你到底是谁?我定然饶不了你,咯咯,快放我下来咯咯,知道什么是士可杀不可辱么?我穆萱宁死也不受这等奇耻大辱,咯咯——”

    说一句就笑一声,断断续续。虽是说着威胁之言,却半点威慑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这时庄无道的身后,莘薇也jm的一声惊呼,再顾不得维持那飞星御雷乾离剑阵转头就跑,

    却原来不知何时,莘薇身周已经被木藤与石质巨人围住。小飞星御雷乾离剑阵虽也能召来大量的天都神雷,可对于这些石人却全无办法。

    莘薇惊慌失措,于脆就是弃阵而逃,然而才御剑飞出数十丈,就也被一只五丈石人活生生的擒拿,同样倒吊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穆萱顿时气愤不已,破开大骂道:“快放开薇师妹,咯咯,得罪你的是我,与她无关咯咯,你这个恶女,贱人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那紫衣少女却并不恼怒,只冷冷的一笑:“看来你们宣灵山一脉的后辈,确实不怎么样。怪不得自灵华英重伤昏迷之后,别人都说宣灵山已经没人。”

    清冷的目光又看向庄无道:“你修为虽只练气中期,实力却应该是你们三人中最强。该不会就是节法真人新收录的那位门人?不过看来,也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庄无道皱了皱眉,不急不躁的跨步向前。随手一掌大摔碑,拍在了身侧方向抓来的一只石质巨手上。立时崩丨的一声震响,那五丈高的‘黄巾力士就身躯一寸寸的崩碎。

    这一掌,亦是八十象巨力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若无其事,继续往那紫衣少女行去,神情淡淡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然而这里毕竟是离尘禁地,穆萱她并未一言说错。有道是得饶人处且饶人,即便她言语得罪了你,可姑娘教训的!也足够了,就此作罢放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倒是好大的力气”

    紫衣少女一声轻笑,凤眸中一丝精芒闪现:“一尊黄巾力士奈何不得你,那么数目增至十尊百尊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她云袖一挥,就又是几十点黄光,坠落在了附近泥土内。而后果然又是五六十尊的石质巨人,纷纷从泥中爬起,同样是身高五丈,气势凶悍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是头皮一阵发麻,他自从入了练气境八重楼之后,每次召唤的石火力士,也最多只有八尊。再多的话,就维持不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紫衣少女一次招出的黄巾力士,就多达九十尊之多,还毫不显吃力

    哪怕是这一阶的黄巾力士,所需消耗的法力,要远较黄巾力士少得多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两者之间,在法力真元上的差距,也未免太巨大了些——

    而在石人之外,那些木藤的数量也是激增,如群妖乱舞一般的猖獗。

    此时身后,莘薇也发出了一阵阵银铃般笑声,而穆萱则更已笑得喘不过气来。庄无道不禁皱了皱眉,他可不愿落到两个女孩般的下场。

    而且听此女之意,分明是欲伸量一番宣灵山后辈弟子的实力,语中略含讥讽。

    如此情形,他庄无道就更不能退缩,藏拙不得。

    暗暗一叹,庄无道就加快了速度。也不用磁遁遁法,磁元罡气完全展开,脚踏地面,每一步都引发山摇地动。

    牛魔霸体的拳意,就是横冲直撞,所向披靡庄无道此时对周围一切,都已完全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那些石质巨人探手抓来,却往往才触及到他的衣袂,那五丈高的石质躯体,就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而那些木藤,即便能一条条的缠上庄无道的双足,也完全无济于事。要么是被他行走时的巨力,强行撕扯断开,或者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一路是横行无忌,碾压一切

    那紫衣少女初时还能维持着笑意,渐渐的却已是色变。

    “牛魔霸体第二重天?好一头蛮牛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