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七九章 偶遇凰烈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七九章 偶遇凰烈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二阶妖兽?”那穆萱的眉头一挑,已经明白了庄无道语中之意,目中隐隐透出兴奋之色:“逃命?你的意思,它是受伤了。那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一只二阶妖兽身上能获得的善功,是一阶妖兽的十倍。二阶妖兽的晶核皮毛,价格更超出不可以道里计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隐隐有些担心,一只受了伤的二阶妖兽,他倒不怎么在乎。此地三人中,即便不算他,只穆萱依靠召唤丁甲神将,就能与二阶妖兽抗衡一番。而莘薇若能及时布阵,亦可有一战之力,

    真正使他心忧的,是那个将这头二阶妖兽击伤的存在,是否也会尾随而来

    此时三人选择避开,是否更为妥当?

    也就在他犹豫不决之时,莘薇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布下了一个阵法。

    这次却不是那套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而是一套飞星御雷乾离剑阵,。十二面阵旗,插在四面八方,位置刚好对称。又取出了八口‘赤流金分布八方。

    每一口‘赤流金,飞剑上,都有一丝丝紫色的电光缠绕。

    不同用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这一套阵法结合飞剑与都天神雷,作用却是攻大于守。

    莘薇对那头收伤沉重的二阶妖兽,显然也是心动。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想了想,最后微微摇头。不再试图阻止,远处那只二阶妖兽的实力并不太强,即便是他,在牛魔元霸体突破第二重天之后,也有一定机会战而胜之。

    而那个能将这头妖兽击伤的存在,实力也未必能强到哪去,否则也不至于让受伤了猎物逃脱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是即便对方追过来,他也大可不惧

    就在莘薇的阵法完成,又增添了几十枚蕴元石,不断扩大剑阵覆盖范围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头妖兽终于姗姗来迟的现出身影,却是一只妖禽,形状仿似传说的凤凰,浑身火羽。不过此刻它一侧翅膀,已经被血液染红。而脖颈处更插着一根蓝羽铁箭,直入咽喉。整个前胸腔,更是凹陷了下去。无法飞行,只能用双足行走。

    当望见三人之后,那本就是惶然失措的眼中,顿时透出了绝望之色,

    “这是凰烈鸟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容一肃,眼眸里多出了几分凝然。凰烈鸟可以算是鸟类中的‘蛟是异兽中的一种。身有凤凰血脉。别看那气机仅只二阶初期而已,然而实力较之那些二阶中期,甚至二阶后期的妖兽也不逊色。

    几乎想也不想,庄无道就纵步拦到了凰烈鸟的前方,护住了身后主持飞星御雷乾离剑阵,的莘薇。

    然而那凰烈鸟惶急绝望之下,竟已经彻底熄了逃命之心,一头往前撞了过来,赤白锋利的尖喙,带着三尺蓝焰,逐击了过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一凝,于脆是不管不顾,也同样一掌大摔碑手,往前方拍击。

    ‘牛魔霸体,之要,在于横冲直撞,横行无忌。他若生出退避之下,功体就会落了下层。

    这一掌庄无道虽未用任何玄术神通,却已是全力以赴。连续八九天的沉淀,他的牛魔霸体已经初步在第二重天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一掌大摔碑手,已经打出了破天荒的八十象力量。更把体内的石明精焰引动,双掌之上,赫然缠绕着白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当那肉掌与凰烈鸟的尖喙交触,庄无道只觉自己的手掌,震得差点麻木。那包裹与肉掌上的磁元罡气,几乎被凰烈鸟强行啄穿。好在碰撞之前,庄无道把手掌偏了偏,打在了凰烈鸟的喙缘处,而不是喙尖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他的身后,莘薇的口中已念念有辞。”伪无双,紫流电剑”

    八口‘赤流金都缠绕着大量的紫色雷蛇,而后一枚枚如流星般坠下,刺入了凰烈鸟的胸前。

    每一枚飞剑刺入,都爆炸开大量的紫色雷光,使凰烈鸟胸前的血肉四溅分洒,哀嚎阵阵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穆萱,更已跃空而起,到了凰烈鸟的上空处。身后正是丁丑神将,手中一双紫金鸳鸯刀,各自斩出了一团弧光,合在一起,恰似一个圆形,仿佛一团赤金色的太阳。

    “命无双,三日月轮”

    却是果决之至,不愿多做拖延。第一次出手,就施展出了本命神通。

    那凰烈鸟则惊惧之极的一声凄鸣,可能是知晓死亡危机即将到来,浑身火羽骤然爆发,四面八方的穿射而去。

    都锐利如箭,力沉千钧,而每一枚火羽,都燃烧起深蓝色的火焰,焰力足可溶金锻铁。即便穆萱,以三日月轮将这头凰烈鸟的头颅齐颈斩断,也依然未曾停止。

    那些火羽反而是爆发的更为剧烈,带着与敌起偕亡的气势,要将所有剩余的力量,都燃烧殆尽一般。

    “莘薇还不过来?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失色,一声轻喝之后,就忙将那面磁元灵盾护在了身前。展开了牛魔霸体,把所有磁元罡气,都迫出体外,形成了厚厚的罡层。

    莘薇也是知机,立时就放弃了阵法,躲到了庄无道的身后。而穆萱甚至都不用庄无道提醒,就也身形急落而下,与莘薇一起,在庄无道背后蹲下。

    那深蓝色的火羽,足足爆发了五息时光。庄无道身上的磁元罡气,被打得千疮百孔。双手握着那面磁元灵盾,更只觉是一阵阵震麻。力量倒还是顶得住,问题是那炙热的炎力,即便是天璇照世真经也难以化解,手中的磁元灵盾,似快要融掉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他感觉自己,实在难以继续支撑,犹豫着是否要使用‘牛魔乱舞换来那十息‘万法不加,万刃难伤,的真正霸体之时。

    那深蓝火羽,却又渐渐消退了下来。那只篁烈鸟已经失去了妖元支撑,栽倒在地。而漫天的火光,已经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可再看周围,却是满目疮痍,无比的狼藉。周围那些数百丈的树木,都已千疮百孔,其中几十株甚至已被那成千上万的火羽生生打折。周围整整十里范围内,到处都是蓝色火焰,还在向周围迅速散播着。

    若是不加阻止,任这火势蔓延,必定是一场蔓延千里的大火灾。

    “好险这次多亏有小师叔在,不然我与萱姐,都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莘薇面色微微发白,有些后怕。二阶妖兽临死前的反扑,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这十里以内,在火羽的肆掠下,几乎已无活着的生物。而她们二人,若非有庄无道挡在身前,已必定难道万羽穿身,焚身而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莘薇的眼里,已微微有了些许的悔意,在后悔自己不该这么鲁莽。

    “二阶的妖兽,原来这么厉害——”

    即便是一只垂死的凰烈鸟,在死前的反扑,也差点使她们当场陨落。

    “凰烈鸟虽是二阶初期,实力却可与一些二阶后期比肩,怎能相同?搏命之法火羽千里,更是赫赫有名。若非是有他在,我也不敢贸然对它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穆萱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四周:“我看薇儿你还是快点施法,把这里的火灭掉。要是任由这火燃开,一旦被宗门查出来,又是一桩大罪过。

    在场三人,穆萱不擅术法,庄无道修的是《天璇照世真经》与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,只有莘薇,有施法灭火之力。

    莘薇也不推拒,重新站在阵中,连续八道符篥,就招出一阵阵微风,围绕住了这十里之地,不使火势继续扩散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莘薇又将几枚白色玉丸,打往上空处。直升千丈,而后一一爆开。

    霎时间上方就一朵朵乌云汇聚,一丝丝雨点纷纷落下。而仅仅只顷刻之后,就变成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出了这十里之外,却是一星半点的雨丝都没有。

    庄无道仰望天空,看得是目瞪口呆,忖道这就是修者招云唤雨,之术,确实是神奇。

    穆萱则是见怪不怪了,微微笑着解释:“莘薇师妹擅长雷法,所以凤雪师叔给了她九十九枚招云石,与九十九枚招雨石。可以在瞬间招云唤雨,使薇儿师妹的雷法威能倍增。”

    又看向了前方地面,那具凰烈鸟的尸骸:“凰烈鸟比之普通二阶的妖兽,又强了十倍。这一次,我们三人真是发达了。”

    仅只是凰烈鸟的晶核,就可使三人,每人都分得两千善功。更不用说那浑身火羽,更是练器的上佳材料。

    可就在穆萱,正欲上前收取战利品时。却见一道精铁飞爪,忽然袭至,直接洞穿了那凰烈鸟的背部,将一枚赤红色的晶核,抽取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谁?大胆”

    穆萱一声轻斥,警惕看向了远处火焰熊熊的林中。手中的动作也一点不满,一刀飞出,就将那精铁飞爪,死死的钉在了地上。那只凰烈鸟的晶核,也翻滚着坠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那精铁飞爪忽然抽回。穆萱也瞬势将那把紫金刀,收回到了一手中。

    然后就只见一个紫色的窈窕身影,从火海中踏出。

    “这只凰烈鸟是我先寻得,首先伤于我手。它的晶核,自然也该归我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