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七六章 全军覆没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百七六章 全军覆没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感概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继续给莘薇施着针。“只是感慨以前在越城的时候,曾见到有些人为了想要活下去,不惜向人下跪求饶,给对头卑躬屈膝,奴颜媚态。死乞白赖着,就只为能留下这条命。有些人却偏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那穆萱皱起了眉,接着冷然哂道:“给对手卑躬屈膝,奴颜媚态?竟然还有这样的人?若是我,宁愿死也不愿受这样的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会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淡道:“只因我需要活着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。还有更重要的人,需要我去照顾。你穆萱的事,我不好置喙,也不知该如何劝起。不过在轻生之前,是否也该想想,那人是否值得你这般做?值得你浪费掉这条命?”

    莘薇体内的毒素,已经被他以小还阳针法拔出的大半。剩下的部分,宗门的解毒丹就可化解。

    就只莘薇胸前的伤口处,还有些余毒没能清理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一眼,便暗暗惊异于莘薇的之伟。他到底没好意思继续出手,就转手把两个药瓶丢给了穆萱。

    “她是女孩,我不方便。白瓶是清净灵露可用于清洗伤口毒素。红瓶是毒合血散专治毒伤,用于外敷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庄无道便走出了洞外。为了避嫌,又特意走到了百丈开外。而后就神情百无聊赖的,往那东南方向望着。

    “剑主方才,可是想到了自己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说了只是一时有些感慨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轻声一笑,面上若无其事。然而眸内深处,却透出了几分哀伤。

    记得那日他与秦锋二人一起,沿街寻人偷扒,却因饥不择食捞过了界,不小心被那时的一个对头逮住。然而也恰在那时,他知晓了母亲病危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时确实是奴颜媚膝,跪地恳求,求那人饶了自己,就只差把对头认作爹娘。最后还是秦锋,趴在地上给对头舔脚底板,两人才能够脱身。

    然而到最后,他依然还是只来得及见母亲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后来他想过许多如果,如果当时没出去,如果能够忍着,不去对头的地盘,如果能早一步赶回去,为母亲筹钱请名医施针,为母亲她侍药奉疾。母亲她会否那么早,就离开人世?

    可惜这个世间,从来就没有卩果,——

    “云儿,你知道我那时最大的感悟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性命可贵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永远不要给对手翻身的机会一定不能心软。锄草当尽杀人要绝只可惜——”

    母亲庄小惜死后的隔夜,他与秦锋就纠集起了十几号人手,将那对手堵死在一个小巷里。

    倒是没怎么折辱,然而这个对头,却是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只可惜,庄小惜可能已看透了他,才会在临死之前,对他说出那番话。

    “——烈儿,我知你这几年心里戾气渐深,近来行事也常不择手段。缘由皆在于我,母亲怨不得你,也知日后再约束你不住。然而烈儿却需谨记,我们沈庄两家世代都行善积德,以德信二字传家。我不求你日后能不辱两家门风,只求烈儿你日后能得饶人处且饶人,行事不可太多偏激,也莫要太愤世嫉俗—

    正陷入遐思,就听云儿不以为然道:“剑主你很矛盾也很奇怪,一边说着心一定要狠,手一定辣,一边又却无法办到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哈哈大笑,眼中悲伤尽去,神情洒脱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穆萱为莘薇清洗伤口上的魔毒,足足有了一个多时辰还有多。

    而当庄无道回到山洞时,发现两个女孩都已换了一身衣裙。并非那种有护身之能的灵衣,而是再普通不过的服饰。

    看起来倒是清爽了,庄无道却不禁暗暗摇头。两人原本的衣物,看起来虽是破烂不堪了,然而多少还留存着一些防身之能。现在穿的普通衣物,却是一撕就破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在天南林海内一万二千里,妖兽成群的凶地,偏还这么多穷讲究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也懒得多言,反而对二人逃跑的方位很是好奇。为何不是离尘宗方向,反而更偏向东侧?

    “怎么会跑到这边来?你们二人的遇袭之地,应该是更北面才对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要去问她”

    穆萱没好气的再次瞪了莘薇一眼,无力道:“我给她断后,让她先逃。结果用了两次千里移光术之后,她却没到预定的会合处,反而到了这里,把他们全引了过来”

    莘薇面上仍无血色,不过精神倒是好了不少,一脸的委屈:“我中了魔毒,根本就跑不远。想着与其拖累穆萱姐,倒不如一个把他们引来。”

    穆萱顿时哑然无言,目中已隐隐透出了几分悔意,显得愈发黯淡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差不多明白过来,失声笑着:“原来如此,你们二人倒确是姐妹情深,可惜还做不到心有灵犀一点通。我若是你,就该好好珍惜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庄无道就在山洞的一角找了个地方盘坐了下来,代莘薇主持起了那座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,。

    莘薇的伤势沉重,没有两三天的修养,根本就无法动弹。而穆萱看似没受伤,状态却也没好到哪去。两个女孩,此刻都需静养休息。

    故此虽明知这样会耽误自己的时间,也不能不留下来,为她们二人护法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些后悔了,当时真不该跑出来。也不知现在山试那边的情形怎样了?”

    穆萱悠悠一叹,接着却是想起了什么,目光定定的朝庄无道打量:“刚才你那一掌,至少是四十八象之力,且没用任何的玄术神通”

    “哦?是没用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打了个哈哈,已经意识到穆萱接下来到底想要说什么,本能的就把身躯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普通一掌,就是四十八象力么?”

    穆萱蹙眉不解道:“我原以为,你不参加这次的山试大比,是因灵根太差。这一年来修为进展寥寥,不愿丢人现眼。可明明小师叔你的实力,比一年前已经高出近倍不对,是一倍都不止新人中可以稳入前三,那莫问李昱都未必是你对手,为何还要退出这次的山试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觉得奇怪”莘薇亦猛点着头。“不用玄术,不用秘法,就四十八象之内。绝大多数练气巅峰,都远不如小师叔你。再强一些,便连筑基境,也要见之辟易了。可以压得那莫问李昱没脾气的。小师叔为何偏要在这个时候,跑来天南林海?”

    “这区区浮名,我庄无道又岂会放在心上?”

    庄无道于笑了一声,做出一副淡泊明志的模样,不过从穆萱莘薇二人眼里,却只收获到怀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谁也没让你在乎这浮名这次是我宣灵山这次,被人欺负惨了”

    穆萱双眼里喷着火,没好气道:“你若出手,至少练气境界可以横行。师叔你是内外灵三修,他们无论上来什么样的人,都奈何克制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知晓再解释无用,便将一枚赤色如玉般的灵果,从自己的小乾坤戒中取了出来,在二人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穆萱只望了一眼,语音就忽然一窒:“这是赤玉氤仙果?你是因有了这个,才不愿参加这山试大比。可那山试,并不仅仅只是那三枚赤玉氤仙果而已。我们宣灵山——”

    话才说到一半,穆萱的瞳孔就忽然一缩,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她也是极聪明之人,只是这一瞬之间,就已明白过来了一些。

    庄无道虽是元神境门人,可以现在的能耐与资历,还远不足以获得这赤玉氤仙果。

    此果必定是长辈馈赠,然而节法真人行事一向最是公正,绝不会因偏爱就特意照顾自己的弟子。

    所以这枚赤玉氤仙果应是出自宣灵山,一位师叔师伯之手。那么这位长辈,特意将与山试前三奖励相同的东西赠给庄无道,又到底是何用意?

    “是五师叔司空宏?”

    只问了一句,穆萱就已住口,也没强求庄无道给出答案,意兴阑珊道:“也对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宣灵山风雨飘摇,实在没必要在这时候把你推出来,站在风尖浪口。五师叔大约是想要你暂时藏拙,待羽翼丰满之时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没想到,一枚赤玉氤仙果,就让穆萱联想到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看来这女孩人虽鲁莽了些,其实却很聪慧。

    “不过,小师叔不能参加山试真可惜。”

    莘薇却是眼神黯淡,颓丧着小脸道:“这一次,我们宣灵山一脉,几乎是全军覆没啦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糟糕?”

    庄无道先前听北堂婉儿说起,宣灵山的形势不妙,原本还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糟糕之至练气境界的真传弟子,我们已经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。莘薇满脸的羞愧,她勉强也算是练气境真传弟子中的一员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