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七五章 无法理解(求月票)
    “那人神念敏锐,最后两人,都在他身皱一百三十丈内。我没把握继续瞒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杀了这三人,估计也差不到了。多谢了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毫无失望之意,再次掌握住了身躯。能够借云儿之力,预先解决这三人,庄无道已是意外之喜,并不奢求更多。

    他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偷袭而觉愧疚,越城的混混,捅黑刀扔石灰等等手段,那是再平常不过之事。

    以他此刻的实力,即便消耗了一门拔剑术,也应可能穆萱几人解围,并非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可既然有能轻松解决的方法,又何需苦战?

    唯一使他感觉出乎意料的是,云儿居然对此也大是赞同,并不反感。

    “剑者无畏,然而并非一切都定要堂堂正正不可。潜伏袭杀之法,也非是什么小道。万不得已时,亦可为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失声一笑,继续观察着动静。此时洞内的莘薇,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,身躯微颤。好不容易才平息了下来,只微微气喘,却有一丝黑色的血液从她唇角旁溢出。

    而洞口处的穆萱,则面色微变道:“你那飞剑上有毒?”

    “是有毒,见血封喉的魔萝五步散。”

    那三人中为首的修士,声线异常的苍老嘶哑:“到现在才发觉?她是半日前受的伤,也就说已经中毒整整半日。撑到这个时候才发作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对你也真是姐妹情深,居然能装作浑若无事,强忍了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那穆萱的额头上,顿时是青筋暴起,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焦虑懊恼之色,不过却依然还算平静:“你这是在幸灾乐祸?还是在嘲笑本姑娘?薇儿她还能撑得下去,我不但心。倒是阁下,希望你们稍后还能笑得出来。我信符已发,师门长辈转眼即至。尔等私入林海偷猎,又胆敢击伤离尘真传弟子,意图杀人灭口,都罪在不赦”

    “姑娘此言,是欺我们不知?”

    那六旬修士笑道:“是老夫运气好,那些妖兽不知发了什么疯,居然要攻打离尘诸山。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内外禁绝,你们离尘宗的人手,一时半刻只怕还过不来。所以这师门长辈,二位还莫要指望为好。”

    穆萱的一口银牙,已经是咬得咯咯做响,狠声道:“那就继续等吧我穆萱倒要看看,你们到底能有胆等到何时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等的——”

    六旬修士浑不在意,抬头望了望那天色:“那些妖兽,没有三五日时间消停不了。而至于老夫等人,只要等到天明就可。姑娘手中,应该没有第二枚‘道虚储元符,?”

    穆萱顿时气结,再不说话,只是眼珠不断转动,也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远远隔着百余丈,注目望了山洞深处的莘薇一眼。只见那女孩的脸上,已经染上了青黑色,手按住伤口,身躯似在痉挛。应该是强自压抑忍耐着,才没发出呻吟声,免得穆萱分神。

    云儿也暗暗在庄无道心念里称赞:“这个女孩,心性委实不错看她身上的魔毒,已快压制不住,再不动手就要晚了。魔萝五步散,我没见到过,也没听说。不过看她症状,应该是以魔心萝的花芯为主,制成的魔毒。的确是见血封喉,不毒发则以,毒发之后,必定三十个呼吸之内毙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嗯了一声,也知再拖延不得。身躯再次浮空,离地半尺,身躯四肢再次开始闪烁电光。

    而后脚下猛地一踏,身形如风驰电掣般,往中央处那六旬老者直撞过去。

    擒贼擒王,在庄无道的感应之中,也只有此人对他最具威胁,甚至是危及性命的地步

    而此时那老人,也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,猛然回过身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问话之时,那三口飞剑却毫不客气的,往后方异动的来源处斩去。三道剑光,都带起了一束束的银色雷网,剑影纷呈交织,瞬间就劈斩出近百剑气,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根本就不做理会,磁元霸体全开,硬顶着那一丝丝银色的剑光,强行冲撞了进去。

    眼前那六旬老者满脸的错愕,向后飞步疾退。庄无道探手向此人遥遥一抓,顿时一股擒摄之力生出,使此人的身影,微微一窒。

    而后庄无道的一双肉掌,则迅速膨胀,一掌印出。

    大摔碑,崩山式

    一声雷鸣般的罡气震晃之后,那老者的身躯,就如破麻袋一般的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这高达四十八象力量的一掌,却还未能要了此人的命。老者只是口中溢血,眼露惊愕恐慌之色而已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脸上,却已透出了成竹在握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的擒龙震虎,与‘大摔碑两处灵窍的复制,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。只差一两天,就可完成最后的步骤。

    此刻按说已能正常使用,不过庄无道还是有些担忧。在那两枚沧海七窍石彻底稳定之前,自己这两门玄术神通,能不用还是不用为佳。

    而此刻老者抛飞的方向,正是穆萱把守的洞口处。

    见人影飞来,穆萱几乎是想也不想,就把双刀斩出,那尊丁丑神将,亦是金芒大放。将金色的神力,灌注入紫金鸳鸯刀内。

    人神刀三者合一,斩出了一个赤金色的刀轮,覆盖身前三十丈。

    “命玄术,三日月轮”

    紫金色的流光,将那六旬老者的身躯完全锁住。而后只一息之间,就将这位练气境巅峰,斩成了六截。

    让后面执剑紧随而来的庄无道,微微楞住。一是意外穆萱的本命神通,居然还未使用,二是这式‘三日月轮分明也是三品级别的玄术神通

    原本他还以为,要彻底将这老者诛杀,真正逼至绝境,可能还需要自己随后上前补刀。如今看来,却是用不着了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的身法,却并未就此停止下来,反而是更加快了一线,与穆萱错身而过,冲入到洞中。

    “我去救人,外面剩下的那四个,都交给你了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庄无道就已疾掠到了莘薇的身前,连续几枚金针刺出,瞬间就封锁住了莘薇的心脉,

    莘薇先是一惊,而后当望见庄无道之后,俏眸中又满是不可置信的喜色。

    “是小师叔?”

    才说了这一句,就可能是因心神骤然松缓之故,莘薇彻底晕阙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穆萱答话时的声音,则异常的洪亮:“不宰了他们我就不姓穆本小姐就说过,看你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”

    只可惜那剩下的几个散修,亦都是知机之人。在那六旬老者,被穆萱毙命之时,就已知情形不妙。

    而在发觉自家同伴,已无声无息少了三人之后,就更是无心恋战,纷纷施展开遁法逃离,零星四散。

    结果穆萱挥着那对紫金鸳鸯刀出去追了半刻,却终是连一人都没追上,最终只能神情悻悻的,返回到了洞内。

    “结果还是得姓穆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用着小还阳针法为莘薇拔毒,一边调侃笑道:“或者是你真准备改个姓?就取个道号如何,就叫孤零?别人日后唤你孤零仙子。每次林海之行,必要克死克伤一位师兄妹,吴焕他还真是没说错你。小薇她若这次真出了什么事,某人真就是孤家寡人了。”

    穆萱冷冷地瞪了庄无道一眼,却出奇的没有反驳,也未曾发怒。只是盯着莘薇的伤口看,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颇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忖道这家伙,难道真是转性了?

    “莘薇说你发疯了,可能心存死志。到底怎么回事?真想死的话,找跟绳子上吊就可,或者随意找颗毒丹吃了,多于净?于嘛跑到这来,准备把自己贡献为妖兽腹中之食?那个时候,管你美貌如花,也不过是一堆排泄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想活”

    穆萱目中黯淡无光,死气沉沉,言语中也没一丝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那么多人面前,我败给了他,败得好惨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输了一次就想死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错愕不解,好在此刻莘薇已悠悠苏醒了过来,小声在庄无道耳旁解释道:“是她喜欢的师弟,暗恋了许久的,一向照顾有加的。结果那人翻脸不认人,根本就不留情面。要是凭真本事就罢了,她那师弟,是料准了她不愿下重手,才侥幸赢了一式。”

    又黯然道:“穆师姐入门十年,还是第一次有喜欢的人,她本想与那负心人结成道侣的。”

    穆萱此时已知莘薇无恙,神情如释重负。接着又狠狠的剜了莘薇一眼,不过却并未阻止她说话。

    庄无道冷冷一笑,有心再讥嘲几句。可是想了想之后,还是住口不言。他实在无法理解,这莘薇为何只为了这情情爱爱之事,就想着要死要活。也正因不能理解,所以无法置喙。

    只是穆萱却已提前一步,察觉到他面上的讥哂之意,一声冷哼道:“有什么话就直说,别在那里阴阳怪气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