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七四章 偷猎散修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七四章 偷猎散修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怎不早提醒我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有些泄气,他还以为今日,可以收获自己斩杀的第一头二阶妖

    “剑主突然回身,实在出乎云儿意料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你怎不早说?

    云儿接着又语气一转道:“再说提醒了也没用,即便是云儿,也未必就能够一击必杀。要击中这刀镰铁甲蜈的真正要害,要全看临机应变之能与经验,否则提前知晓也是无用。不过方才,剑主那一剑出其不意,已经将它重创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听得直摇头,收剑回鞘。自然是重创,否则这头刀镰铁甲蜈,不会就此轻易退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离开,估计一是因己身伤势,二是那些蜈子蜈孙,都已经跟不上,三是感觉到他的危险。原来眼前的猎物,也并非是好相与的,一不小心就要崩断牙。

    “不过剑主,为何突然间又改了主意?”

    云儿好奇地问道:“那回身一剑很是利落,即便云儿使来,也不过如此而已。看来剑主的剑道,已经开始入门,余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停下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不自禁扯了扯,最近云儿把]一棍再给一颗甜枣,的办法,玩的很熟。

    不独在梦境中如此,在现实中也如是。往往在把他训丨斥到心中发凉,几乎绝望的时候,又会称赞个一两句,让人重拾希望斗志。

    不过这段时日下来,他也渐渐明白,自己若是真把她的赞誉之言当真,那就是蠢不可及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,庄无道在林中依靠元磁之力滑行,几个起跃之后,就到了一颗普通的槐树旁。然而从那草丛中,取出了几条花花绿绿的布块。

    应该是整片的衣襟被削落了下来,切口平齐,说明对方使用兵器,异常的锋锐。

    “是穆萱身上的东西,我记得三个月前她在宣灵山听讲的时候,穿的就是这种衣物。”

    莘薇是老实孩子,身上虽不是穿着规规矩矩的离尘道袍,却也素洁端方。在讲法殿诸多长辈面前,更是循规蹈矩,绝不敢有失礼处。只有穆萱,与莘薇的老师凤雪一般,穿着喜欢标新立异。

    不过此女身上的衣物也非凡品,一样是有着十二重法禁的灵衣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女孩?”

    云儿恍然道:“怪不得剑主要停下,方才云儿居然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再次讥讽的一挑,是真的没发现,还是发现之后,故意装作不知?

    不过也没必要深究,其实若非还有一个他颇怀好感的莘薇,他自己也不怎么情愿管那穆萱的死活。

    然而既然已经看到了,自己就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离尘宗内外封闭,苏秋司空宏这一众金丹,未必就能出得来。这两个女孩遇险,可能唯一生还的希望,就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周围别无其他战斗痕迹,应该是用千里移光术逃至此间。不过没能顺利逃掉,于是那女孩再使用了一次千里移光术离开。时间不会太久,最多半日。不过有她随身之物在,倒是容易搜寻到她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轻轻嗯了一声,心中却微微一沉。穆萱使用‘千里移光术,都逃遁不得的对手,该是何等实力的存在?

    莘薇的剑遁,速度要更逊色数筹,此时又是否还活着。

    排开了杂念,庄无道将三只星火神蝶,招来到了身前,围绕着那几块布帛飞舞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再连续捏出了几个手印,口念真言。

    “天璇有灵,助我见迹追痕”

    道法完成,那三只星火神蝶就一起闪动着火翅,翩翩飞舞着,继续往西南面的方向飞行而去。速度极快,一眨眼就到了百丈开外。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一挑,意外之极。看来倒不用怎么误事,那穆萱选择逃遁的方位,与他要去的火梧林,居然是在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也就在大约两个时辰之后,那三只星火神蝶终于停了下来。天璇追迹术,只需有对方的随身精血或贴身之物,目标在三千里内,都可以施展。

    不过星火神蝶之所以停下,不是寻不到穆萱的方位,而是庄无道,主动撤去了灵法。

    云儿已经早于星火神蝶一步,感应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三千余丈外,穆萱与莘薇二女,正互相偎依着,躲在一个小山的窟洞中。

    后者腹部有伤,血染衣袍,气息颇为黯弱。不过却强撑着精神,在主持着洞内的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,。那穆萱则是手持那双鸳鸯紫金刀,守在了洞口

    在那洞口之外,却非是庄无道想象中的妖兽,而是三名修士。居然都是练气境后期的修为,而位于正中处的那人,更赫然是练气境巅峰。面貌大约六旬左右,五官阴鸷,眼神冷厉异常。

    而这老者身旁浮着的三口剑器,赫然都是十三重法禁,应该正是斩段穆萱衣袖之物。

    此人的神念,亦是异常的强大,覆盖整整一百五十丈。在练气境修士中,应该是首屈一指。

    一般练气境巅峰修士中神念出色者,也不过是一百丈而已,此人却超出了整整半倍

    而似庄无道,以养神丹与天璇照世真经修炼了整整一年,也不过只能蔓延到一百丈外而已。

    “散修?原来是偷猎之人”

    庄无道眯起了眼,悄然收起了磁遁之术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对手的灵念异常的宽阔敏感,他的动作也就自然需更加的小心翼翼起来,免得把对手惊动。

    此时那穆萱分明已是吃力之至,以一敌三,之所以还没败亡。是全靠其身后那一尊金色的神祗,在后方护持。

    按说以穆萱的法力,根本不足以维持这么久的丁丑神将。然而此时那金色神祗的头部,此刻赫然有着一张金色的符篥,源源不断的提供着法力,使那丁丑的化身,都以持续降临在此间。

    这是‘道虚储元符高阶修士将自己的真元储藏于符篥之内,提供给低阶弟子使用。

    道虚储元符并不难制作,也不消耗修为,就是材料难得。一枚三阶的‘道虚储元符价格不比三十六重法禁的灵器低多少。

    而穆萱此时用出来的,正是一枚二阶的道虚储元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忖这些金丹弟子,果然都不是那么容易丧命的,各自都有着保命的手段。就比如这穆萱,即便他不来,也足可再支撑两三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张‘道虚储元符一个丁甲神将,就令这些散修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接着庄无道就又想,为何自己没有?固然穆萱是金丹弟子没错,可自己可也是元神门下。

    果然同人不同命么?

    知晓二女,暂时都还安全。庄无道就更不焦急,借助云儿的灵识,细细观察着周围。

    而后就发现这周围,正潜藏着的几道气机。极其微弱,若不细心观察,一不小心就会遗漏。围绕着那小山洞,形成了一个埋伏圈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他就奇怪这二人,怎么说也是宣灵山真传弟子,实力尽都不俗。怎么可能连三个练气境散修,都奈何不得?

    庄无道只稍稍凝思,就开始了动作,并没有直接扑过去,而是往前悄然潜行。

    这时候才深深领会到,云儿在梦境中常说的那句‘术到用时方知少,的含

    他庄无道兼修多门,内外灵三法俱修,如今也都有了一定造诣。尤其是外功,在练气境界可谓是登峰造极,术法也是不弱,天璇造世真经上记载的各种灵术,可谓是了如指掌,娴熟之至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今日的情形,却依然感觉自己还有所不足。他不缺克敌制胜的手段,却在潜纵匿迹方面,少有钻研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?”

    云儿主动请缨,庄无道想了想,还是乖乖的把身躯的控制权,暂时交给了云儿。

    后者先是以落羽术,减轻了自己的重量。动作就有如灵猫,不发出哪怕一点声息。又以术法召来了一丝丝的天璇星力,环绕在身周,轻而易举,就掩饰住了己身的气机波动。

    就这样云儿一直移到其中一人的身后,都没有任何人发觉。最后她只需伸出手,捏住此人的喉咙,然后重重的一捏,就可彻底了断此人。更有大量的石明精焰同时融入,使其身躯迅速化石。

    而此时一只星火神蝶,也落在了这死去的修士肩上,竟然伪装出这人死前一切的气息活动,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如法炮制,转眼间就又是两名修士,以同样的死法,栽在了云儿的手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震撼,感觉此刻的‘自己就像是一个存在于虚无中的死神,轻易就可剥夺这些修士的性命。

    云儿只是施展着一些普通的术法而已,连幻术都算不上,然而在场修士,却无一人能发觉。包括山洞前,那位神念可覆盖一百五十丈练气巅峰。对于这边的动静,一样是茫然不知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清楚,他的三个同伴,已经糊里糊涂,就已没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剑主,云儿就只能到此为止了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的动作终于顿住,那丝丝热流从庄无道的体内倒退而回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