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七三章 刀镰铁蜈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七三章 刀镰铁蜈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师兄这莫非是在质问我宣灵山?”

    云灵月一声冷笑:“这条宗门禁令,二山七脉哪一峰真正当回事?记得六十六前那次大比时,是谁因弟子被困在天南林海,连夜来寻我宣灵山求救?师兄这是准备翻脸不认人?”

    夜君权面皮顿时扯了扯,六十六前,记得是有这么那一次。然而那个时候,可没有什么妖修来攻打。

    思忖片刻,夜君权却依然是一声叹息:“云师弟,不是我夜君权不肯帮,而是实在无能为力眼下更重要的还是山试大比,诸宗诸派这么多人都在观礼。筑基境的排位之争,也离不开金丹主持,哪里还能抽得开人手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夜君权又顿了顿,踌躇道:“这样如何?我身为掌教,此事不好妄下决断。不过你们宣灵山一脉,却可便宜行事,先行赶回。二山七峰中若有好友愿意相助,我也可准他们离去。这里虽也缺人手,不过师兄我会试着勉力调度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的面色,更显阴沉。夜君权言中似无一句推托,然而却满含着推拒之意。

    只是金丹能有什么用?无有两三位元神联手,击退宣灵山外的那四位四阶大妖。即便他们这些金丹返回,也不敢轻易出阵寻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不敢再有劳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云灵月便直接一拂袖,转身离去。话不投机半句多,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,倒不如另寻办法。

    “忘恩负义之辈,我云灵月领教了。只望你们岐阳峰日后,莫要再有需求到我们宣灵山一脉之时”

    夜君权顿时皱紧了眉,双拳紧紧的握着,青筋暴起。良久之后,才又长声一叹。

    他旁边立着的夜小妍,却是忍不住一声冷哼:“这是什么态度?哪里像是在求援?我们岐阳峰即便日后有事要求到别人,也轮不到他们宣灵山”

    “师妹住口”

    宇文元洲也一直就在旁静听,此时面上略含忧色的转过了身:“师叔似乎心有愧意?那位云师叔,看来是真的生恼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节法真人一直闭关不理事,其大弟子又常年外出未归。云灵月身为节法二弟子,为人行事又一向令人信服,已经是宣灵山实际上的主事人。

    “生恼了我也无法,总不可能真就答应下来。”

    夜君权说完,又语音悠悠道:“我又怎可能不心中生愧?确实是我岐阳峰一脉,欠了他们宣灵山的。被骂一句忘恩负义,也是理所当然。今日我夜君权之举,甚至可说是恩将仇报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元洲几次欲言又止,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:“师叔,我知离尘宗内一家独大并非好事。也知明翠皇极诸峰,对宣灵山已积存太多怨气。然而我岐阳峰一脉,却实无必要介入其中。得罪了云师叔,对我岐阳峰而言,又能有多少好处?反而平白坏了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没好处然而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”

    夜君权笑了笑,又看向台下右侧,那近万宣灵山近万弟子一眼:“你可是感觉,对不起自己那位朋友?”

    宇文元洲默然不语,一个月内,他已亲手将十六名宣灵山弟子击落擂台。

    “然而你以为,以那幻阳老儿的为人,会那么容易就答应下来。心甘情愿为你耗费整整四年修为,施展那五鼎换日易髓大法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夜君权眼里已全是阴冷之色:“所谓缺少灵药,拖延三月。无非是逼我岐阳峰一脉站队而已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夜小妍一声惊呼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实在无法想象,那位始终待他们和蔼可亲的幻阳子师叔,暗地里竟还有着这样龌蹉阴暗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如何不可能?如今的离尘宗,全宗上下加上灵华英在内,总共只有六位超品灵根。也只有超品,才有十足的把握冲击元神。元洲他就是其中之一,也是我们岐阳峰唯一一人。此时任何人以元洲他的性命来要挟,我们岐阳峰上下都不能不从,实在冒不起这个风险。”

    夜君权整个人似乎是老了十岁一般,神情疲惫:“所以元洲你也无需感觉对不住,是不得不如此。即便真有愧疚,那也需强忍着。除非我岐阳峰,也有似宣灵山那么多的金丹。”

    宇文元洲目露不虞之色,却还是强行忍住,不再言语。然后就听夜君权,又小声在唱道:“我看他鲜花着锦,又凋落了:看他烈火烹油,快要燃灭——

    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么?

    宇文元洲更是恻然,接着便皱起了眉,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否错觉,他总觉自己的胸膛内,似乎正在发痒。痒入骨髓,自己的意识也有些昏沉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灵觉内视时,却偏又全无异状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两日之后,庄无道继续以磁遁,继续在密林之中穿行。不过此时情形,却颇是不堪。

    身后一只八九十余丈长的蜈蚣,正发了狂般的疾奔。那庞大的身躯,在这片密林中却如履平地。整整一百对足节,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,在那些巨树间蜿蜒攀爬。

    一阶的妖兽,天地法相在一丈以上,十丈之内。二阶的妖兽,法相则通常不超出百丈。而二阶初期,通常都是二三十丈的法身。

    不过唯有蛇虫之属例外,展出的天地法相,往往能超出这限制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后,就是一头货真价实的二阶初期的妖虫——刀镰铁甲蜈。

    自从一人一虫遭遇之后,这只蜈蚣已经追了他已经有六千里地。一追一逃,整整持续了半日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那刀镰铁甲蜈的遁速,到底是慢了一线。哪怕将其本命‘百足,神通施展了出来,也依然被庄无道越甩越远。

    “剑主为何不战?这只刀镰铁甲蜈,并无什么特殊异能,毒素也仅只是中下,只有前臂刀镰可惧。勉力为之,剑主有胜出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战,而是无此必要二阶的百足神通,顶多还能再使用半个时辰。半个时辰之后,看它怎么追我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飞速的穿梭,闪避着前方的树木,一边抗拒着身后,从轻云剑上涌来的热流。

    他不是看不出来,这只刀镰铁甲蜈唯一值得称道的。就是其全身坚不可摧的铁甲,还有那对刀镰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刀镰铁甲蜈可仗峙横行于林内的,在他面前却是无一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速度远不及他,哪怕施展出本名‘百足,神通,也仅仅与他相当。那对刀镰,能不能碰到他影子都是疑问。而至于那铁甲,却未必能挡得住他如今的‘拔剑术,。

    至于毒素,则根本就无法渗透入磁元罡气。

    庄无道之所以宁愿狼狈远遁而走,不愿回头与之一战,却是因那些跟随在后的一大群蜈子蜈孙,其中不乏一阶巅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的拔剑术,若不能一击必杀,被这只二阶刀镰铁甲蜈缠住,那就是被围攻之局。

    实力再强,也架不住对手太多。更何况这只二阶刀镰铁甲蜈的战力,对他而言,战力可一点都不弱。

    “剑主若担忧失手,可由云儿代劳的。分明有二品神通可以克敌制胜,这岂非是怯战?”

    “说了无此必要”

    庄无道说话之时,已悄无声息的取出了那枚阳火雷瓶。四团黄光,悄无声息的就陆续坠入到了下方枯叶之中,深深埋藏。人则继续浮空滑行,轻灵迅捷

    后方的刀镰铁甲蜈则浑然不觉,依然在飞速追击。不过就在它那庞大的身躯,在那厚厚的枯叶之上游过之时。下方处却突的一声震晃,四枚‘磁火阳雷,同时爆发。巨大的气浪,将刀镰铁甲蜈的半边身躯,都强行掀起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影,却是忽悠转身。四肢上下都闪动丝丝雷光,带着整整一串的残影,到了刀镰铁甲蜈暴露的胸腹之前。

    “拔剑术”

    亮银色的光华乍闪,弧形的气芒,瞬间扫荡了整整三百丈方圆。三百丈之内,所有高过这道剑弧的树木,都纷纷折段倾倒,那切口平齐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那刀镰铁甲蜈的身躯也同样如此,整个头颅,都被庄无道削段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庄无道以为,自己接下来可以用磁元灵盾汲取精血兽魂,收取刀镰铁甲蜈晶核时。

    这只刀镰铁甲蜈的身躯,却又骤然移动。不过却再未攻击,而是疯狂的往远处爬行,飞速的逃窜着。只一眨眼,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剑主你太大意了,百足不僵,又何况是一只二阶的妖蜈?二阶妖兽妖虫,哪里有那么容易对付?”

    庄无道再仔细看,而后就发现那被自己斩下来的一截蜈头,已经变成了一团普通的节肢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