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七一章 魔主血食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七一章 魔主血食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莫要耻笑他人就不知北堂小姐,这次山试大比的排名如何?是否进入了前三?或者于脆成绩比那古月明还要差一些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顿时就没了声息,又片刻之后,庄无道只听那通音螺‘兹,的一声响。然后里面又传出北堂婉儿十足惊讶的声音:“啊咧?这通音螺没灵力了,我得给它换蕴元石,无道你等等,稍后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说是等等稍后,那通音螺却从此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古怪的摇了摇头,开始查看起另一枚来自莘薇的‘万里一箭牵,。这一枚红箭,却非是专为他而来。而是钅箭只要是在这附近的宣灵山弟子,都能够收得到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红色小箭的尾部,挂了一张小小的纸条。庄无道需要小心翼翼,把小箭尾部的冰层慢慢化开,才能完整将纸条取出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兄师姐快来救命,穆萱师姐她快要发疯了。第一场就败得好惨,还是输在以前她照顾有加的师弟手里,师姐她估计都不想活了。她居然还要往里面走,完蛋了,联系不到师尊——”

    纸条上的内容无头无尾,语无伦次,应该是莘薇匆忙之下草草书成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不过北面还有张草图,标识着她们的大致方位,大概是从宏山集出发,往林海东南方向九千里左右的距离。

    看似与他同在一个方向,都在林海东南一侧。然而穆萱她们更偏向东面。距离此处,至少有五六千里之遥。

    不过莘薇发出这枚‘万里一箭牵,的时间,却是早在两日之前。也正因是深入东南九千里之后发出的信符,此女才无法联系宣灵山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无语,忖道这穆萱与莘薇,此时难道也在天南林海内?深入九千里林海。这个穆萱,还真是不打算活了?

    真想要寻死,到哪处不可以,一定要葬身兽口这才舒爽?

    一声叹息,庄无道从自己的小乾坤戒内,也取出了两枚红色小箭。直接就把莘薇的信,绑在了箭尾端。然后一个法决激发,使红箭飞空而七,直入云空五千余丈,消失在了天边远处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隔了整整两日,庄无道也不知这两个师侄女,到底还是否活着。

    他这两枚信符,是直接通知在宣灵山值守的四师兄苏秋与司空宏。节法真人需要照看六师兄灵华英,除了每三个月的开坛讲法,已经连续一年都没离开过宣灵山的峰顶,根本就无法指望。而至于凤雪云灵月等人,此时都在离尘本山主持着大比山试,也暂时都无法抽身。唯一有空闲的,就只有苏秋与司空宏二人而已。

    告知了这两位,他就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,这穆萱莘薇二人这次能否活命,就要看她们的运气如何。还有那四师兄苏秋,又是否能及时赶至了。

    处理完此事,庄无道心里想着自己不会在意。然而每每想到一年前,曾与他通同行的那两个可爱女孩,却仍觉一阵揪心。

    直到开始再一次献祭时,庄无道才勉强收住了杂念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再无需特意去捕捉什么祭品,此时在磁元灵盾里,就有着不少的积存。

    他这一个多月跟随荒火石犀,也猎杀了不下十只的一阶后期妖兽。磁元灵盾吞噬的精血精魂,都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封锁灵潮的禁阵布好,庄无道就只需将‘祭坛,展开,念动一遍《无间平等经》便可。

    不过当阿鼻平等王的化身意识才刚降临,庄无道就觉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隐隐感觉今日的阿鼻平等王,完全是无精打采,对他提供的祭品根本提不起兴趣,似在勉强应付的感觉。完全没有可一年前,对血食的疯狂渴求之态。

    而事后这冥王的反馈,也是出奇的少。祭坛之上,居然只留下了一滴魔血精华,

    “云儿,这又是怎么回事?这位冥主,难道更喜欢活祭?”

    “不会这位冥王除了吝啬之外,是出了名的不挑食,生祭死祭都不会在乎。今日这副做派,无非是在对剑主提醒警告。你提供的血食祭品不合它意,让它不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满?云儿你说清楚些。”

    庄主一头雾水,根本就没听懂。云儿一面说那位阿鼻平等王不挑食,一面又说自己提供的祭品,让它很不满意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我说它不挑食,是指生祭死祭。祭品死活都无妨,只需有足够的精血精魂元气就可。说它对你不满,是因剑主的祭品中,少了一样他最看重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最看重喜欢的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呢喃自语着,心里已经隐隐有所领悟。却只觉一股如潮寒意,侵袭着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“就是人”

    云儿的语气,平静的可怕:“人乃万物之灵长,天地万灵之所钟。哪怕是人出生之后,一身气机都会堕为后天,也往往要较普通的入阶妖兽更精纯。尤其人之精魂,乃是大补之物,超出兽类的精魂十数倍。因而人族才是各方魔君魔主,最喜欢的血食,最喜欢的供品。无论是修士也好,刚出生的婴儿也罢,甚至那些妇人产前的紫河车也可,都是阿鼻平等王最看重祭品。只需剑主你下次能给它提供这些,就可熄其怒火,得到丰厚回馈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你给我住口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云儿的话音未落,庄无道就语气生硬的呵斥着。胸膛剧烈的起伏,只觉自己呼吸都已窒住,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身后的剑灵也果然恢复了寂静,再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庄无道几个深呼吸之后,又猛地晃了晃头,把那面祭坛再次收起,恢复成磁元灵盾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也不知是否心理上的错觉,他总觉这面盾牌中,正在散发着让人作呕的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不过心情却已渐渐平复,他当初走上这条路时,不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。一旦开始供奉魔主,那么除非是有一日自己能够有足够的修为,超脱出那位阿鼻平等王的掌握,否则绝无退路可言,也没有回头路可走

    这个时候,自己又何需如此惺惺作态?

    收拾了一番现场之后,庄无道就又陷入了深思。不过也没迟疑多久,庄无道便果断的往东侧方向,遁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剑主这是欲去寻那两个女孩的下落?为何?这天南林海内,的确是妖兽成群。凶险虽不远如五劫前天仙界的诸方恶地,然而也非你现在能自由出路。深入九千里,已经是异常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:“这次入林海,除了参悟牛魔霸体之外。我也想找找看,这天南林海中是否有万年梧桐木存在。前些时日翻阅宣灵山籍册时,有看到一位前辈的手记中提到过,林海东南一侧,有大片的火梧林。且都颇有些年份,据说年岁最低的一株也有三千余年。那里距离宏山集,也不过才一万两千里而已。那里虽是有些凶险,不过我自问逃生还是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寻找万年梧桐木心是他这次的目的之一,不过庄无道,也确实有些担忧那两个师侄女的安危。

    反正顺路,过去顺便看看也是无妨。不过等他到了之后,苏秋与司空宏二人,估计也早就抵达了。

    金丹境的剑遁之速,远不是他现在小打小闹出来的‘磁遁,可比。

    那时要么已经把人救回,要么就是在搜寻莘薇穆萱的尸骨,没第二种可能

    “火梧林么?那倒是不错。赤火梧桐,往往生于火山之上。若是有了一定年份的火梧林,甚至有凤鸾血裔栖息其中。万年火梧心,效果也更在普通的万年梧桐木心之上。也无需万年,六千年的年份就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精神微震,却又听云儿又语气一转道:“然而我也知火梧林附近,往往有大量的火系异禽,栖息林内。除此之外,只要是三千年以上火梧,都有千分之一的几率产生灵智,化为妖树。这可非是一年前,你与人合力击杀的那株紫槐妖可比。三千年的赤火梧林,至少也是二阶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只是去看看而已,若然没找到,那就无需再为这火梧林费心思。可若是真有的话,那你我日后仔细筹划,总有办法能将那万年梧心取到手。除此之外,我听说那头白背妖猿,也是在那附近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正这般说着,却听远处天边,传出‘轰,的一声闷雷般的炸响。震荡天际,滚滚而至。

    那声音传来之地,隐隐正是离尘宗的方向。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顿时微变,身影蓦地浮空而起。从离地二十丈,冒险攀升到了三百丈高处,一直升到了树海的顶端,眼前的视线陡然一阔。

    而后只见大片的黑云,正弥漫在天际一侧。细细辨认,却是一大群黑压压的妖禽,正往那宣灵山的方向飞扑而去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,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头,群聚在一起,看不清究竟。然而却气势磅礴,哪怕是入了阶的妖禽,在其中也不过只是‘杂兵,之属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