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七零章 魔毒已解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七零章 魔毒已解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云儿,你既然早已知晓,为何不提醒。让我跟在这群荒火石犀后面浪费时间,耽误了足足一个多月”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,已经足够庄无道做很多事了。

    天璇照世真经,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,术法的复杂,让庄无道越来越觉心力不足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是浪费,剑主这一月跟随荒火石犀群的体会,并非是没用用处。一些细节,剑主你若不注意,一辈子都无法发觉。牛魔霸体修炼到日后,这些细节上的察觉,就成为剑主霸体上的破绽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蹙了蹙眉,默然无声。云儿若是早几日直接点破,他可能真没耐心,继续尾随观察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倒确实是无此必要了。

    无需再掩藏形迹,庄无道便直接从草丛中浮空而起。而后一个闪烁,就退到数百丈外。

    磁遁什么都好,就是动静大了些。远处那两头荒火石犀也被惊动,转过头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可能是感觉庄无道,并没什么敌意威胁,都只是疑惑的晃了晃头,就没再做理会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微微一笑,望着这群荒火石犀离去。一个月时间,他对这些灵智不高,蠢得可爱的异兽,多多少少有了些喜欢。不到万不得已,实在不愿对它们下手。

    一路北返,庄无道从深入林海万里的地域,一直退出到了林海外围大约七千里之地。

    然后就当他准备寻个地方,布置血祭时。便见天空中几道红光,陆续飞至

    其中几只‘万里一箭牵也不知已在林海上空盘旋了多久,居然箭神上,都结出了厚厚的冰层。

    其中大部分,都是由北堂婉儿发来,询问他如今方位何在的。另外一只,却出人意料,是出自于莘薇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首先取出了通音螺,将螺中的禁阵点开。里面初时并没传出声音,显然那北堂婉儿是还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足足片刻之后,才传出北堂婉儿惊喜的声音:“庄无道,你总算舍得回话了?这一个月到底去了那里?怎么连发几枚信符,都找不到你的人?该不是你独自一人,去了林海八千里?你难道是想死不成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摇头,天南林海内八千里的凶险,又上升了一个等级。他也是自信凭借自己的磁遁之术,预见二阶妖兽时,打不过也应可逃得掉,这才冒险跟随那群荒火石犀深入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去哪?总不会自己寻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说着,一边四望着,随意寻了一处看似不错的灵地,就开始以蕴元石布置禁阵。

    此刻正是离尘大比山试之时,进入天南林海中的弟子,不足往日的百分之一,是一段难得的安全时期。

    尤其这七千里附近,更是人烟稀少。庄无道在天南林海内一个月,就没看见过有其他人的人影。

    所以此地虽不怎么隐蔽,庄无道也依然不愁会被别人发觉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婉儿大小姐是到底什么事寻我?需要连发七支万里一箭牵?

    这种信符,虽是等阶最低的一种,却也价值五十蕴元石一支。‘万里一箭牵,的主符器则更贵,即便在离尘宗内,没有一千五百的善功换不出来,而且只能使用九十九次。

    九十九次之后,符器就会彻底粉碎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是无聊了,想找人说话。难道无事就不能寻你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一声嗤笑,语音自若:“就是想问问,你到底是什么时候,惹到了那位夜掌教的掌上明珠?”

    “掌教?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紧了紧,有些讶然:“夜小妍?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认得”

    那北堂婉儿不出意外道:“此女最近四处宣扬,说你医术平庸,徒具虚名,差点就害人不浅。说是精擅医道,却居然辨不出碧蟾勾魂引与碧蟾雪魂丝两种魔毒。偏偏还为人狂妄自大,说什么若不听你言,宇文元洲就必死无疑云云。比这更难听的话还有许多,我就不一一细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明白了过来,那个夜小妍,果然是个泼辣的性子,不好招惹。

    心中不禁也暗暗生出了几分火气,他对自己的名声,倒不怎么看重。别人的毁誉,影响不到分毫。

    然而这夜小妍,说他徒具虚名,却又置他师尊节法真人于何地?

    这一年之中,他只见过节法十几次,然而庄无道真的已是对自家这师尊,敬重有加。

    “宇文元洲身中之毒,确实是碧蟾雪魂丝不错。她自己不信,我也没办法。日后自然可知究竟——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宇文元洲的魔毒已解,如今正活蹦乱跳,哪里像是要快死的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笑着道,言语里颇含着几分幸灾乐祸:“如今这位,已经连打十七擂,十七战全胜。在我离尘筑基境弟子中,已经高据四十二位。此人才入门二十三年,修为才只筑基初期而已,真不愧是秘传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魔毒已解?你确定?是用的‘五鼎换日易髓大法,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刹那间,也有些动摇,以为真是自己错判。可再细思了片刻之后,还是一阵摇头。

    那种症状,绝对是碧蟾雪魂丝没错。宇文元洲之所以到现在活着,要么是用了正确的解毒之法,要么是有其他自己还不知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确定至于是否用‘五鼎换日易髓大法,解的毒,我就不知。不过无论如何,我看你这次都是丢人丢定了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似怜似悯的一声感慨:“说到山试大比,你们宣灵山这一次,也是大丢颜面。尤其是练气境,唯一有点希望的吴焕,一上场就被明翠峰的那位莫问重手打伤。而似穆萱杜阳波他们几个,不是被压制得死死的,就是各种样的意外,早早退场。宣灵山一脉,煊赫数千年,实是太遭人嫉。这次那华英出了意外,就立时成了众矢之的。如今就只剩下一个古月明,居然连胜七场,在新晋弟子中排名第九,勉强保住了宣灵山最后一层脸皮。不过这次的排位,估计也是垫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,也终于渐渐凝重。离尘在东南的八百学馆,每三年都通过大比山试的成绩来排位,以决定离尘宗日后资源的分配。

    在离尘内部,二山七峰之间,也同样有着争斗。丹药,灵器分配的比重,也与大比山试有极大的关联。

    其实宣灵山一脉的杰出弟子,数量仍旧极多。那吴焕穆萱的实力,他都亲眼见识过。

    而即便那杜阳波,亦是四师兄苏秋座下最杰出一个,与吴焕齐名。

    以这样的阵容,最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绩垫底才对。

    压制,意外?还有吴焕他,居然被莫问重手打伤?

    庄无道心情沉重,这就是司空宏,不愿他参加这一届的大比山试之因?

    “仔细想来,无道你这次退出山试,还真是再英明不过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言语间含着越来越浓的唏嘘感慨之意:“不过你的名声,这次怕是彻底毁了。不说其余二山七峰的弟子,就是宣灵山内,也有人说你怯战,害怕上场丢人现眼。说宣灵山遭遇奇耻大辱,你身为宣灵山气境不多的几个真传,怎么连个人影都没看见?还说节法真人,用未来三十年宣灵山唯一的秘传名额,却寻来了一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最气愤的,还是盖千城与东离寒,虞安君三人。知晓你这次不参加山试,都气疯了。说一年前道试中败于你手,只是你庄无道侥幸而已。等你从林海内回来,他们定然会亲自登门,再向庄无道你讨教。这三个家伙,已经在你那里吃了几次闭门羹了吧?本来还以为这次有机会,一雪前耻的。结果无道你就是不给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大笑不已,那幸灾乐祸之意,再不掩藏,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庄无道无奈,面色却极其的淡漠,并不放在心上。对与这三人,他也仍无丝毫应战之意。

    既然要藏拙,那就藏得彻底一些好了。

    即便自己要寻对手磨砺自己的武道术法,也不该再寻这三人。不是他顿悟出‘碎山河,拳意后,信心空前膨胀。而是他这一年里,确确实实已完成了飞越。

    第二重天的大摔碑手,接近第二重天的牛魔元霸体,练气境八重楼的修为,多增的两门玄术神通。已可使庄无道,傲视世间绝大多数的练气境修者。

    而每日梦境中,云儿对他的调教指点,更让他在武道上的技巧,接近于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天地阴阳大悲赋与大衍决,则让他的肉身强度与根基,都与日俱增

    他庄无道的对手,现在也只可能是莫问,是李昱那种。再还有,便是中原天道盟那张颖才榜,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一年前让他感觉无法匹敌的盖千城与虞安君等辈,早已不放在他眼中。

    “莫耻笑他人就不知北堂小姐,这次山试大比的排名如何?是否进入了前三?或者成绩于脆比那古月明还要差一些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