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六九章 横行无忌(求月票)
    楼阁中依然是药味熏人,宇文元洲却已没了之前的沮丧懊恼,面色也开朗了许多。随即他的目光,就被另一处吸引。

    那是在不远处的另一间房内,一尊巨大的丹炉立在那里。炉有九窍,下方有着巨大的坑洞。里面从地底深处引来了地火,赤白的火焰正熊熊燃烧着,火舌四窜。

    “好烈的火性”

    夜小妍诧异的一挑眉,好奇道;“师叔这是在炼制什么丹药?不需控制火候么?我看这般烧下去,里面的丹药,怕是快要烧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面是阳玉丹,我现在只嫌这地火焰力不足。”

    幻阳子语气的随意的解释道:“此丹炼制之时,需得吸聚大量阳火之力。丹成之时,需得丹赤如炎,晶莹如玉,触物即燃,成算成功。那些上品的阳玉丹,据说任何凡物,只需靠近阳玉丹十丈之内,就会燃起火焰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丹药?”

    夜小妍更觉惊愕,不解道:“这样的丹药,人服用之后,整个人只怕就要烧起来。又能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没用?那些修习阳刚火系功法之人,就可服用此丹。炼化之后,颇有些好处。比如我宗传承的三阳火麟诀。”

    那幻阳子摇着头:“不过我炼制此丹,倒非是为门内修习火系功法的后辈。而是另一桩是,你们可听说过羽旭玄此人?”

    夜小妍没反应过来,宇文元洲却面色凝重道:“羽旭玄?幻阳师叔你说的是一百一十三年内修成元神境,天机榜上录名,如今修为天下第七,术法天下第三的羽旭玄?”

    “正是这世上除他之外,还能有哪个羽旭玄能让我这老道挂齿?”

    幻阳子哈哈大笑:“这羽旭玄的修为,早在七十年前,就已是天下第七。然而这些年,却一直不能得寸进。此人早年也如你一般,中了一种寒毒,加上此人修行的功法,可能也出了些差错,随意近来状况,愈来愈是不佳。需要用大量的火玉丹,才能稳住伤势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也听说过,不过这羽旭玄的情形,竟然已如此糟糕?”

    宇文元洲只觉是难以置信:“那赤阴城这些年,全靠羽旭玄一人撑着,声势几乎可与中原三大宗抗衡。若是这羽旭玄一旦出了事,怕是要打回原形。”

    赤阴城,亦是天下十大宗派之一,地处西南。不过早年的赤阴,确实立足中原的大派,后因宗派衰落,被中原诸宗联手,驱赶到了西南之地。

    所以其历代祖师,念念不忘的就是北归旧地。一旦宗派有什么起色,就会前往中原与诸宗争锋。

    “所以赤阴城为火玉丹开价极高,便连老道也心动了。这一炉火玉丹若是成了,至少可为老道,换来一口四十二重法禁的剑器”

    幻阳子颇显得意:“那赤阴城上下,为保住羽旭玄已经不惜一切。你们可知,他们掌教曾经亲自许诺,这世间若有人,能彻底解决掉羽旭玄的寒毒,赤阴城立时可授客卿长老的身份,更会敞开赤阴城的宝库,任由挑选三件四阶奇珍。还有一个承诺,哪怕是穷赤阴城上下之力,也会尽力帮恩人做到。那羽旭玄之女甚至有言,她愿与之合籍双修。传说此女可也是了不得,是羽旭玄一百六十岁时得女,如今虽只是练气境界。可不但本身是超品灵根,更是太阴清体,最佳的双修体质。颖才榜上更有了名次,如今是四百六十七位,超越了许多筑基境。可惜,你师叔我自问医术有限,不敢一试。不过,你们那位绝轩师伯,之所以在外四年不归。不出意外,必是为这羽旭玄之事奔波。”

    宇文元洲顿时恍然,赤阴城与离尘宗世代交好。一个是天下第五大宗,一个是天下第十。两大宗派互相扶持。互依为唇齿,鼎立南方。

    每每赤阴城尝试进击中原之时,总是离尘宗为其看护后路。千年前的陷空岛大劫,也是因赤阴城这个盟友,多方回护,才守住了根基。

    羽旭玄此时有伤在身,绝轩身为离尘宗内的供奉长老,医道第一人,自然是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赤阴城还为羽旭玄,开出了那么多使人心动的许诺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天南林海内,庄无道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躯,整个人藏在密林草丛之内,无一丝声息的潜行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前方,正是一个拖家带口的荒火石犀群。两头成年的荒火石犀,加上几只幼兽。荒火石犀与普通的犀牛,模样没什么两样。唯一的差别,就是荒火石犀的角乃是赤红色,嘴里更时不时的,会喷出一丝丝火焰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庄无道进入天南林海的第三十七日,自从那天寻到这群荒火石犀之后,已经有一个月之久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他就这样悄然尾随,尽量不惊动这群石犀,近距离仔细观察着他们的所有一举一动。与脑海之内的上古神犀观想图,互相印证。

    然而结果却使人沮丧,他倒是从这些荒火石犀群身上悟到了不少,也改善了自己牛魔霸体的几个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这门横连外功,始终还无法突破到第二重天的境界。

    要知功法一重天的差距,就是整整十象之力

    他此时普通一掌打出,不用大摔碑手的话,最多一百牛左右。

    然而若牛魔元霸体入了第二重天,那就至少可增至二十四象不用大摔碑手的二十四象

    好处更不仅只于此,第二重天后的牛魔霸体,肉身骨骼必定会大幅的强化

    那时施展大摔碑手,可再次毫无顾忌。八倍可能还办不到,然而四倍之力却应当不难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他的一掌大摔碑,最高可强化到九十六象之力

    直接就可把自身的实力,提升两倍有余。而若再配合碎山河拳意,在真元耗尽之前,哪怕是遇到筑基境修士他也可不惧。

    突破练气境后期,亦可再无障碍,再经历一两次血祭之后,自可水到渠成

    然而在这天南林海内,他呆了足足一个多月,却一直进展寥寥。庄无道自然是沮丧无比。

    “云儿,你说我是不是需要换一换。这天南林海中,可能还有其他种类的犀妖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我看这荒火石犀,虽神犀之血较为淡薄,远不如那龙犀,然而也不算差了。难得的是,此犀亦是石中之火,与你如今的修行的诸般功体,颇有相似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相似是相似,可悟不到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叹息:“换一种神犀血脉,或者能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“剑主你不是已经悟到了?”

    云儿的语气,却极是诧异,仿佛是匪夷所思一般:“剑主明明已有领悟,为何要说悟不到?”

    “我已悟到了?”庄无道皱起了眉,这云儿到底在弄什么玄虚?

    “正是”

    云儿的语气,依然是斩钉截铁,不容置疑:“剑主你仔细想想,你这一个月以来,对这些荒火石犀,感觉最深刻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感觉最深刻的?”

    庄无道呢喃自语,然而沉吟着道:“蛮横,霸道,大大咧咧,百无顾忌,横冲直撞——”

    那两头成年的荒火石犀,最多不过是一阶后期而已,然而在这天南林海内,游荡了一个月,却无敢惹。

    一直是大大咧咧,除了食物之外,什么都不去在意,也没什么事物能威胁到它们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些一阶巅峰妖兽,也是见到就走,不敢轻撄其锋。

    遇上什么让它们烦心看不惯的,往往就是不管不顾,一头撞过去。浑身披着石甲,独角的犀利,甚至还超过十三重法禁的剑器。身躯巨大,跑动时山摇地动。

    哪怕那些一阶后期的妖兽,被其擦着碰着,都是非死即伤,真仿佛是所向无敌的霸王一般。

    这些荒火石犀唯一的天敌,并非林海内妖兽中的任何一种,而是萦绕在它们身周的各种细小虫豸。

    蛮横,霸道,横冲直撞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若有所悟,眼里渐渐明亮了起来。浑身上下,也渐发出了淡淡黄芒

    而在他的意念之内,那副上古神犀的观想图,也陡然间变得生动了起来,栩栩如生,多了几分活力。

    原来这的牛魔元霸体的要点,就是↑横冲直撞,这四字么?

    真亏了自己,跟随观察了一个多月都没能想到,反而纠结于这荒火石犀群的一些细微动作。

    那么这牛魔元霸体的拳意,便是厅无忌,?横行无忌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眼前,又是一扇门豁然趟开。却仅仅只片刻时间,他就又复压制住了胸中的兴奋欣喜。

    知道此时,他还无法突破牛魔元霸体的第二重天。拳意虽初步领悟,却还需仔细钻压琢磨,以这厅无忌,拳意,来洗练自己的磁元罡力。不过只需一段极短的时日就可,最多不超出半月。

    只需牛魔元霸体的第二重天完成,那么这一次自己深入天南林海内的目的,就算是完成了大半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庄无道又觉有些气恼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