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六八章 赤玉氤仙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百六八章 赤玉氤仙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庄无道,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跑去天南林海?真不打算参加这次山试大比了?”

    声音极大,振聋发聩,庄无道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悠然道:“山试大比又不是定要参加,不是交上一千善功就可免去这次山试?我这里刚好没空,也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?你哄谁了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口中‘搛,了一声道:“你可知这次的大比,新晋弟子的前三位,都有一枚赤玉氤仙果?我就不信,庄无道你就不心动。”

    “赤玉氤仙果?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么说着,手里却从自己那枚小乾坤戒中,取出了一物,放在眼前打量。

    那是一枚弹丸大小,通体赤色的果子。望之如玉,在阳光照射下,显得是晶莹剔透。那一丝丝清香,更使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这就是赤玉氤仙果,大比山试中,他们这批新入门弟子的前三位,都能获得一枚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几日前,司空宏就早早给他送来了一枚。恰好是在大比山试开始录名之时,其中的意韵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撒谎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一声冷笑:“赤玉氤仙果,你们宣灵山一脉的灵物,当年宣灵山三十四代祖师亲自从南海采来,培育至今。庄无道你岂能不知?据说是能够再增伪灵窍,使玄术神通一增为二的灵物。服用之后,只需三个月就可。这种奇珍,你敢说你不知?”

    “我是知道一些,可你这么详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将那枚赤色朱果,又重新收入到小乾坤戒内。

    他是在大半年前,第二次去宣灵山听节法讲道时,才知道这种节法赤玉氤仙果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也是那时,才知晓能够复制伪灵窍的灵珍,并非只有沧海七窍石这一种而已。

    至少有着数十种灵物,有着近似的作用。有些是复制,有些则是扩窍。

    这些灵物仙珍,也分阶位。有些只能复制出五品以下的伪灵窍,却连登仙境的准仙人也可使用。有些甚至能使人多增三五次一品神通,可除了练气境之外,筑基境以上的修士都是无效。

    庄无道从袁白那里得来的两枚沧海七窍石品质一般,都是三阶灵物。适用四品玄术神通以下的灵窍,然而即便练虚境,合道境的修士,都可用得。

    赤玉氤仙果却差了一些,品质只有二阶上品。同样只能再增出四品的玄术神通,却只有金丹修士以下才可使用。而且每个人,一生中都只能服食一次。

    不过这赤玉氤仙果还有个好处,那就是完成复制的时间极短,只要三个月。无需如他融炼的两枚沧海七窍石一般,需要等候一年之久。

    不过司空宏提前就将这奖品送来,让他参加大比山试的动力,彻底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也是那时庄无道才知,离尘宗这株赤玉氤仙树,一直都由宣灵山一脉执掌,每一年都有三十六枚赤玉氤仙果。

    而在这离尘宗内,除了宣灵山一脉之外,就只有与宣灵山较为亲近的金丹修士,以及一些天赋出众的后辈才能得到。似那明翠峰,一千年里也只获得了九枚。

    这也是宣灵山与明翠峰两脉冲突不断,互视为仇的缘由之一。

    那株赤玉氤仙树,一直都被诸峰觊觎,试图将此物,变由离尘宗公有。

    然而这三千年来,宣灵山几乎每一代,都有一位元神境修士。二山七峰,包括明翠峰在内,都只敢旁敲侧击,无人敢真正开口。历年积累下的怨气,也就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然而一旦没了元神真人坐镇,宣灵山一脉的处境,也就可以想见。

    自然宣灵山如今的情势,也并非全因这株赤玉氤仙树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详细?我看你现在是没一句实话。是了,你本就是宣灵山一脉的真传弟子,又是节法真人的爱徒。赤玉氤仙果对别人而来,是可遇不可求的珍贵之物,对你而言,却是唾手可得,可是早已经到手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想多了”

    庄无道敲了敲通音螺,语气毫无起伏波动的说着慌:“有那两个超品灵根在,前二之位根本毫无悬念。而东南诸国学馆出来的人,更比比皆是,婉儿你就有自信,定能拿到前三?我是想与其上台丢人,倒不如藏拙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的声线顿时就消沉不少,道:“不过你不同别忘了,你可是宣灵山未来的秘传弟子,元神境真人门下。如今二山七峰,有多少人在瞪着你?即便你们宣灵山一脉,也都指望着你庄无道,维护宣灵山的颜面。无道,你听我劝,此事绝不能退缩哪怕你灵根只有五品,进境比别人稍慢一线,也需拼一拼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直接一挥袖,熄去了通音螺的禁阵,使北堂婉儿的声音戛然而止。目光专注,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就在不远处,有着几行巨大的野兽脚印。那印蹄痕迹,恰于他记忆中的上古神犀观想图相仿。

    脚印是新近才有,应该不到一日。也就是说,他只需顺藤摸瓜,循着着串脚印寻觅就可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南屏诸山之北,无极峰巅的一处阁楼内,六尊紫金大鼎整整的摆放着。

    中央一尊最高,约有四丈。而其余的五尊,则只有三人高大小,分五行排列。而在金鼎上方,都萦绕着沸腾的水物,散着浓郁的异味。

    此时一位鹤发白袍的老者,正立在这六尊金鼎之间,指点着那些道童灵仆控制火候之余,更时不时的,将一味味的药材添入鼎住。

    而就在老者身旁,还立着一男一女。若此刻庄无道在场,定可认出那一身白衫的少女,正是那位掌教真人之女夜小妍。而那位面色稍稍苍白一些的少年,自然便是魔毒缠身的宇文元洲。

    “弟子从没遇到这样大言不惭之人什么若有不测,可针刺肋下三寸,颈后第三锥骨与第四锥骨之间,或者能保住一条性命。还说什么敬告在先,你定要记住了。他以为他是谁?”

    夜小妍呶着唇,气愤不已:“就连到底是何种魔毒都说错了,说是什么碧蟾雪魂丝。就是这等蠢人,医术居然还被节法真人亲口赞誉,师叔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    “其实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那幻阳子的言中却并未苟同,反而抚须轻笑道:“似他这个年纪的修士,连什么是金睛碧蟾都不清楚,就更不用说是碧蟾雪魂丝与碧蟾勾魂引。听你之言,他只是看,就望出宇文师侄身中魔毒,辨出是碧蟾之毒。看来的确是有些本事,也当得起节法真人一声称赞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说得对”

    那宇文元州也笑着道:“师侄也以为,这庄无道在医道上,确有些真才实学。即便是误判了师侄体内的毒素,也当其是经验不足所致。百余年后,我离尘宗又将多一位医道圣手。”

    “却也未必就是真本事。”

    夜小妍撇了撇唇,冷笑道:“师叔你知他还说什么?说什么是混毒,只需在碧蟾雪魂丝,加入一味毒铃草,就不会再有舍下白丝的症状。而若再添一种白魂竹的竹叶,就可在腋下生成黑钩纹路。这些我可从来就没听说过,医术中也从无记载。我看根本就是他编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毒铃草,白魂竹?白魂竹是生于极南之物,长于火山之上。毒铃草则是生于北方渊谷之中。不过这药性——”

    幻阳子凝神想了想,而后失笑摇头:“无稽之谈这庄无道也不知是从哪里听来,哪有这样的混毒?极阳极寒之物搭配,那碧蟾雪魂丝的毒性,还能剩几成?”

    夜小妍兴奋的一挑眉,冲着宇文元州眨了眨眼:“我就说了此子不靠谱

    宇文元州并没有搭理,而是定定望着眼前那尊药气沸腾的主鼎,眼中微泛不虞之色。

    幻阳子见状,不禁一笑道:“宇文师侄,莫非还是为这次山试大比而忧心

    “是”宇文元州也毫不讳言:“不是师侄自以为是,实是我岐阳峰一脉,最近确然是青黄不接。掌教真人与师尊他,如今唯一能指望的,也就是我一人而已。若近年师侄我不能参加山试,岐阳峰一脉,怕是要被诸峰欺凌,名次垫底。”

    幻阳子闻言却不以为然的摇头:“岐阳峰到底是有元神真人,你们不过一次排名低落而已,都尚且如此。那似我们这些没有元神真人坐镇的山头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放在平常时也没什么,然而夜师叔他,正好这五十年内轮值掌教。元州心里,实在不安。”

    宇文元州说到此处,又诚恳一礼:“还请幻阳师叔,为我再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就知你会如此”

    幻阳子大笑出声,手指点着宇文元州道:“你这小子的心思,瞒不过人。放心,你师尊早有命人寻来了那几味关键灵药。若是顺利的话,这五鼎换日易髓大法可以提前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?”

    宇文元州顿时大喜过望,眼中熠熠生辉。那夜小妍也是一脸的惊喜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