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零五章 求医上门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百零五章 求医上门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那古月明,最后到底拜在何人门下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早料了北堂婉儿见面时,会有这么一问。此时距离古月明闯过道业天途已有半日,以北堂家在离尘宗的人脉,早该知晓了。

    “师尊说他精力不济,不愿再增弟子,并未收录入门。最终乾纲独断,将古月明安排在了六师兄灵华英座下。”

    “节法真人并未收录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眼中,顿时闪现出了几分喜色,神情如释重负,然而旋即又柳眉一挑:“为何是灵华英?那位华英道人,不是已经昏迷了半年,传说已经重伤难治?难道说?”

    庄无道轻轻点头,忖道这婉儿的思虑,还是这么敏锐。

    “师尊说是暂由我那二师兄灵华英教导,然而也曾有言,他自己也亲自照看,为他传道授业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与夏苗的面色,都顿时铁青一片。这虽非元神门人,然而那古月明除了暂时无缘秘传名额之外,与元神门人又有何异?

    庄无道带着二人行入湖畔的一处凉亭坐下,又挥了挥手,示意聂仙铃去奉茶。而后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夏苗:“婉儿她寻来我这里,庄某不觉意外。却不知夏兄,又是为何而来?也是因古月明闯过道业天途之事?”

    “庄兄说笑了,你怎可能猜不出?”

    夏苗苦涩的一笑:“前不久我家长辈见那松江上颇有些商机,于是便动手强抢了古月家的几桩生意。一时意见不合,颇有几次厮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了然,在古月明闯过道业天途之前,古月家的近况,果真是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夏苗说的是轻描淡写,然而那松江之上,越城之内却不知已经历几次血腥大战。夏苗既然是金丹境长老的弟子,那也少不了要仗势欺人这一环。

    今日古月明咸鱼翻身,夏苗不心生忐忑才怪?

    “强闯第二条道业天途,真没想到那古月明还有这样的勇气不对,我早该料到才是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的心绪已平复了下来,一声冷笑道:“他如今虽有节法真人关爱,然而以元神真人的地位,反而隔了一层。只要不是元神真人直接出手,我北堂家又有何惧?总之镇之以静便是,倒要看看他能用出什么样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点头称赞:“婉儿你能这般想,那是再好不过。彼此已是同门,就该和睦修好才是,只需守住这一点,就占住了道理。我那古月师侄若有什么动作,意欲报复,那就是他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古月师侄?连师侄都唤上了,无道你倒是对他毫无成见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面色再次发青:“无道你说句实话,若我北堂家与古月家真起了冲突,有一日不死不休,你会站在哪边?”

    “同门之间,哪有什么不死不休?婉儿你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淡淡,本来准备就这么应付过去。却见北堂婉儿眼神灼灼,不禁一声叹息:“我实不愿再扯入你们两家之间,越城诸事与我无关。庄无道视之为友的,也只有你北堂婉儿,而非是北堂家。”

    “换而言之,就是两不相帮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声音发冷:“那么我若是有一日被古月明逼到绝境,你也依然坐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庄无道失笑道;“且不说离尘宗内,屠戮同门乃是不赦大罪。便是你北堂婉儿,又岂是古月家能轻易对付的?若真有那么一日,我庄无道自然也不惜雷霆手段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满布寒霜的面上,这才好看了些。不过依然是一声冷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你这个没良心的,我也不怎么指望,免得某人为难。”

    恰逢聂仙铃端着茶水走入凉亭,北堂婉儿顿足停步,深深看了聂仙铃一眼,柳眉深蹙。一直到聂仙铃略显不安,才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才刚入离尘门下,你就准备金屋藏娇?真传弟子,很了不起么?三寒阴脉没几年好活,最后可别害了别人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无言,奇怪这聂仙铃怎么又招惹到北堂婉儿了?金屋藏娇又是何意?把他庄无道,看成了什么?

    却知今日北堂婉儿气性十足,还是尽量少招惹为妙。

    直到那红色的身影,御雕而去。庄无道才把目光移向了夏苗:“夏兄抱歉,让你见笑了。不过若夏兄真是担忧古月家,那庄某倒是可厚着脸皮,代你请来古月师侄,你二人当面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使得?怎劳庄兄费心——”

    夏苗的客气话才说到一半,就望见了庄无道脸上那丝戏谑的笑意。夏苗不禁一阵尴尬,知晓自己早被看破,当下又俯身郑重一礼:“夏某正有此意,求庄兄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轻笑。然后直接就把聂仙铃的茶牛饮般倒入了口中。半月楼的灵茶都是野生,满山遍野到处都是,聂仙铃的茶艺也很是不错。泡出来的茶水清香扑鼻,唇齿留香。然而庄无道始终学不会,似秦峰那般斯斯文文的品茗。

    至于邀请古月明之事,庄无道却是毫不担心,也不怕古月明不给颜面。以古月家的实力,即便有古月明为后盾,也无法以一敌二。古月明稍稍聪明些,就该清楚这道理。宣灵山与翠云山之间关系素来不错,两家长辈多半是不愿见两个后辈弟子因俗事交恶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庄兄了,若能解决此事,我夏家自有厚报”

    夏苗郑重其事的说完之后,就又语气一转:“对了,前次灵骨宝船的提议,不知庄兄考虑的如何了?庄兄若欲深入天南林海,我家的供奉,可比大多数的离尘弟子要省心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次却是默然不答,一言不发的望着眼前的半月湖。目中所视,却不是则如临仙境般的美景。而是湖畔一侧,正在舔舐爪牙的一只野豹。

    是该闭门修行了,自己何需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俗事分心?

    世间的读书人,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男儿若遂平生志。六经勤向窗前读。

    对那些读书人而言,书就是一切,而对他们修士而言,自己的修为境界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有了可傲视当世的法力,自然能够拥有一切,反之则生死皆决于他人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北堂婉儿也好,夏苗古月明也罢,固然都一个个灵根出众,颖悟过人,然而眼界也是在太窄了些。入了离尘宗之后,眼界却依然局限在一个小小越城,岂非可笑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时光荏苒,转眼就已换了春秋,一年之后的半月湖旁,庄无道依然是在凉亭之内端坐着,装模作样的品着茶。

    茶水依然是出自聂仙铃之手,水准却比一年前上了个层次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之所以不曾一口饮下,倒不是这灵茶更好喝了,而是因此时坐在他对面的客人。

    方才他本是在半月楼内,钻研着已入了第一重天的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。却不意忽然有客来访,庄无道也就不得不出面接待,也不得不在这里凉亭内装着斯文。

    “修真无岁月,这一眨眼就是一年了。师叔在半月楼闭关一年不出,修为想必是越发精湛了?我都看不出深浅。”

    此时坐在庄无道对面的,正是吴焕,嘴里正说着一些毫无营养的恭维话:“气度也不同,与一年前的师叔判若两人。若非是在这本月楼,我都差点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们三位到底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庄无道终是耐不住,把剩下的茶水一口饮了。而后就仔细注目看着吴焕身侧坐着的两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男一女,男的面貌十七八岁年纪,气息虚弱,面色青白,可身上的紫青道袍上,却又着三朵云纹。

    而女子则亦是十六岁的面貌,一身白裳,与离尘道袍式样不同,然而袖间的云纹也有两朵。

    离尘宗的女弟子一向喜欢标新立异,只要还有善功可以挥霍免罪,都不喜离尘制式的袍服。

    这女孩本就貌美,有着粉红的杏红小脸,肤如凝脂,又会打扮,整个人显得是端丽冠绝,桃羞李让。

    只是此女与庄无道可能天生就有些不对路,初一见面,就以挑剔怀疑的目光打量,眼中不时闪过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据吴焕的介绍,男的名叫宇文元洲,是岐阳峰秘传弟子,与他同样是元神境门下。

    女的亦是身份不凡,名叫夜小妍,是现今离尘掌教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强压着心中的不悦,二人的身份,让他下意识的想起了北方的那两人。

    除了不知这宇文元洲,是否也曾抛妻弃子之外。身份背景,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也因而庄无道,对这二人也实在拿不出什么好脸色:“可是为吴兄身上的旧伤?”

    此人虽也是离尘秘传弟子之一,然而此刻气机,却连一个普通练气境初期的弟子都不如。

    庄无道可见其体内,暗伤隐隐。吴焕的大半真元,都在压制着伤势。

    “师叔明见”吴焕微微一喜:“师叔的医术,曾得节法祖师称赞,一年前我也曾亲见,所以想请师叔为我这至交好友看一看究竟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