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零四章 再见古月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百零四章 再见古月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庄无道只怔愣了数息时光,就已恢复了过来。事情已然发生在眼前,那么再怎么感觉不可思议,不愿置信也是无用,倒不如早早就正视现实。

    此时他心中更隐隐有种荒谬之感,不久之前,自己是准备闯道业天途,以摆脱自己市井无赖的身份,成为大宗弟子,真正踏入修行之途。

    然而时隔数月之后,自己已是离尘真传弟子。而通过道业天途,改变了自己命运的,却换成是之前曾高高在上的越城贵介公子。

    待得古月明一一参拜过殿内节法真人诸多金丹修者,云灵月就又笑着向节法请示。

    “此子成功闯关道业天途,按宗门之规该授真传弟子身份。不知师尊,是否要将他收为门下?”

    台上的节法真人却笑着摇头:“我寿元已所剩不多,哪里还有精力去调教弟子。早说了无道他,是我座下关门弟子。在他之下,再不收徒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远远只见古月明的身躯微颤,眼里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,却又极好的掩饰住。

    未必能瞒得过节法,然而神情动作,都恰如其份。

    不能成为元神门人,谁都会感觉失望。这古月明恰如其份的表现出来,却又极有分寸。

    若换成庄无道自己是节法,多半也会有愧与心,极力补偿。这个人,真是城府极深。

    云灵月倒也不意外,接着又环视了传经殿内,那诸多兴致盎然的金丹修士一眼:“此子天赋过人,心性也是万中无一。若无名师调教雕琢,那就诚然可惜了。不知师尊以为,此子拜在何人座下,这才妥当?”

    节法微微皱眉,接着又是一笑:“你六师弟座下凋零,至今昏迷不醒。此子便由我做主,拜在华英座下。不知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讲经殿内顿时一寂,原本有意为古月明争一争的金丹长老,也都齐齐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灵华英本是节法的衣钵传人,如今重伤昏迷,等如废人,与陨落无疑。

    昔年这位节法六弟子,自峙寿元还有六七百年之久,对自家传承并不在意。将数名上好天资的弟子,让给同门收录。以至于到如今,连一个弟子传人都没留下,本身又没留下什么血脉后人。

    节法此刻正伤心之时,让古月明拜入灵华英座下之举,实是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而诸人虽是心动,却也实在是没脸面与昏迷不醒的灵华英争夺。

    即便庄无道,此刻也以为节法此举,多半是要为那位六师兄,留一脉传承,留一丝香火。

    “六师弟座下?”

    那云灵月却并未直接应下,而是沉吟着道:“弟子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然而华英师弟他昏迷至今,仍无清醒征兆,只怕无法亲自指导弟子修行。如此一来,怕是耽误了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简单灵月你近年座下人才济济,穆萱吴焕几个都是有望金丹的一时英才,显见也是个擅于调教子弟的。在华英他苏醒之前,这古月明就暂由你来指点练气入门。”

    节法不以为意的说着,而后又深深看了眼古月明:“我也会稍加照看,抽些时间为他传道授业,也还能够办到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殿内诸人都皆做出了然之状。知晓此时的古月明,虽未真正拜入节法真人座下,然而身份与元神门人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此事定下,殿内诸人都纷纷散去。节法真人,也早早就起座离席,返回峰顶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没离开,知晓古月明,必定是要来寻他。果然待得传经殿内空空落落的时候,古月明也依然留在殿内不动,目光直直的望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司空宏看在眼中,先是讶异。而后又似想起了什么,释然道:“你二人,应该都是来自东吴越城?”

    “正是”

    那古月明笑着道:“我与庄师叔他是早已认得,越城的离尘学馆排位靠后,这次大比只有三个名额。结果馆试之时,弟子不幸在四强之前遇上了庄师叔,然后被筛落了下来。那一战,弟子至今都记忆犹新,输得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此事?”

    司空宏更是诧异,仔细看了两人一眼,而后摇头失笑:“这小小一个越城,倒真是藏龙卧虎。除你二人之外,我听说那赤灵子座下的一个女弟子,也是出身越城,亦是天资颖悟。你二人既是同样出自越城,早有同窗之谊,就该好生亲近才是。日后需同心同德,和衷共济,莫负了长辈厚望。需知十指连心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之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司空宏特意加重了语气。他不会去理会二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彼此间又有着什么样的恩怨。既然此时,都已同在宣灵山一脉,那就该戮力同心,不能再有他念。

    见庄无道与古月明,都神色恭谨的俯身应是,司空宏却又负手走向了殿外:“要记在心里才好古月师侄,你云师伯已让人安排你的修行之地,以及领取功法月俸之事。稍后可自来峰顶寻他。”

    当司空宏的身影,消失在殿门之外,传法殿内又恢复了死寂。

    庄无道渐渐感觉这里的气氛是压抑之至,连呼吸都有些困难,却依然微微笑着,无半分僵硬之感。

    “还没恭喜古月师侄,第二条道业天途。离尘外门弟子中,已经数十年无人能够闯过。”

    “侥幸而已”

    古月明微微颔首,同样笑意盈盈,亦无丝毫失礼之处:“师叔大约是很意外?道业天途。我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已,却侥幸从泥尘之中爬了上来。幸甚幸甚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意外,不过也在清理之内你古月明绝非是肯轻易放弃之人,也必不会轻易认输。你之心性,早在馆试之时我便已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叹,他其实早该料到,古月明绝不可能在败北于他之后,就会与古月家一起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他们之间其实颇有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“那么现在,不知侥幸闯过道业天途的古月师侄,现在你到底欲待如何?

    古月明却摇了摇头,避而不答:“庄师叔说笑了不信以师叔之智,看不到你我之间,其实已无冲突。秦峰远走,师叔你则拜入离尘,早已从越城那个漩涡里抽身。那日码头上更距北堂家与千里之外,岂非明示?我与师叔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彼此间其实都无死伤。馆试之争,已是过眼云烟。反而如今,同在宣灵山一脉,正如司空师叔所言,你我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些许冲突,为何就不可化解?”

    “所以是利分则敌,利合则亲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一声暗叹,这古月明当真是高明。只这一番言语,自己就不能对其再有敌意。

    即便心中仍有警惕防备,也只能放在心内。

    “师叔要这么以为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古月明淡淡道:“只为了你我同在宣灵山一脉,就需和衷共济,同心同德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和衷共济吧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洒脱一笑,亦往殿门外的方向大步行去。

    “师侄才刚入门,事务繁杂。庄某便先告辞了,日后师侄有瑕,可至半月楼小聚。”

    他庄无道的气度,怎么也不能逊色于古月明这个曾经败于自己手中之人。

    而此刻就在后方,古月明看着庄无道离去的背影,眼神亦是复杂之至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返回半月楼的途中,庄无道始终都是皱着眉。聂仙铃被庄无道一手拉扯着随在身后,神情既是忐忑又是好奇。

    几日前来时,庄无道虽也不说话,却远不似今日这般沉寂,心事重重般的模样。施展遁法时也是三心二意,几次差点走错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是与那个叫古月明的认识?这人可真厉害,第二条道业天途,十死九生呢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与古月明说话时,聂仙铃已到了殿外等候,所以不知究竟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认识而已?还是仇家。”

    被聂仙铃的话引得稍稍回神,而后庄无道就自讽一笑:“以前颇有些旧怨,你主人我,差点就搞得他们一族都无法翻身。如今倒好,两人反倒成了师叔侄了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吃了一惊:“是仇人么?老爷是担心他会报复?”

    “报复倒是不会,这人极其聪明,不会做出这等蠢事。即便真恨我至极,量他暂时也没这胆子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闪动,苦涩之意更浓:“只是有些事情,我夹在中间会很是为难,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算了,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聂仙铃顿时默然,虽是更为好奇,却乖巧的不再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远处的半月楼已经在望,而当庄无道在峰顶湖畔前停住遁法时,果然毫不意外的,发现自家那座楼宇之前,多出了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其中之一,正是北堂婉儿。而另一人,却是夏苗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再次一声叹息,有心转身就走,却又知这一出自己躲不过。而刚刚近前,就听北堂婉儿劈头问道:“那古月明,最后到底拜在何人门下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