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六三章 离尘再见(求月票)
    “奇怪,奇怪师尊他一向温和,少有这么疾言厉色的,不该啊——”

    司空宏就在庄无道的身侧,独自呢喃着道:“他对你竟有这样的看重o不该啊或者是华英师弟之事,真将他惹火了,一直隐忍不发?”

    似是在轻声自语,偏偏庄无道恰好可以听见。

    更远处的云灵月,发出了几声轻咳。而台上的节法真人,则直接瞪了司空宏一眼,而后敲响了身后的罄钟。

    “法会开始,尔等不得走动,不得喧哗,亦不得分神”

    声音低沉,却远播数里,使殿内殿外都安静了下来:“今日讲的是练气之法,练气弟子需注意倾听,已入筑基者,亦可温故而知新。”

    殿内顿时一片叹气声,那些筑基金丹修士,都是满脸的失望之色。不过也没怎么意外。知晓今日节法真人的讲道,多半是为照顾庄无道这个新入门的门人。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练气境修士,则都是一脸的惊喜。元神真人亲自讲解具体的练气之法,这可是难得的机缘。

    最早一次,还是在三十余年前,灵华英初入门时。

    “讲法之前,我等首先需明白,何为练气?练气者,汇天地之灵气,集日月之精华,秉自然之灵,于身相融。再然后要知道的,是‘气,从何处来?”

    “天地万物间皆有气,小到芥子微尘,大到雄山大湖,皆有其气。这世间天地万物,皆由气合而成。甚至天地初开之时,也是一片混沌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人族于天地万灵出生之时,也同样有着‘气,。本身由气构成,更有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。修真之法,无论外功,内功,养灵,练气境之前的修行虽各自不同,然而却都是同一目地,将己身后天之气,转为先天,是为真元道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修士修道寻真的唯一目的,就是寻找返回到自己的根源。相信那大道之机,相信那长生之妙,就在那根源之中,是为胎中之谜。可惜至境,我天一诸国中,从未有人能够窥破,能够达到。”

    “再然后,就是该如何去练气。练气者,二气相交自然神抱于气,气抱于神。也就是说后天与先天,修炼的时候,无论内功外功,都无须太过在意。不用去想着如何纯化后天之气,要达到自然。所自然的用意念,灵台的元神意念,自然聚集环抱这两种气,让气也环抱元神。达到自然,不牵强,不强为。其中精妙处,需你们自行领会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听得是百无聊赖,直打呵欠,已是昏昏欲睡,分明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渐渐听入了神,云儿在梦境中的指点,更偏向实用。至于其中蕴含的妙理,那玄而又玄的道机,却是只需庄无道能懂就可,喜欢让他在实战中领会。

    不似节法真人这般,鞭辟入里,深入剖析,将练气的奥妙,一点点的掰碎开来,展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所以练气之法,先后于天之气,相交相得者,浑如醉梦,自然而然,无一毫作为。先天气和后天气,都是生于自然。皆可称自然之气。要把它们相交想融,意识在朦胧醉梦之间,自然而然,无需丝毫的做作。道可道,非恒道。名可名,非恒名。无名天地之始;有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欲,以观其妙;常有欲,以观其徼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不语,开始反思,自己修炼之时,是否太过刻意,是否太急于求成了。

    “吸则气呼则神,神呼气吸,上下往来,复归于本源,炼结成丹为之胎。吸时运气,呼时用神。自然能增真元,养神念。入筑基之境,炼结成丹。”

    “身心大定无为,而神气自然有所为。委志虚无,不可存想,犹如天地之定静,自然阳升阴降,曰往月来而造万物。”

    “此是指修行时,需物我两忘,尽除杂念。大定为无,境界为虚无转台,不必有任何存想,身心犹如天地般不会改变。神呼气吸之时,一切如都这天地一般,早升阳,晚降月,自然而然。是谓大道自然——”

    最开始时不在意,然而当一刻钟后,庄无道就渐渐的入神,浑然忘我。

    一边倾听,一边与自己的情形,交相印证。

    节法真人讲道,虽不如云儿那么详细深刻,然而许多道理,许多细节,却是庄无道从云儿那里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仅仅听了这一段,庄无道就觉是受益匪浅。完全忘了时间流逝,丝毫都不敢分心。

    直到节法真人再次敲响了罄钟,庄无道才惊觉,三日讲道之期已过。

    “法会已毕,除我坐下入室弟子及真传弟子之外,其余无关人等,可以退下”

    后方的离尘宗弟子闻言都纷纷一礼,井然有序的起身退走。庄无道则依然坐在原地,便连位置在大殿后方的聂仙铃,也一并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时间,是他们这些入室真传,提问求教的时间。是给他们这些真传及秘传弟子的特殊优待。

    而聂仙铃这样的灵仆,虽不能向节法提问请教,却有旁听之权。

    主仆之间关系好的,甚至可以由主人,代灵仆询问。

    讲经殿内只剩下寥寥三百余人,然而各自询问的问题,都是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有些毫无营养,有些听了颇有益处,庄无道已没之前那么专心入神。修行时若有疑难,在云儿那里通常都可有解答。

    不过节法真人,却一直都用鼓励期冀的目光看过来。庄无道没奈何,只能绞尽脑汁,想出了十几个问题,要有一定深度,不显敷衍。然而也不可太过高深,免得启人疑窦。

    却仍使得节法真人欣慰不已,赞他悟性确乃上佳。独自修行,对修真之道,却已领悟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倒是聂仙铃,神情依然专注,听得更是用心。美眸中除了节法,就无其他

    好不容易又熬过了三天,待得节法真人身旁再一声罄终敲响时,庄无道顿时心中暗松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六天时间听道,不眠不休,对其他筑基金丹修士而言,可能不算什么,对他而言,却着实是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聂仙铃,居然也能强撑下来。连续六日,都不曾病发。

    站起了身,庄无道深深一礼之后,就准备离去。然而就在这时,又是一次钟鸣,远远的传来。

    声音宏大,非是节法真人的罄终可比。也不知传至多少里外,那浩瀚的音浪,却击得大殿内外,都震荡不止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庄无道讶然的四下望着,完全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司空宏却眯起了眼:“是离尘山的事闻钟。这个时候,应该是有人闯过了道业天途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未落,就是一声钟鸣之声响起,同样宏大浩瀚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怔住,离尘本山的事闻钟?居然数千里外都可听闻。

    还有这闯过这道业天途之人,也不知是谁?

    “钟鸣二响,好胆魄,居然是第二条能过第二条道业天途之人,已经许久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那云灵月发出一声意外的轻笑,蓦地御空而去,消失在了这殿堂之内。而在场之人,则都面面相觑了一眼之后,都不约而同的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云师兄是去接人。无道你不知,今年大比收录的弟子,虽是都归入明翠峰一脉。然而能通过道业天途者,却都是轮到我宣灵山录取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为庄无道解惑道:“能通过第二条道业天途者,想必天资悟性,乃至道心都很不错,是璞玉之材。即便不如那两位超品灵根,估计也不差多少。我宣灵山一脉,再得一得力后辈,岂非喜事?所以我等诸人,都想看看这一位后辈的究竟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觉好奇,同样在大殿一脚坐下等候。离尘宗的规矩,能闯过第一条道业天途者,都拥有成为金丹入室弟子的资格。十年内门之后,就可转为真传。

    而能闯过第二条道业天途,则直接就是真传身份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条,自然是最凶险的一条。无论门内门外弟子,只要是离尘弟子,只要闯过第三条,直接就可升为秘传,身份几可与金丹修士等同。

    然而千百年来,自始至终都无一人能够安然通过。最近的记录,还是在一千七百年前。那位祖师,不但修成元神,也使离尘宗进入了一个盛世。

    传说那时候的离尘,实力甚至可与中原三宗及天道盟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云灵月便又御空而至。身侧带着一人,却是一个俊美的少年,身上的白衣,已染满了黑褐血色。

    庄无道望在眼里,却是一阵失神,心神恍惚的再次站起。只见那少年,正朝着殿内诸人,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“弟子古月明,见过节法祖师,见过诸位师叔师伯”

    笑意盈盈,神态自若,少年似浑然不将自己的伤势放在心上。只目光从庄无道身上掠过时,稍稍凝滞。

    庄无道静静看着,哑然无语。心里只一个念头。闯过道业天途之人,怎么会是他?怎么会是古月明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