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六三章 首次听经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六三章 首次听经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回到半月楼后的第三日清晨,庄无道就带着聂仙铃早早出了门。有了云儿为他捣鼓出来的‘磁遁即便是在山岭之间,即便身后携了一人,庄无道也依然是轻松自若。

    这‘磁遁,最快时,一日可行七千里,超越了绝大多数修士遁速。庄无道一路行去,甚至把几个已经掌握了御空飞行的筑基境修士,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惹得路上无数的离尘弟子,纷纷注目,满眼的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而就在庄无道,远远望见宣灵山那藏在云雾中的峰顶的时候。上空处,突然传来一声惊咦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遁速七师弟你这又是什么遁法?”

    一个御剑而行的人影,突然降落在了庄无道的身侧,眼里满是好奇:“利用元磁及地心斥力,很是不错。单论遁速,比许多筑基修士还要快些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?”

    庄无道斜望了一眼,只见来者,正是司空宏,便笑着道:“我唤作磁遁,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小道而已,遁速倒是快了,却还不能用于实战搏杀,用处有限。”

    他自学会这门磁遁开始,就一直想将此术,与自己的大摔碑手及牛魔元霸体结合,使之能用于实战。

    极端世快如鬼魅的速度,再配合大摔碑手及天璇照世真经中的各种术法,必定可使他战力再次激增。

    然而时日太短,要凭空创出一门与磁遁匹配的身法,又岂是那么简单?

    不过好在接下来,还有一年空暇,他有足够的时间去研究。

    庄无道是心知肚明,即便日后掌握了御空之术,也远远及不上自己这门‘磁遁,。

    而那御剑飞行之术,也未必就比这‘磁遁,快了。御剑飞行,遁速与剑器品质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许多修士,都是拿自己最好的剑器,用来遁空飞行。然而战斗之中,要么是换成另一口,要么是直接放弃,依然是用御空之术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到金丹元神境界,自己这门‘磁遁依然大有用处。

    “日行七千里,怎么也不能算是小道?多少修士都羡慕不来,再说你这门遁法,还大有改进的余地。最后怎样,就看你术法武道上的天赋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并不多纠缠于庄无道这门遁法,目中微含异光,直接问道:“如此说来,半个月前在天南林海中,与那白背妖猿私会的,就是师弟你了?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内咯噔一跳,浑身寒毛耸立。一刹那间,还以为自己以魔法血祭之事,也已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不过只片刻功法,庄无道就镇定了下来。那日离开之时,他把那里的一切痕迹,都处理得极其于净。即便云儿的灵识,也没察觉到有异样。

    再说是真的被发现了,司空宏也不会是这样的神态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,没多少时间犹豫。庄无道点了点头:“是那日白背妖猿找到我,以性命要挟,向我索取吞日血猿的真形图。”

    “吞日血猿真形图?果然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司空宏一声呻吟,面色有些发白:“最后你是给了它?是了,你既然还好生生的站在此地,那它定然已是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则面现忏愧之色:“我庄无道爱惜性命,自问有大志未酬,所以不愿死在林海,丧命于那妖猿掌下。最后却是有愧于宗门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什么惭愧不惭愧的?自家的性命,谁不爱惜?换成是我,也未必死撑到底的勇气,只因心中也有事放不下呢。不就是吞日血猿的真形图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那头妖猿,即便升入四阶,对我离尘宗的威胁,也依然有限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大度的挥了挥手,似并不怎么在意,然而眼神极其凝重:“不过这件事,从此之后你知我知便可,切莫再令他人知晓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言不发,感激的一礼。知晓这司空宏对他的爱护,确实是真心实

    旋即又想起一事,庄无道招手把已走到远处避开的聂仙铃,又召回到了面

    “前辈,我这里刚好有一事相托。若我有一日遭遇不测,不知我这灵仆,能否由前辈代为照料,莫使她被赶出南屏诸山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无妨,小事而已,不过师弟为何要特意这般求我?”

    司空宏眼神怪异的,仔细上下打量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师弟你的性情,真有些奇怪。似乎认为自己,可能活不了太久似的?这样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无语,在越城内,他几乎每一天都处在朝不保夕的状态。而在天南林海内,还更有胜之。

    日日如此,哪里还能有什么安全感?

    日后经历的凶险,只会更多。他也不觉自己,可以每一次都能侥幸,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事先为聂仙铃安排好退路,也是为自己少一分牵挂,少一分负累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节法真人开坛讲道的所在,是宣灵山巅之下的讲经堂。偌大的殿堂,分有主殿侧殿,可容纳七千弟子,

    可即便讲经堂是如此宽阔,到了众多离尘弟子云聚时,也依然不敷使用。即便是殿外的走廊,也坐满了弟子。

    甚至一些来得较晚的,就直接取了一个蒲团,坐在外面的雪地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是节法的入室门人,又是真传弟子。虽是练气境界,却被优待,就坐在了第一列,司空宏的身旁,位在许多筑基修士身前。

    也终于见到了他那几个师兄师姐,大师兄廉霄有事外出,不在离尘。只有二师兄云灵月,三师姐凤雪,五师兄司空宏在宣灵山。

    六师兄灵华英重伤,至今不知生死如何。而见过一面的苏秋,则同样有事在身,远去东南之地。

    二师兄是个温润君子,面貌俊秀,待他极其温和。而三师姐凤雪,则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修,气势凌厉,对庄无道则是不冷不热中又带着几分好奇审视

    倒没出现似苏秋般故意为难考校他的情形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三位师叔,一名雷奋,一名解千愁,还有一位则道号明心,也是位女冠,都已上了三百年的寿元,是他师尊节法真人的师弟。

    离尘宗内,常说的宣灵山一脉九金丹,其实是单指节法真人这一脉而已。

    节法真人当年的师尊,不过是一位筑基弟子,然而调教弟子的本事,却着实出众。

    门下弟子,十人中有七人成就了金丹。而天资灵根最高,也就只有节法,不过是二品灵根而已。

    而节法真人在这方面也不逊于乃师,至今收下的六个弟子,都有金丹成就

    所以在离尘宗内,这一脉极盛时,可谓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然而在节法真人这一脉之外,宣灵山一系,其实还有不少金丹修士。此时坐在这讲法殿内,总数就有六七位之多,还要三五人,因各种缘故,今日未曾露面。

    若论金丹之盛,宣灵山可谓离尘宗内,当之无愧的第一。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铜铃声响,使整个大殿都寂静了下来。节法从殿后现身,步上了上方处的法台。

    一番礼仪之后,节法却不立时开始讲究,而是笑望着庄无道:“我听灵月说你前些日子在林海,施针救助了两名内门弟子,为他们驱除了狼豺血毒?又为吴焕几人,解了豺群围袭之危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看了云灵月一眼,而后俯身一礼道:“是有此事,不过举手之劳而已,是义不容辞之事,不足师尊挂齿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不错,我离尘宗弟子就该如此,互帮互助,相互扶持。独箭亦折,众箭则难断。”

    那节法真人欣慰一笑:“我知你医术不错,不过中了狼豺血毒六个时辰,居然也能挽回,却也真正是出乎意料。我知你在越常钻研医术,身中石明精焰的练气修士,也能救醒。无道你在医道上的天赋惊人,日后却不可荒废此道。日常有瑕,不妨为离尘的门人弟子施针布药。”

    此句说出时,庄无道明显感觉到,从身后那些向他望来的视线,少了一些锋锐灼热。

    便是几个金丹境的师叔,看他的眼神也是温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便明白了过来,这是节法特意在为他宣扬,让他能更轻易的融入离尘,可谓是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以五品灵根,成为元神真人入室弟子,更占据了一个秘传弟子的名额。离尘上下不知有多少人眼热,多少人在不满嫉恨。

    然而有了节法这番话,这些离尘宗弟子对他的敌意,就可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而节法这时的目光,也突然间转为凌厉:“诸位当知,我节法三月前,又增一入室门人。此子性庄,名无道,是我最后关门弟子。我节法爱他甚重,视为子侄,也寄予厚望。无道他修为尚弱,需我羽翼庇之,也实不愿他受半点伤损。若再有第二个华英,那便是自绝于我宣灵山一脉。今日告诸尔等在前,日后莫谓我节法言之不预”

    一番话,是疾风骤雨。尤其最后几句,是声震如雷。整个大殿之内,都是簌簌作响,殿内所有修士,都面色一阵发白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