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六一章 通脉七窍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六一章 通脉七窍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此女每日开垦灵田,不知不觉间都会动用灵元。练习术法的时间,也远胜于你,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神念。虽不曾刻意去修行,效果却更有胜之呢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无语,半天时间才回了神。看着聂仙铃那如小鹿般不安担忧的眼神,心中是既觉不忍怜惜,又觉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怜惜的是这少女,简直是在拿自己的命在拼。不是滋味的则是聂仙铃,这有如妖孽一般的进境。

    “倒是没什么不妥,就是担心你境界提升太快,身体会撑不住。不过看来还好,这二十天可有发病?”

    聂仙铃顿时轻松了口气,开朗笑道:“偶有几次而已,奴婢无妨的。最近非但不觉疼痛,反而好过了不少。感觉没那么冷了,身体也暖和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摇头,这不是聂仙铃病情好转。而是她有了一定修为,忍耐痛楚,抵御寒气的能力有所上升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聂仙铃的真实病情,并没有那么乐观。

    “罢了不过还需注意,这些日子,最好是减少一些术法练习,揣摩一下灵窍开启之道。你在宣灵山抄了那么多道典,应该也知一个练气修士是否拥有本命神通,实力前景都是迥异。你要想在修行上有所成就,本命灵窍就绝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说什么开启本命灵窍,其实只是糊弄聂仙铃而已,让这女孩有事分心,延缓一下她的修为进境而已。

    庄无道从来就没指望过聂仙铃,能够在短短数月时间的修行之后,就能成功开辟出本命灵窍。

    要知当年的他,可是在降龙伏虎拳上浸淫十年之久,又把牛魔元霸体,‘修炼,到第一重天,有了足够的根基。才由剑灵点拨,借由东船巷之战,成功修出了本命神通。

    “是奴婢明白,最近奴婢也在参研开启灵窍之法,颇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乖巧的应是,然后却又眼巴巴的看着庄无道,满脸的乞求之色。

    庄无道初时不解,半晌之后才明白了过来。节法开坛讲道之期将近,算来也不过只有两日而已。

    元神真人亲自讲经论法,对于所有宣灵山弟子而言,都是不容错过的。

    甚至不止宣灵山,那时其他二山七峰的弟子,也会有人赶至宣灵山听讲。

    聂仙铃对这一天,应该也是期盼已久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倒是不怎么在乎,他此刻虽拜了节法真人为师。却不认为这位元神真人,在术法武道上的造诣,会胜过自己的剑灵。

    有云儿每日在梦境里的指点,足可胜过任何名师。

    不过自家师尊讲法,他还真不能不去。哪怕是过去装装样子,也要在宣灵山顶熬过那几天。

    不能让人以为,他庄无道才刚成为元神境门人,就得意忘形,自满自傲松懈了。也需在节法真人开坛之时,认一认自己那几位师兄师姐。

    思及此,庄无道不由失笑,情不自禁的敲了敲聂仙铃的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时日到了,我自然会带你过去,不会把铃儿你漏在家。”

    直到说完之后,庄无道才感觉不对,动作僵住。方才他是下意识的就这么做了,然而到底什么时候,自己与聂仙铃的关系已变得如此亲近了?

    聂仙铃也是楞了楞,而后俏脸晕红一片。慌张失措的一礼之后,就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而还未待得聂仙铃的身影消失,剑灵云儿就已戏谑着道:“剑主莫非,是对这女孩动心了?不过此女,容貌性情确都是上佳。若非是有三寒阴脉,倒不失是一位绝佳的道侣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庄无道先是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,而后又皱起了眉:“只是自然而然的,就感觉对她很亲近而已,将她视为亲友,不是什么好事。我不想以后自己再有什么负担,即便有,也绝不该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负担?”那云儿一声呢喃:“原来如此,剑主是不愿再对他人轻易付出情感,免得日后拖累于你,成为剑主的包袱破绽是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言不发,他从不敢轻视萧家与他那父亲的手段,有沈林这一次的教训丨也已足够。

    不过心里却是在想着秦锋。他视秦锋林寒几人为生死兄弟,然而此刻心里面,是否也认为他们几人,是自己的负担拖累?

    知晓秦峰他们远走他乡,是否也有股松了口气的感觉?

    自嘲一哂。庄无道的面色,又逐渐坚定起来。正如秦峰所言,自己其实还做不到绝情绝义,手段也不够狠辣,那就尽量少一些拖累,少一些挂碍。

    这聂仙铃,自己虽同情,却不该对这女子生出什么感情。情感对他而言,简直就是奢侈。

    这个包袱,有机会的话,还是早早甩出去为妙。

    不愿再纠结于此事,庄无道又奇怪道:“刚才探脉时有些不对劲,这聂仙铃入了养气五阶。修行提升如此之快,然而我看她身体状况,却似并未怎么恶化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未曾恶化,不过也未好转。”

    云儿陷入了深思:“然而能够修炼至养灵五阶,居然也未病发,痛得死去活来,本身就是个奇迹,也是个谜。连续三个月,三寒阴脉的病情都未怎么恶化,甚至可视成她身体在好转了,我亦不知缘由,应该是这女孩身上,还有你我还不知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沉吟着道:“是否她修为增长,寿元随之增加的缘故?若是继续修炼下去,增长个一两百年岁寿,说不定能够进入到元神境界,摆脱病体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三寒阴脉与寿元无关,而是随岁月积累,阴寒之气渐重,堵塞经脉。因是天生带来,又积年累月,难以驱逐。强行为之,只会使其体内经络寸断,促其早死。”

    云儿明显是不以为然,而后声音又沉寂了下去:“你这些日子,每日都给她施一次针,我再仔细看看,想想办法,她体内若然真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,对她有益。那么说不定还真有办法,解决掉她的三寒阴脉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云儿就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扯了扯唇角,真不知那聂仙铃到底是投了什么样的缘法,惹得剑灵如此在意。

    这云儿自与他相见以来,还从未对一个外人如此上心过。

    随即庄无道就没在意,在这灵室之内,把自己体内的真元全数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一波有如浓墨,又似淤泥般的气息,瞬间弥漫这整个楼层。血腥腐败的气味,扑鼻而至。

    而这浓厚色真元中,还夹杂着几十缕血气,不时幻化出各种兽头形状,正是他在天南林海中,猎杀的那些妖兽。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眼前,也出现各种妖兽的幻影。凶猛无比,似对他怀着刻骨怨恨,欲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去理会,紧守住了灵台清明,然而看着自己这如墨般的真元,心中却不免一阵发紧,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两次血祭后的效果,使他此刻的境界,已提升到了练气八重楼巅峰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他动用的真元修为,却是不升反降,最多只在练气六重楼的层次

    那些随着魔血精华混入进来魔息煞力,已经污染了他近半的真元。而那些妖兽残余的魂念戾气,也开始冲击影像到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要想将之炼化清除,已经非是三月之期能够办到,至少也要一年之久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庄无道随即又把那两枚沧海七窍石,与沧海通脉石取在手中。

    具体的使用之法,云儿早在十几日前就已告知。这是天生灵物,与天地大道,所有生灵体内的奥妙,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无需辅材,只需将沧海七窍石,与自己要复制的伪灵窍重合就可。每日以真元心血洗练,久而久之,这枚沧海七窍石,就会成为自己的第二个伪灵窍。

    至于沧海通脉石,使用则更为简单,将这通脉石存于两个伪灵窍之间。日日熔炼,使通脉石内蕴藏的紫液化开,就自然而然可成为连通两处灵窍的桥梁

    而庄无道此时烦恼的,是这七窍石与通脉石,自己到底该如何使用?擒龙震虎有擒龙震虎的妙处,而大裂石,则有着开山碎石之力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后者每十二个时辰,可使用四次。灵妙虽不及擒龙震虎,然而若使用了沧海七窍石,就等于是一天之内,多出四招玄术神通。而若是两枚,那就是十二式大裂石

    庄无道反复思量着,犹豫难决,最后还是咬着牙。无法选择,那就不选

    庄无道直接两枚沧海七窍石分开。一枚融入至擒龙震虎另一枚则用来复制‘大裂石,。

    一次擒龙震虎,总觉得还是少了些,不够应付特殊的状况。而大裂石的次数,同样需要增加,毕竟这一式玄术,可与拔剑术,连脉。

    至于那沧海通脉石,庄无道倒没怎么迟疑,直接将这块灵石,置于擒龙震虎,及‘牛魔乱舞,之间。

    这却是出自云儿的建议,说如此一来,他必有惊喜。

    至于惊喜到底为何,庄无道却是懵然不知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