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五九章 灵根希望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五九章 灵根希望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伪造出来的隐灵根,是包含土木二系?”

    “正是”

    云儿语气又复凝然道:“不过剑主需注意,那绿森蚺筋毕竟要比真正的蛟筋差了一截。所以万年木心与地心元核材质,就至关重要。以金菟丝草与绿森蚺筋造出的灵根,至低二品,至高天品,足可使剑主修炼到金丹境界。然而若是辅料差了,只怕筑基后期都达不到。具体如何,就要看万年木心与地心元核的品阶高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了皱眉,普通的地心元核易寻,然而若要精品,那就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还有万年年份的梧桐木,也不知这世间到底还有没有?估计他也只能到那些深山老林中去寻,而且必定是如天南林海这样的灵潮之地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度过一万年的寿岁,只怕早已成了紫槐树妖那样的妖物,而且阶位不低。

    不过对他而言,这超品隐灵根,暂时还不是必须之物。依靠血祭之法,供奉那位冥主,他现在的实力增长,远没到停滞之时。

    万年梧桐木与地心元核,大可待他修炼到练气境巅峰,又或者筑基境之后,再慢慢寻觅。

    有了一定的修为,在离尘宗内也有了足够的地位,寻找起这两种灵珍的时候,肯定要比现在要简单。

    庄无道随即又看向了手中的那面磁元灵盾,他如今当务之急,还是在这林海中多寻一些祭品,尽量满足那位阿鼻平等王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从袁白那里换来的沧海七窍石与沧海通脉石,是否真有云儿所说的那般异能?

    庄无道隐隐已有些迫不及待,多增两个伪灵窍,复制两门玄术神通,在练气境时的好处,或者没那么明显。然而一旦到了筑基境金丹境,却是助益巨大

    而连脉神通,好处就更不用言叙。有时候使用二品玄术神通能达到的战果,用十个二十个三品玄术都未必能办到。

    不过要寻祭品的话,这片地方显然已经不合适了。他要血祭,就只能换一个方向,最好是向东南深处转移。那也就意味着,自己会面临更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也就在庄无道离去不久,仅仅半个时辰之后。两个青年道人的身影,就出现在了庄无道血祭之地的上空。都是眼含异色的,打量着这附近。都是穿着离尘宗的紫青道袍,衣袖之上赫然都袖着三朵云纹,

    “确实是那头白背妖猿的气息,不过它来这里做什么?按说这猿猴才服用过独叶妖灵草,该当是觅地沉眠,进阶血脉修为才是。它活动的范围,一向都在东南一侧,那处火山附近。为何今次会甘冒风险,跑到此处?就不怕被那几位察觉后,出手围杀?”

    “司空师弟问我,那我该去问谁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紫衫道人微摇着,亦是满脸的不解:“我猜测可能是此间,有他必欲来寻之物,而且在这林海外围,已潜伏了不止一日。到底是为何,就不得而知。难道是这附近,有异宝灵物出世不成?”

    “真有什么异宝灵物,师尊他不会毫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空中另一人,正是司空宏,微皱着眉头。突兀的想起,那日灵骨宝船上,他那位沛弟,绘出的吞日血猿真形图,招出的那丝血猿战魂。

    难道会是他?

    白背妖猿亦是吞日血猿一脉,受血猿战魂的吸引,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司空宏便若有所思道:“我倒是有些猜测,不过还无法证实。此事待你我返回时,多半可知究竟。不过若真如我所料,那多半就有好戏可看。那头白背妖猿,说不定有希望,二十年内踏入四阶。”

    “四阶?果真?”

    那紫衫道人怔了怔,而后也轻笑出声:“若真是如此,这天南林海内,怕是少不得一番动荡。那白背妖猿借助吞日变与火山之力,便是四阶妖修面前,也全不畏惧。如今一旦入了四阶,只怕少不得要与林海中那几位争斗一番。”

    然而待说到此处,紫衫道人的眸中,也渐含忧色:“此事对我离尘宗而言,却也不是什么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也无需太在意,只需这些四阶妖修,不能形成合力,我离尘宗便还可压制。有这头四阶妖猿在,倒是更易平衡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负手哂笑,透着几分冷意:“那头妖猿进阶之事,林海中那几位只会比我离尘宗更在意。只需透个消息过去,自然有人去着急。再说即便那妖猿,真的入了四阶。林海东南方向,也非是我们宣灵山一脉管辖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此言太过偏激狭隘,我离尘二山七峰同气连枝,一荣俱荣,一损则俱损。皇极峰那边出了差错,难到我们就能讨得好处?”

    紫衫道人摇着头,淡淡道:“宗门内的争斗,终需有一个分寸。即便是血海深仇,也需念着同门之谊,绝不可置离尘宗大局安危于不顾。司空师弟,若真有一日因一己恩怨,做出令宗门上下受损,人神共愤之事。我这个当师兄的,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。此言在先,莫谓我言之不预。”

    “云师兄你”

    司空宏愤愤然,不过到底还是没当场翻脸。只是不悦的一拂袖:“真是迂腐华英师弟之事,已是前车之鉴,你们居然还不清醒”

    “清醒如何?不清醒又如何?你我虽恨明翠峰入骨,难道还能去将明翠峰上下,都屠戮一尽不成?没了离尘宗这颗大树遮风挡雨,你我最后也不过是任人欺凌的小小散修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淡淡言着,眸子里透出的情感,却是痛苦无奈之至,而后又恢复清明道:“这里有禁阵痕迹,半个时辰前,有人在这里布过阵。不似我们离尘宗的路数,却极其高明。那人行事,也异常小心。这附近应该是被清理过,一点气息踪迹也没留下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诧异的一挑眉,仔细注目看着,潜神感应。半晌之后,却是一脸迷茫的摇头:“真看不出来,估计也只有云师兄你这样的阵道大家,才能瞧出蛛丝马迹,小弟是自问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阵道高明,而是师弟你太不用心”

    那云灵月哑然失笑,然而疑惑的看向了丛林深处;“此处布阵之人,应该与那头妖猿见过一面。半个时辰,那人离此地应该不远才对。而这二百里内,却都感应不到任何遁法波动。这个人,好快的遁速,难道是筑基修士?”

    哪怕是金丹修士,也不可能把神念覆盖四百里方圆。然而这四百里方圆内,稍稍大一点的灵力波动,却逃不过他的灵识感应。

    “管那么多做什么?那头妖猿既然已经离去,并无对我离尘不利之意。那你我也可回师尊那里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心忖若真是筑基修士,那么此处布阵之人,就多半不是他那位沛弟,了。面上却丝毫异色不显:“那头白背妖猿,不过是孤家寡人。也还不至于聪明到会在我离尘宗内,联结内应的地步。既然如此,又何必追根究底?”

    “师弟你倒真是看得开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一声苦笑,却目光愣愣的,继续看着下方。

    也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此处有些不对经,周围萦绕着一股令他恶心欲吐的气息。仔细辨认,又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的鼻间更能闻到一屡屡香气。初时清香扑鼻,然而当他再嗅之时,却又感觉内中含蕴着一丝腥臭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前,这处所在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他心底也不知为何,总觉一股异样之感萦绕不去。担忧?厌恶?还是不祥预感?都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同一时间,距离天南林海足有十余万里的雪山之上,萧灵淑一双玉手紧攥着,有些心神不宁的仰望着上方三千丈处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九层白玉高塔,建在雪峰之上。而此时高塔之外,火焰正熊熊燃烧,粗如儿臂的电流,正流转其间。

    不时传出炸雷般的声响,声威骇人。

    这是丹劫——修士的丹劫

    修士成丹其实并无劫数,然而有些天赋异禀的修士,修行之路却与众不同,遵循上古修行之法。

    以天地为炉,造化为工。以阴阳为炭,万物为铜。聚阴阳二气,龙虎交汇而成丹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丹劫,是天地为炉,阴阳为炭之劫。

    这样的修士,一旦成丹。修为法力,都将胜过同阶的修士十倍,也更易成婴。

    而此时白玉高塔内,就有这么一位修者,正以这古法成丹。

    “夫人大可放心老爷他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天品灵根,兼且道心通明。又为今日,将修为压制了六年,以巩固根基。这一关,必定可安然渡过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却是立在萧灵淑身后,一位黑袍老者,语含安慰。

    萧灵淑却不领情,铁青着脸道:“六年?六年怎够?历年汇龙虎而成丹者,哪一个非是三五十年的积累?这万年中,身有超品灵根而殒于丹劫之辈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。夫君他也太心高气傲,也太心急了。偏偏父亲他,居然也不阻拦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