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五七章 沧海之石(求月票)
    庄无道眼前是金光乱闪,只觉整个人好像是散了架,好半天才恢复了过来,望向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近似人形的生物,形状似人似兽,浑身白色的毛发。高有近丈,五官倒是极其英俊,然而却满口的獠牙。双眼如血宝石一般,透着令人惊悚的光泽,此时正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云儿刚才说,是三阶妖修?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是头皮一阵发麻,妖兽中的三阶,也就等于是人族的金丹修士。双方间差了整整两个阶位,是哪怕他由剑灵附体,也根本就无法抗衡的存在

    唯一使庄无道心中稍安的,是这头不知来由的三阶妖兽,似乎并不欲取他性命。方才那一击,也留有分寸。除了浑身骨骼差点震散之外,就连轻伤都没有。

    庄无道四肢皆是动弹不得,任由这白色怪物上下打量这自己。渐渐的也觉眼前的妖修,形貌似乎有些熟悉。脑海之内,也顿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多月前,他在灵骨宝船上,见过的那头白背妖猿?

    三阶妖兽,已可称为妖修,与人族的金丹修士等同。除了天地法相之外,也有了第二法身的神通。

    这些妖修,可化身出千百余丈的法相,也可变化出第二法身。而绝大多数妖修的第二法身,都是选择人形,也就是通常所谓的形,。

    只因此时的人族,乃是天地之主人。传承的功法最多,掌握的神通最广,也拥有无数的强者。甚至以一族之力,便可压制天地间诸般生灵。

    而不出意料,他眼前这头白色怪物,就是那头白背妖猿变化而成。只是修为还低,人形法身变化得还不到家。

    只是这头白背妖猿,来寻自己做什么?

    就在庄无道,心中疑惑不解之时。那头白猿,却又放下了抓住他脖颈的手,退出到了二十丈之外,目光莫测。

    “吞日、血、血、猿,你、不、不是吞、日血、猿为,为何——”

    语音断断续续,几乎是一字一句,显得艰难无比。语音也含糊不清,庄无道差点就无法听懂。

    倒没怎么意外,妖兽化形之后,便可炼化喉间横骨,四阶时就能口吐人言。而白背妖猿身为猿族一脉,比其他妖兽族类更有优势。化形时更为轻易,炼化横骨的时间,也远较其他妖修要早。

    接连咳嗽了好几声,庄无道不断大口的呼吸,又摸了摸自己脖子,确证那里完好无损,这才若有所思的,再次看向了对面白背妖猿。

    吞日血猿?这头妖猿,难道是为吞日血猿而来?

    白背妖猿目光却是更为凶横,神情无比的暴躁。

    “说、说清楚,不、不然,杀,杀了你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了皱眉,感应到那凝若实质的杀意,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。他不清楚这白背妖猿到底为何而来,又该如何与这头三阶妖修交流。

    好在意念,云儿及时的出声提醒:“剑主,此妖应该是感应到了当日吞日血猿的战魂,这才追击至此。它想要的,应该是血脉进阶之机。妖猿性情暴躁,却并不嗜杀、剑主小心应付,或者还有脱身之望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动,试着摆出一式大摔碑手的起手拳架。势意相合,那一丝碎山河拳意,蕴于拳势之间。

    那白背妖猿顿时眼光一亮,眸里的血红色,顿时平复了不少,却仍旧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够吞,吞日血猿,给,给我看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一声苦笑,也没凝思迟疑多久。就试着在意念内,观想着吞日血猿的图影。

    他是意识到在这哪怕在三阶妖修,也是最顶尖存在的白背妖猿面前,自己根本就没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    而仅仅片刻,庄无道浑身的气息,就是一变。凶横悍戾,桀骜不羁,似远古凶兽,重临世间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身后,更现出了一个浑身紫金战甲的血猿虚影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却仅仅维持了片刻,庄无道就面现痛楚之色,再支撑不住,使身后那虚影崩散消失。

    白背妖猿先是大喜过望,目不转睛,然后又满脸的失望之情。不过眼里的炽红杀意,却已是全数消失不见,只剩下暴躁焦急之意。

    急不可耐之下,也不再口吐人言,而是冲着庄无道一声咆哮。以双手锤地,发出一连串震天动地般的声响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知所以,好在还有云儿为他翻译:“你身上有吞日血猿的印记,他多半已视剑主为同族,还无法确定,这才没立时痛下杀手。方才此猿应该是有所领悟,要你再唤出吞日血猿的战魂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头疼,刚才召聚出那一丝吞日血猿的战魂,已经是他的极限。

    再维持下去,只怕他的神智,又要陷入迷失的状态,被吞日血猿的意念侵袭,这可非他所愿。

    旋即又生出灵感,这只白背妖猿需要的,是血脉进阶的契机,未必就定需战魂才可。

    拔出了轻云剑,庄无道以剑代笔,在地面上勾画着,不多时就绘出了一个吞日血猿的草图。

    然而仅仅片刻,当庄无道试着将‘碎山河,拳意,也融入图中时。

    地上的图画,果不其然的粉碎了开来。

    吞日血猿的真形图,绝非是普通的泥图可以承受之重——

    那白背妖猿望见地面上的图案,先是喜得抓耳挠腮,而后又狠狠地一锤地

    不过似也知普通的材质,无法承载住吞日血猿真形图。白背妖猿蓦地又往身前随意一抓,而后就从那一无所有的虚空中,取出一块蟒皮,丢在了庄无道的面前,又手示意。

    “画、继续画。我要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瞳孔则微微一缩,认出这张皮上的纹路,正与当日那头绿森蚺相符。

    记得这头巨蟒,也是三阶后期,头生独角,已经开始了由蛇化蛟的过程。那日大败之后,就以这头绿森蚺逃得最快。

    却真没想到,这头绿森蚺,终究还是没能逃过白背妖猿的追杀。

    记得当日,这些妖兽是在争夺一株独叶妖灵草。一月不见之后,这白日妖猿的实力,只怕比当日还要强一些。

    自然具体是到了什么层次,他也分辨不出来,不过剑灵却不在此例。

    “此兽虽非四阶,然而却已可以四阶视之。一旦施展出吞日变与血猿变,许多元神修士,都不是它对手。”

    比拟四阶的妖猿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发苦,那么此时此刻,即便离尘宗四位元神境真人都在场,也未必能将他救下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却依然是摇了摇头,眼神坚定,并无继续绘图之意。这可能是他,唯一能从这白背妖猿手中,保住自己性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妖猿果然双眼一眯,红眸中杀意再起,手继续指了指蟒皮。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平淡,毫不动容。手指了指自己:“绘图可以,交易公平

    既然已知道了对方索求之物,那就自然也有了讨价还价的本钱。

    白背妖猿的神情,果然缓合了下来。歪着脑袋想了想之后,就又把手探入虚空。

    而后又取出一物,却是一大串白金颜色,仿佛是皮筋一般的东西,丢在了庄无道的面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发愣,正觉不解时,云儿却已经错愕道:“这是这那只绿森蚺体内的筋膜韧带,虽还未完全变化,却已可算是三阶蛟筋了,好东西”

    那白背妖猿却似觉还不够,将三枚紫玉颜色的玉石掏了出来,同样丢在了庄无道的脚下。其中二枚生有七个窍孔,另一枚则是内蕴红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云儿的声音,更是惊异:“沧海七窍石与通脉石,这是深海之物,真不知他从哪里寻来。”

    “沧海七窍石与通脉石?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中的道典,难道就没有记载?此二物是你们修士眼中的至宝,是可以复制灵窍,增加修士玄术神通之物。剑主任意一个伪灵窍,只需融入一枚沧海七窍石,灵窍就可一化为二。也就是说,可连续施展两次同样的玄术。可惜品阶稍低了些,只能复制四品的玄术神通。而通脉石,则是可以联脉通窍之物。就如剑主你的大裂石与拔剑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仍没听懂,却已知此二物的珍贵,沧海七窍石,可使伪灵窍一化为二。若是融入拔剑术,所在的伪灵窍,那么这门无限接近二品的玄术神通,就可一日间施展两次

    而通脉石,只怕更是珍贵。可将任意两种玄术神通,融合在一起,提升玄术神通的品阶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一阵无语,他方才话里是意思。是他为白背妖猿画出真形图,而白背妖猿,则要放过他性命。

    “剑主,这妖猿才化形不久,太复杂的言语根本就听不懂。剑主语中之意越简单越好。不过,以两枚沧海七窍石与一枚通脉石,换取吞日血猿的真形图,倒是再公平不过。在妖修眼中,这些人族修士的至宝,多半都是用不上。然而七窍石与通脉石,却是例外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深呼了一口气,极力勉强着自己,把视线从那三枚玉石上移开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