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五六章 魔噬之器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五六章 魔噬之器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可能是供品丰厚,这次庄无道吸收的魔血精华是前一次的两倍之多,过程也痛苦数倍。

    大悲赋的第一诀,庄无道借助魔血之力,却仍旧只能说到第二十二字‘无处话凄凉后面的使相逢应不识,七字,庄无道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整的道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知自己,此刻已经到了一个瓶颈。除非是修为到达练气境九重楼,进入练气境后期,或者另有领悟,自己在这天地大悲赋上,只怕再难有多少进境。

    好在仅仅只是前二十二字的大悲赋,也依然可以助他炼化体内魔血精华,只是时间要比前次稍长一些。

    庄无道从深夜子时,一直熬到了正午时分,体内的痛楚之感,才稍稍减缓

    无数次的大悲赋口诵出来,此时的庄无道,已隐隐约约窥得体内一处位置,在发生变化。应该是一处伪灵窍,已经快要打开,然而庄无道却始终无法确定这伪灵窍的具体方位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估计,当他把这大悲赋第一诀,进展到使相逢应不识,的最后一字时,应可顺理成章,将这处伪灵窍打开。也可看到更多‘大悲剑,的剑式——

    六滴魔血精华,直接将他的修为推升到了练气境八重楼的中期,效果远不如第一次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真元内混入的怨煞魔息,同样要少于前次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最满意的,还是自己身周的磁元罡力,此时已经能遍布周身。而且全力展开之后,可达四尺的厚度。肉身骨骼方面,也有大幅度的增强。

    此时他无论哪一方面,肉身、力量、还是罡气。都已达到了牛魔元霸体一重天的巅峰层次。

    只需他能对云儿给他的那张‘上古神犀,图像有所领悟,这牛魔元霸体就可轻而易举,跨入到了第二重天境界。

    还有神念,那枚淡金中夹含森绿色的魔血,直接把他神念灵识,强化到了七十二丈之广

    灵识感应,已经可覆盖七十二丈之内,每一个角落。任何风吹尘落,都在他意念之中。

    这已经达到,甚至超越了一般练气境巅峰的层次。按说到了这地步之后,神念每扩张一分都艰难。然而庄无道却感觉自己的元神,还远未增强到极限

    “天生战魂——我的元神难道真是如此之强?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里默默自问,而后就又猛地用力一握,手臂肌肉膨胀。

    无有具体的参照,他无法准确估测到自己的力量。只能猜测,此时自己的力量,大约在八十二牛到九十牛之间。换个单位,那就是接近十象之力。

    再试着以大摔碑手发劲,到第四倍时,庄无道就已感觉自己的骨骼,隐隐生疼,手臂上的肌肉也接近崩裂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暗暗摇头,以大摔碑手发力,看来最多也只三十六象的力量而已。

    而若是大裂石,则是五十四象到六十象力量之间。

    他在肌肉骨骼上的淬炼强化,其实已经是极快了。此时的强度,甚至还超过了大部分的同阶修士。然而大摔碑手对肉身的要求,实在太过苛刻。

    要想施展出真正的八倍发力,至少需要超过现在三倍的身体素质才能勉强办到

    “剑主无需担忧,血祭之效,除非是寻来特殊的祭品,否则都会逐次下降。剑主要想再更进一步,突破练气境九重楼,进入中期,至少需一年时光。一年时间,已足够剑主把肉身淬炼到极高层次。”

    云儿出言劝慰着:“那天地阴阳大悲赋,本是至少筑基境修士,才可修炼的辅修功法。剑主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,甚至有完成第一决的可能,实是出人意料。这门大悲赋配合大衍决,本就是最佳的炼体之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置可否,默默的看了一眼身前的血色祭坛。

    “剑灵。难道日后每三个月,我都需这样血祭?”

    他并非是感觉厌恶,或者是嫌弃献祭太过频繁。反而是在渴望,能大幅度的增加自己修为,又不触及自己的底线,这样的好事,自然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然而这里毕竟是离尘宗的势力范围,这次血祭前后,他都是心惊肉跳。生恐有其他的离尘宗弟子无意间闯入目睹,又或者有高阶修士,将神念灵识覆盖此间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,必将原形毕露,成为亿万人得而诛之的邪魔。

    而且日后,可能有事在身,可能需闭关修行,未必能够抽得开身,也没可能次次都有这么多时间去准备祭品。

    “三个月到半年之内。”

    云儿也察知了庄无道的忧虑,放低了声线:“且我炼制那面磁元灵盾,本就是为剑主进入离尘宗准备。剑主可取来一观,此器必定有了些许变化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动,把那中央处的‘平等王神坛召在了手中。果然发现这东西,与之前已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那神像之下,出现了更多的血色纹路,繁复而又条理分明,充满着玄秘诡谲的气息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时也看不出究竟,就将此物再次合拢,还原成了那面‘磁元灵盾以灵识潜心感应着。

    仍旧是十二重的法禁,并未增加。然而材质却似乎大幅度的增强,盾外的磁元罡力,也增厚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这面‘磁元灵盾似乎还多了一种他还无法理解特异能力

    庄无道沉吟良久,半晌之后才忽然灵光一闪,惊愕道:“这是,魔噬之器

    这面‘磁元灵盾,无论怎么看,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灵器。金光耀目,正气堂皇,丝毫都不引人疑窦。

    然而云儿却偏能在其上,又增加了‘魔噬之器,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所谓‘魔噬之器是一种魔道炼器之法。能够吸噬死者的精血真元,各种天地灵珍的元气,用以完善自身法禁,强化材质。

    是一种极其恐怖的炼器之法,每一件‘魔噬之器都沾染着无数生灵之血,是名副其实的凶器。

    而那些御使‘魔噬之器,的主人,也往往受魔噬之器的影响,神智大变,疯狂嗜血。最后就连自身,也会沦为‘魔噬之器,的养份食物。

    不过这‘磁元灵盾,中的魔噬之能,却并非是磁元灵盾本身,而是那藏在盾中的阿鼻平等王神像。

    “此物还不算真正炼成,完整的磁元灵盾,可以‘魔噬,之能吸收各种血煞精华,以供奉魔主。甚至还可储存起来,待你一年半载之后,进行献祭。”

    云儿解释着:“那个时候,便可免了三月一次的血祭,时间地点都自由得多,也更隐蔽。可惜这面灵盾材质有限,估计最多也只能提升到四十八重法禁而已。再高的话,那就要代价倍增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面色一松,若真能如云儿所言,那就是解决了他最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不过我一直奇怪,按你所言,阿鼻平等王乃是与仙界那些仙王相提并论的人物,是幽冥八百由旬之地的主人。这样的人物,会看得上我提供的这些祭品?一阶巅峰的妖兽,对于这位阿鼻平等王而言,只怕连不足道,四字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剑主也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云儿发出了一声轻笑,有如仙音:“剑主的祭品,确实是微不足道然而那些呼风唤雨的大能,元神修士,登仙境大修,乃至仙君仙王,哪一个不是从小小的练气境,一步步成长起来?阿鼻平等王所为,不过是四处撒网,广播魔种,然后等待大鱼而已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若有所悟,云儿又道:“再说阿鼻平等王化身亿万,诸方世界之中都有其身影。你道这些化身是怎么来的?即便阿鼻平等王法力再怎么高强,又无法维持。都需依靠信众魔徒的供奉来维持存在,献祭的品质越高,化身的实力也就越强。其实你若能精研《无间平等经》,以阿鼻平等王对你的眷顾,剑主也能学会请神之术。阿鼻平等王的神位,可是远在丁甲神将之上。”

    请神?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他不习惯依靠外力。再说请来一位魔主,哪怕这位也是道家敕封的冥主之一,也依然要被离尘宗上下,视为异类。

    将手中这面磁元灵盾收起,庄无道又开始动手消除现场中的一些痕迹。那些妖兽的骨骼,也需毁去。别看事小,却也不可轻忽。

    若不清理一番,一旦有人经过此间,多半就可推断出有人在这里献祭过,也定然会惊动整个离尘宗。

    那些元神修士,真要认真追查起来,哪怕只留下一点蛛丝马迹,都是危险无比。

    而就在庄无道,才刚将那些兽骨全数化尽,一一清理了此处残留的魔息怨煞。就忽的心中一警,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云儿也在意念中警示:“不对劲剑主小心,附近有三阶妖兽,好快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一道白影急掠而来。然后还未等他聚力防范,就已抓住了他的脖颈,整个人猛地离地倒飞,砸在了身后一株巨树上,身躯几乎嵌入了进去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