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五五章 六滴魔血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五五章 六滴魔血(第二更求月票)

    庄无道需要的药草,都是极其常见之物,也不怎么珍贵。穆萱与吴焕二人,对这天南林海内,都极其熟悉,又擅遁法。不过片刻,就为庄无道寻来了这几种药材,份量甚至还有多。

    庄无道将之搓揉碾压,挤出了汁液,然后配合离尘宗的解毒丹与生血丹,给二人分别服下。

    寻来的几中药草是专门针对狼豺血毒之物,而离尘宗的解毒丹则是万金油,那配名贵灵药。无论是对那种毒素,都有着一定的缓解效果。

    不过服用了丹药没用,还需使药力化开才可。

    中了狼豺血毒之后,短短三个时辰之后,人体内的血液就会开始腐败。而再三个时辰,血毒会蔓延到肺腑。

    要解此毒,最麻烦的就是如何使中毒之人的血液,顺利吸收药力。

    这就需要依靠那《小还阳三十六路秘针》。

    庄无道收敛心神,开始为二人施针。首先是放血,将二人体内腐败的腥臭之血放出,主要是心肺五脏部分。其余四肢部位的血液流通,则暂时封锁,以免有毒血回灌入心。

    接着再以针法,激发二人体内的潜力,尤其是血髓。

    幸亏是吴焕等人,给他们及时服用了好集中怯毒灵丹。虽没真正解开血毒,却多少拖延了毒素蔓延的时间。

    把生血丹的作用一步步完全激发,使得那五脏六腑间流动的,大多都是新鲜血液,之后才是引导出那解毒丹的药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是第一次给人用针,在剑衣堂的那几个月,也常给自家兄弟看诊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这一套小还阳针法施展下来,庄无道额头上,却是微微见汗。精神损耗,虽未到筋疲力尽程度了,也不差多少了。

    需要长时间的专注心神,每一针刺下去都需要消耗一定心力。知晓自己稍有差错,接下来就可能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好在当这二人身上,都插满了银针之后,呼吸都已渐渐平稳了下来。面上虽还是苍白如纸,却不再是之前那般的青黑色,更多是因失血过多导致的许多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总算都活过来了”

    吴焕眼神敬佩的看了庄无道一眼,而后真心实意的深深一礼:“吴焕代他二人谢过师叔前有救命之恩,后有施针之德。日后师叔旦有所命,吴焕绝不敢推辞。”

    穆萱的神情亦是复杂无比,眼眸中即是惊异又是佩服。之前庄无道施展出大摔碑手,以及类似擒龙劲的武技,也没能令她如此。

    “勿需如此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手,有些疲惫的笑了笑:“份属同门,总不能见死不救。我也只是把他们毒伤稳住而已。回去之后,还要请几位练气境后期的前辈为他们逼毒。且这三年内,除非有服食固本培元的灵珍,否则他们的修为怕都难有进境,需要仔细调养。”

    周围诸人却不管这么,都纷纷一喜,真心实意的感激,口中称沛叔,时,也诚挚无比,没半点别扭。这个时候,两人能保住性命就已很不错,修行方面的损害,却是等而次之了。

    那二人依旧昏迷未醒,不过在场诸人都是修行有成之士,不用探脉,只需听会就知晓他们性命已经无碍。

    之后又在此处修养了半日。待得所有人都真元气机全复,玄术神通也恢复得差不多。便再次一起动身,往林海之外行去。

    吴焕等人是才经大难,惊魂未定,根本没心思在林海之内多呆。而穆萱则是已经取到了九节鹿血,至于莘薇,也捞到了足够的善功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是心满意足,他对这林海之内,已经有了些了解,也找到了合适的血祭之地,以及祭品所在。

    就在到达林海外围二千里时,庄无道便主动脱离了队伍。用的借口,是对林海还不熟悉,想在外围继续呆上一阵,四处看看,顺便收集些善功。

    穆萱吴焕几人,对庄无道倒没什么不放心的。庄无道一路上都未真正展出全部实力,然而也已超卓出众,只需不是太深入林海,就不惧有什么凶险。说出的借口,也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刚入门的弟子,对这天南林海总会有些好奇。对于宗门的善功,也是极其渴求。

    唯一不放心的,就是那两名离尘弟子的毒伤。然而伤势已经稳定,情况也在好转,此时距离宏山集也已极近,实在没理由去挽留。

    分手之后,庄无道又在林海外围晃荡了半日。直到夜间,才身形猛地加速,独自一人再次奔往了林海深处。他的目的地,正是那株紫槐树妖身死之地附近。

    所有妖物,对的争夺通常都是最残酷不过。而那株紫槐树妖占据的地域极其广大,又土地肥沃,灵力极盛。之前有穆萱与庄无道几人在,周围的妖兽都是尽量避而远之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然而一旦他们离开,那些自问有些实力的妖兽,就必定会为这片宽达百里的区域爆发争斗,拼死抢夺。

    当庄无道用了两个时辰,再次抵达此处时。果然就在这里不远处,陆续发现了好几头受伤的妖兽。

    几乎没用上什么玄术神通,庄无道就已轻轻松松,强行擒拿到了几只血祭的祭品。

    其实祭祀冥主,祭品只需他手中的那块‘紫槐心木,与‘龙犀晶核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然而既然是血祭,就自然离不开‘血,字。无有血食,就不足以讨魔主欢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是地狱冥主,掌握冥狱,传说本身也是阴魂之身,与寻常的魔主有些不同。然而献祭之时,也同样免不了‘血食,这一项。

    凑齐了五只一阶后期的妖兽,庄无道便按照云儿的吩咐,用手里的蕴元石,大费周章的在一处密林遍布的隐秘所在,布了一个禁灵之阵。以压制血祭之时,引发的魔息异动,以及灵力波潮。

    又将那十八只星火神蝶,四面散开,分布在三千丈外。

    “周围暂时没有妖兽,也无其他修士的神念踪迹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身后的轻云剑身此时热得发烫,可见剑灵此刻,已经是全力以赴了

    “方才那两人的情形,云儿也看了。能够稳住他们体内的血毒,剑主在医道上,确有几分天赋呢。有时间的话,这方面不妨用些功夫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内也是欣然,不过血祭之即,他的神情越来越是凝重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次,庄无道多少有了些经验,利落的布置好了血祭之阵。又把那‘紫槐心木,与‘龙犀晶核摆放在了已经展开来的‘祭坛,上。除此之外,还加上了那枚白翅鹰死后的晶核。

    这头鹰是他以擒龙震虎,从空中强抓了下来。最后虽是穆萱与吴焕联手斩杀,二人却不约而同,都将那头白翅鹰身上最值钱的东西,让给了庄无道。

    价值远不如‘紫槐心木然而却也抵得两头普通一阶后期的妖兽。

    摆放的位置,也有讲究。紫槐心木与白翅鹰晶核稍稍靠后,表示此二物乃供奉的祭品之一。龙犀晶核则是在神像最前方,内中的磁元妖力,乃是他索求之物。

    将那五只擒来的祭品都陆续放完血,庄无道便在阵中静坐,口念《无间平等经》。

    周围鲜红兽血,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般,开始涌动着,形成一个个鲜红色的阵纹。

    镶嵌在磁元灵盾内页的神像,也闪现着莹光。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,把《无间平等经》念动到第三遍时,一股强横的意识,也陡然降临到了此间。

    压得庄无道,身躯微微低伏。意念之强,也明显超出了前次。并不在乎祭品,却似对庄无道本人极感兴趣,萦绕左右不散。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平静,心神依旧安宁,将第三遍《无间平等经》一字字念完,而后向上方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道门小修,魔名苍茫,有请冥主,享用血食”

    所有的仪式动作,做得一分不差。

    那冥主意念,这才退去。先是部分血潮逆流,涌入到了那黑色的神像之内

    之后才是那龙犀晶核,及紫槐心木与白翅鹰晶核这三件。迅速缩水,化成了青烟散去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,三件祭品都不见了踪影。只神像之前,留下了几滴淡金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恭送冥主,尚飨”

    庄无道依然是一丝不苟,按部就班的完成了最后部分,才看往了祭坛之上,自己的收获。

    这次却是总共六滴,其中两滴夹杂着土黄色,另外一滴则是淡青。

    “它果然是对你另眼相看,六滴魔血中,两滴可增强你的磁元之力,一滴可增你魂念。回馈之丰,远超他人。真不像是一个以吝啬闻名的冥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我的战魂之体?”

    庄无道在心里说着,手却毫不犹豫,将那六滴魔血,吸入到了体内。

    是一样的无比欢愉,仿佛身在仙境,无忧无虑。然而庄无道已有经验,不过片刻,就在幻觉中挣扎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用《无间平等经》,而是口念着‘天地阴阳大悲赋一点点炼化体内的魔血精华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