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五四章
    大摔碑手的发力,最高是五到八倍。而自庄无道,将大摔碑手修炼到第一重天境界,掌握了碎山河拳意之后。每一掌发出,都可轻轻松松,推升到六倍力量。

    而玄术神通级的‘大裂石,则更胜数层,最高可达至十一,甚至十二倍。

    然而自从练气境之后,庄无道在实战中施展大摔碑手时,就从未达到过四倍力以上的力量。而即便是‘大裂石最高也只能到六倍。

    这是因庄无道的肉身骨骼承受不住这样庞大的力量,若是强行施展的话,他这大摔碑手未能伤人,反而要先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究竟还是他入练气境的时间太短,修为虽增加的极快,短短的时间,就通过各种手段,攀升到了练气境七重楼。

    然而肉身骨骼的淬炼,却没能够及时跟上。反而是练气境之前,庄无道因云儿灌注的天地元灵,速成牛魔元霸体的同时,也强行改变了他的身体素质,远超同阶。那时他真元未成,气力尚弱,施展大摔碑手毫不用顾忌。

    远强过此刻施展大摔碑手时,不得不慎而又慎,尽量控力的局面。

    本来这骨骼强度不足的隐患,只需每日以练骨易筋丹,配合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的炼体拳架,以及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发音。锻炼个一年半载,就可彻底解决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连续几月来,都在云儿催迫下全速提升修为,根本就无足够时间。以至于此刻,庄无道迫不得已下全力以赴,八倍力量的‘大裂石反而是将自己给震伤。

    唯一可使庄无道欣慰的是,对面那只黑色狼豺的伤势,只会比他更重。

    这只血毒狼豺连续打出的十八道风刃,都被他的磁元灵盾以及身上两件衣甲抵消。身周的磁元罡气,则依然是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反而是他那六十八象力量的大裂石,这只一阶巅峰的血毒狼豺,却是完全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并非是这只血毒狼豺的实力远不如他,而是他的牛魔霸体与大摔碑手,在正面硬撼上,实在占了太多的便宜。而云儿的及时提醒,也将血毒狼豺出其不意的奇袭优势,全数打消。

    “果然诸位小心了,应该是一只变异的血豺。”

    解决了一只白翅鹰,吴焕的神情,已经彻底放松了下来。不过当望见被庄无道击退的那只血毒狼豺之后,眼神中又掠过了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说话之时,那只黑色狼豺,身影就在树荫下渐渐淡化。竟然是在几人眼皮底下,完全的消失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而穆萱的脸色,也稍显难看:“居然是隐遁神通?怪不得刚才豺群中看不到它,我看这头变异血豺,应该才是真正的豺王。”

    莘薇则鼻尖松动,猛力嗅了嗅,而后柳眉轻蹙道:“也闻不到气味,无声无色无影,好厉害的隐遁之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摇头,能嗅得到才奇怪,你当自己是狗鼻子?虽然无法目视,不过他的神念,却能依稀捕捉到这头变异血豺的一丝踪迹。

    那是方才他大摔碑手打出的一丝真元,在变异血豺的体内,依然凝而未散

    目光游动,庄无道的身影,骤然一闪。运用起那特殊的‘土遁,遁法,整个人突兀至极虚空滑行,一个眨眼,就电闪到了三十丈外。轻云剑蓦然出鞘,带起了一道璀璨的半月型弧光。

    他还无法真正确定那头变异血豺的踪迹,所以这一剑,只是用上普通的拔剑术而已,并未用上玄术神通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手中剑光掠过之后,果不其然的使一团鲜血飙出。那头一阶巅峰的血毒狼豺,再次显现出身影,一声怒吼中,连续撤出了十数丈,回到了豺群中,眼光凶横的盯住了庄无道。

    伤势不重,只胸前被斩开了一丝细口,转眼间就已愈合。不过这头狼豺身上的血腥味道,却又浓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似乎要将庄无道深深记在心底一般,这头血毒豺王瞪视了良久,而后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整个豺群也似收到了信号,纷纷撤离。竟然是极有章法,五头一阶后期的妖豺加上那头豺王,分批断后。井然有序,较之训练有素的军队都不差多少。也使得庄无道几人,根本就不敢追击,只能眼看着豺群,退出了视线之外。

    而天空剩下的的那只白翅鹰,可能也是见事不可为,在一次凄厉哀鸣声中,飞翔远去,一眨眼就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快走此地不可多留——”

    一等到那白翅鹰妖远离,吴焕就迅速收了几个妖兽晶核,当先抱起一个受了毒伤的子弟,飞速奔腾。

    而其余几人,也毫不迟疑,施展开了遁法,紧随在吴焕之后。

    这里死了的妖兽,足有数十,还有一只一阶巅峰白翅鹰妖,血腥气味极其浓郁。

    那群妖豺虽然退走,然而不出一个时辰,就会有更多的妖兽被腥气吸引,汇聚到此间。那时候他们想走都走不成。

    穆萱莘薇是女子,其余几人则都已力尽。只有庄无道似生龙活虎一般,真元依然在全盛状态,遁法又是诸人中速度最快的。只能是当仁不让的,将另一人扛起。

    一群人全力奔行,往林海之外遁逃,直到六百里外一处安全地域,才停住了脚。此时大半人的真元道力都已跟不上,在停下驻足后的第一时间,就开始入定养气,尽量恢复真元。

    吴焕的修为,则要雄厚得多,到此刻都无需怎么回气。稍稍调息了片刻,就已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然而当望向了两个中了毒伤的弟子时,面色就又难看无比,眼现哀伤之色

    这二人都是被血毒狼豺抓到,不过有离尘道袍护体,伤势其实都不严重。

    最难办的还是血毒,整整六个时辰,已经毒入肺腑,即便喂了专门怯毒的倒要也没用。气息越来越是虚弱,估计最多再拖一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们,最多还能撑上一个半时辰。而要从这里返回宏山急,即便我们教程最快的,也需半日。”

    穆萱的面上,也同样冷凝,语中透着讥讽之意:“你吴焕不是自问能耐不小,原来也有今天?没这个把握,就别带他们去那个地方。一群人,才四五个练气境中期而已,真以为那六千里林海,是任你等来去的轻松所在?”

    吴焕怒目瞪视,然后一声冷笑道:“我也在奇怪,那里以前没事,偏偏今日就出了差池,害两位师弟没了性命。原来是某个人就在附近,灾星临头”

    “吴焕”

    穆萱一声怒喝,的一声就拔出了紫金鸳鸯刀,向吴焕当头砍去。

    好在莘薇就在身侧,急忙将穆萱一把抱住道:“师姐不可快冷静下来,残害同门是不可赦的大罪,有什么事回去再说。还有吴师兄,你也太过份没有穆师姐在,今天这几人能保住性命?两年前王师兄的死,又不是穆师姐她的错。王师兄他太过自信,师姐劝都劝不住。力不能及,怎么救人?你就不能少说几句?”

    吴焕面色被莘薇说得忽青忽白,半晌之后,又看了眼那两名毒伤昏迷的弟子,而后哀声一叹,手抱着头蹲了下来,沮丧无比。

    穆萱的怒气,也渐渐平息了下来。冷哼了一声,自顾自的走到一处树根底下坐着,眼神同样是暗淡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几个本来已入定养气中的弟子,也陆续被二人的争吵声惊醒,面色亦是或伤或悲,再无法安然调息。使得此处,一时间气氛沉重至极。

    只有庄无道,一直在那两个受伤弟子的身侧。握着其中一人的手,以指探脉,又不时翻动着二人的眼睑嘴唇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才迟疑着道:“应该还有得救我需要一些药草。手中没有,不过附近应该能寻到。”

    “有救?”

    穆萱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听错,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:“庄无道你还会疗毒?”

    血毒狼豺在天南林海中极其常见,而这种妖兽的血毒,即便是宏山集内,积年的医者丹师也难以化解。十人中能活下来的,不足三人。

    而若是中毒的时间太久,根本就无法存活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无法确定:“最多是三成把握,反正是死定了,把死马当成活马医吧,死了诸位也别怪我。只是我手中,缺了几样药材。”

    说能医治这二人,却不是因云儿的提醒。这剑灵只对他如何提升实力感兴趣,似无名道人与聂仙铃那种,才会偶尔关注。

    对这两个普通的离尘内门弟子,根本就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说有把握,是因读过的医书中,恰好有医治这种狼豺血毒的丹方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也不可能将中毒五六个时辰的这两人就醒。然而加上云儿教给他的小还阳针法,应该颇有奇效,给了他自信。

    穆萱本来想出言训丨斥,没这本事就别乱开口。然后想到这两人反正是死,让庄无道试一试也无妨。

    吴焕却不管这许多,身影一闪就窜到了庄无道的身前:“你缺的药材,到底是哪几种?我给你寻来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