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五一章九节角鹿
    “师叔你修的功法,是牛魔元霸体?刚才那又是什么掌法?”

    穆萱的言语间,已不自禁的,带着几分以前没有过的尊重之意,还有好奇。

    只因刚才庄无道那碾压般的强势,实在是让人震撼,也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是牛魔元霸体,至于掌法,那是大摔碑手,穆萱师侄你估计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毫无温度笑了笑,走到那紫槐树妖的残躯之前,随手使用了一个召水术法。水液喷洒中,一点点浇灭了紫槐树上的残余火焰。

    “大摔碑手?隐约有听说,不过却是末流武学。师叔莫非是寻到了古谱?”

    “古谱我没见到,无非是结合几套拳法要诣,复原出上古大摔碑手的几分真意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撒起谎来是面不改色,眼睛都不眨。他总不可能日后每掌握一种功法,一种秘术,都要向旁人解释其来历。推在自己的‘悟性’上,是最简单安全不过,不怕被人拆穿。

    至少这套大摔碑手,他还是有几分底气的。虽然是云儿教了他大摔碑手真正的发力心诀,然而那碎山河拳意,却是他自己悟了出来,与云儿不搭边。

    “复原?”

    穆萱再次一楞,庄无道说是‘复原’,然而没有古谱指引,与自创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莘薇此刻也离开了旗阵,明媚的大眼里,全是崇拜的光泽:“刚才吓死我了,还以为这一次,我们又要一无所获的逃回去。还是小师叔厉害,刚才最后一掌,只怕至少有五十象之力?许多筑基巅峰修士用了玄术神通也比不上,怪不得五师叔他会那么赞你。”

    穆萱闷哼了一声,有些不满。不过却也无言可说,庄无道最后那一掌,确实有拔树移山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既有这样的实力,怎不早说?不安好心——”

    早知道庄无道有这样强横霸体,无敌掌力,她们也不用苦战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“那可对不住,庄某的性情,一向较为谦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失笑,小心翼翼的剖开了紫槐树的树干,在里面搜寻着:“再说这家伙,不自己接近到这距离,我即便有横练霸体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紫槐树妖不接近到一千丈范围内,九宫都天神雷旗阵对它的伤害,就小而又小。

    莘薇前后两次针对紫槐树本体的雷击,作用巨大,直接决定着胜负。

    若非都天神雷迟滞了紫槐树的动作,庄无道绝无法顺风顺水,在最后大裂石一掌中从容聚力。

    穆萱也知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,哑然无言。她放不下面子,也说不出什么好话来缓和关系。不过眼眸里,却还是透出了几分惭愧尴尬之色,欲语还休。

    换作是旁人,看到穆萱这神态,必定能心领神会给个台阶。三言两语就将二人间的尴尬化解,庄无道却根本就没在乎,自顾自的从那紫槐树的树干内,小心翼翼取出了一块深紫色的木块,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晶核。

    这木块是紫槐最精华的一块灵木,价值万金。槐能养灵,不但修士的神念可以借此木修行,滋养精魂。那些擅长操尸驱贵的道门,也往往会将奴役的诸般鬼灵,养在槐木之中,

    而紫槐又是槐中之王,紫槐妖也至少有着千年积累。使这块‘紫槐心木’的价值,简直不可估量、

    庄无道手中这块,大约是人的手臂大小。深紫颜色,毫无瑕疵,正是精品中的精品。

    只可惜下方处,有一道隐约的刀痕。是最后被穆萱斩出的刀气伤到,也使这块‘紫槐心木’的品阶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否则此木,甚至可用来蕴养二阶后期的鬼灵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不禁抽了抽,方才那最后一击。若不是穆萱,而是由他施展出拔剑术,可确保这块‘紫槐心木’完整无缺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赚了,按照云儿的说法,仅仅只这一小块‘紫槐心木’,就可以抵得七八只一阶后期的妖兽祭品。

    那位‘阿鼻平等王’是八百由旬冥界之主,与普通的魔主不同。似这种能滋养阴魂的灵物,反而能够得其喜爱,回馈也往往丰厚之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内颇是满意,也毫不客气的,将这块‘紫槐心木’纳入怀中。然后顺手把那晶核,丢给了穆萱道:“这块木头我要了,晶核归你们二人平分如何?若是师侄认为有不妥,我可另取他物补偿。”

    穆萱将晶核接在手中,先是挑了挑柳眉,却也没说什么。神情又恢复了之前的利落干练,摇了摇头:“已经足够了,这次毕竟是你出力最多。”

    她与莘薇虽也有出力,然而若无庄无道的横练霸体,三人最后也只能落荒而逃,甚至未必就能逃得掉。

    而那块‘紫槐心木’虽然珍贵,却毕竟有着一些瑕疵。与她手里这块一阶巅峰的紫槐晶核,价值相仿。

    想起那道瑕疵,穆萱脸上又不免有些晕红。本是可以避免的,她是深恐那紫槐树妖再整旗鼓,出刀时稍稍急切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是那道裂痕,这‘紫槐心木’的价值,至少可再增五倍!

    好在庄无道,又把她的心思,拉了回来:“接下该怎办?是换个地方,还是在这里继续宿营?周围窥伺的妖兽怕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有紫槐树妖在,其余的妖兽及邪祟之物,自然是不敢靠近。然而紫槐树妖一死,情形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他们与紫槐妖这一战动静极大,应该已引来附近不少妖兽。而云儿的灵识感应里,就发现了十几头。其中至少有五头,是一阶后期。

    穆萱目光凌厉的看了四周一眼,而后就不屑道:“不用换了!这株紫槐树妖在这附近,应该也是一方霸者,活动的地盘广大。附近妖物的数目应该不多,又才被巡山使清理过一次。在没搞清楚我们虚实之前,绝不敢轻举妄动。反倒是我们现在动身离开,显出心虚,那时反而不妙。等到明日你我的玄术神通恢复之后,哪怕那几只妖兽合力,也能够轻松打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反正无论是走是留都无意见,穆萱出入天南林海的经验,远比他丰富得多。听这女人的,应该不会什么太大的差错。

    果然一如穆萱所言,当三人重新整理了一番营地,再次安顿下来之后。外围的那十几只妖物,果然是不敢轻举妄动,焦躁不安的在外围徘徊等候了两个时辰,就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穆萱也没准备动身。而是就在紫槐树妖占据的这片领地附近,四处搜寻着。

    虽没找到九节角鹿群的踪迹,却着实发现了不少灵珍。借助庄无道对地下的感应,寻到了四枚‘地黄果’。品相都很不错,其中一枚至少也是三百年的年份,加起来价值足有九百善功,让莘薇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心思不在这善功上,然而一天下来,心情却也很不错。善功能在离尘宗内换取功法,丹药,灵器以及秘术等等,甚至能够免去四不赦之外的所有罪罚,用处极多。

    身为离尘弟子,实在不可或缺,而且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直到第三日,十二时辰之后,两人的玄术神通都全数恢复。三人才在清晨时分动身,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而就在又两日后的午时,三人到了林海内六千里范围时,穆萱总算是寻到了九节角鹿的鹿群。

    这些九节角鹿,也算是异兽,不过多达百余只鹿群中,却仅仅只有六头入了阶。

    三人联手合力,轻而易举的就将鹿群放到了大半,不过都不约而同未下杀手,仅仅只是困住,或者击晕。而后再由穆萱莘薇二人,一只只的取血。

    穆萱行事干练,每与妖兽搏杀,手段都是狠辣无比,绝不留情。然而对这些九节角鹿下手取血时,却存着怜悯之心。每一只成年的九节角鹿,都只取一升血液。而取完血之后,还要喂食早就准备好的灵药,以免这些九节角鹿因大量失血而伤了元气。

    动作轻柔,甚至还为那些被庄无道随手拍晕的九节角鹿,而狠狠瞪了庄无道一眼:“怎么这么不知轻重?以你的实力,轻易就可擒住它们。又何用敲晕?”

    庄无道撇了撇唇,忖道现在在取血的可不是他。要擒住这些角鹿,倒也简单,可他又何必多费功夫?

    “我看你的三阳火麟诀,已经快要突破第二重天。这点鹿血,只怕远远不够,还不够你用上三月时间。”

    穆萱的手中,自有保存之器。可以使这些鹿血,一年之内都不会失去灵性,也不会凝固。

    然而每只九节角鹿只取一升血液,数量实在太少。最多两个月,穆萱就必须再来一趟天南林海。

    这林海内的凶险,他已经领教过了。进入到六千里范围,一阶后期的妖兽,就大量增多。在这附近闯荡,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穆萱却摇了摇头:“九节角鹿是善兽,与我人族为友。强取它们血液,已经很对不住了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