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五零章丁丑神将
    那些紫色藤木的一部分还未靠近,就被星火神碟中的石明焰力,化成了石质崩散。

    却仍有一部分强行穿过了庄无道布下的火障,如一条条巨蛇般,往他的脚下腰部纠缠而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无动于衷,全不去理会,不闪不避的大踏步前行。而那些紫藤缠上之后,非但不能将他困束,反而一根根才刚接触,就被撕扯崩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牛魔元霸体,本就巨力惊人,已达七十六牛,而此时每一步,都用上的大摔碑手的部分发力心法。

    一步迈出,往往有着二十象以上的力道。那些藤木虽是坚韧,却又哪里可能困得住他?

    施展开练了十数年的龙行虎步,庄无道身如行云流水,似慢实快,接近着那紫槐。

    穆萱看在眼中,却是大惊失色,情急之下也就顾不得什么惊称,直接娇声骂道:“庄无道,你是疯了?想死也别拖着别人。”

    她正是因知晓紫槐妖本体的难缠,才从未打过那紫槐树的主意。那些藤木,不止是刀刃难伤,更有着寻常修士难以企及的巨力。那条条枝叶则如刀锋,而紫槐妖御使的怨魂,就更是麻烦。

    即便她请来丁甲神将,也最多只能敌住紫槐树,无法真正真正接近到紫槐树三丈之内,将其身躯斩断。一旦力尽,反而会身处险境。

    火能克木,按说她的三阳火麟诀正好克制。然而草木生生不息,若修为不够,反而会被木所压制。

    何况这一阶巅峰的紫槐妖,肉身强度与妖力,已差不多能与一些二阶妖兽比拟。

    紫槐妖似乎也是在暴怒,无数树枝沙沙作响,意念发出无声的嘶嚎,弥漫数千丈方圆。

    当那些紫藤木再次拔地而起时,却是十数条缠卷纠合在一起,如水桶般的粗细。往庄无道的方向,迅猛地鞭打抽击。

    庄无道双眼也终是一眯,蓦然间一掌大摔碑印出。瞬间三十二象巨力骤然爆发开来,而拳架舒展之时,也是自然而然,就已用上了吞日血猿的‘碎山河’拳意!

    ‘轰’的一声炸响,大地颤动。那水桶粗细的木藤立时崩散,化作无数的碎片,四下飞腾、

    而紫槐树也猛地发出了一声哀嚎,引得数千丈方圆内,气浪翻滚。

    那哀叫痛嘶之声,穆萱莘薇二女虽无法听见,然而意念间却可感应。似乎是真的痛楚无比,那隐藏在紫槐树内的妖魂剧烈的颤动,久久不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,拳意?”

    穆萱一阵发楞,身有拳意并不稀奇。许多练气境修士,都已早早掌握了武道之意。

    然而似庄无道这般,以拳意轰打,直接创及紫槐树的元神,那就极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就在那紫槐树嘶嚎之时,更多的藤木从地下拔地而起,群魔乱舞一般。

    而那些阴魂,也彻底陷入疯狂,朝着庄无道蜂拥涌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穆萱周围却是一空,凶险尽去。就连那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,也稳定了下来。九面阵旗,都在缓慢复原着。

    在紫槐树三百丈前,却是一条条粗如水桶的巨大藤木,在不断的向庄无道抽打!撞击!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树叶飘落,有如一道道的利刃、而那些怨魂,则更是全不惧死,顶着三千星火身蝶的焰力,试图近身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已经把身周磁元罡气彻底张开,又将小乾坤戒内那面‘磁元灵盾’取出。身上穿着两件宝衣,真正是刀刃不加,术法难伤。那些阴魂怨力,即便是侥幸穿过了火焰,也是刚一近身就被弹开。

    庄无道什么都不用管,只是一掌接一掌的大摔碑手轰出。而几乎每一掌出,都是意含破碎山河,蕴开山裂石之力。任是那一条条打来的藤木,再粗再强,也能硬生生彻底崩散打碎!而脚下则稳如磐石,不动不摇。行走时则如巨人跨步,使大地震晃,将所有的纠缠全都强行扯碎!

    简单而又霸道,以近乎野蛮的气势,往那紫槐树妖靠近着。庄无道将自己精神意志,渐渐的集中收束,融于拳法之中,浑圆如一。一掌掌大摔碑,一次次碎山河轰击而出。到了后面,哪怕是一式普通的拳架,也会使身周罡气震荡。那些阴魂也往往抵御不住,在碎山河拳意冲撞之下,纷纷粉碎。

    竟然是一路轻轻松松,就已到了那紫槐树妖本体的五十丈前。

    穆萱看得是目瞪口呆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紫槐树那稳稳超越练气境巅峰修士的巨力,对庄无道全然无用,根本就是碾压。伸展出来的树藤虽是坚韧,可在庄无道的大摔碑手震击之下,都仿佛是泥捏的一般,一片片的粉碎,完全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那些怨魂,则更是全无作用。有星火神蝶与磁元罡力两重阻隔,任是阴魂数量成百上千,也奈何不得庄无道。

    至于那坠落的千万树叶,虽一片片有如刀刃,对于庄无道而言,更是连蚊虫盯咬般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而只是这一眨眼的功夫,庄无道就又再接近了二十丈之距。距离紫槐树妖的本体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时,也终于出声道:“力不从心,有请二位道友,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毕竟是无限接近于二阶妖兽的紫槐树妖,庄无道虽自问自己功法,可以克制这妖物。能够行至那紫槐树之前而安然无恙,甚至可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然而若要想将这紫槐树妖击杀,却必须要有人从旁协助才可。

    莘薇却是无需去他提醒,自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稳定之后,就已在聚集雷力。

    无数的天都神雷,盘旋在旗阵的上空,被这一小片天地映得通明一片。直到那神雷电光,再积蓄不下去。

    莘薇才以指结印,朝着那七百丈外紫槐树妖遥遥一指。瞬时一连串的的‘噼啪’声响,巨大的雷光,有如一条闪光巨蛇,缠住了紫槐树妖的本体。

    无数的树枝,在这刹那间化为焦炭。甚至一部分都天神雷,蔓延到了紫槐树妖的主干,使树妖的嘶嚎愈发惨烈,刺人心神。

    穆萱也如梦初醒,执着那双紫金鸳鸯刀,紧随着庄无道的身影向前。她虽无庄无道那般的强横巨力,然而刀影凌厉,也迅捷无比。身姿闪动,则如舞蹈般轻灵。

    “弟子穆萱,有请丁丑神将加持!”

    穆萱的身后,顿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身影。高约七尺,浑身穿着火红甲胄,同样是手持双刀。面容则隐在赤金面罩之后,只能从那窈窕有致的身材,辨认出是女子的形象。

    穆萱的身影顿时更速,每每刀光闪过之后,呼啸之声这才响起。犀利锋锐,那些藤木几乎是触之即断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赤红刀影连成了一片,覆盖三十丈方圆,宛如一个巨大的赤金火轮。

    “伪无双,赤火轮!”

    那火轮旋转,赤红色的刀光,几乎是横扫一切。穆萱的身行,一眨眼就超出了庄无道,将三十丈内,所有的一切都全数扫灭。

    不过却未就势往那紫槐树继续冲击,而是护住了庄无道的身周左右,把他身前的一切障碍,都彻底清空。

    紫槐树妖可能是真正感应到了危险,彻底陷入了疯狂。一根根庞大的树根,翻卷着泥土,不断从地面之下探出。而周围那成百上千的怨魂,则全都汇聚在树下,朝着庄无道发出一声声厉嚎。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身形猛地加速。一双肉掌,也再次膨胀。

    “伪无双,大裂石!”

    恰是一根巨木,被那紫槐树妖当空砸来。掌木交击,‘篷’的震响声中,庄无道一声闷哼,被巨力生生砸飞出十丈。

    而远处的紫槐树妖,却被一掌接近五十象的巨力,生生的掀飞。在咔嚓声中,往旁斜斜的倾倒!

    那紫槐树妖,将大半的树根都全数拔起,以防御二人的威胁。仅余的部分,在巨力冲击之下,根本就抓不住地面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中精芒闪现,已经握住了身后的轻云剑。时机已现,接下来只需一个拔剑术,就可将这株已经身躯倾倒的紫槐树妖,一剑了结!

    莘薇却已首先看到了机会,六枚‘赤流金’飞剑瞬时合一,斩入紫槐树妖的本体之中。

    穆萱也不落人后,双刀再变。斩出的千般刀影,都全数收缩,只剩下两道赤红流光。

    ‘伪无双,断水流!”

    刀光闪出,又化做了成千上万。将那紫槐树妖的本体,一片片的削碎斩裂。最后又合而为一,斩在树干中央。

    无数的惨绿色晶石暴露了出来,被粉碎瓦解。使那些阴魂,在哀嚎声中,魂躯陆续溃散,

    连续不绝的斩击之下,那紫槐树妖终于没了声息,所有的藤木,都无力的垂下。

    一直到确定这紫槐树妖,已经彻底死去之后,穆萱才收起了那双紫金鸳鸯刀。

    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,穆萱回过头,神情怪异的打量着庄无道。似是头一次认识一般,眼中依然满含着惊异不信:“师叔你修的功法,是牛魔元霸体?刚才那又是什么掌法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