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九章紫槐树妖
    那都天神雷电光闪耀中,最前方三只怨魂,立时发出哀嚎,魂躯顷刻间崩碎开来,而电流随后往四方溅射跳动,又连续将五六只怨魂的魂躯,彻底的打碎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顷刻之后,庄无道就望见在远处的方向,那紫槐的下方,似乎又有新的魂影生成。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望去,发现那些魂影,赫然就是刚才被都天神雷,彻底打散的那几个阴魂。看起来有些虚弱,然而确确实实是复生了。

    穆萱也看在眼中,眼神更是阴沉:“那些魂晶应该在那紫槐体内,魂晶不毁,灭了它们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随着那紫槐妖的靠近,此时周围还有更多的魂影陆续出现,加快了围拢过来的速度。而地面上,则是泥土翻卷,似乎有什么东西,正在地下往这边延伸。

    穆萱也仰头望了望天:“现在是子时,有这紫槐妖在,附近应该没有其他妖物。只要拖到明天清晨日出之时,这些阴魂就不足为患。莘薇你主持这九宫都天神雷旗阵,在阵内助我,无论什么情形都不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见莘薇坚定的点了点头,穆萱眼现欣慰之色,而后又看向了庄无道。一时间是陷入犹豫,不知该怎么安排庄无道才好,踌躇了片刻才道:“师叔灵识强横,应该擅长术法?”

    “略略会一点,才开始学不到三月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神色轻松道:“相比术法,我倒是更擅近身搏战。话说回来,何必要支撑到天——”

    “擅近身搏战更好!你在阵内护住莘薇,别让那些怨魂伤到他。你那星火神蝶的本命神通,可以先留着等我示意。还有危急之时,马上用真传玉牌逃命!”

    穆萱皱起了眉,根本就没打算听庄无道后续的言语,就自顾自的安排着。

    阴魂没有实体,非是特殊的功法。内外功近身搏战作用不大。再说庄无道,一个才刚入门不到两个月的练气境弟子,近身搏战之术又能有多强?

    虽是是真传弟子,却不代表庄无道的修为实力,就能应付眼下的场面。

    话语落时,穆萱直接跃出了阵外。用的灵兵,却是一双紫金鸳鸯刀,人还在半空中,那刀身之上就燃起白色火焰。

    刀光闪落处,立时就有一头魂兽身躯燃烧,化为了灰烬。穆萱的身法,极其轻灵。一双紫金鸳鸯刀,也迅捷无比,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令人赏心悦目的火白色弧光。身形动作,皆不发出一丝身息,然而眨眼之间,就有十数魂兽,被刀光斩灭。

    庄无道本想说些什么,不过看看远处那紫槐本体,距离至少还有两千六百余丈,距离极远。而穆萱的模样,还颇是轻松。身法强过那些灵智全无,只按紫槐驱使行动的怨魂太多,游刃有余。庄无道便也就暂时强忍下来,不再多言。似模似样的,也开始施展起了灵术。

    他修习术法的时间不长,不擅咒语手诀。然而在这次离开本月楼之前,依靠养神丹之助,神念之强已经可以完全覆盖到周围六十丈的范围,已全不逊色于当初的皇甫第。

    低阶的道法,只需不要念咒,都是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“天璇借法,石火力士!”

    一刹那间,就有四只高约五丈的火红傀儡,陆续从地下拔地而起。浑身都是石质,外壳燃烧着熊熊的火焰。行动时山摇地动,每一个动作,都是蕴含千钧之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修的是天璇照世真经,此时施展的术法,也与这门大法有关,可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而火焰本就是阴魂克星。有这四尊‘石火力士’的加入,在旗阵之外的穆萱,立时就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四尊‘石火力士’,每一尊都有相当于练气境五重楼的劲力,有天璇星火护身。庄无道又静擅搏击斗战之术,意念指挥下,每一尊都不俗实力,与穆萱配合无间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几个会合,穆萱就已对庄无道的印象大为改观,忍不住出言赞道:“好一个石火力士!师叔的天璇照世大法修的不错,只凭这四尊‘石火力士’,这次大比山试的新进弟子中,师叔就定可入前五十之列!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额头上,浮着一层薄汗,面上苦笑了笑。四尊‘石火力士’,已经是他能御使的极限了。主要是他的真元道力有限,若是再增一尊的话,真元消耗多半根不上。而他如今的神念分化,也只能做到一分为四,分心四顾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仍旧挤出了几分余力,为穆萱再加持了一个‘石火盾’。土系术法,往往厚重难破,恰是这是阴魂无可奈何的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莘薇,则是在专心驾驭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,不时召来都天神雷之余,又把那六口‘赤流金’放出。金光电斩,带着一丝丝雷力,同样可在瞬息间,就把一头一阶初期实力的魂体,彻底斩杀碎片消散。

    那紫槐控制的怨魂,大约在四百之数。每一次魂散之后,都会在那紫槐树下再次重生。不过实力都会稍稍下降,有一段虚弱时期。

    穆萱虽被无数魂兽围在中央,却反而是渐渐轻松,游刃有余。最麻烦的,却是那些有离尘宗弟子死后化成的人型阴魂,有着些许灵智,可施展一些术法,颇是难缠。也狡猾的多,绝不与穆萱及那四尊石火力士正面对上。而对莘薇御使的赤流金飞剑与天都神雷,也往往能提前一步避开。

    也恰在三人,心神渐稳之时。地面之下,瞬时间泥沙四溅,无数的木藤从地下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其中近半之数,都在往穆萱席卷而去。还有近半,则是向那四具石火力士伸展。

    穆萱周身刀光漫卷,几乎是水泼不进。然而那些树藤,皆是粗如人腿,势大而力沉,材质又极是坚韧。

    穆萱仅仅斩断了十几根,就再无力为继。不得不施展开了身法,在方寸之地挪移闪避,以躲开藤木袭击。

    庄无道早有防备,然而也依旧有一具石火傀儡躲避不开,被那些藤木彻底绞碎。

    好在是术法形成,石火傀儡虽毁无伤。庄无道一个意念,一个咒印,一瞬间就可再召出一具。不过有这木藤牵制,也渐显吃力,真元道力的消耗陡然加剧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莘薇,就更是不堪。赤流金几次险险被这些藤木缠住,御剑而战,剑力本就是极弱,对这些藤木完全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而以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召来的天都神雷,也是如此。往往都会被这些藤木挡住,那一条条藤木烧焦之后,又会有新的生成,从地下钻出。

    仅仅半个时辰,三人就渐渐陷入了左支右绌之境。不止是穆萱,身形腾挪的空间,越来越小。火色刀光展开的范围,也由之前的十丈,收缩到了三丈。

    甚至连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,也被冲击动摇。几面阵旗,都显出破隙裂痕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暗暗发愁,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,局面越来越艰难。别说支撑到天明日出之时,就是一个时辰都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那穆萱眼内,也渐渐现出了焦灼之色,咬牙道:“撑不下去了!只能施展请神之术,庄师叔,到时注意用你的星火神蝶。你我合力,看看能不能突围杀出去!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摇头,并不搭理。看了看林中深处。那紫槐未尽全力,周围还有数量近二百的怨魂隐伏不出,地下也埋着大量的藤木。

    阴魂的遁速,本就超过他们修士,而在这个范围之外,更不知有多少妖兽在窥伺,即便真能逃出去,只怕也难脱险境。

    倒是那紫槐妖的本体,在这半个时辰里,不知不觉间已经靠近到七百丈左右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眸中,顿时闪过了一丝亮泽:“逃不是办法!拖延之策也不可行,如今之计,只有向紫槐妖的的本体下手!只要毁了那诛紫槐树,一切危难都可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穆萱见庄无道对自己的吩咐置若罔闻,本就恼火。此时闻言,就更是气急败坏道:“说的倒是容易,你有本事,不如你自己试一试?”

    距离越近,紫槐妖能动用的藤木,也就越多,树叶枝条也都可动用防身。不止紫槐妖的实力会大增,那些怨魂在靠近自己魂晶之后,同样将更难应付。

    庄无道挑了挑眉,也不再说话,就径自走出了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的范围。

    莘薇顿时吃了一惊,眼现慌乱之色。那穆萱也顿时乱了章法,急急道:“喂!小师叔你可别乱来,我只是说气话而已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是哭笑不得,更懒得答言。一个印决,数千火蝶轰的一声,在虚空中现出。

    三次‘星火神蝶’合在这一次使用,而三千火蝶合流,也使庄无道身周上下,都燃起了赤白火焰。使那些隐围聚过来的魂兽根本就无法靠近,稍一近身就会被化作石尘灰烬。

    地下的藤木,倒亦是对火蝶畏惧不已,不过当庄无道行至距离紫槐四百丈距离时。紫槐妖终于按耐不住,一根根的藤木乱舞而来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