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八章这是土遁
    穆萱却不肯信,满脸的不信:“你这是土遁?你这是哪门子的土遁?”

    通常的土遁之法,不是潜入到地底?借助土元之力遁行?

    逃命的本事一流,然而遁速通常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就是土遁!穆道友你这是少见寡闻了。你没见过,不代表没有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脸的淡定,这门遁法其实是得自于云儿的指点。要点是以自身磁元之力聚于脚下,再借助雷法,与地心磁力相斥。自然而然的,就能浮空而起。

    在虚空滑遁,虽不如真正的御空而行。然而遁行之速,却也快捷绝伦!

    维持遁法时,损耗的真元也不大,只需将身外的磁元罡气,稍稍引动,再加入些许雷力就可,轻松得很。

    庄无道试过,不惜真元的话,自己最高可以飞至五千丈高空,最快应该可日行一万二千里路,已经极其强悍。

    就是挪移闪避方面,要稍稍差一些,不练到臻至化境的地步,不能做到灵活自如的变幻。

    云儿说修成了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,自然就能掌握一门不在仙影浮光》之下高明遁术。

    而现在他还没修成,遁法方面就已大有进展,

    那穆萱是哑然无语,不过也能感觉到,庄无道脚下隐隐散出的磁元之力与一丝丝紫色电光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也不再理会她,猛地加速,往前超过了二女几十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莘薇则是满脸的艳羡之色,眼里发光道:“师叔这门遁法,真可谓是超绝一切。根本就没用全力,却比之我的剑遁,还要快上几分呢!也不知要怎么才能学会。以前真的从未见过,也不知是否师叔自己自创出来?”

    “自创?他能有这本事?多半是出自哪本古籍!“

    穆萱一声轻笑,脸色有些挂不住,不过却悄然加快了脚步,试图追上庄无道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而每当她靠近时,庄无道总会提速。每当她慢下来,就也会放缓速度。

    庄无道始终背着手,双足一动不动,然而遁法之快,却超出了两人中任何一位。

    在密林中穿梭了半日,庄无道总能提前一步,规避开林中隐伏的妖族。不是奈何不得,而是懒得麻烦。

    整整三个时辰都是顺风顺水,没发生任何战斗。直到三人,进入到天南林海内南面四千六百里时,庄无道于身后二女,都是不约而同,放慢了遁速。

    “我是第一次入林海,这里的地势妖兽。我都不熟悉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极其自觉的,退到了二女的身后。三人中以穆萱的经验最为丰富,带路这种事情,自然是要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穆萱冷冷瞪了他一眼,不过也未说什么。开始查看着三人所在的方位,而后当先而行道:“往西南走,那边以前是很危险。不过我听说昨日清晨,宗门巡山使已经带人去那里特意清理过,附近应该已经没有了二阶妖兽。那里以前也常有九节角鹿群出没的。你们不是要积累善功?那里的附近,亦有很多‘地黄果’,最近还未有多少同门过去搜刮,应该能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莘薇一切都听穆萱的,庄无道也是无可无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里,三人却更小心翼翼,遁速都不及之前的一半。庄无道也‘土遁’之时,也尽量减少噪音,以免惊动远处潜伏的凶兽,

    再往前走了大约七百里路,庄无道却是惊喜连连。他修的牛魔霸体与大摔碑手,都是土行功法。对地下的感应,尤其灵敏。

    走了七百里,就感应到七颗地黄果。而且这附近,应该是许久都没人过来,地黄果的品阶都是不低。

    而一颗一阶上品的地黄果,交给宗派的善功是一百,即便三人均分,收获也很是不低了。

    反而是穆萱想寻的九节角鹿群,始终没有踪影,甚至连踪迹蹄印也没有,让穆萱气沮无比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在留意观察着附近的环境,有云儿在,再借助星火神蝶夸张灵觉。

    他能够看到的,远比穆萱与莘薇要多。三千五百丈范围内,都逃不过云儿的灵识感应。

    那位离尘巡山使,显然是没把这里清理的太干净。或者是故意如此,只除掉盘踞此间的二阶妖兽,对于许多一阶后期的妖兽,并不加以理会。

    离尘宗弟子在这里行走,还是会有一定的凶险。然而数量也不是太多,不会有被群妖围攻的危险。周围也没什么人迹,走了足足七百里,也依旧没看到哪怕一队离尘宗的修士,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盘算着待得三人一起回归之后,再单独来此,猎杀妖兽。

    四处无人,足够的血祭来源,这片地域,对他而言,实在是最理想不过的地方

    天色渐暗,直到空中星光满挂,穆萱也终于放弃,无奈道:“还是选个地方扎营休息罢,明天再说!林海内一过了子时,就较为危险。什么古怪东西都会跑出来,很麻烦的。尤其新人,需要小心再小心。”

    最后几句,却是对庄无道解释。庄无道笑了笑,这女孩人虽傲了些,然而心地其实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天南林海,是一块不逊色于大宗派山门的灵地,也滋生了各种灵奇怪异的事物。

    许多低阶的妖修,也靠吞吐月华来修行。一旦过了子时,实力往往增强数层。

    穆萱选的扎营之处,是一片空旷之地。特意让莘薇与庄无道二人,把附近百丈内树木杂草,都清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是穆萱几次深入林海得出的经验,周围地形地貌越是复杂,越给人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似这种平地,四周虽无险可峙。然而旁人若要悄无声息的靠近,却是断无可能。

    莘薇又在外面,布置了一套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。这里距离离尘诸山不远,依然可借用主阵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’中的部分都天神雷之力。

    且这套旗阵本身的杀伤力,也很是不小。

    莘薇与穆萱都带有帐篷,都各自入自己的帐篷内修行。只有庄无道是露天席地而坐,借引着天璇星力来修行。

    修士灵觉敏锐,一有危险就会惊醒。这林海之内,虽也不敢真正入定冥想,进入忘我之境,所以也无有守夜之说。

    然而当子时刚过,庄无道就睁开了眼睛,皱眉看着远处。虽无法直接目视,然而剑灵云儿却已感应到,那边一个巨大的身影,正在悄然靠近着。

    黑色的妖力弥漫,几乎化为实质。

    庄无道施展出‘朱雀瞳’,加持双目,却依然看不出究竟。几千丈远处,被一层黑雾阻隔弥漫。这才无奈道:“二位,都出来吧,有客人来了。而且看来实力不弱,我们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仅仅片刻,穆萱首先不满的掀帐而出,身上穿着单衣,似乎是临时披在身上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让庄无道的眼皮顿时一跳,这女孩还真是大胆!方才在营帐内,似乎是裸着身躯?就不怕真有什么意外,被人看光了去?还是被看了也不介意?

    穆萱瞪了他一眼,眼含警告。还是后面钻出来的莘薇,代她解释道:“师叔你不知道,师姐她修炼的三阳火麟诀,需要日日以阳热之血擦拭周身,吸收三阳之气。最麻烦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唇角微弯,撇开了头。穆萱的身材虽是很不错,蛮有看头,却还不能让他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阳热之血么?怪不得有这浓的血腥之气,也怪不得,穆萱要寻九节角鹿。

    若论阳热之气,自然是鹿血为佳。而九节角鹿,又是鹿中上品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妖物?值得你大惊小怪的——”

    穆萱的话音未路,就见前方行来数十异物。其中竟有几个是人形,赫然穿着离尘道袍。双眼孔洞,面色僵冷,身影有些虚幻。

    而其余都是兽性,也同样是毫无生气,透着阴森森的气息。

    穆萱倒吸了口寒气,再眺目看着远处。只见似乎有一颗巨树,正缓慢向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“紫槐树妖?该死。那为巡山使到底是干什么吃的,把这东西给漏掉?”

    大凡草木之灵,不开灵智还好。一旦开了灵智,入了阶位,往往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妖力之盛,远超同阶。一阶巅峰的草木之妖,往往妖力量能与许多二阶妖兽抗衡。

    而紫槐树妖,更是大名鼎鼎。凡是槐树之属,都有收摄束缚怨煞傀儡之能。将那些人妖死后的怨魂,趋为己用。

    而若把槐树与蛇族比拟,那么紫槐就是与已生出一丝龙血的半蛟同一级别,二者可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穆萱几乎想也不想,手中就是一团火焰发出,击在一头妖兽的魂影上。

    赤火燃烧,那头狼形妖魂历史发出了一声哀嚎。然而其魂体,却居然不曾立时散去。反而在月光照耀下,魂体渐渐恢复。

    穆萱二女脸色更加青白,那狼形妖魂的魂体一击不散,显然是实力已到了入阶妖兽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再看远处影影绰绰,这等实力的妖魂,也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莘薇掐动起了灵决,催动起身周的旗阵,立时三道落雷从空际落下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