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七章什么遁法
    “我能感应到一千七百丈外,有几人说话。有位名叫吴焕的师兄,恰好提起了穆道友与莘薇。那人说你们两人是天生灾星,凡是与你们一起结伴入林海的师兄弟,要么身死,要么重伤,每一个能全身而退。这些话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见穆萱面上变了色,庄无道这才笑了笑:“不知这本事,可有资格与二位同行?”

    说实话他心里也是意外,这两位女修,居然还有这样的故事。

    穆萱的脸上,则是忽青忽白。练气境修士的灵觉,除了防范身后的暗算外,基本没太大用处。筑基巅峰,最多只覆盖个七八十丈地域。这段距离,都在视觉范围之内。修士的眼力,也强过普通人许多,更有种种术法辅助。

    所以这灵觉,只是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然而能感应一千七百丈外之事,这概念就已全然不同。已经可以预防许多危险,尤其天南林海内,多的是擅长潜踪匿迹之法的妖物。

    许多幻术,能瞒过人的眼睛,却瞒不过灵觉。

    深深看了庄无道一眼,而后穆萱就咬牙切齿,盯着一千七百丈外某处,眸子也快喷出火来:“吴焕!那个废物点心,背后说人是非,我迟早有一天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莘薇忙把自己师姐的臂膀扯出,冲着庄无道强笑了笑:“吴焕师兄他也是我们节法一脉,与穆师姐一同拜在云灵伯门下。不过师叔你别信他,我与穆师姐,总共才只去过林海两次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毫无温度的扯了扯,忖道这个小妞,原本也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老实的。

    吴焕语中的灾星,仅指穆萱一人。这莘薇与穆萱两个,确实只一起入了两次林海。然而穆萱与其他人结伴,却已多达九次,结果是死了七位师弟。此外还有五人重伤,至今都还元气未复。而其余人等,也没一个完好的,都是侥幸才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两个姿容气质俱都上佳的女修,却被人视之如洪水猛兽,自有其因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天南林海内的情形,与南屏诸山又大不相同。这里固然是巨木林立,也湿汽极重,瘴气弥漫。不少地方,更暗藏沼泽。普通人一不小心踩下去,脚就再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而灵力极盛之所,也确实容易滋生妖孽。哪怕是不能移动草木之属,都可能拥有着神智。随便一根有着千年树龄的巨树,都有着比拟一二阶妖兽的妖元。尽管不能为害,却也使人心惊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直到进入林海之内以后,才发现在这里要把神念散开后维持,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似有无数听不懂的低呓细语声,从四面八方传来,一起汇入到他的神念之内。是那些草木,正在互相‘交流谈论’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要将之区分忽视,从中筛选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,真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好在还有剑灵云儿,论到灵觉之广,云儿要远胜于他。运用灵觉的经验,也远远不是他能比拟。

    所以真正擅长此道的云儿,庄无道现在,还只是在云儿指导下,在练习实践而已,暂时是别想将自己的神念灵觉真正实用。

    不过莘薇却不如此以为,见庄无道进入林海后,带着二人连续感应到了几只妖兽的踪迹,一一猎杀之后。莘薇已经是现出了佩服之色:“师叔灵觉,真是同阶无二,莘薇远远不如,实在佩服。”

    穆萱看庄无道的眼神,也缓和了下来:“也算不上什么!只是几只才刚入阶不久的低阶妖物而已,论到潜踪匿迹之能。连那些一阶后期妖物的零头都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笑不言,并不接话。这几只妖兽,以他们的能耐,谁都不会放在眼里。猎杀后的些许收获,也不值钱。三人在之所以这林海的外围搜寻,只是因穆萱,测验他在灵觉感应方面的具体强弱而已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穆萱的语气也是一转道:“没必要在这里再浪费时间!过些日子,节法师祖就又要开坛讲道,没时间耽误。林海外三千里内,都没什么像样的妖物。真正值钱的灵珍,都被搜刮都差不多,还要深入五千里内才行。接下来要赶路,不知庄‘师叔’可擅长遁法?若是走得慢了,我二人可不会等你,”

    “二位请便先行就是,庄某自信遁法上不会落于人后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点了点头,做了先请的手势。心中则是暗叹,这穆萱人虽是有些实力,然而性子也未免太傲了些,怪不得此女人缘,会如此之差。北堂婉儿虽也性情骄横,然而却也颇有自知之明,并不自负。且只要是她看重之人,都会以礼相待,折节下交。两人相比,实在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不过他到底还是选了与穆萱莘薇二人一起同行,一是这两位女修的实力确实都很不弱,二是没有其他选择,三是他自己,其实也没多少耐心继续等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运势仙缘一说,庄无道始终是半信半疑的,并不是太过在意。反正是有真传玉牌在手,有着最后保命的手段。真要有什么不对,那就立时跑路走人。他才不会怜香惜玉,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就如秦锋所言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夫妻有难,尚且大难临头各自飞呢,又何况是区区同门?

    “果真?”

    穆萱一脸的不信,不过却未有深究之意。遁法的高下,反正稍后看一看就知晓。

    “我与莘薇二人遁法,都与众不同,不是普通人跟得上的。除非你学了那门《仙影浮光》。”

    莘薇也担忧的看着庄无道,她那时听司空宏说起。本门功法中,庄无道只选了一门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,与遁术不怎么沾边。

    穆萱却不管这些,径自取出了两条满绘着符文的绢布,缠在了自己的双足上。

    然后又取出了一张符纸,口中念念有词。随着着那符纸无风自燃,那两条绢布,也渐渐闪烁灵光,仿佛有清风缠绕,足生双翼。然后轻轻一个跨步,就已经到了二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丁甲神行术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,微微一眯。确证了莘薇,说穆萱能够请来丁甲神将化身的说法,至少这件事上,莘薇并未骗他。

    能施展丁甲神行,自然也能借引丁甲神将的化身降临。

    “师姐的气机悠长,丁甲神行之术可以不眠不休,日行三千里而不大耗真元呢。”

    穆萱说完,不好意思的朝庄无道笑了笑。六枚‘赤流金’飞剑也再次飞空而起,而后并在了一处。穆萱也稳稳踏在了剑上,剑身微沉,而后连人带剑就疯狂前飙。

    遁速之快,竟然还胜过那穆萱一筹,看穆萱轻松的模样,分明还未尽全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错愕不已:“云儿,不是说要筑基境之前,才可以御器飞空么?此女的神念真元,竟如此之强,可媲美筑基。”

    莘薇说她危急之时,可以御剑逃离。庄无道原本以为她是为让自己安心的吹嘘之言,然而此时看,此女还真有这本事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需筑基之后才可,不过要御器飞空,也非是没有例外。”

    剑灵在心念内淡淡解释着,言语间也并不无太多的讶意:“不是她的神念真元强过于你,而是所修功决之故。三垣剑心经,这门御剑术,最擅的就是意剑相合之法。且那套飞剑,也颇有神异之处。虽是十二重的法禁,然而结合起来,却有一套特殊阵法。不过此女这么早就能神念分化,倒是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释然,然而整个人也浮空而起,离地大约三尺。而后也无什么特殊的身法动作,就往前飞速的‘滑’行。所过之处,花草辟易,泥土飞溅。

    然而滑速之快,却能与莘薇脚下的剑器相提并论。仅仅熟悉,就同样是神情轻松的追上了两人,与二女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“御空飞行?不对,你这又是什么遁法?”

    穆萱是目瞪口呆,御空飞行比之御器飞空,又要难上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此时,确实是离地三尺。而她与莘薇二人虽快,一个却要配合提纵之术,不时的起跃挪藤。莘薇御剑,同样要以剑诀控剑。同时操控六口飞剑,煞费心神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简简单单,把手背负在身后。也不用管其他,无比的轻松写意。规避那些巨木时,也游刃有余。庄无道只需稍稍侧身,就可改变规矩。

    同样的速度。然而无论气度声势,还是灵活便捷,都是庄无道远胜。

    “什么遁法?”

    庄无道斜睨了穆萱一眼,淡淡答道:“自然是土遁之术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自己,也说不好自己现在,到底是用的土遁,还是雷遁。

    练习了整整十年时间的封灵决,配合离尘宗的诸般功法,果然是有着奇效。

    在半月楼这一月多时间,庄无道也未做什么,主要精力,还是在研习大摔碑。

    然而那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,却已自然而然就入了门,到了第一层的门槛。

    而此时他的遁法,就是结合自身磁元罡力及御雷真法的产物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