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五章穆萱莘薇
    语含感谢的谢过王绝之后,庄无道就走出了雪心斋。至于王绝所言,有什么奇珍异材,要悠闲考虑雪心斋云云。庄无道根本没放在心上,估计王绝自己也只是说说而已,并不在意。也不认为他庄无道,能在林海中寻到什么好东西。今日与他说这些,只是预先与他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一走出雪心斋的门,云儿就在他心念内道:“牛魔霸体与离尘道袍其实已足够,剑主再加上这层地蚕内甲,根本就是多此一举。真要是遇到二阶妖兽,加上这层内甲也没用。高明剑者,往往会寓守于攻。似剑主这般,甚不可取。”

    言语间,少见的含了一丝讽刺之意。就差没明着问,庄无道你到底有多怕死了。

    “哦?难道真是一点用都没有?若对上练气境后期的修士会怎样?”

    剑灵顿时陷入哑然,此时的庄无道,的确不是寻常的练气境后期修士能伤,只好旁顾左右而言他道:“我只知太过看重于防御,反而会滋生怯懦之心。剑主对霸体太自信,也容易轻忽大意,失了警惕之心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以为意的笑了笑:“有备无患,有总好过无。这地蚕内甲可不仅仅只是用来增加元磁罡力,我听说地龙蚕丝,亦能增土遁之能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在越城街头与人斗殴厮杀了十年,他只悟出了两个要诀,一个是即便打不过,那也至少能逃得掉,所以才会苦练龙行虎步。一个是事前最好为多自己留几条退路,所以每每战起之前。庄无道都会尽量摸清楚附近的地形,以免跑入到死胡同。

    重新炼制万了地蚕内甲,庄无道前往的第二个地方,是易灵居。

    千奇阁与易灵居,同是玄机子为他介绍,宏山集内最厚道的两大商家,背景雄厚。不过前者专攻灵器买卖,后者则是丹药方面的资源强一些。

    在易灵居内,用仅余的金票换取了一些疗伤丹药。庄无道这才行至山口处,目光在那诸多修士中梭巡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到来,也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。这里聚集的,多是离尘宗的低阶修士。

    袖间能有两条云纹的,可说是屈指可数,少而又少。非是筑基修士,就是宗派真传弟子,无论是哪一种,实力都不俗,自然是引人注目些。而若是后者,就更使人在意。

    几乎立时就有几人走上来,想与他搭上话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师叔是哪一峰弟子?可以要前往天南林海。师侄不敢自夸,这天难林海五千里范围,都是了如指掌!”

    “师叔可听说金尾火蝎?我前些时日在毒云坑附近曾偶然发现了一头,只有一阶中期。这一次过去,就是为猎杀此兽,已经有好几位师兄动了心。一只金尾火蝎,可是价值一千善功。即便几个人平分,那也是足可抵得数次出入林海的收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尊曾言,不到练气境后期,最好还是远离毒云坑为佳。师叔,我这几个师兄弟,都是系出同门,合作了多年。这一次,是第一次准备突入三千里林海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深深皱起了眉,修炼了敛息术,固然能配合阴阳二化分气法,隐藏真元中的魔气与煞力。然而也有一点不好,易被人轻视。

    这寻来的几人,都还不过练气境三,四重楼的修为。与他此刻的境界实力,实在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三千里林海?这人倒是厚道诚实。然而若只是三千里林海,他自己独行就可,又何必要另寻同伴?

    至于那金尾火蝎,与毒云坑,这个人是想死不成?

    在王绝给他的那张地图中,毒云坑是标记中的重中之重。别说是练气境后期,即便筑基境也要避之唯恐不及。

    那里毒瘴弥漫,毒物横行,一不下心就要着了道。除非是有避毒之宝,否则还是尽量远离为佳。

    懒得去理会,庄无道继续看着四周,仔细寻觅着。附近来搭话的修士,见他态度冷淡,渐渐的也就知趣不再来烦他。只是有些人失望之际,难免说些酸话,诸如什么‘不知好歹’,‘不过是练气境二重楼而已,以为是真传弟子就很了不起了’,‘怕也是一品的灵根,傲到这种程度,不好相处’等等。

    庄无道都只当是不闻。好在这些人也心知,宗门真传弟子,绝不是他们能够得罪。即便是在议论,也尽量压低了声线,生恐将他激怒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看了半天之后,眉头就渐渐深锁。这里虽有数千修士,却没一个合他心意的。

    这次出去,是准备先去看看林海内的具体情形。再伺机猎杀几头一阶后期的妖兽,完成三月一次的献祭。

    然而若要达成自己的目的,就至少要深入到林海之内六千里。到那里才算是脱离尘宗巡查修士的掌控范围,可以放心召来魔主化身。也有足够的一阶后期妖兽,作为祭品、

    然而这一圈走下来,庄无道虽看中了几个队伍。然而这些人,要么是合作已久,排斥新人加入,分薄自己的收益。要么是看不上庄无道的修为实力,也不信任他人品,甚至都不愿与他多谈。还有些极端的,干脆就是排斥庄无道真传弟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有实力者,也都往往自傲,并不是人人都想讨好于他。自然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,与一个同是练气境的‘师叔’同行。

    再还有就些那些散修,倒有几人的实力,能入他之眼。然而这些人汇聚在此,大多都有其特殊目的。也不是固定的队伍,难以捏合,更无法信任。

    庄无道几次碰壁,只能以手抚额,暗暗一声苦叹。难道还真要自己孤身一人,进入林海不成?

    也头一次开始后悔,当初在船上,没答应夏苗的提议。有夏家四五位练气境后期的供奉跟随,这一次,他就不用如此头疼了。

    其实北堂婉儿与夏苗,实力都很不错。宣灵山一脉,应该也有些修为不俗的新人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大比道试后入门的弟子,哪一个不是在参研功法,在师长的指点下苦苦修炼?最开始的几年,也无需太多善功。

    哪里会像他,入门还不到两个月,就已筹划着进入天南林海?

    凝思了片刻,庄无道还是转身往回走。准备在集镇上寻个临时住宿处,再住个一两天等等,看看能不能寻到其他的可靠之人结伴。

    他生性谨慎,甚少做冒险之事。不是怕死,而是大志未酬,所以惜身。

    以前与秦锋他们一起,在街上与人打架。一旦见势不妙,庄无道往往不是第一逃的,却定然会是第五个,第六个。然而每当与人冲突的时候,庄无道也往往会站在最前面,是一群兄弟中的最强悍将,也是尖刀。

    他不缺赌性,然而也要在对赌局有点了解之后,才会下注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他宁愿再等等看,也不打算孤身闯入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才刚转身时,身后却响起了一个软糯的女声:“这位师,师叔,可是我宣灵山节法真人收录的第七弟子庄无道,庄师叔?”

    庄无道愕然回首,只见一个身形娇小的女修,正怯生生的立在他身后。容貌甜静可人,面颊上满是红晕,神色忐忑不安,支支吾吾道:“师叔可是欲入林,林海一行?如师叔不弃,可与,与我们一起。我们这里有位师妹出了事,刚好还缺一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怔了怔,狐疑的看着这女修。看起来是二十岁左右,然而修士的外表年纪,往往都做不得准。

    双手在背后,绞在一起,显然是极其不安紧张,甚至连话都说不圆。把他当成了什么怪兽似的,似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,才敢与他说话,

    庄无道哭笑不得,眼里的疑惑之色更浓数分,面色却极其温和:“我是庄无道,不知道友是?”

    他是真传弟子,却也不可能真就心安理得,毫不客气把这些年纪修为都强了他不少的同门,当成自己的师侄对待。

    然而也不能以兄弟相称,那是对节法真人的羞辱。道友这个称呼,却是长辈晚辈都可用得上。以示谦逊,不敢自居长辈。

    “莘薇,莘莘学子的莘,微是紫薇的薇。”

    那女修的语气,明显轻松了不少。“我师尊凤雪长老,不过十年之期未至,还未能真正列入她门墙。凤雪师尊,与师叔同在节法真人门下。师叔叫我薇儿就好,无需对我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笑,果然放松了几分警惕。按照师承,这名唤莘薇女孩,是他真正的同门,而非是离尘宗内,那三十万广而泛之的‘同门’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他也不打算轻易答应。

    “师姐那边缺人?”

    庄无道游目四望,四下看了看:“不知另外几位何在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,还有一位穆萱师姐。”

    莘薇说着,往右侧的方向指了指:“喏,师姐她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庄无道顺着莘薇的手指处游目望去,果见一个少女,也正立在谷口处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