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三章先天诸体
    用了一日时间,为聂仙铃仔细讲解了一番《天璇照世真经》的入门要领,以及灵窍开启,凝聚玄术神通之法。庄无道又反复询问了几次,见聂仙铃记得丝毫无差,庄无道才让少女退下道:“若有什么不懂疑难之处,可以暂且记着。等到五日之后,来向我请教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是真没什么时间,去指点聂仙铃修行。一月之后,就准备进入天南林海猎杀妖兽。此刻他自己都恨不得把一天十二时辰,当成二十四个时辰来使用。能够每五天抽出一点时间,为聂仙铃答疑解惑,已经是他的极限。

    待聂仙铃离开时,庄无道又想起一事,拿出了一些清米与灵药种子道:“那些灵田,放在那里也是荒废。仙铃你既然有兴趣,就先开垦着,每年的收获,都归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把种子接过时,却是喜不自胜,眼含感激。让庄无道疑惑无比,这聂仙铃应该家境不错,定是大家势族出身,应该不会缺少钱财才对。

    然而又想起了聂仙铃之前说的‘天南之地虽大,却只有南屏诸山,可为我安身之地’这句。可能此女的处境,是真的不佳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对此也没怎么在意,这聂仙铃不似会轻易受人恩惠的性子。愿意依靠他,成为灵仆,只是因无奈。

    且即便真是财力窘迫,有那几百亩灵田在,也足够聂仙铃赚取修行所需了。

    再说他此时,也真无余财襄助。他能帮的实在有限,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二十几天,庄无道发现聂仙铃的悟性,可能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些,也善解人意到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连续近一个月,聂仙铃未有什么疑难来请教,也从不轻易来烦他。除了每天固定的打扫,为他送餐之外,其余时间都没来过主楼。

    反倒是庄无道有些内疚不忍,终有一日还是按耐不住。破天荒的的主动走出了主楼灵室,寻到了聂仙铃。

    仍旧是在那些灵田里面,短短不到一个月。这荒废的三百余亩灵田,居然已经被聂仙铃开垦出了五十亩之多。且是深耕,土翻到了三尺以下。

    聂仙铃整个人却躺在了灵田里,整个人宛如抽搐中的小羊羔,娇小的身躯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叹息,知晓聂仙铃现在的情形,正是三寒阴脉病发的状况。几乎每日,都需经历一次。而若是过于疲惫,会更加重痛苦。

    走过去随手为聂仙铃施了几针,聂仙铃身躯颤抖的幅度,也没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不过此法只能止痛,却无法对聂仙铃的病症,有所助益。聂仙铃却依然坚持着自己站了起来,满面都是豆大的汗水,却冲着庄无道笑了笑:“多些老爷,仙铃现在好多了。那天璇照世真经,果真是适合仙铃,现在每次发病的时间,都缩短不少,也没以前那么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无言,语气也略显生硬:“你这是何苦?你才什么修为,一个人照料五十亩灵地,是不想活了?再若这样,这些灵田,我倒是宁愿收回,放在这里荒废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神情稍稍惶恐,而后又镇静了下来:“仙铃倒非是为了多换些财物,是因知晓自己体质太过孱弱,普通的内外功炼体之法,都无法修炼。不过仙铃也听说在灵地之内,哪怕是平常的锻炼,也一样可有强身健体之效,所以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还请老爷勿怪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起了眉,也不知这聂仙铃的言语是生是假。在这灵脉汇聚之所大量运动之后,能够强身倒是真的,更可洗去体内的污浊之气。

    然而这聂仙铃,却也太过拼命了些。

    而且——

    算了!这条性命,毕竟是她自己的,自己都不怜惜,与他更无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的身体,自己心中有数就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中,总算恢复了几分温度:“你修炼天璇照世真经,可有什么疑难不懂之处?为何不来问我?可是怕我烦了你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聂仙铃却讶然的睁大了眼睛:“老爷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,仙铃并无不懂的地方。老爷日日修炼,废寝忘食,仙铃怎敢去打扰?“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冷哼,却是不怎么相信。直接抓住了聂仙铃的脖颈,以指点住了她脖后的脊椎处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庄无道的面色就渐渐古怪起来,铁青着脸,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——养灵三阶!仅仅一个月不到,这聂仙铃就已从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,进入到了养灵三阶!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超品天资?

    超品灵根的聂仙铃就已是如此,那么拥有天品灵根的重阳沈珏,又将是怎样?

    聂仙铃修炼的天璇照世大法,简直完美无缺,一点滞碍缺陷都没有。果然是如其所言,对他讲述的入门之法,已完全领悟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连续几个深呼吸,才强压住了胸中波荡不已的心绪。然后就看见聂仙铃的双手上,缠满了白纱。

    一个大家小姐,从未劳作过芊芊玉手,二十几天既要开辟灵天,又要抽时间给他准备三餐,当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没怎么细思,就把自己那双早就不用的金丝手套递了过去。这件‘破甲锥’,后来虽升至五重法禁,然而品质实在太差,已经无法再次提升。只因是他使用的第一件灵器,才一直留着,没有交给秦锋一起带走。

    不过此物给这聂仙铃用,倒还合适。至少这女孩干这些粗活杂役的时候,不会再伤到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用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却退后了一步,猛摇着小手:“灵器珍贵,仙铃已承老爷太多恩惠,怎能再厚着脸皮,心安理得的再受老爷馈赠?万万不敢——”

    又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刚才可是仙铃修炼的天璇照世大法,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庄无道那难看的脸色,实在吓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借给你的,爱用不用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道果然如此,一如他的所料。不过也觉好生无趣,一腔好意,却被人踩到了泥地里。便随手就把金丝手套丢在了地上,然后转身就走;“你进境不错,也无不妥之处。按部就班的修炼就可,不用太急。十日之后,我会出山一行,可能需时近月。修行上有什么疑难,就及早请教,别憋在心里。这一次,我说不定要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然而聂仙铃要么不问,开始问的时候,却是一大堆。

    就在庄无道离开之前的两日寻上门,庄无道花了足足一天两夜的时间,才将心满意足的聂仙铃打发走。

    这时才知晓,仙铃钻研的,已经不止是《天璇照世真经》入门的部分。对经文的领悟,已经到了第一重天境界之后,也开始参研《天璇照世真经》中,附带记录的各种术法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如梦初醒,以聂仙铃这样的天资,自己仅仅五日一次的讲解,只远不能满足聂仙铃所需。让这女孩只局限于一本《天璇照世真经》,也是拘束了聂仙铃的才华聪敏。

    便干脆去请玄机子,每十天护送聂仙铃前去一次宣灵山,那里有宣灵山一脉私设的‘小传法殿’,可以抄录各种道法典籍。

    有一位筑基修士亲自负责接送,这群山间虽野兽成群,也没什么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反正玄机子最近,仍未从那场宝船血案的官司里完全脱身,不能闭关修行。庄无道也就不担心,会打扰了这位师兄的清修。

    又拜托玄机,在自己不在的这个一个月,代他照顾半月楼。庄无道第二日就动身,独自一人背着轻云剑前往‘宏山集’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再无玄机与聂仙铃陪伴,然而庄无道也不觉寂寞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零十二天,养灵四阶!”

    云儿的声音,在庄无道心念内赞叹着:“虽说养灵之法,入门的确是比内外功要快些,然而快到这种程度,也真不可思议。若我没料错,那女孩除了超品灵根之外,元神之强,也不在剑主之下呢!”

    “这些天云儿你已不止赞过一次,就不嫌烦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满的一声轻哼,又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元神之强,不在我下?如此说来,这聂仙铃难道也是什么十大魂体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十大魂体,诸方世界千万年都难都一见,哪里可能这么容易就遇到?云儿也是不知等了多少年,才等到了剑主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云儿说到此处,干咳了一声,似乎也觉自己这后一句,略有些暧昧了,转而道:“其实我之前所说的十大魂体,十大战体,前面还要加上先天二字。不过这世间,既然有先天魂体,先天战体,先天道胎,先天魔种。自然也就有了后天魂体,后天战体——”

    越来越像是个人了!而且是人格分裂的那一种!

    庄无道在心里面默默的自言自语着,云儿在梦境中的语气神态,越来越生动灵活。然而也变化多端,时而活泼,使而淡漠,时而强势,时而拘谨,时而冷静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他偶然观想出‘吞日血猿图’,召来一丝吞日血猿的战魂之后。云儿的言语,就再没了先前的压抑与急迫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