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二章半月小楼
    半月楼的第三层以下,庄无道都是空着,还不准备使用。而在半月楼外,还有着七座楼宇。其中两座,是炼丹楼与炼器楼。

    里面居然有现成的丹鼎,都是九重的法禁。比之庄无道入门时领的大路货,要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在丹鼎之下,还正儿八经的引来了两缕地火,只是这地心之火,不怎么纯正就是。

    南屏诸山,都是在一条庞大的火脉之上。仅仅大型的火山,就足有二十余数。

    而那雾灾生成之因,就是与这火脉常年沸腾,蒸发了大量水汽之故。而之所以会让人产生幻觉,据玄机子所说,是另有缘故。南屏诸山之下,有着至少七条幻石矿脉。水汽混合了幻石之力,才造成了南屏诸山的雾灾。

    半月楼所在,就是这条火脉的分支之一,在最尾端处。这里虽没有火山,半月湖却常年维持着一定温度。使这五千丈的山巅处,都温暖如春,成为灵禽栖息之所。

    也正因此故,半月楼引来的地火,火性既不显炽烈,也不暗弱,较为温和。不需要法阵禁制,就可使用。这里不怎么适合练器,却极适合炼丹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样庄无道都不擅长,上好的炼器楼与炼丹楼都只能暂时空置,让地火与丹鼎蒙尘。

    其余五栋楼宇中,除了一栋是用来存放杂物的库房。其余四栋,都是楼高四层。材质与空间,虽都远不如主楼,然而也超出了离尘宗九成内门弟子使用的灵地。四栋副楼,都是日后灵仆的居处,一人一栋。聂仙铃此时就住在最靠近主楼的一栋副楼之内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还有一间小木屋,却是一间小厨房。同样积尘三尺,也不知多少年没用过了。

    回来之后不久,庄无道就将从宣灵山领来的那套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,布在了半月楼的外围。

    阵法极其简单,南北东西八个方向各自一面。总旗则设在了主楼的最顶层,也是这套旗阵的中枢。

    而此阵一成,庄无道就感觉这里的半月湖,与几百里外的宣灵山隐隐有了联系。也顿时就明白了过来,这所谓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,根本就是离尘宗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’的一个子阵,是主阵的一个分支。

    这套旗阵,可以借助主阵之威,借来都天神雷伤人,护持洞府灵地。在宗门遭遇攻打之时,也可随时为主阵提供支援、

    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’是以二山七峰加上离尘峰为核心,然而却是以南屏诸山内。大大小小数十万个‘九宫都天神雷旗阵’来构成主体。

    将整个南屏群山七千里地域,都连结成了一个整体。三十万弟子的洞府都浑融一体,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最初的几天,庄无道忙着整理半月楼,几乎没时间去理会聂仙铃。直到空中雾灾渐消,才有了空闲处理聂仙铃修行之事。

    当庄无道终于想起,去把聂仙铃寻来的时候。少女正在试着开垦那些荒废灵田,俏脸晕红一片,额上满是虚汗,却依然还在坚持。使庄无道暗觉羞愧,这几天聂仙铃将这几栋楼上上下下,都打扫擦抹的一尘不染。之前因荒废而生出的杂草,也清理一空,他却故意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少女拖着三寒阴脉的病体,体质虚弱,每日病发时都会痛楚不堪。然而这几日里,却从未好好的休息过一次,不知疲倦的忙碌。试图以勤奋来讨好取悦于他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知聂仙铃这几日,到底忍受了多大的痛苦,然而此女的决心,却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聂仙铃,你真是准备不要性命,也要入修真之途?”

    在第五层的灵室内盘膝而坐,庄无道目光复杂的,看着眼前跪伏着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可否告诉我是因何故么?别跟我说什么向道之心,你真欲修道长生,也不会等到现在。这世间哪里不可以修行?凡世之间,也多得是各种修炼功法。那些丹药,也不独只离尘宗才有。我观你衣饰穿戴,礼仪举止,也不像是出自贫家,而是大族出身。十几来来养尊处优,生活优渥才是。要入修真之途,更是简单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庄无道略略犹豫片刻,还是开口道:“你若是有什么不得以的苦衷,或者有什么心愿,尽可说出来。只要我日后能做到,都能尽量帮你完成。没必要强行修炼,挥霍掉剩下的寿元。”

    他不愿把别人的麻烦,背在自己的身上。然而眼前这女孩,却偏偏使他生出了几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若是他庄无道,能够不费多少力气就能办到。真是不介意,助此女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聂仙铃却低敛着眼帘,神色平静:“多谢老爷垂怜!仙铃确有不得不修真问道的苦衷,然而却不愿假于他人之手。老爷的好意,仙铃只能心领了。至于为何是离尘宗,是因这天南之地虽大,却只有南屏诸山,可为我安身之地。仙铃命薄如纸,却坚信修真长生之术,可使弟子延年益寿。与其剩下的十几年中日日苦熬等死,倒不如奋力一搏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了皱眉。他没想到,这女孩会如此的冥顽不化,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随即又觉释然,此女性情坚韧异常,想必也是极其固执之人,若随随便便就肯转换心意,那才奇怪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身有三寒阴脉。聂仙铃之后十几年岁月中的每一天,都将在痛楚折磨中渡过。

    换成意志薄弱一点的,只怕也会生出轻生之念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可已想好了?成为我离尘宗的灵仆,种下神纹血禁。那么日后生死命运就再不由己,除非是自废修为,彻底忘却前尘诸事下山,否则一生都难以逃脱。日后有什么不如意,可不要怨我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想也不想,就朝庄无道重重磕一个头:“仙铃无怨无悔,还请老爷成全!”

    “也罢!”

    庄无道叹息了一声,再不多言,将那枚白玉腰牌,丢在了聂仙铃的身前。少女也不迟疑,径自咬开了手指尖,把血液滴在了白玉牌上。

    仅仅一瞬,那白玉牌的下方处,就形成一个仿佛玫瑰一般的血色图案。

    这是代表聂仙铃的禁纹,人在则纹在,人死则纹消。

    当庄无道将白玉腰牌取回手中时,立时就已察觉,这白玉腰牌内,确实已印入了聂仙铃的一丝魂念。

    以此为纽带,他只需佩戴着这枚腰牌,哪怕远隔万里,也依然可感应到聂仙铃的位置。而若以咒语催发禁制,则可使聂仙铃真元变乱,轻则痛苦难受,如受酷刑;重则走火入魔,修为尽费。

    而真正种下‘神纹血禁’的,并不是他庄无道,而是数千里外的传法宣灵殿,那才是这件白玉腰牌的主体。

    至于这聂仙铃的命运生死,与其说是掌握在他庄无道之手,倒不如说是操控在他那位师尊,身为宣灵峰主的节法真人掌中。

    只有宣灵殿的主人,才是这些灵仆的真正掌控者。

    这种法门,除了防范灵仆之外,只怕也是为约束似他们这样的真传弟子。

    神纹血禁一成,传授天璇照世真经就再无妨碍。离尘宗有完整的第一与第二重天内容,甚至包括了这两层所有的伪灵窍方位,以及开启之法。

    然而这门功法却需师长传承,以真元引导,助弟子先修出灵识。好在之前庄无道从那里得来《天璇照世真经》残本还在,不能使人修到高深境界,然而引聂仙铃入门,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先修习这门‘天璇照世真经’,金丹境之后,我会用善功为你兑换那门‘七杀灭世真经’。可移星换斗,转修七杀命星,土火冰三系兼修。”

    按照云儿对他说的那些言语复述着,庄无道却面现怜悯之色:“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不过以这少女的寿元,怕是活不过成为金丹之时。即便兑换‘七杀灭世真经’,估计也用不上——

    聂仙铃却微蹙柳眉:“老爷,仙铃是超品冰灵根,应该是修行冰系功法最快才对。老爷若担忧冰系功法,会加重我的三寒阴脉,大可不必,仙铃能忍受得住,也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,顿时气得乐了,这个小娘子,真是不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,自己还有土火二系的超品隐灵根?你既然自己不要命,我无道也不是你什么人。不会刻意怜你,也不会害你。你只需知晓,天璇照世真经是最适合你修炼的功法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楞了楞,似乎还真不知自己除了超品冰灵根外,还有火土二系超品隐灵根之事。

    而后歉然一笑;“对不住,是仙铃不知老爷的苦心。是仙铃心急了些,还请老爷莫要怪我!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看着眼前如花少女,却只觉是意兴萧索。有些后悔当初,把聂仙铃就下。

    当时是不忍,然而这几年却要亲眼看着这少女,在自己眼前慢慢凋零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,不止是像他的母亲。也有许多地方,与他有相似之处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