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一章韬光养晦
    庄无道却全不去理会,这人群之中,只有一人能令他在意。那是一个容貌气度,都毫无出众之处的少年。五官精致,可搭配起来,面相却仅只是过得去而已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气质,就像是邻家少年,平平常常。放在人堆里面,往往会被忽略。

    然而那一双,在往庄无道望来时的那一瞬,却璀璨明亮到不可思议

    虽只是一刹那的世界,却已令庄无道,注意到此人的不凡。

    位置在众多明翠峰弟子中,能够仅次于魏枫,甚至凌驾于几位筑基境修士与盖千城东离寒这等出众人物之上。

    这个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似乎也注意到庄无道望来的目光,那少年朝着他一笑,意态友善。

    而魏枫似乎也不与一个后辈纠缠,丢了身份。讥讽了几句,就迈步与玄机三人错身而过,同时语音幽幽道:“玄机师侄,宝船之上那桩惨事,我明翠峰上下都谨记于心!师侄却莫以为,逃过执法堂的责罚,就能了结一切。这桩血债,我明翠峰必定会讨还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玄机并不在意,负手昂扬而立:“妖邪闯入,师叔不信也无所谓。倒是我们华英师叔遭遇的惨事,玄机子感觉颇有蹊跷。你们明翠峰,似还欠我们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魏枫身形一顿,接着就哈哈大笑。也不答言,自顾自扬长离去、

    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师侄哟,这世道早已经变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直默不作声,却能感觉玄机子的双手,一直都死死紧攥着,身躯亦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足足片刻之后,玄机才慢慢恢复了平静:“刚才那少年,就是莫问。超品火灵根,东南之地,千百年难得一见。出身原京学馆,练气境七重楼,是这次诸国道试中,排名第一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莫问?”

    庄无道挑了挑眉,此人之名,他早在一日之前的离尘峰之下,就已听说过了。

    ——是他的话也就难怪,以此人的天资灵根,秘传弟子的地位,可谓十拿九稳。怪不得能够位在诸多筑基境弟子之前,想必也已入了元神真人的门墙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一届的超品灵根,共有两人。除他之外,还有一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另一人名唤李昱,是超品木灵根。同样是练气境七重楼,出身楚京道馆,不过此子的归属,仍未确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疑惑道:“这一届,难道不是由明翠峰大开山门?”

    “虽是如此,然而两大超品灵根,都由明翠峰一峰独揽。哪怕是与明翠峰交好数千年的皇极峰之人,也不愿见。如此二山七峰都在争夺,还未有定论。便是宣灵山,也插了一腿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玄机子戏谑的一笑:“我们这一峰,暂时已无秘传名额,又被明翠峰合纵连横,针对排斥,无论如何都是抢不到手的。然而却也不妨最后捞取些好处。无论这李昱,落在哪一峰手上,都需让出点实实在在的东西出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眉头深锁,若有所思道:“玄机师兄,我们宣灵山一脉处境,就真是如此糟糕?只是因师尊他,寿元将近?”

    那玄机子明显呆了呆,而后一声失笑:“这些事情,可不是师弟你该管的,师弟现在,只管专心修行就好。宣灵峰内,自有苏师叔与司空宏师叔这样的大树遮风挡雨。秘传弟子,素来都是一峰支柱。师弟日后的成就越大,进境越速,宣灵山就越可稳固不摇。”

    支柱么?

    庄无道默默无语,只觉一股沉甸甸的压力,落在了自己的肩上。

    又想起一年之后的大比山试,曾败在他手中盖千城与东离寒,本就不怎么甘心服气。又有那魏枫的挑拨催迫,一年后必定要再次向他挑战。

    这两战,他已是势如骑虎,无论如何都不能败。

    然而云儿却已有言,一年之后的山试,她也不准备出手,这一战只能靠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师弟可是在想一年后山的山试。”

    玄机好奇的问着,见庄无道脸色凝重点了点头,也语气肃然道:“关于山试,宏师叔有句话托我转告你。他希望一年后的山试,无道你最好不要出战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双眼顿时微眯,抬头望去,只见玄机淡淡道:“师叔说你已领悟了大摔碑手拳意,剑术也凌压于同辈之上。然而离尘宗内风波险恶,师弟最好还是和光同尘,暂隐锋芒为上。一点点颜面,丢了也就丢了,我宣灵山门下不争一时之短长。未来时日还长,终有师弟一鸣惊人之日!”

    “司空前辈他真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是哭笑不得,之前让自己不要给宣灵山丢脸的是司空宏,现在让他和光同尘,暂隐锋芒的,也同样是这司空宏。

    到底要怎样才对?

    韬光养晦,这倒是合他的性情。然而云儿也说了,他的拳法剑术,修为神通,只有经历实战,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成长。

    更有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标,百年之内,踏入元神巅峰,离开这方世界——

    “师弟的悟性天资,宏师叔他已尽知。至于外人会怎么看,他才懒得去管。反而担心你会背负过重,遭人嫉恨,早早夭折。”

    玄机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又忽然顿住,转过头看了看天色道:“天色已晚,我们也该动身回去了。一日之后,整个南屏诸峰,都会有雾灾生出,漫布三万里地域。那时即便筑基后期的修士,也无法遁空而行,就更不用说那些才十八九重法禁的飞空舟船。再不走,就要在离尘峰呆上五六日。师弟如今,怕也是急着返回半月楼参研那几门功法吧?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回到半月楼的当日清晨,庄无道就看见了玄机子所言的雾灾。诸峰之上,四处弥漫着迷雾幻霞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蒸腾的雾气,还有一片片的霞光。若只是如此还没什么,山峰间云雾缭绕,五光十色,反而是难得的美景。

    关键是那重重迷雾内,还有着致幻之力,使人在雾内迷失方向,生出幻觉。

    不止是南屏诸山内的离尘修士不能幸免,就连那些兽类也是同样。

    雾灾起时,原本盘旋在半月湖上空的那些灵禽,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老老实实,呆在了半月楼内。至于玄机子,早就离开,回了自己的居所。

    不过二人居处,距离果然很近。只隔着一个山峰,即便以庄无道的脚程,也只需一刻时间就可往来。

    半月楼共有五层,内中每一层都有近五百丈方圆之地。而且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成,庄无道曾经试过,楼内使用的木料,比之当日的灵骨宝船还要坚硬。

    第四层被庄无道开辟成了他自己的起居之所,占据了整整半层楼。另外半层,则是分隔开了,被他当成了符室。每日练习符箓,都在此间。

    第五层,则是他的修炼之地,也是整个半月湖范围,灵力最盛之地。

    而在楼顶之上,甚至还有一个观星用的法坛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这里试过几日修行,然而每一天的效果,却可抵得他在东吴国内近半月的苦修。

    在东吴国内,他需日日勤修天璇照世真经,才能提升修为与神念。然而在这里,半月楼的观星台上,庄无道只需入定一个时辰,就可使体内积聚的星力接近饱和极限。每一次入定之后,都需要三五天,日日以牛魔元霸体的拳架来打磨挥发,才能慢慢的把这些星力‘消化’融炼。

    而蕴剑诀,更只是一夜之间,就让体内多增出一丝剑气。使剑气的数量,提升到四缕。

    再配合离尘宗的丹药,与轻云剑的聚灵之能,修行速度,与以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而念诵《天地阴阳大悲赋》时,洗骨伐髓的效果,更是超出了以前五成。

    不过这三日之内,他再以‘天璇照世真经’,或者‘蕴剑诀’功法入定时,基本无用。这是由他的灵根与肉身来决定,灵根与肉身的强度,就等于是一个容器,决定了一个人,能容纳的灵力多寡。

    换成是北堂婉儿那样的一品灵根,甚至只需每六天入定一次就可。而修炼的效果,还要更超出他数倍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也不觉嫉妒,似半月楼这样的宝地,也不是每个离尘宗秘传弟子,都能够拥有的。就更不用说,是一个还未升为真传的内门女弟子。

    此时他借助阴阳大悲赋,领悟大摔碑手的碎山河真意,已根基渐稳,把体内的魔气煞力,炼化了将近七成。施展出七重楼的修为,已无妨碍。眼下正是急于提升修为的时候,所以这几日时间里,庄无道都是欢欣莫名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修行的效果提升,以前他估计,日积月累的常规修行之法。他至少要用十二年时间,才可进入练气境八重楼。

    然而在这吞月楼内,最多两年,他的修为就可以在七重楼之上,再进一步!

    而每日用在入定冥想上的时间,却缩短了大半,可以分心旁顾其他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