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四零章都天御雷
    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?雷光所向,天地寂灭?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光,从《仙影浮光》那扇玉质石门上移开,向那边转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里诸多白玉石门中,也的确是只有这一扇,光影最为辉煌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却依然是有些犹疑。这门功法,真是最适合自己?

    “我让剑主你拜入离尘宗门下,就是为了这套功诀。剑主修炼了近十年的封灵拳,已然把自身体质,改善到最佳状态。若不修这门功法,那就真是可惜了。至于遁术,剑主主修的是牛魔元霸体,是纯正不过土行功法。除了土遁之法,修炼其余任何一种五行遁术,都是事倍功半,效果也不如人意。然而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,却可施展雷遁,是世间最快的几种遁法之一,不逊色那门《仙影浮光》。磁能生雷,雷亦能生磁。两门功法,正可互相裨益,可谓是绝配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时,庄无道就再不迟疑,直接数步,就跨入到了那扇刻录着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十字的白玉石门内。

    依然是一片黑暗的虚空空间,不过却没有了那满天星辰。只有虚空中,那一条条,一句句闪烁着七彩光华的经文。

    庄无道更只觉脑海内猛地一炸,无数信息瞬间流涌入灵识之内。

    好在最近他神念大增,记忆力也本就出众,片刻之后就已适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后就感觉到一股温暖的异力,在引导着他体内的真元,在经络中循环流动。

    对照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的经文,就可知是这套功决的大小周天导引之法。

    这里留下的传承,直接就助他完成了一个大周天循环。

    而那些信息中,除了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的内容之外,还有着整整十二个伪灵窍的方位,以及开窍之法。

    而随着身躯中真元流动,庄无道的手指尖,亦出现了一丝丝的紫色电光,璀璨无比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目里,也现出诧异惊喜之色。这套功决,果然是能与牛魔元霸体的元磁罡气,互相转换,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以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催发的雷电,果然能催发磁元,增强他的霸体罡身。

    而此时他对这么功法,还仅只是一知半解而已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当庄无道从宣灵殿内走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日之后。

    为领悟一门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,庄无道就花了整整九个时辰。之后的牛魔元霸体与天璇照世真经,却是用时不多。

    一是因他早就学过,二则是因里面的传承,并不完整。

    《牛魔元霸体》倒是有着完整的功决,一直可修炼到元神境界,然而却只记载了六个伪灵窍。

    而天璇照世真经就更是不如,只能修炼到金丹境为止,伪灵窍倒是不少,足有七处。

    也果如云儿所言,大多数功法中记载的灵窍位置,都有重合。这三门功法加起来,其实也只有十四个伪灵窍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其中,却无一处与蕴剑决有重合之处。也让庄无道对这门辅修功法,更好奇起来,高看了一眼。这门辅修之术,只怕真有些来历,多半品阶还要更在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之上。

    而殿门之外,玄机子也是吃了一惊,愕然不解道:“我宣灵山十二门传承功法,师弟为何只选一门?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虽是绝顶功法,然而当做主修功体,却是有些差了。我们宣灵山的‘太虚乾罗大法’,‘九天磁光子午大法’,也都是三品超凡级的法门,功体之强,世间能与之并列者,不出五十。太虚乾罗刀及九天磁光子午线,亦是一等一的神通。甚至可直指传说中的合道境界。师弟为何不选?”

    庄无道苦笑,总不可能对玄机子说,是自家云儿对这两门三品超凡级的功体,都看不上眼。认为自己现在最合适的,还是牛魔元霸体,可强壮身躯,蕴养剑气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修真之道,贵精不贵多。我灵根只有五品,资质本就有限,牛魔元霸体与天璇照世真经都已小有成就,师弟实在不愿轻易放弃。所以暂时只选修了这一门,至于那太虚乾罗大法’,‘九天磁光子午大法’,日后看情形再说。贪多务勿的道理,师弟我还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欲专精一门?”

    玄机子皱起了眉,本能的感觉,庄无道的话语不尽不实,然而他也法指摘,只好无奈道:“也好,不过如此一来,日后只怕容易被人克制。还有那牛魔元霸体与天璇照世真经,天一诸国内虽有传承,然而散迭各处。师弟日后要想收集全本,怕也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了摇头,他根本就没指望自己能收集到全本。知晓自己哪怕百年之后修为通天,富可敌国,希望也是渺茫。

    牛魔元霸体也还罢了,已经有了直指元神境巅峰的功决内容,只差几个伪灵窍的方位而已。那天璇照世真经,却真正是让人为难。

    日后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,或者助云儿恢复伤势记忆之后帮自己推演后续部分。

    见玄机子不再追问,庄无道又指了指聂仙铃道:“我从宣灵殿内带出来的功法,可能够让她修习?”

    “她是你的灵仆,自然可以!”

    玄机子笑了笑,意味深长道:“不过她毕竟非是我离尘宗弟子,为制约灵仆将我宗的传承之秘泄出,还需有一个约束的手段。一般真传弟子的灵仆,都有‘神纹血禁’,将一丝精血魂念拘束在真传玉牌之内。只要在千里之内,主人一个念头,就可催发禁制,使灵仆精血自焚,痛不欲生。借助玉牌之助,更随时可知灵仆方位。只有如此,才可使宗派放心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皱眉,如此灵仆,岂非是生死皆操之人手?只要稍有些傲骨自尊之人,估计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而聂仙铃,也是面色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玄机子见状则摇了摇头,语气全无起伏波动道:“这是我离尘宗的规矩,绝不可改。违者便是欺师灭祖之罪,是四不赦的死罪之一。这位小娘子若是不愿,大可由我送她下山去,灵仆之约不用再提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聂仙铃一眼,少女却并不出声,似乎已默认了玄机子之言。心中顿时既觉意外,也觉在清理之中。

    这聂仙铃的眸子里,虽有着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孤高冷傲,然而对入道修真,却也执着已极。会愿意成为他灵仆,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在种下‘神纹血禁’之前,庄无道却还有些话,想仔细问一问这聂仙铃。只是此刻,却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在宣灵殿选定了功法,三人这次的离尘峰之行,就算是功德圆满,

    然而当玄机子领着庄无道二人,往传法殿外行去时。却只见一群人,正浩浩荡荡的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二十三四岁年纪,面似女子,娇媚之至。袖间有三朵祥云,胸前则纹着‘火凤’图案。

    玄机子见了他,却不自禁的瞳孔一缩,让开他了一旁:“见过魏师叔!”

    庄无道初视不知这位,到底是哪一峰的金丹长老,也跟着玄机子行礼。不过随即视角余光,却看见这人身后,那盖千城,东离寒等吴京道馆一干人,赫然都在此人身后的队列之中。顿时就明白了过来,这必定是明翠峰一脉了,

    明翠峰一脉的魏姓长老,就只有一位魏枫。

    那魏枫也停下了脚步,看了三人一眼,而后笑道:“原来是玄机师侄,这是带人来挑选功法?这庄无道我见过,你们的节法真人,真欲选他为秘传?宣灵山一脉的弟子,真是一年不如一年,一个五品灵根,一个三寒阴脉,居然也当成了宝贝一般。便连我这外人看着,也为你们着急。话说回来,玄机你就不觉节法真人不公?整个离尘宗内,数得着的一品灵根,非但不能入选秘传,连真人门下也无缘,死抱着一个已经死去的金丹师尊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诧异的看了眼身侧的玄机,他这位师兄,居然是一品灵根,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玄机则面皮发紫,语气也生硬了起来:“师叔慎言,此是我玄机私事,不牢师叔操心!玄机师尊,是为宗门战死,也非你能妄论!”

    那魏枫却笑,并不生气:“我也是为你着想,你既不识好人心,不愿领情,那也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回望身后:“千城,我听说你一月前,曾经在此子面前一剑而败?”

    那盖千城上前一步,面色凝重:“是有此事!是弟子无能——”

    “何用如此?一个五品灵根之人,能称雄一时,难道还能得意一世?”

    魏枫语气,又逐渐转为冰冷:“不过我明翠峰的弟子,输给谁都可以,却唯独不可输给宣灵山一脉!一年之后,莫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那盖千城冷冷盯了庄无道一眼,而后俯身道:“千城绝不负师尊所望!”

    他旁边东离寒亦是面色苍白,死死的握着手中的刀,看向庄无道的眼神,满含挑衅与杀意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