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八章传法十殿
    “其实我离尘大多弟子,也只偶尔吃上一两餐清米而已,有些人一年都没碰过。日日服用,也只有那些世家弟子才能负担得起。我当初刚拜入离尘宗时,可没师弟这般的大手笔,一次就购下两人半年之用。”

    玄机是赞叹佩服,却让庄无道面色近乎扭曲。而后又站在宏山集的街上,指点着远处那个山口道:“这里是我离尘弟子交流易物之地,也是离尘本山的一处门户所在。这里出去,就是天南林海的西部。刚入门的弟子,大多都是依靠在林海内赚取功德,从采获灵珍、猎杀妖兽起步,用于修行。师弟你要去林海,至少要有五位以上同门,一起同行。在入筑基境之前,也最好不要独自深入到五千里地域之外。”

    这山口之外,就是天南林海?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的看了一眼那狭小的山口,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。不过在山口处,的确是汇聚了许多修士。总数两千有余,修为不等,或是结伴而行,或是独自等候,也有四处搭讪的。

    “林海内的妖兽,常年与我离尘修士搏杀,凶残狡诈。往往也是成群结队,从不落单。两千里之内还好,一遇到险情,只需一个信符。我离尘驻守修士就旦夕可至,施以救援。可是到了两千里之外,一旦被妖兽围住,那就很难有生还可能。”

    玄机肃容,郑而重之道:“人猎妖兽,兽也猎人。修士血肉,对于那些妖兽而言,也是美味大补之物。所以不到一定修为,绝不可独自深入林海。这也是我离尘宗,在鼓励弟子互相合作结友。然而一个可靠的同伴道友也很难寻到,法侣财地,侣居第二,师弟需得慎而又慎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明白!”

    庄无道点头应是,心里却在发愁。他供奉魔主之事,绝不能让他人知晓。献祭之时,需要秘而又秘,怎能与其他人同行?

    心中这般转念着,庄无道却忽又失笑自嘲,这天南林海内,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,自己都还不清楚,想这么多有何用。

    到底是独身一人入内猎杀,还是寻几个可靠道友,还是等到自己对天南林海,有一定了解之后再做决断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先寻几个同门,入天南林海内探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庄无道又想起了夏苗之前,在船上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师兄,天南林海不是已被我宗划为禁地,其余宗派与散修都不可擅入。为何那山口,还有一些散修。”

    山口处那千余修者,的确不仅仅只是离尘宗弟子。

    “是有这规矩!”玄机颌首道:“然而若是由我离尘宗弟子带入随行,可以网开一面。只是我离尘宗抽成极重,高到收获的六成,而且一人只能携带一件空间灵器,以免私藏。许多散修都以此为生,而我离尘宗不少弟子,也专靠着这些散修赚取功德。每带队进入一次,都会独自取去一成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忖道这些散修居然也能忍受?无门无派固然是没人约束,然而遇到离尘宗这样的庞然大物,也只有被欺侮欺压的份。

    “天南林海地域太过庞大,即便我离尘宗举一宗之力封锁,也难以禁绝其他散修私入。所以事情不能做得太绝,要多少给他们留一条活路走,才不至于激起反弹。六成的抽成虽是重了些,然而这散修也不会轻易冒着得罪离尘,身死族灭之险,贸然私入林海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微闪,又看向了周围群山:“难道就只能从这里山口出去,离尘本山地域九千里,其他地方莫非都无法通行?”

    “类似山口离尘诸峰皆有,此地毗邻宣灵山,出入则多为我宣灵山一脉。这附近其他出口也有,不过都被罡风雷网阻绝。我宗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第一个要防的,就是天南林海内的妖兽。一旦被那些入阶妖兽冲入山内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离尘三十万弟子,分布在这九千里方圆群山各处,其中大多都还是练气境,哪里能一一顾得过来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玄机又一笑:“不过师弟你若能修至筑基境后期,也大可不用来这山口,直接横空穿越禁阵就是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也不知是连续赶了一千二百里路,实在过于疲惫之故。庄无道与玄机二人,在街上大肆采购时,聂仙铃一直是隐形人一般侧立一旁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她身体孱弱,不久前才又发过病。即便这一路行来,都是由庄无道背负,也依然是不堪承受。面色煞白如纸,全靠意志强撑着,才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似没在意,心里却是暗暗佩服。若没有三寒阴脉,只凭少女的这份心志,就足可在修行界内有她一席立足之地、

    聂仙铃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静养,然而庄无道实在不放心,将此女独自留在半月楼。

    一旦这女孩再次发病,他再回到半月楼,只怕会见到一具死尸了,

    好在从宏山集前往离尘峰时,再无需步行。这里可以雇佣飞舟代步,直飞离尘峰。要更舒适一点的,还有宝船,与离尘宗的灵骨宝船不能比。然而也能日行两千余里,宽长五六十余丈,里面还有几个房间可以休息、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到了离尘峰,此时山下,依然是汇聚着诸多新入门的弟子。来自于距离离尘本山更远的诸国。

    玄机带着他二人直奔传法殿,就建在半山腰处。此处防卫深严,庄无道一路望见的筑基境修士,就有近十位。而此地的禁法,也与山巅隐隐合而为一,显然也是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’防卫的核心。

    “传法十殿,分布十方。其中九殿,分别是归属二山七峰所有,其余弟子都不得进入,擅闯则死!只有正中央的传法总殿,诸峰弟子都可进入。不过传法总殿内的功法,都是泛泛。而里面离尘宗的本山秘术,一万七年以来,从未能有人成功习得。哪怕是历代掌教,也是无可奈何。所以那里,也只有不在二山七峰传承内的弟子,才会前去学法。”

    玄机进入之后一直左行,直到来到一处雄阔的殿堂之前。整个长宽三百余丈的殿堂都是玉质筑成,晶莹剔透。而殿堂上方的牌匾,正是‘宣灵’二字。通体灵光流传,形成五色烟霞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瞪口呆,心内也是震撼莫名。眼前这座宣灵殿,似乎是通体祭炼而成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一间殿堂,倒不如说是一件灵器——不对!是至少六十重禁制的法宝!

    “很震撼可对?当初我也是如你这般。”

    玄机略有些得意的,欣赏着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的膛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那座宣灵山,一开始并无名字。是因这间‘宣灵殿’传出的一脉道法传承,将那处选为本脉根基所在之后,才易名为宣灵山。其余二山七峰,也都是如此。十座传法殿,都是八十四重法禁的法宝。是我离尘宗最后的手段,是真正的镇山之物。千年前我宗最虚弱时,就是依靠这十座传法殿,使那些狼子野心之辈,望而退却。”

    “八十四重法禁?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更是震惊,八十四重法禁,那已是灵宝层次。而这一界内,灵器最高应该不过六十重法禁才对。

    “是八十四重法禁没错!据说这十座传法殿,不是我们这方世界之物,而是我们离尘宗一位祖师从他处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处?到底是哪里?”

    庄无道疾声追问,玄机也了然的一笑:“具体我也不清楚,只知大概而已。此事关系到我宗一桩秘辛,门内极少有人知晓。当初我离尘宗祖师,并非是天一界之人,而是来自另一方世界。而修真境界,也并不只到元神境为止。元神境之上,还有练虚,合道,归元几个境界,甚至可以修炼成真正的仙人,从此长生不死,与天齐寿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胸中波澜起伏,玄机之言,倒是印证了云儿当初的言语。

    元神境之后,果然还有练虚,合道,归元诸境——

    “而我们所再这片天地,也否是独一无二的世界。在虚空之外,还有其他的‘天地’存在。有些世界,比之我们天一界,还要更容易修行。而我们离尘宗那两位祖师,就是自知寿元将近,修行无望提升。才跨界而至此间,为离尘宗传播道统。”

    玄机眼含向往之色:“离尘宗始于三万七千年前,然而真正兴盛,是自第二位祖师怒江道人降临之后。以一人之力,横扫天下诸宗,镇伏妖邪,真正立下了离尘宗根基。这位祖师,不但带来了这十座传法殿镇压山门,更同时携来了一座登仙台。言道后辈元神修士,有天赋杰出,实力出群者,可借‘登仙台’牵引之力,横渡虚空,去他方世界修行。然而这一万年来,我离尘诸多元神真人,从无人能成功过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顿,玄机笑了笑:“你是真人弟子,此中详情日后只会比我知晓更多,我这里就不卖弄了。拿着此物,可以不用善功,进去挑选三门功法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