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七章宏山市集
    庄无道亦被勾起了好奇心,不自禁的追问道:“师尊当初是怎么说的?

    “师尊当时说当今凡世间诸国战乱,修界也是争斗连绵,此是大争之世!据说最早天地初开时,世间百兽横行,都有移山倒海之力,浩瀚通天之神通,餐肉饮血,弱肉强食。那时只有我人族最弱,在生死压迫之下,一力求变。与天斗,与妖争。才能力压群兽,脱颖而出,成为如今万物之灵长。繁衍至今,已是这天地之主人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语速极慢,却一字字都坚定无比:“所以我离尘宗,信奉的也是‘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’之道。二山七峰弟子,都需从厮杀争斗中走出。所以我离尘宗内,才有每三年一次的山试大比。天南林海内的妖兽,也总是会给它们一些喘息之机。宗门内一派祥和固然是好,然而内部若无了压力,恐怕我离尘宗只怕也难以立足于世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再者宗派一旦壮大,各人之间的利益冲突,矛盾仇怨,无论如何都免不了。到不如早早就定下规矩,将争斗冲突,都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。我离尘二山七峰之间,这万年来虽争斗不断,龃龉不绝,然而每遇外敌,也通常都能同心协力。门下弟子,这些年亦是一代强过一代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他面上是一脸佩服,心中却还有些疑惑未解,更有点不以为然。然而也没必要,去置疑司空宏与节法真人。

    除了千年前陷空岛那场大变,使离尘宗稍稍沉寂。离尘宗的实力一年强过一年,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司空宏这时也恢复了玩世不恭的笑意:“这里一千二百里外,有一处集市。是隶属我宣灵山门下,周围二千里内的宣灵山弟子,都在此处购置丹药,交易灵器。你要用的材米油盐,也需到此处采购。按说我要陪你过去一趟,再去离尘本山选择功法。只是师兄我才回本山,有无数应酬,便让玄机陪你过去如何?玄机就住在此处附近,只隔了一座山头,就近可以照料师弟你。人又淳厚,不惧烦扰,正可做你在门内的引路人。你若有什么事情为难不解,都可向他请教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明白过来,为何玄机子会等候在这里。原来是司空宏,已经准备把自己这个包袱,丢给玄机子负责。

    司空宏也不待两人同意,就拍了拍玄机子的肩:“都交给你了!师尊对我这师弟,可是看重得很。若有什么闪失,怕是我也难逃重责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司空宏就已哈哈了一声,径自御空离去。只留下苦笑中的玄机子,与庄无道面面相觑。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所说的集市,确实就在一千二百里外,名叫‘宏山集’。然而没有了司空宏的御空遁法,庄无道就只能步行。玄机子倒也能御空飞行,然而修为不够,带不了人,遁速也远不如金丹修者。

    而群山中虽无什么真正实力强横的凶兽,却也是各种样的麻烦。三人用了足足半日,才到了那集市所在。

    建在一处山口内,规模与东吴国,一个大一点的集镇差不多。然而小镇内来往的,却都是清一色的修者。

    大多都是离尘宗的青紫道袍,然而也有其他衣饰的修者,出入此间。

    不过不待庄无道好奇发问,玄机子就已主动为他解惑:“我宗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总枢,在二山七峰之巅。阵法不破,无人能够靠近。所以这群山内,其实不禁其他宗派修士与散修出入。离尘弟子每年在天南林海,猎杀无数妖兽,还有来收集的各种药草材料。除了一部分定额需要交给宗派,换取善功外,其余都可自行处理。这些人就是为此而来,收集各种灵珍,给出的价格,也往往比离尘宗丰厚得多。”

    又指了指街道两旁的店铺:“不过能在这里开店常驻的座商,却必须是离尘门下。东南许多豪家巨贾,都会想尽办法把弟子送入离尘门下。然后也不去修行,就在这里为家族经营生意。每年都可赚取亿万巨资。师弟你若要在这里买卖什么东西,最好是选择千奇阁,易灵居两家,买卖价格往往最为厚道,也不欺生。而若要打造灵兵灵器,则是雪心斋的炼器师手艺最佳,这十年内,光三十七重法禁之上的法宝,就炼制了不下十件。至于丹药,我们宣灵山的,多得是炼丹好手,倒无需外求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想那百兵夏家,多半也是准备走得这条路。夏氏族内,原本就有子弟,在其他宗派经营。

    然而东南最大头的灵器生意,无疑还是在离尘宗,在天南林海。

    不过夏家想尽办法,将夏苗送至金丹境门下,谋求真传弟子之位,雄心又似非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夏家之事,他并不关心,倒是那雪心斋,让他略略在意。

    按照云儿所言,修士所用的灵器,法禁至三十七重之上,就可成法宝。而到了七十三重,就是灵宝,最高能祭炼到一百零八重。

    再之后,那就是不再是法禁,而是仙禁。任何器物,只要一条仙禁存在,就是仙器之流。哪怕最低等级的仙器,也能力压灵宝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界中的修士,最高也只到元神境为止。法宝之流,能到六十重法禁,估计就已经是巅峰。

    一个能炼制出法宝的练器师,无论如何都已不容轻忽。而听玄机的语意,这样的炼器师,雪心斋内还不止一位。

    街道上各种奇珍异宝是琳琅满目,除了那些店铺之外,还有不少修士当街摆摊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得是眼花缭乱,也当真有几样东西,令他心动不已。然而已囊中羞涩,不能出手。头一次开始后悔,在东吴时太过挥霍。

    这里的物价,较之吴京至少要便宜了半倍。

    由玄机一路引领着,庄无道开始购置诸物。才发现修行界,哪怕是普通的材米油盐,也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米需上好的一阶‘清米’或者‘云米’、‘雪麦’,服用之后,能清除洗练人体内的浊气,滋养元魂,培育先天之气,是修士必不可少之物。此二物需要灵田才能出产。一亩一阶灵田,每年可产四石到六石左右。而我离尘本山内,一阶的灵田总共才七十三万亩,其中七成,要用来培育灵药。三十五万弟子,根本就不够分,需要从外购入。二阶的灵田则更少,只有两万亩。”

    玄机笑望着庄无道:“其实师弟你的半月楼,可以自给自足。你那半月楼外,光是二阶的灵田,就有是三十亩,一阶灵田一百五十。甚至三阶灵田,也接近七亩。只是这十年以来无人料理,有些荒废了。师弟整理之后,即便再养三个灵仆,也仍旧绰绰有余,多余的出产还可外卖。若是肯狠心一些,砍伐一些树木,那么再开辟出三五十亩灵田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知晓,那半月楼不仅是一处上佳的修行之地,更是一处财源,一年的出产,只怕都不逊与越城的一个顶尖世家。

    至于玄机后面一句,听听还可,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离尘宗的十几代宗主,都颇有远见,并不竭泽而渔。只从这离尘本山大半的矿脉都被封印,就可知一二。

    这偌大的南屏山脉,真要开发出来,灵田之数绝不只七十三万之数。只是离尘宗有意压制,不过度索取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清米,雪麦,就必须要用上好的生火之物。一般是用的紫檀木,不生浊烟,内蕴灵元,便宜实惠。然而更好的也不是没有似紫核煤精,天松木,蕴元石之类。生活造饭,别看事小,也不可轻忽。有人试过,同样的灵根天资,日日服用清米雪麦的修士,比之食用凡间烟火之人,修行速度,至少要超过五成。”

    玄机果然是如司空宏之言,性情淳厚,对庄无道的疑问,不厌其烦。

    “至于那油盐,同样亦有讲究。盐是必须提炼过的红盐,各种调料香料,则品种繁多,都是入了阶的灵物。至于油,我们东南之地,多是使用雪鲸香油,采至大海深处的雪鲸。天生就是二阶灵兽,身躯庞大似山。然而都蠢笨无病,即便成年之后,也全无灵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是一阵目瞪口呆,他从不知这仅一个‘吃’字,真正的修士就有这么多讲究。头一次感觉,自己少年时的那点厨艺,只怕远不够看。

    还有紫檀木,在东吴国内最推崇的就是檀木家具,尤以紫檀木最为贵重,却只能拿来生火么?

    他随身财物已所剩不多,按照玄机指点,一番采购下来,就已河干海落。还从玄机那里,借了不少钱财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离尘大多弟子,也只偶尔吃上一两餐清米而已,有些人一年都没碰过。日日服用,也只有那些世家弟子才能负担得起。我当初刚拜入离尘宗时,可没师弟这般的大手笔,一次就购下两人半年之用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