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六章二山七峰
    不过还未等庄无道出言,司空宏就已嘿然笑道:“此事因你而起,师弟可别想置身事外!这整个宣灵山上,也只有师弟你有这个医术,也愿意照顾此女。把她孤身一人丢在山里,只怕哪天死掉都没人知晓。且秘传弟子的灵仆,地位身份甚至更在普通的内门弟子之上。可以随你一起,听师尊他讲经布道。若有主人担保,甚至有资格修习本门独有的几种秘术功法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的眼神微亮,眼含期冀乞求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仍是眉头紧皱,他自己都嫌每日时间不够用,哪有功夫去照顾一个小女孩?

    一时好心,却为自己招来了一个拖油瓶么?

    下意识的就有些不愿,然而看着聂仙铃那可怜兮兮的表情,梨花带雨的眼眸。庄无道口中那‘不愿’二字,始终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重重一叹,庄无道终还是微微颔首道:“我这里倒是无妨,就不知她是否愿意?还有一事,师弟如今连自身都顾不及,并无功夫照顾闲人。只能指点她入门,日后修行,还是要看她自己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却已是喜出望外,朝着庄无道深深一拜:“老爷大恩,仙铃绝不敢有一日忘却!”

    庄无道失笑,大恩?他可没指望这女子报恩。世间忘恩负义之人,多如过江之鲫,比比皆是。以往在越城,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施恩与人,却被反咬一口的例子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这聂仙铃,不要在临死前,视他为仇就好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废话还是少说为好!真要报恩,那就不要口头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不耐的用法力,将二人再次卷起道:“半月楼就在北面三百里外,我先带师弟去领道袍器物——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宣灵山发放的灵器,除了一件紫青色道袍之外,还有一口灵剑。其他刚入门的弟子领到的,都是十重法禁。唯有庄无道,到手的却是高达十二重法禁。

    前者是离尘宗制式的袍服,以袍袖上的云纹区分身份。一朵云纹,是为练气境,两朵就是筑基,或者真传弟子。而庄无道的恰是两朵。金丹境除了三朵云纹之外,胸前还绣有火凤图形,

    这灵器道袍之内,附有‘净衣咒’,每日施展一次,就可使衣服清洁如新。对术法的防御之能,极其强悍。一些威力较低的,甚至可以直接无视。兵刃方面,就略差了些许。

    第一件道袍,离尘宗是统一在入门之后免费发放。日后有损坏,需要更换修补,就需弟子自己负责,自然也可改良,或者自己炼制,只需样式相同就可。而若是晋阶成筑基境,可以免费再领取一件。

    至于那剑,十二重法禁,加持着‘破甲’,‘锐锋’的两种符阵。也不知是否宣灵山对他特意照顾,两件灵器,材质都很是不错。可以一直炼制到二十一重法禁,在外面至少可卖出四五千两金票。

    还有炼丹练器用的炉鼎,只是普通的五重法禁灵器,一套十二重发禁的阵旗,总共九面,同样价值不菲,也是真传弟子才有之物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还是锅铲被褥之类,零零碎碎的东西许多,甚至还配有菜刀,让庄无道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还是司空宏一句话,解开了他的疑惑:“在离尘宗修行,又不是从此不食人间烟火了。就连我这样的金丹,都无法做到完全辟谷,师弟你难道能够从此不吃不喝?半月楼附近虽也有不少同门洞府,可周边千里内,都无集市。师弟日后想吃好喝好,这厨艺就是必须之技,否则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那否则二字,意味深长。庄无道也笑了起来,若不擅长厨艺,那确实要吃一阵苦头了。

    好在他母亲亡后,就自小独立,也不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男子。厨艺不怎么样,却也马马虎虎。

    又想起了北堂婉儿,不能立时转为真传弟子,也就不能收纳灵仆。这位北堂家的大小姐,对于家务活多半是一窍不通,这回也不知是怎样的惨状?

    “看师弟也不似对厨艺一窍不通,这我就放心了!自然你若嫌烦,也可以收几个灵仆。山下有不少人无法拜入离尘,就指望着有筑基或真传弟子,将他们收为奴仆。有些人为多增几分机会,专门静修过厨技,手艺颇是不错。自然其中,也有不少愿自荐枕席,为你暖床的女子,姿色了得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时,司空宏目光似笑非笑的,在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之间来回望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根本没搭理,他对聂仙铃施救,只是触景生情,不忍而已。对此女的美色,却是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知晓这司空宏,是个性情玩世不恭,笑言无忌的。真要与他认真,那就是自己输了,不搭理才是最好。

    倒是聂仙铃,脸颊晕红的低着头,眸子里含着几分羞怒。

    领了这些器物,庄无道又随着司空宏,将下一个月的月俸领到了手。就连聂仙铃,也有自己的一份。

    诸事妥当,才由司空宏带着,再次御空而起,直飞向了北面。

    距离宣灵山三百五十里,经过七座山峰,就是半月楼所在之处。却是一座较矮的山头,高不足四千丈。

    然而到了,庄无道才知司空宏,之前为何会用上又羡又嫉的语气。

    这里的灵气,竟然全不在宣灵山的山巅之下。景致也是绝美,山上有一小湖,湖水清澈如碧,无数灵禽汇聚在此。鸣叫之声此起彼伏,有如仙乐。又有一大片的红枫树,漫山遍野,煞是好看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而那座半月楼,就建在小湖岸旁。一共只有五层,却都精致秀丽。

    “好地方可对?即便是我们宣灵山,这样的景致也是不多,难得又是上好的修行灵地。以前是一位陨落的师叔居住,我与你几个师兄都向师尊求了许久,都不能把这地方要过来。师尊却偏给了你,真不知师尊他是吃了什么药,对你如此爱重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一阵失神,好半天才恢复过来。方才一瞬间,竟生出一股‘若能老死于此,则一生无憾’之感。

    然后就眼现凝肃之色,微微摇头:“美则美矣,却恐消磨心志!”

    他对这种气氛祥和,仿佛是世外桃源之地,天生就有不适之感。

    修行之地,无需精致奢华。只需能有一间房容身,一块地修行就可。

    司空宏气得乐了:“你这小子,真是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一笑,自己确实有些不知好歹了。然而节法真人对他的爱重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此处固然是让人留恋迷醉之地,然而若是心中常怀壮志,也不惧志气消沉。

    遁光落在了楼前,而庄无道也望见了半月楼前,早就立有一人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这位竟是他熟识的人物。正是不久前,才被执法堂带走的玄机道人。

    神色如常,一脸淡然的立在那里,若无其事,浑不似才从执法堂走了一遭的人。

    而司空宏的眼,也微微眯起道:“执法堂已给你洗脱嫌疑了?”

    “说是查无实证!十年之内禁足,无令不得离开离尘本山,随时等候执法堂传唤。”

    玄机笑着摇头:“本就是邪魔侵入,死伤的弟子,也都与我无关。执法堂的宁真长老,虽用上测谎灵术,也奈何不得。不能不放我离开。也多亏了师叔你,请了凤雪师叔坐堂听审,宁真长老不敢过份,只扣了我不少善功。据说师叔这边,也会重惩,要扣去十万善功呢。”

    “宁真那老头,这些年行事越来越偏。真以为我们宣灵山一脉,就奈何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冷笑,又为庄无道解惑道:“宁真乃绝尘峰金丹长老,是执法堂四大执法长老之一,今年刚好轮到他当值。至于凤雪,是你我的三师姐,是位性情豪爽女中豪杰。师尊每三月开一次经筵,讲法演道,为弟子答疑解惑。那个时候,你自可见到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已是神情复杂:“我虽不愿你初入离尘,就见证这些龌龊之事。然而你既然是身为元神门下,未来的秘传弟子,本身就已是身在漩涡之中。早早就心中有数,有了提防,也可免了日后被人算计。你需记得,在这离尘宗内,你只要修为足够,有权有势,黑的可以变成白,白的可以说成黑!就譬如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种事,也不算多,师叔这是危言耸听了。”

    玄机淡淡一笑:“离尘宗二山七峰,每年都为那些容易积累善功的职位而争夺不休,蕴元石与各种丹药,也有一定之数。所以有时候难免会有一些钩心斗角,龌龊勾当。师弟日后小心就好,勿需太过在意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禁眼现疑惑之色,离尘宗内如此黑暗,听起来简直似一盘散沙般。是到底是如何能称雄东南,成为世间十大宗派之一?

    “其他宗派,比之我离尘好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看出庄无道的面色变化,司空宏悠然道:“其实我也奇怪,当初离尘宗祖师,为何要将传承一分为九,你猜师尊他怎么解释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