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四章师兄苏秋
    庄无道最近根本没时间继续研究医术,不过因那无名修士之故,在那四十九天里,却是日日都在揣摩那套‘小还阳针法’,与自己学过的医道印证,略有所得。

    三寒阴脉他以前并未见过,只能按照这少女身上展现出的症状来施针。事前也不知自己的下针,到底有没有用,只是聊尽人事而已。

    方才这少女的手腕,只觉是冰凉无比。看她的情形,再不施救,只怕撑不过半刻,就要冻病身亡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次,他并无失手。须臾之后,少女的呼吸就恢复了平稳。四肢不再抽搐,身体也恢复了些许温度。

    那少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。比之北堂婉儿还要美艳数分的面孔,笑起来简直明媚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暗暗摇头,他刚才施针,只是治标不治本。暂时压制住少女体内的阴寒之气,却根本没办法消除解决。寒气郁积,这少女的身体,只会每况愈下。

    不能解决这三寒阴脉,这美娇娘最多再活十几年,就会化作一抔黄土。虽芳华绝代,却也红颜薄命呢!

    “你还会医术?”

    司空宏的声音,突兀的在庄无道的耳旁响起。庄无道心下一惊,转过了身,就见那司空宏,也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后。正负手而立,好奇地审视着他。

    身后还漂浮着一团五彩霞云,上面趟着一人,赫然正是那灵华英。被数道流转不歇的剑光,严实的护住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专研过一段时日医道,对小还阳针法略有心得。”

    “用得还算不错!方才你的针法,只要是稍稍走偏,或者顺序不对,这女娃就必死无疑。既然有这门技艺,那就尽量别荒废了、”

    司空宏微微颔首,眼含赞意,随后道:“随我走吧,直接去宣灵山!”

    庄无道怔了怔,看了看后方还在队列中的北堂婉儿与夏苗二人,又望了一眼前方那十几个测试灵根的法阵。有些迟疑:“不是要等到测完灵根才能走?”

    “你是师尊亲自选定的门人,宣灵山真传弟子。这些规矩,都不用去理会。谁还能说你不是?”

    司空宏语含讥意道:“离尘宗的门规,你日后只需记住四条,不得残杀同门,不得出卖宗派,不得勾结邪魔,不得欺师灭祖就可。其余的法规,到底遵不遵守,都看你心意。我看你日后,也不像是会缺善功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有些无语,不得残杀同门?那么灵骨宝船上的变故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司空宏却似看透了他心意,冷声一笑:“自然你若自信做得隐秘,不被人知。即便这四条,也可不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话语说完,就有些不耐道:“废话少说,随我走罢!”

    直接就以法力一扯,裹住了庄无道身躯。庄无道自然是无可无不可,只是当身躯离地时,眼角余光又注意到身侧的白衣少女。

    胸中暗颤,终还是心中一软,不忍道:“前辈能不能带上她?”

    司空宏楞了楞,而后莞尔道:“我看你也不像是个怜香惜玉之人,也不似心存仁善之辈。可是看上了这位小娘子?姿色倒很是不错,也难怪你会动心,你们少年人都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失笑,在自己毕生之愿达成之前,他可没兴趣,也没资格与女人谈情说爱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出手相救,也是因这少女,让他想起了十几年前,他一直不愿回忆之事。

    司空宏也不等庄无道答话,就直接分出了一道虹光,将那少女也一起卷住。而后穿空而行,须臾间就到了云霄之上。

    这九千丈高空中,温度已是极低,庄无道却半点都感觉不到寒气。司空宏的遁光也极快,比之那浮空飞舟,又超出了数倍。在云层中飞行,仅仅一个时辰,庄无道就已望见了一座高度几乎不逊于离尘主峰的巨山。

    目测大约七千四百丈,然而山体却更雄伟得多。司空宏的遁光也逐渐减速降下,落在了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在山体四千丈以上,就全覆盖着厚厚的冰层。偏偏最顶峰处却非是如此,此处绿林含翠,百花争艳,一片春色。置身此间,也同样是浑不觉凉寒之意。

    此处别无建筑,只山顶处有一小片亭台楼榭,一间红色的竹楼,占地约有二百丈方圆。结构巧妙,建在这山巅处,没半点突兀不自然之感。

    而那竹楼门口处,一个青衫人影,早早就在此等候着。身长七尺,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,五官清隽。面无表情,只眉眼间满是凝重之色。让人一看就知,这必是位性情严肃之人。

    而当望见司空宏按落了,顿时这青衫男子就是眉头一挑,先是神情伤感的看了昏迷中的华英道人一眼,而后又落目在了庄无道身上,眼含怒容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庄无道?师尊无端端的收他为门下弟子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句话,我也想问你!”

    司空宏微微摇头:“我是在越城,突然就接到了师尊法旨,至今都是一头雾水,根本不知所以。苏师兄你可是日日陪伴师尊左右,你都不知师尊他为何如此,我又如何能知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对庄无道解释道:“这位是你的四师兄苏秋,筑基境之前,你同样可唤他前辈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苦笑,大约猜知眼前,是怎么回事了。看来这宣灵山内,因他占据的这个秘传弟子名额,而对他心存不满的,绝不止是一个司空宏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承认,他是我师弟!”

    苏秋的目光冰冷,刀一般刮着庄无道:“灵根五品,居然也能选为秘传。我真不知师尊他,到底是如何想的?你若稍还顾些脸皮,有些自知之明,就该自己推拒!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眉,他甚至能从这苏秋的眼中,感觉到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毫不怀疑,若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,这人定会对他痛下杀手。为宣灵山一脉,腾出一个秘传弟子的名额。

    至于这秘传弟子的身份,无论是那位节法真人施舍也好,真的欣赏也罢,他都绝不会让出!

    至于这脸皮,值几钱几两一斤?十几年来,他早就丢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追上那人唯一的机会,又如何肯放弃?

    “毕竟日后是师兄弟,同在师尊门下,言语别太过份!”

    司空宏虽是在劝诫,言语间却全无劝诫之意,倒是带着几分挑拨味道。

    “若依我看,师尊这桩生意,倒也不算亏本。练气境五重楼,东吴道试第一,擂台战中连败前四中的三人,学的也是牛魔元霸体这样的绝顶外功。这样的天才,哪里去寻?似莫问盖千城那般,只怕明翠峰也不肯想让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他修的是绝顶功法,才无出路!”

    苏秋言语神态更是冷漠:“既然只是五品灵根,就该有自知之明。修习低阶功法,还有几分筑基之望。我不知他是有何机缘,在十七岁时修至练气境五重楼。然而却可料准了他,终一生也难入筑基境界!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司空宏眼里的调笑之意更浓:“我看此子骨骼精奇,筑基不难,结丹也是轻而易举,缺的只是足够的丹药资源。不如打个赌如何,庄师弟六十年后若能结成金丹,苏师兄一丝不挂,环游宣灵山十圈。一百年后,便是师兄你,也未必是他对手。”

    苏秋闻先是愕然,随即皱起了眉:“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药?就凭他?”

    却首次眼神认真的,仔细观察着庄无道。庄无道也觉呼吸一窒,只觉一股强横莫当的重压,直迫元神。

    不止那磅礴意念,似一做巨山,压在了自己他的头顶。那如渊似海的真元,也使他的双肩不堪重负。浑身骨骼,皆咯咯作响,双膝发软,几乎就欲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愿在这人面前显出屈服之意,即便他早已不在意什么面皮,也不代表自己,就可任人欺侮。一直强撑着身躯,对抗着这金丹威压。

    司空宏,是毫不在意的一笑:“此子外谦实傲,外柔内刚,身有傲骨,本事也很是不凡。师兄如欲逼他俯首低头,怕是要费些功夫。”

    那苏秋‘嗯’了一声,冷笑着踏前一步,迫去的威压之力,又更强了数倍。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深锁,浑身肌肉俱都绷紧,心中生出了几分无奈之感。

    金丹之强,尽至于斯!仅只是真元威压,一个意念,就使得他毫无抵御之力。

    再撑下去,就会损伤根本。庄无道正欲放弃时,心中却又生出了一个念头。在脑海之内,存身观想出那吞日血猿的影像。身姿动作,也有了些许变化,一丝若有若无的拳意,弥漫全身。

    吞日血猿图影,最初时庄无道根本不敢直视,连续几日之后,才慢慢消除了忌惮怯惧之意。

    此时把这碎山河拳意施展出来,果然感觉浑身一松,不禁元神固结,抵挡住了苏秋的神念。也把那迎面压来的真元威压,化解了小半。

    那苏秋也眉头一挑,面上现出些许意外,随后又平静下来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