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三章三寒阴脉
    “前几天到底怎么回事,死了那么多人?”

    一走到庄无道身旁,北堂婉儿就好奇的问着:“别告诉我真是邪魔闯入?记得那天,我叫你都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司空宏,也不知以这一位的灵识耳力,是否听得到他们说话。想来一位金丹修士,也不会无聊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是北堂婉儿,他也不可能真就傻乎乎的实言相告,直接做出了迷茫状:“我也不知,出事不久就晕迷了过去。具体详细,恐怕只有玄机师兄知晓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狐疑的上下望着,而后‘嘁’了一声,就不再追问:“就知你不会说实话!玄机与你同是宣灵山一脉,司空宏师兄,自然一个鼻孔里出气。必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淡一笑,并不接茬:“谁会无聊到无事屠戮本门弟子,想来是真有邪魔。”

    眼角余光,却望见远处已有几道遁光,落到了宝船上。是几个白袍打扮的筑基修士,其中二人护着那玄机道人,一起遁空而去。而另几人,则是走入到了船舱内,应该是去勘察现场。

    至于司空宏,依然是身形笔直,挺立在宝船后方的船舵处。面色冷漠,那些白袍修士无人敢打扰,他也看都不看这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离尘宗以青紫二色为贵,只有执法堂的门人,才尚纯白之色。以示公平无私,白洁无垢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有些幸灾乐祸:“你这位玄机师兄,看来是有难了。邪魔潜入,这个借口怕是搪塞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夏苗不以为然道:“无道也是目击之人,这个真传弟子未被带走,说明执法堂并无实据。找不出破绽,也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身为真传弟子,自然是有着特权。只需无有实证,执法堂就不得随意缉拿。

    玄机只是筑基境初期的修士,本身又非金丹或元神门下,还未能位列真传,才会被执法堂带走。

    庄无道眸中,也透出了一丝忧色。见北堂婉儿不服气,还欲开口与夏苗争辩,就直接把话引开道:“此事与你二人何干?多管闲事。你我到今日才算是正式入门,山试虽在一年之后。然而稍后面见师长,说不定还会私下考校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才落,夏苗就眼现忧容,毫无自信。北堂婉儿却自负一笑,面色如常。在船上闭关了十几日,她修为进境不小。虽还未能一举破入练气境第四重楼,然而借助离尘本山内的绝佳环境,突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她是接近一品的灵根,一旦无有伤势拖累,修为自可突飞猛进,急速蹿升。

    离尘宗最早号称八百学馆,其实时至今日,学馆数目远不止此数。东南一百二十余国,每国之内都有十到二十间学馆。而每个学馆,则有弟子三到七人不等。

    故此每三年大比,都有近万弟子,拜入离尘门下。离尘宗也是东南修界,真正的庞大大物,弟子以十万计。

    而此刻汇聚在此的新人,就有近千,在台阶之下被排成了几条长队。

    一个个站到那法阵之上,辨别了灵根之后,就由明翠峰的筑基修士挑选带走。

    只有明翠峰不要的,才能由其他的二山六峰的修士挑选。

    剩下的也并非全是残羹剩饭,虽没有真正资质上佳的,也仍有不少中人之资。

    而实在选不上的,则可在离尘附近择地居住。同样是离尘内门弟子的身份,然而这些人却无师长,也不属于二山七峰任何一脉。每日可去离尘峰的讲经堂听讲学道。是真正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,无依无靠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有些不解:“弟子门人,不是越多越好?”

    看起来这明翠峰也并不贪食,十成弟子仅只挑去了三成而已。近四成的人,未能被录入二山七峰,任由自生自灭,

    “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一声嗤笑:“今年虽是轮到明翠峰大开山门,然而明翠峰每年分配的丹药,灵器就那么多,灵地也数量有限。收这么多弟子,能够容得下来?资源有限,自然是要择优而录。好钢要用在刀刃上,在离尘宗这样的修真宗派,则是资质上佳者优先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无语,他对离尘宗内的一切,多只是道听途说。许多事情,都还不怎么清楚。

    此时亲眼见了,真有种见面不如闻名之感,远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美好。心中也有些后怕,若非是云儿,他即便真能通过道业天途,或者大比中走正途入选内门。以自己五品的灵根,估计也是与那些落选弟子同样的下场。最多在离尘峰外呆上十年,就会被放出离尘本山。

    真要感谢剑灵,否则他这一生,只怕都是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前方却传来一阵骚动。庄无道略有些疑惑地,转头往台阶上望去。只见人群汹涌,看不清楚情形。

    好在修士自有神通,几只火蝶翩翩飞舞着,落在了百丈之外的树梢。

    而隐隐已有议论声,在人群中四处传播。

    “超品冰灵根!今年大比,居然还真有超品灵根!”

    “超品灵根?莫非是大原国的那个师玄?此人也算是大名鼎鼎了,十四岁就闻名列国,诸国道试,此人稳列第一!”

    “不是,前面那人是个女子。二八芳华,据说颇是美貌。大原国距离离尘本山不过四万里,那莫问师兄也早就该到了,怎还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今年大比,当真是豪雄辈出。超品灵根就有三位之多。我明翠峰一脉,看来是要大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不对,这女子一点修为也无,是怎么来的离尘本山?”

    庄无道同样也挑起了眉,此刻那位正立在法阵内的少女,的确是一点修为也无。俏脸苍白,四肢不勤,气机孱弱,不像是修炼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哪怕走内家,养灵二道入门,肉身也绝不可能这么虚弱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被推荐入门,超品灵根,有这个资格。无论哪一家学馆之主知道了,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超品冰灵根,怕是要拜入元神门下?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,同人不同命。这些人生得好,也投的好胎。我等勤勤恳恳,日夜不辍得来的修为,这些人却是垂手可得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暗暗摇头,看前面那些筑基修士的表情,却不像是惊喜的模样,反而都带着惋惜之色。

    那几个金丹长老,在最初的惊喜之后,面色也冷漠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更是直接不悦道:“三寒阴脉,三十年内死期必至。即便有超品灵根,也无法修行,宣京道馆的那个胡芳,到底是怎么想的?就为这一个废物,浪费一个直荐名额?这道馆真人之位,他是不想要了?”

    此声一处,台阶之下近千弟子都纷纷一寂。前方靠得较近的,都纷纷对那女子,投以怜悯的目光。更多人则是幸灾乐祸,眼含讥讽潮意。之前的赞叹声,已经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那少女也是面色煞白,拜倒了台阶上:“是弟子恳求胡真人,与胡真人无关。弟子虽有三寒阴脉,却一心向道,请诸位仙师给弟子一个机会,怜悯收录!”

    根本就无人理会,少女眼神绝望,也不再说话。只不断磕着头,声似擂鼓一般,仅仅片刻,那额上就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那位金丹长老却直接一声冷哼,神情淡淡的一个拂袖。就有一股强风刮起,把那少女移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你,便回去好好修养。只有这十几好活,别自寻绝路。下一人!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见状微笑:“是明翠峰的残枫长老,果然不愧有铁面之称。真是一副铁石心肠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摇头不已,所谓三寒阴脉,他在医书中看过,体内天生寒气郁结,是从娘胎里带出来。其母孕时必定经过一处阴寒之地,是其女心寒,胃寒,脾寒,是谓三寒阴脉。

    不止是无法修行,修炼任何功法都会使起五脏六腑失衡。也活不到十岁,更无法生子。

    据说连体温,也比正常人低上不少,是真正的冷血。

    即便有超品灵根又如何?有了三寒阴脉,一生都无法修行。二山七峰都不肯收录,也不算错。

    本来不打算继续理会,庄无道也将那几只星火神碟陆续召回。然而下一刻,庄无道的动作,又骤然一顿。

    灵识感应,只见那少女依然是跪在石阶道旁。面容青紫,浑身抽搐,似乎是三寒阴脉病发症状。少女却强撑着未曾昏阙,继续俯首叩拜着。口中渗血,使身下的清脆杂草,都染上了红丝。

    这副情景,几乎是瞬间就触动了庄无道胸中最柔软处,眼神茫然。

    当年母亲她,也是跪在了太平道雪山之前,三日三夜不得回应,最后绝望离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到三十就早早亡故,正是那时落下的病根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,庄无道从队列中排众而处,行至那少女之旁。强抓起了这女子的手腕,以指探脉。仅只片刻,庄无道就皱起了眉,立时从小乾坤界内取出几根金针,刺入少女的胸腹之间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