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二章初至离尘
    “这是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庄无道深吸了口气,心情沉重:“真的有此必要?”

    只为自己一次战魂附体,就使司空宏不顾门规,诛杀同门?

    “战魂附体之威,的确是稀世罕见。战魂的品阶越高,战力的增幅也就越强。,似那吞日血猿,就不逊于一门秘术之威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的声音,依然平淡。死去的那几人性命,在剑灵看来,也只如蝼蚁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那师兄为何这么做,可能是离尘宗内的争斗,远比你想象的还要激烈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沉默,他早就料到,自己的未来,必定不是一片坦途。离尘宗内,看来同样也是满路荆棘,充斥杀机。

    对于死去的弟子,庄无道心中虽是略有些愧疚,却并无多少同情怜悯之意。更不会装作大义凛然,去指责司空宏的过错。

    船上诸多弟子都无人待见与他,庄无道也根本懒得搭理这些人。在船上最后几日,仍旧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舱室,甚至到用餐之时也不出门,只让船上的仆奴,把饭菜送到他房内。

    ——若然是普通的同门师兄弟,庄无道自然也会寻两三个可交之人,示好拉拢,免得去离尘本山之后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然而既然这船上数百弟子,大多都将拜在明翠峰门下,那么庄无道自然也就懒得去与这些人交际,做此无用功。

    明翠峰与宣灵山乃是死敌,即便此时交情再好,又有何用?

    而这几日,也果如云儿所言,他在‘大摔碑手’上的进展,是一日千里,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仅仅四五日的功夫,庄无道的每一掌大摔碑拍出时,力量都会再增添半倍,达到二十八象!消耗的真元却反而更少,节省了七成。

    而这只是普通状态下的大摔碑,若是用上那门伪玄术‘大裂石’,力量则可暴增到五十象。与意相合,身意一体,更是强横莫当。别人即便能挡下这式‘大裂石’,若神识强度不如庄无道,不通武意,也会被拳意所摄,创及元神。

    当初只一个大悲剑意,就使庄无道的拔剑术,提升到接近到二品层次,而这领悟自吞日血猿的‘碎山河拳意’,对大摔碑手的提升,虽不如前者,却也助益极大。

    若是再与虞安君战,庄无道自问已可轻松将后者的‘道真十印’与‘金刚般若力’碾压!

    哪怕是后者,把金刚般若力转为道门功法。

    只是这大摔碑手,要突破到第二重天,却也非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。庄无道也只勉强,看到了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灵骨宝船在天南林海的上空飞行了四日,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,就隐隐可望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暂时放下了修炼,走到了第一层甲板上的船头处,往远方瞭望。

    前面都是至少五千丈高的山峰,一座座如天柱般直插云霄。那最高峰顶处,都被厚厚的冰雪覆盖。而四千丈之下,则都是郁郁葱葱,青翠喜人的竹林。

    这就是离尘本山,占据了这一整条长达一万三千里的南屏山脉。

    而这地域庞大的南屏山脉中,也绝不只九个山峰,山头高达数千。所谓的二山七峰,指的是南屏山脉内,灵力最盛的九处山峰。

    离尘九脉,每一脉都管辖着南屏山脉内的一片地域。方圆数千里,有数达近百的灵山大峰,也有不计其数的药园矿脉。

    据庄无道所知,离尘宗当初是依靠南屏山脉与天南林海的资源崛起东南,而在万年前,成为天下十大宗派之后,反而将所有的矿脉都封存,大部分的灵脉,也加以封印。只保留下部分药园。其余一切,都是依靠外购。

    然而当灵骨宝船初抵之时,庄无道依然是不自禁抽了一口寒气。这条山脉内,哪里像是被封印了灵脉的模样?

    浓郁的天地之灵,几乎可以目视。五彩斑斓,与密布山中的云霞混在一处。

    灵骨宝船虽有聚灵之阵,此时却也不得不关闭,免得被太过浓郁的灵力冲击,损伤阵法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明白,为何那么多离尘弟子会孜孜以求,要到离尘本山修行。此地之灵,确实超出我东吴十倍。”

    夏苗同样在船头,在庄无道身侧,一边摇着头,一边收敛着眼里的震撼之色:“即便是灵根如我,居然也生出几分了期冀奢望。在这里修行,说不定我夏某未来,也可以尝试冲击金丹境界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则嘿然不语,他之所以一直想要拜入离尘宗内修行,不就是为了这些灵山大峰中的上佳灵地?

    在此处修行,即便是最普通的灵脉汇聚之地,对修为进境上的助益,也远非东吴国内,那些花费巨资建造起来的灵室可比。

    然而当看了眼身后,庄无道又不免摇头。修真界就是如此,强者愈强,弱者恒弱。

    他只是五品灵根,在着离尘本山中,对于盖千城虞安君等人的益处,只会更大。

    二品甚至一品的灵根,在此处修行的效果,会超出他们十倍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才是真正天生骄子,比较起他们,有时候确令人心生绝望。听说我们这一届,还有两位超品灵根,资质比之北堂婉儿,还要更强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夏苗一叹,面色也同样黯淡了下来:“都说勤能补拙,然而灵根黯弱却能有大成就着,世间总共才那么几人。这样的例子,终究少之又少。有时候我都想去研习那些魔道法门。虽是凶险了些,可那些魔修的进境,也往往能一步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夏兄你是交浅言深了!这句话,可莫让其他同门听见。魔修之法,隐患甚多,夏兄最好还是不要碰触为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难得的开口劝了一句,此刻这整条船上,除了北堂婉儿之外,夏苗是唯一肯与他说话接触之人。

    见面时总是笑脸相迎,久而久之,庄无道也不好每日冷面以对,不做搭理。

    也是被夏苗的言语,触及了自家的心事。夏苗最多只是说说而已,他庄无道却是真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修炼《魔念炼神大法》,更供奉阿鼻平等王为魔主。

    庄无道虽日日都以天地阴阳大悲赋洗练自身真元,清除魔念。然而也依然能感觉到,这两种魔道法门,对自身的影响。感觉自己的性情,越来越是冷酷无情,有时候甚至会突然冒出连他自己,都感觉害怕的可怕念头。

    之前猜知那几位死去的同门,是被司空宏灭口之后。庄无道第一个反应,居然不是愧疚。而是那玄机子,为何还能好好的活着?

    所以最后一句,庄无道确实是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供奉魔主,严格说来并不是真正的修炼魔道。而《魔念炼神大法》,此刻也仅仅只是摘下一颗种子而已。

    对他的心性,就影响如此之大。可见真正魔门之法,是如何的凶险。

    “只是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夏苗笑了笑,浑不在意:“我看书中说那些魔门弟子,死后都不能转世。若不能得道成仙,证就真魔之位,超脱五行。陨落之后都要被魔主摄去,转生为邪魔幼虫。虽不知真假,却也使人毛骨悚然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更是沉默,他不能告诉夏苗,这些传说都不假,是云儿亲口所叙。

    魔门修士,若不能最后证魔。死去之后,下场只会比这传说还要凄惨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,是早就心意已定。只要能使那人悔不当初,那么庄无道永堕地狱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周围渐渐有光华疾逝,是离尘宗的修士,在御器非行。不远处更有几艘同样的飞舟宝船,逐渐汇拢。应当是赶去其余诸国接送弟子的宝船,因路程相近而同时抵达。

    一座高有七千七百丈的大山,也逐渐在庄无道的眼中展现全貌。

    广义上的离尘本山,是包括整个南屏山脉。而狭义上的离尘本山,则是单指这座离尘峰。

    原本不叫此名,可既然是被离尘宗占据,那这里就自然是叫做离尘峰。

    是整个离尘宗的中枢之地,尽管离尘峰内,并无多少弟子修行。然而离尘宗的执法堂,讲经堂,祖师堂,传法殿等等,却都设立在此处。而离尘掌教,也都是在离尘峰顶处理事物。

    离尘峰加上二山七峰,刚好十处山头。结成一座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’,护住了万里山脉。

    侵入离尘本山之人,无论位置在何方,一道都天神雷打下,再用南明离火一烧,就会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千年前离尘宗最衰弱的时候,也无人敢打离尘本山的主意。

    没有九,十位元神修士联手,无法破除。

    而这艘灵骨宝船的落处,也正是离尘峰下。东吴国地域较远,这里已经停靠了数十艘宝船。

    还有近千才刚到不久的弟子,在山下等候。远处则立着百余位筑基修士,由四位金丹修士领衔,在那里分配新入门弟子。

    那高高的台阶上,布着十几个法阵。人只要往上一站,就可知灵根品阶,五行何属。

    而直到庄无道最后随在众人之后,步下船梯时,北堂婉儿才姗姗来迟的从船舱里走出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