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一章十年之功
    庄无道记忆内,闪过一幅幅画面,然而脸色就异常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记起有一人,被他用大摔碑手击飞。那人他之前见过,正是他一位名唤‘玄机’的师兄,也是宣灵山门下。

    “剑主安心,那人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回忆,发觉自己果然是未曾筑下大错,这才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即心中又是震惊,又是欣喜。

    “一掌击昏筑基修士,大摔碑手融合这拳意,竟有如此神威?”

    “剑主你是想多了!”

    云儿终是忍不住,讥讽道:“以你的掌力,连筑基修士的毫毛伤不到。真正使此人昏阙的,只是那吞日血猿的意念冲击,与剑主无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尴尬的笑了笑,却依然是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何时能降服那吞日血猿的战魂?”

    “这就因人而异,剑主是天生战魂之体,神念强大,或者能早些。筑基境时,或者能够办到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失望的撇了撇唇,原本以为自己又多了一门压箱底的绝活。

    然而要到筑基境才能降服,那也无甚大用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对庄无道的思绪变化无言以对,云儿语中的无奈之意更浓:“剑主不会以为,你这次召来的,是那吞日血猿的全魂?只不过是一丝游离意念而已,然而在你筑基境之后,已可将你大摔碑手威能,提升到五成以上!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动容,跃下了床榻,走入那间宽敞了半倍有余的灵室之内。

    首先发觉,自己的神念,居然又有大幅度的增长。前一日,自己还只能把灵识覆盖到四十丈,此刻居然已扩增到五十七丈之遥。

    即便较之最擅术法的皇甫第,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眼眸亮了亮,庄无道展开了大摔碑手的拳架,一掌‘摔碑式’崩出。灵室之内看似毫无异样,庄无道却能感觉,一股极大的力量,在掌心处骤然爆发,发出一声轻微闷响。

    以前使用大摔碑手,庄无道尽管也能做到云儿的要求,动作不差分毫,也尽得要领,然而却总觉差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此刻他施展这一掌‘摔碑式,是真正感觉自己这路掌法,已经形神俱备,发力进化完美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出掌世,几个微妙的变化而已,就把发力的强度,从三倍提升到了三点五倍。

    便连自身神念也被掌势引动,与身相合,与力合一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庄无道也熟悉。正是数月前,练习六合形意拳时的感悟。然而这一次,却更深入许多。是真正做到,以意入拳。

    这大摔碑手的变化,绝非只是发力的强度增加而已。

    庄无道立在了原地,是说不出的欢喜,又觉茫然。

    “云儿,你觉我的大摔碑拳意,到底到了什么层次?”

    云儿默然不答,轻云剑上也毫无温热之气。庄无道想了想,又道:“你说我对大摔碑手拳意领悟之深,超过你意料之外?”

    “是出乎意料。”

    云儿终于肯出声,言简意赅的答着:“我原本以为,剑主你要参悟大摔碑手拳意,至少要等练气九重楼之后。在梦境中,观想吞日血猿图影至少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超出你意料多少?”

    云儿再次沉默,而后犹豫道:“可抵十年之功!剑主莫非在自得?”

    “十年么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着自己的双手:“我不敢自得,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程度而已,也觉高兴。最后一个问题,这所谓战魂,与我的天生战魂体,是否有关联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!”

    这次云儿答的毫不迟疑:“传说天生战魂之体,对于‘武道之意’的领悟能力,要远超其他修士。又有人说拥有天生战魂之人,本就是天地间,那些游荡战魂的转世之身。对于不灭战魂,天生就有亲和之力。只是具体的情形,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?”

    庄无道有些不满,却听云儿解释道:“只因我也只是听说,未曾亲眼见过。你当这位列世间十大战体,十大魂体的体质,就这么易见?那是千万年才出一人。甚至一个完整的劫期中,都未必会有一位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‘哦’了一声,就不在言语。仔细体会着,自己这门‘大摔碑手’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一次,虽是差点就落到神智全失,变成疯子的境地。然而他得到的好处,却也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神识暴增是一,筑基境后可以召来战魂是第二个好处。最重要的,还是他在‘大摔碑手’这套拳法上的进展。

    然而云儿紧接着,却又把一段意识,印入他的元神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疑惑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吞日变,与血猿变,之前剑主被战魂依附之时用过——”

    “吞日,血猿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之前,曾见过那白背妖猿施展,自然是知晓其威。前者似乎能召来赤色火焰,后者则丝能增力量。

    这是秘术,不同于玄术神通,无需灵窍支持。只要施展出来,就可使一人战力激增数倍。

    离尘宗内也有传承,据说二山七峰,都有各自的传承秘术。不同于那三十六种功法,这些传承秘术,只有宗门之内的真传弟子,才可修习。

    “我用过?怎么就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云儿才会代剑主记忆下来。那时剑主神智,被司空宏挑拨,彻底失控,不记得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云儿说到此处,又一声赞叹道:“说起来剑主这位师兄,也着实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,这剑灵走题了。心中也好奇,司空宏到底是怎么心狠手辣了?

    不过云儿随即就又把言语转了回来:“吞日变与血猿变,是吞日血猿一脉,最根本的秘术。除了这一族之外,外人难窥详细。即便以无上术算来推演,也难知详尽。剑主你却是异数,得吞日血猿一脉战魂附体,借你之身,施展过真正的血猿变与吞日变。剑主本身是人族,万物之灵长,亦有上古神猿血脉,勉强可施展这两种秘术,只是没可达到真正‘吞日血猿’的程度,最多只有七成之威。此外这两门秘术,云儿猜测,可能与大摔碑手的几个伪灵窍有些关联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心动,即便只七成之威,那也很不小了。且一旦涉及到伪灵窍,就不可轻忽。

    不过云儿给他的那段记忆信息,同时还有着另一副影像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是一头巨大的猛兽,提醒硕大,胜过吞日血猿数倍。浑身黄芒,眼泛凶光,鼻前有着巨大的独家,如刀锋一般。而浑身上下,都是紫金鳞片。

    与庄无道见过的犀牛有相似之处,也有不同、

    “这是上古神犀之图,我亲眼见过,应可助你观想牛魔元霸体之拳意。本来需等到练气境九重楼之后,可你如今,既然提前掌握了大摔碑手的真意。那么提前修行,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‘哦’了一声,眼中兴致盎然。悟出拳意之后,大摔碑手的变化,是清晰可见。那么这牛魔元霸体的武道真意,对元魔霸体的提升,又将会是何等程度?

    这可是横练外功,也能有拳意不成?

    然而云儿却道:“我若是你,就会趁着如今正是对大摔碑手拳意感悟最深之时。在最短时间内,把大摔碑手推升到第二重天境界。而不是分心旁顾,关注其他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摇头,这吞日变与血猿变的秘术,还有这上古神犀的观想图,不都是云儿给他的?这剑灵,居然还有脸说?

    不过,大摔碑手的第二重天么?

    他若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,或者就能在离尘宗内,真正站住脚跟。

    而不是因这五品灵根,被人排挤轻视。出外猎杀妖兽,也能更多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到第二日,庄无道才知自己,已经被司空宏移到了第四层,一间筑基修士才有资格使用的船舱内。

    而原本他居住的那间舱室,已经被严密封锁。据说是有妖邪,趁司空宏与船上诸多筑基修士不备,悄然潜入到船内。连杀数人之后,而是遭遇司空宏之后重伤遁离。好几位一同上船的弟子,都是身死魂灭,据说连一点神念残余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也因此之故,如盖千城东离寒等人,只要是明翠峰一脉,看庄无道时的眼神,愈发的不善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人疑惑,为何那一片船舱,所有人都出了事,却独独只有庄无道好生生的活着。

    尽管也有解释——那时另一位筑基修士玄机,恰好就在庄无道的房内。正因有玄机道人出手阻拦,也没使邪魔伤害更多弟子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全身发寒,想起了云儿之前,说起的那一句——说起来剑主这位师兄,也着实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。

    心狠手辣?那些死去的同门,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样的厄运?

    邪魔侵入,又为何是在自己,引来吞日血猿战魂俯身之时?

    他即便再蠢,也不以为这其中,没有关联。还有玄机师兄——

    “这是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庄无道深吸了口气,心情沉重:“真的有此必要?”

    只为自己一次战魂附体,就使司空宏不顾门规,诛杀同门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