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三十章战魂之秘
    司空宏则是有些失神的,看着自己的身前。他体外一部分护身罡力,此刻竟然是在‘燃烧’。

    赫然是以他体外的罡力为炭,燃出一朵赤色火焰。司空宏以真元浇灌,竟然是无法扑灭,反而火势愈盛。

    血猿变之后,是吞日变?

    司空宏一指虚化,沛然而生的剑气,直接将那部分护身罡力,与本体割裂。

    失去了源头与‘燃料’,这赤红火焰立时声势全消,渐渐的熄灭。

    司空宏却依然是紧蹙着眉,面上有些痛楚。十数息之后,才逐渐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掌力,倒没什么。练气境界,哪怕修的是最顶尖的功法,融入拳意,也伤不到金丹分毫。

    然而那随掌而至,冲击过来的意念,却有些棘手。这非是来自庄无道,而是庄无道身后,那个血色猿影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,抵御起这股狂暴戾意,亦是需全神灌注,才能驱逐。

    “——血猿变,吞日变,是因今日白天那只白背妖猿?”

    司空宏心内思忖着,无数的念头闪过,又看向了墙壁上,那副血色图画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司空宏就下意识的欲把目光避开,忌惮万分。不过司空宏却也心知不对,强行压制着,才勉强做到坦然直视,眼中同时闪过了了然之事。

    果然是吞日血猿!

    司空宏眼神复杂的,看了看脚下依然昏迷不醒,面容却渐复平静的庄无道一眼,而后须臾间剑气勃发,将墙壁上的血色图画,全数绞成了粉碎。又行至那昏迷中的筑基修士身旁,在其头部一拍。仅仅片刻,那人就清醒过来,张开眼时,目里先满是惊骇之色,而后又是一阵怔忡茫然。

    直到望清楚了眼前人影:“师叔?”

    一刹那间,是面色涨红。这几层船舱中的弟子,本就是他在负责照看,下来查看时,却被一位才新入门都不到两月,练气境后期都不到的师弟打晕,实在是丢人丢到了家。

    司空宏却并无责怪之意:“玄机,刚才你人事不省之时,可是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那玄机怔了怔,有些不知所以,然后眼里就现出了惊悚之色。虽是极其克制,双手不自禁的微颤。

    司空宏不禁一声叹息,面上也同时闪过了几分赞赏,这玄机没有当场神志崩溃,而只是昏迷,就可知此人意志之坚,神念之强。

    那玄机心神,也终是稳定了下来,迷茫散尽,只是眼神异常的,看着远处的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师弟他,是领悟了拳意,不对!是战魂,战魂附体,吞日血猿?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越说下去,玄机眼里就越是惊骇不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!吞日血猿,也只是看典籍里提到过。天一诸国,也只有吞日血猿的几支远亲。他应该是因白日妖兽之争,领悟了大摔碑手的拳意,为何会召来战魂,我却是猜不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司空宏说着话,身后却是一抹抹的银芒闪耀,四射而去。舱门之外血光飙溅,一个个人影,或是头颅断裂,或被穿心而死。连惨呼之声,都来不及发出,所有人面上,全残留着不信,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司空宏却根本不去理会,只淡淡道:“妖邪潜入,你该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那玄机只愣了愣,就已反应过来。“是!有妖邪潜入,时间正是那诸妖争斗之时。趁我等不备,在船内大肆杀戮弟子后觅机逃脱。玄机稍后会将一切,都准备妥当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话语顿了顿,玄机面含苦涩之意:“只是这理由,白痴才会信。毕竟是同门,师叔,今日真有这必要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值得?战魂之体,再怎么防患于未然也不够。至于理由,不过搪塞,让大家都有台阶下而已,他们不信也得信!”

    司空宏冷笑出声:“真以为你华英师叔重伤昏迷,是那么简单?说是悍然伏杀,然而他那时若不出手,就必定是死局。明翠峰既然敢用这种手段,那也就怨不得我。这些人,既是明翠峰门下,那么死得也不冤。”

    玄机再次惊了一惊,却没显出什么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“只是师叔,怕也要因此但责!明翠峰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前些年吾勤于任事,积累了不少善功。明翠峰再怎么不甘,难道还能咬我?”

    司空宏浑不在意的说着,径自行到了庄无道身旁,动作轻柔的将之抱起。

    心意复杂,这少年如此天赋,却为何是只有五品灵根?然而四十年后,煊赫数千年的宣灵山,却多半还是要靠这少年,来支撑门庭。

    苦笑了一声,司空宏闲庭信步般,走出这间一片狼藉的舱室。

    “处理好手尾,别留下把柄。即便被人看出破绽,也绝不得他扯上关系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言内杀机森然,玄机则默默不言,深深俯身一礼。袖中连续几朵火焰甩出,附在几居尸体之上。仅仅顷刻,就化成了几团烟尘灰烬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在距离灵骨宝船一百里距离之后。一只身高三百余丈,浑身是血的白背巨猿,终于停止了奔驰,目光疑惑迷茫的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猛力的用鼻嗅着,搜寻无果。白背巨猿渐渐焦躁,用前肢不断重锤胸膛,发出一声声不甘的怒嚎。

    也几乎同一时间,轻云剑内,那个不知名空间内。那个绝世而独立的年轻女子,眼神却既是喜悦,又有着几分担忧,期待。

    拳意,战魂,顿悟,众妙之门,血猿变,吞日变——

    这就是天生战魂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当庄无道再苏醒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间舱室。比之先前住的那间,还要宽阔不少。汇聚的灵气亦更为浓郁,超出近倍。

    身旁摆放着一个青翠小瓶,样式是再熟悉不过,正是专用于盛放养神丹的单瓶。

    打开瓶塞,里面则赫然是整整五十枚的养神丹,竹叶清香,弥漫室内。

    至于那口轻云朽剑,也从他背后被解了下来,摆放在床头不远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愣神,坐在床上,半晌都是想不出所以然。脑内的记忆,则一片混乱,整理不出头绪。

    好在他的身旁,还有轻云剑灵在。不止灵觉广阔,在灵能耗尽之前,也从来都不用休息。

    庄无道懒得回忆细思,直接就握着了剑柄。

    “云儿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怎么就换了房间?怎么会昏迷?这五十枚养神丹,又是从哪来的?

    “剑主不记得了么?

    云儿的声音一叹,竟带着几分疲累之意:“剑主领悟了大摔碑的碎山河拳意,结果沉浸太深,又因引动心魔,召来吞日血猿战魂附体,最后失去了理智。”

    “战魂附体?什么战魂?”庄无道不解。

    “那么剑主可知神打,请神,扶乩之术?”

    “请神?扶乩?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明白了过来,这也是道法中的一种。世间许多修士,都有修行。而所谓请神,神打,则是请上界神明俯身,以增战力。

    而那扶乩之术,也是差不多的情形。不过却不是用于搏杀,而是占卜,问前途凶吉。

    而那些请神,扶乩之人,也往往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。或是以灵珍祭供,或是以自身精血供养。

    “也是说,这战魂附体,与请神,扶乩相似?”

    “有相似,也有不同。不过这一界之人,顶多也只是请来些孤魂野鬼,哪里能请来什么真神?战魂,乃是游荡在天地之间,有着强烈执念,战意永存不灭的亡者真魂。其实也可说是怨煞怨魂的一种,只是强大得多,且已阴魂还阳,不惧阳力。遍数诸界,都是不多,却莫不都是生前实力惊天动地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云儿一点点的解释着:“俯身于你身的,是吞日血猿。也不知是哪一年,陨落在附近的一处世界。因被你参研的大摔碑手拳意吸引,汇聚而至。也是云儿的过错,不知剑主对拳意领悟如此之深,差点就被一只孤魂野鬼,夺了剑主神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要被其夺舍?”

    庄无道终于回忆起,昏迷之前的情景,确实是凶险之至。而脑海之内,也再次浮现出那血猿的影像。庄无道忙摇了摇头,强制自己不去注意,他现在已是有些杯弓蛇影了,生恐会再落到之前的那种境地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被夺舍,还有挽回的机会,其实还不算太糟糕。然而那时剑主若彻底失去神智,只会与吞日血猿的战魂融合,彻底发疯,变成半猿半人,只知杀戮战斗的怪物。永远都无法唤醒!”

    云儿危言耸听的说完,紧接着却又劝慰:“不过剑主也无需太放在心上,战魂俯身,只有第一次最为凶险。你有司空宏相助,已勉强经过了这一关。那幅吞日血猿像,正常观想就可,只需心有防范之意,就不会再被夺去神智。日后只需元神积累足够,可以驯服吞日血猿的,就可借用部分战魂之力为己用,战力激增。而观想其形,亦有益于剑主,熔炼碎山河拳意。”

    “司空宏,师兄?是他救得我?不对,之前我似乎伤了一个人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