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二九章山河拳意
    一直等到回自己舱室时,庄无道都是浑浑噩噩。全未注意到司空宏的异样目光,还有旁边唤他的北堂婉儿。

    在房内又呆呆坐着,一直到半夜,都紧拧着眉头。日常的冥想入定,都全然忘记,只是不断的回思着之前看到那场妖修之战。

    “剑主可是从那白背妖猿身上,悟到了什么?可是与大摔碑手有关?云儿方才,在剑主身上感觉到了意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依旧迷茫,看向了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意,拳意——

    他的确是悟到了些东西,然而却无法形容,无法言叙。自己也无法完全掌握,模模糊糊,似蒙着一层纱。

    脑内回忆着那白猿的几个动作,却想着那八式大摔碑。隐隐约约,有一个图画,在脑海之内生成。

    可惜总是变幻不定,也无法完全成型。

    庄无道忽然心中一动,蓦地起身,走到了桌案之前。从新买下的小乾坤戒内,取出了一只符笔,一张杏黄符纸。

    然后就笔走龙蛇,在符纸之上不断勾勒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最近也时常练习书写符箓,远做不到似皇甫第那样书符时的轻松写意,然而各种笔法,皆已掌握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一个似人似猿的图画渐渐成型。一只大手崩出,山河破碎!

    而此时在庄无道的身后,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妖兽影像。形状似人似猿,满身都是血色毛发。高约三丈,身穿紫金战甲,双手齐膝,松垮垮的垂与身侧。紫色的眼眸内,流光溢彩,一股比拟远古凶兽般的凶横气息,在房内流散开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浑然不觉,可就在他的笔,在符纸图画上的双眼处落下时。手中的符笔,却‘崩’的一声碎断开来。炸裂开的力量,竟然撞碎了庄无道的磁元罡气。在他的手上,留下了一丝血痕。

    而桌上的那张符纸,更是毫无预兆的,就粉碎消散。甚至下面的桌案也无法避免,出现了深深裂纹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身后的血猿虚影,也顷刻间崩溃。

    庄无道眼里满是懊恼,他差一点就能画出自己意念中,那个不时闪现的影像。这符纸散裂,却是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难道就没办法?”

    苦恼的捏了捏拳,当触及到了手上的伤势,庄无道又瞬间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了,我听说品阶越高的功法道典,就越需上佳的纸张来承载。符纸也是一样,二阶以上的道术,用这种杏黄纸,跟本就画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莫非是方才这张符纸,根本就承受不住他所绘之图?

    庄无道四下望了一眼,又盘算着自己小乾坤戒里的各种藏物。发现自己手中,根本就没有现成的材料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抬起了头,看向了眼前的墙壁。整艘船,是以三阶兽骨炼制而成,强度想来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符笔,灵墨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走到了一面空白的墙壁旁,用手沾着自己的血,开始在墙上绘图,

    这一次,却比前次更有经验,也更是娴熟利落。以血为墨,短短几个勾画,就已描绘出那血色巨猿的大致形象。依然是一掌崩出,身下则是是群山破碎之景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在庄无道身后成形的血色巨猿,也更为真实,血意更浓。

    依然是凶横悍戾,神态桀骜不羁,却又更胜几分。

    凌绝天下的蛮傲,无与伦比的霸道,历经诸劫后的沧桑,几种截然不同的气质,融汇一身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声炸响,连续不绝,整个舱室内,那些由上等檀木制成的器物,都一件件接二连三的粉碎。

    庄无道根本就不去理会,也丝毫都未察觉,眼里透着狂热光泽。继续一笔又一笔,在墙壁之上添加着。

    随着这血色猿图,越来越具神韵。庄无道只觉脑海之内的那副影像,也越来越是清晰。

    却未曾注意,身后的那血猿虚影,也越来越真实。渐渐的,血猿竟然有了了表情。紫金色的眸里,充满了不甘、愤恨、嗜血、绝望、坚定,还有不死不休的战意!

    直到庄无道的身前,那骨质墙壁一片片的粉碎,化成千百碎片,四面八方溅射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只要是庄无道的鲜血流经之地,都可安然无损。庄无道也依旧浑然忘我,继续一笔笔的画着。

    眼里渐渐充斥着浓郁的血红之意。神态表情,竟然都与身后的血猿相仿。

    身后的轻云剑,则越来越是炽热,似乎要将背脊烤熟一般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感觉不到,脑海之内,就只剩那副血猿的影像。心念内隐隐有女孩焦切的呼唤之音,庄无道却觉烦躁无比,恨不得将身后的轻云剑,狠狠甩开。

    直到耳旁,又传来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“住手!宝船珍贵,你虽是真传弟子,也不得轻易毁坏。此是重罪!你初入宗派,身无善功。若有人发难,我宣灵山上下都救你不得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内血光变幻,朦朦胧胧中,只见一个人影,站立在了门口处。满脸怒容,手执着拂尘,席卷过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是想也未想,随手就是一掌‘大摔碑’挥出。那拂尘瞬间震散,眼前那个人影,竟然直接就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口中,也是呕出一口血液。狂烈的杀意,满斥于心神之内。可就在他刚要抬步,继续不依不饶,要紧随追杀之时。脚步却忽然一顿,额角处青筋暴起,眼现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视线终于离开了那副完成近九成的血猿图,庄无道的神智,也终于恢复了几分清明。然而意念之内,那血猿影响,依然是萦绕不去。

    整个身躯,似乎已不是自己的,彻底失去了控制,被不属于他的另一个意念掌控。

    与第一次,云儿夺他身躯之时不同。那一缕缕的冰冷而又狂暴意念,不止是控制了他的四肢,更侵入到了他的元神之内,不断的扩张,不断蚕食同化着他的意识。

    浑身仿佛燃烧着无形的火焰,其实越来越是霸烈,神态也越来狂狷凶桀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飞空宝船的第一层甲板之上,司空宏的眉头,亦微微一皱,现出了一丝深深惊色。

    “——这是,拳意?神兽之息,而且就在这宝船之上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飞空宝船内重重禁阵,就是他司空宏,也无法把神念漫布所有角落,不能尽知船上诸事。然而司空宏的脑海内,下意识的就掠过了庄无道之前若有所悟,懵懵懂懂走下船舱时的情景。方才船舱下出现的异常,也是庄无道的那间舱室附近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他?

    司空宏眼神微动,只闭目稍稍感应,就一个闪身,就消失在了原地。再出现时,却是一间一片狼藉的房内。

    室内的几乎所有的家具物什,都已破碎裂开,没一个完好。而庄无道就立在那面墙壁旁,神情狰狞狂戾,又隐含挣扎。

    之前过来探查此处异常的那位筑基弟子,此时已依在墙壁上,双眼紧闭着,人事不知,神情似极其痛苦。

    而在门之外,则有几个住的较劲的新进弟子,在往里面探头探脑,窥视着庄无道的情形。

    司空宏也没去理会舱门之外,仔细打量着庄无道。然后目光,就注目在了庄无道的身后,几乎未之心神失守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高近三丈的血色虚影,形象似人似猿。此时正目色疯狂冰冷,往这边望着。似在俯瞰蔑视着蝼蚁,又杀意森然。

    寻常人可能无法望见,然而却逃不过司空宏的灵目。而司空宏也无意识的,发出了一声呢喃。

    “拳意,战魂,吞日血猿!”

    瞬间清醒过来,司空宏蓦地一拂袖。九口青色飞剑,立时蜂拥而出,到了舱门之外。

    寒冽的剑光,隐而不发的剑气。将这间舱室附近,所有的道路,都全数封锁阻断。

    而司空宏的视线,也移到眼前一身青麻布袍的少年身上。那眼神仍在挣扎着,身躯颤动,被这等级别的战魂附体,居然仍未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司空宏的唇角,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笑意,而后踏前一步:“庄无道,抗法不遵,击伤同门,已是死罪。你莫非还敢杀人?”

    仅仅一句,就使庄无道所有的理智,都全数崩溃。尤其最后二字,使庄无道的眸子里,再次蒙上了凶戾红芒。毫不犹豫,就是猛然前掠。身形闪动,有如灵猿,轻灵而出人意料。一掌印出,更是隐含山崩地裂之势。

    大摔碑手之崩山!

    身后的那血猿虚影子,这一刻也仿佛与庄无道的身形,合而为一。使庄无道的周身肌肤,都染上了一层血色。

    这莫非是——血猿变?

    司空宏的瞳孔微微一缩,眼里的惊色,愈发浓意。发自心底的喜悦,也涌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那一掌击来,司空宏却不闪不避,任由庄无道的‘崩山式’击中了胸口。

    顿时间气浪膨胀,司空宏虽仍是立定不动,身周的护身罡劲近乎显化,三涨三缩,一波波的荡漾颤动,才将这大摔碑掌力,全数化解。

    而那巨力反震,则直接将庄无道身影冲击,连续翻滚着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最后摔落时,也同样是面如金紫,再不醒人事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