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二八章吞日血猿
    “这些妖修,又为何要争斗?”

    庄无道对于这些妖兽的来历,并无什么兴趣。他也不会白痴到以为,这些妖修就定是和谐稳定,好如一家。走兽飞禽,鳞介虫豸,都各有传承,也各有势力。

    然而争斗起来,总有缘故。但凡入了阶的妖修,只要还没到化形的地步。通常领地意识都极其强烈,轻易都不会离开居住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白背妖猿,这些妖兽争斗起来,岂非是理所当然?”

    云儿的答话,却出人意料:“猿猴与人族类属,上古时可算一支。天地间有是四大灵猴,四大魔猿,都是一族,皆乃万物之灵长。而人族最早时的祖先,据说是四大灵猴中的一位。之后人族崛起,自成一支。才由实力稍次的通臂神猿补上,补全四大灵猴之数。在人族看来,猿猴之类,只是妖兽中的一种。而在妖修眼里,对它们也不怎么待见,认为是人族类属。好在猿猴之属,血脉也极其强大,神兽级的血脉传承就有八支,足以自成一脉。无论是人族修士,还是妖修,都不敢轻易招惹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讶然睁目,他是真不知,这其中还有这样典故。他们人族,居然也是猿猴类属中的一支?真正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也不知云儿所言,到底是真是假。反正他看过的那些杂文游记中,可从未提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七劫之前,大世界中人所共知之事。只是事隔七劫之后,只怕真相早已掩埋于尘埃与故纸堆中。人族称雄于世,自命高贵,岂会容自己出身,与妖族类同?哪怕是有一丝联系,那也是奇耻大辱。”

    云儿冷笑了一声,而后又道:“不过这些妖兽之所以争斗,却是因一枚独叶妖灵草,此物可增血脉异能。无论何种妖兽,都可以用到。那白背妖猿先拔头筹,不肯相让,自然要被围攻。眼下的情形看似危险,然而只要撑到血变之时,应可安然离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释然,这三阶妖兽之间的争斗,除了声势浩大之外,也没什么好看的。有心也随诸人离开上班甲板,回到自己舱室。然而眼角余光,却见那白背妖猿手中的巨木,忽然粉碎开来。历经数次重击,这根被白背妖猿随意拔出的巨树,终于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那白背妖猿却仍毫无惧色,猛地把臂膀甩出,依然是‘轰’的一声,将旁边一头靠近的三尾妖狐,连头带身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庄无道怔了怔,眼前这情形,他依稀有些熟悉。仔细回思了片刻,才意识到这白背妖猿的动作,居然与他的大摔碑手,相似到三四分。然而那股子神韵气势,却远非他能比拟。

    “大摔碑手!云儿,这头妖猿与你所言的大日猿王,难道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大摔碑手,正是当年大猿王的绝学。是云儿口中,大猿王横霸三界,只手遮天的绝学。

    “所谓大日猿王,便是吞日血猿之王,五劫之前,神兽吞日血猿一脉之主!白背妖猿乃吞日血猿一脉,神通传承一些大摔碑的要义,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震,双手猛地抓住了身前的木栏,目不转睛的望着那边。

    看着那白背妖猿的动作,感觉自己似是领悟到了什么,却又无法言叙,说不出来。浑然忘了,司空宏让他们返回船舱的言语。

    云儿也似有察觉,解释了一番之后就沉默无语,不再打扰。

    而在船桅顶部,司空宏也略有些奇怪的,看了庄无道一眼,就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宣灵山的弟子,自家的未来师弟,自然与旁人不同。想看就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仅仅庄无道一人,他自问还有能力护持。换成其他的弟子,死活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转向,从旁边绕过去,注意远离四十里外,不要惊动!”

    吩咐了正操纵着这艘灵骨宝船的几位筑基修士,司空宏依然立在船桅的顶端,神情肃穆,遥遥望着。

    这场妖修间的争斗,虽与他们无关。然而在脱离战场之前,司空宏却并不能彻底安心。

    那些三阶妖修虽在争斗,然而也随时有可能,将矛头转向这艘灵骨宝船。一些玄术神通范围广大,强一些的能覆盖百里,毁天灭地。关键是不能太过靠近,使这些妖修感觉不安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浑然未觉,眼见那头白背妖猿,奋力厮杀着,渐渐的力尽,被五头妖兽轮番击打。

    烟尘翻滚不绝,一片片的树木,被掀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头独角绿森蚺,在外围窥视良久之后,也终于发动。几百丈身躯猛地一弹一窜,身影如梭般缠到了白背巨猿身上。而后紧紧的环绕,蛇口则往白背巨猿的头部咬去。

    那白背巨猿一只手撑住了蛇头,不让蛇口将它的头部吞入。不过却抗不住那蟒身,把他的另一只手束缚,咽喉部位也是越勒越紧。

    其余几只妖兽也看到了便宜,或撕或咬,或直接撞击。瞬即就使得白背巨猿,连遭重创。更有一只三足的赤红火鸦,从空中扑下,一口火焰吐出。立时使得白背巨猿,浑然燃焰。

    “无知,白背妖猿既然是吞日血猿之后,不会畏惧这区区不到四阶的太阳真火。白白给了白背妖猿施展血猿变的机会,剑主,此处危险,可以速离!”

    云儿提醒着,却没将沉浸在某种玄妙意境中的庄无道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那桅顶上的司空宏,也是面色一变。一个闪身,到了后方船舵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该死!加速,转向,此处有变!”

    一个瞬息,一层层的符文障壁,就出现在了灵骨宝船之外。整整十二层,将整艘宝船,都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司空宏似仍不放心,又甩出了一方锦帕。化作了一朵云霞缠绕,将宝船轻轻托住。

    而就在宝船堪堪转向,猛地加速六倍,往右侧疾飞之时。

    数十里外,忽然轰的一声炸响。那白背妖猿此时全身都变成了血红颜色,怒声咆哮,强行挣开了蟒身的束缚,又拽着那独角绿森蚺的尾巴,如一条鞭子般,重重砸在了地上。使那六百余丈的巨型蟒蛇,皮开肉绽,几乎当场昏迷。

    而白背妖猿的手中,也同时燃起了一团赤白色的火焰,一掌猛地击向天空。恰好撞上坠击而至的赤红火鸦,巨大的云爆立时翻腾,伴随着炸散开的焰力,席卷扫荡天空。

    灵骨宝船虽是在三千长高空之上,然而也被波及。外面五层防护,几乎是立时间冰消瓦解。气浪滚荡之下,更一阵起伏晃荡,几乎被生生掀翻。也幸亏是被那云霞托住,才没有翻船。

    庄无道虽紧紧抓着外栏,却也差点被震飞出船外。而气劲余波的冲击,更使他一口血液吐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吞日变,那头赤火鸦已经完了。剑主,此处危险,剑主——嗯?这是,拳意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再次警告,庄无道却依然是浑然不觉,心神比之前还有专注,凝神记忆着那头白日妖猿的每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气息,也慢慢的变化。

    司空宏本是欲将庄无道,丢回到船舱,免得他分心照顾。然而当望了一眼之后,也是一楞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‘师弟’,此时明显是处于一种异常的状态。那不算高大,甚至略显瘦弱的身躯,给人的感觉,却是陡然伟岸雄壮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到底悟到了什么,庄无道的身上,似有什么东西在凝聚,气势渐渐转为狂烈刚猛,透着一股凌绝天下的傲意与霸道。

    “启悟众妙之门?居然在这个时候,有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稍稍凝思了片刻,司空宏还是不曾去打扰。只那环绕在宝船之外的五彩云霞分开了一部分,将庄无道的身形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远处烟尘散尽,那头赤红火鸦已经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一片染血的金羽,在天空飘散。

    而那头白背妖猿,则依然是双目赤红一片,处于暴怒之中。身躯再次膨胀百丈左右,一掌挥出,将那头三尾妖狐的半边的身躯,都震成了粉碎。每一个动作,都引得天地震晃,都有着不逊于之前那式‘吞日变’的威势。而一击之后,往往有一只三阶妖兽,当场重创。

    那些妖兽此时也知情形不妙,都发了疯似的四处逃窜。尤以那头独角绿森蚺逃的最快,皮糙肉厚,被摔了一下也没死去。身躯在巨林中穿梭,比之其余三阶妖兽,竟还要快上一线。

    而白背妖猿,亦是不依不饶,紧紧追赶。

    可惜后面的情景,随着灵骨宝船渐渐远离,也就再无法看到。便是那八只星火神蝶,若是隔得太远,也会失去联系。

    庄无道依然在原地蹙立了许久,足足半个时辰,才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灵骨宝船已经飞离到二百余里开外,早已离开了战场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却依然只觉那头白背巨猿,就在眼前一般。除了那‘血猿变’与‘吞日变’,白背巨猿其余的动作,莫不与大摔碑手有相似之处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