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二七章白背妖猿
    “果然,这养神丹只有第一次服用,效果才最是显著!”

    端坐在蒲团上,庄无道缓缓睁开了眼,神情既是欢喜又是遗憾。

    三日前庄无道第一次服用养神丹,灵识覆盖的范围,直接增加到了三十五丈,足足增了五丈之遥。而今日第二枚。效果还不到第一枚养神丹的一半。估计日后服用时,效果还会再次下降,直到一定程度之后为止。

    一是因养神丹药力渐小,二则是因他魂力的总量,已经增至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。

    神念展开到二十丈之后,范围每增一丈,所需积累的魂力,都要超出之前近倍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两枚养神丹,只短短四日时间,就使他的神念增加了近四分之一。不愧是是金丹境之前,滋养元神类最佳的丹药之一。

    即便日后效果下降,然而对于练气境修士而言,依然是作用巨大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预计,仅仅这十枚养神丹,就可使他修炼灵识的速度,超越其他修士之至少七成。

    初时效果可能不彰,然而十年二十年,上百年积累下来,那就非同小可,这也是成为真传弟子后的优势所在。

    庄无道又神念一动,一只只的火蝶,出现在了他的身前。而后仅仅一个瞬间,就分化千只,在灵室内翩然飞舞。

    庄无道将一只手指,探入到其中一只火蝶体内,又放开了神念束缚,而后就觉指尖一痛。哪怕是有磁元罡气护体,手指的外皮肌肤,也依然有些许石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焰力提升了不少,大约增了半成。这天璇星火的强度,果然与神念强大与否,息息相关。”

    术法虽是以修士体内真元道力为源,然而若神念强大,却也能大幅增强术法的威力。施展术法时,更可大幅缩短咒语及道诀手印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按照云儿的说法,不止修习御剑术与术法的修士,需要用到强横的神念。便是专修武道之人,也同样是神念越强越好。神念越强,修士凝练转化出的拳意剑意,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庄无道受灵根限制,此时无论外功内功,修炼起来都进展极小。别说是如北堂婉儿,虞安君那样的真正天纵之资,便连普通普通的内门弟子,也远远比不上。

    然而灵识修行,却全不受五品灵根的影响。

    从修炼六合形意拳开始,初步接触到神念,之后又转修《天璇照世真经》,到今日还不足半年。他的神识就已扩张到,可覆盖三十七丈的强度,不比那些练气境后期修士稍差。

    神念强大,就连一直不受他控制的那朵石明精焰,也驯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神念是神念,肉身是肉身。人之肉身只是躯壳而已,元神才是根本。肉体为舟,元神则是舟上的乘客。剑主切不可等而视之!”

    庄无道静静听着,对于‘云儿’的言语,却并不尽信。

    “可据我所知,但凡灵根黯弱之人,元神灵识同样强不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因这一界中,还未有练虚境。”

    云儿不以为然道:“修士一旦成就出元神,就可逐渐摆脱肉身的束缚。那时灵根对元神的限制,也就越来越弱。渡船没了乘客,不过是死物。而乘客若会有用,没了渡船,未必就活不下去。练虚境之后,夺舍,投胎重生之人比比皆是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剑主你虽是五品灵根,然而却也是战魂之体。是十大魂体之一,元神先天强大,受肉身的限制,自然是小而又小。其实剑主这具肉体也是一个拖累,若非转世太过凶险,哪怕仙人,也未必能保全前世的神智记忆。我会劝剑主干脆舍去这身躯壳,重新来过。还有一法,就是练虚境之后脱壳修行,单修元魂,走‘假仙’之道,渡过九九散仙劫,就可重塑身躯。说不定还能比正途更快踏入仙途,也不会影响你未来灵肉合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声,心中是万分抗拒。身体发肤皆受之父母,他这具身体,虽是有那人肮脏血液。却也有一半,是得自母亲,岂肯轻弃?

    好在云儿,也仅仅是说说而已。片刻之后,就又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站起了身,枯燥的开始拔剑,入鞘。再拔剑,入鞘。

    修行之路虽有捷径,然而若根基不够,则如浮沙建塔。而这式拔剑术,更是半点都取巧不得。只有积年累月的联系,才能将这式剑术推升到极致。

    拔剑,出剑,他都已掌握诀窍,只剩下极少的部分需要继续改善,非一时之功。

    按照云儿的指点,庄无道已开始将自身神念,融入到这一剑中。

    不止是有益于他形成剑意,日后转化‘出鞘术’时,也能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可能是明白还有一年后的‘山试’这一关要过,船上诸多弟子,大多都在最初对灵骨宝船的好奇之后,就纷纷闭门不出,各自修炼。就连夏苗,也没再来寻他,继续商量养神丹的买卖。

    至于北堂婉儿,可能是被一次次败北打击得很了,上船之后,也同样连续十余日都没出自己房门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没见之后,庄无道对这位北堂家的大小姐,倒颇是想念。曾有一次起意去拜访,却吃了个闭门羹。被北堂婉儿毫不客气的拒之门外。也不知这女人,在自己房里捣鼓些什么。

    有金丹修士坐镇,东南地方又无人敢轻易招惹离尘宗,灵骨宝船一路都是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几日,灵骨宝船进入到天南林海的地域之后,庄无道一次冥想时,忽然感觉到船身一阵晃动。天地间低潮澎湃,有如怒潮。

    也不像似宝船遇袭,倒仿佛是被什么突发之事波及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错愕,还是走出了舱室,来到了甲板上。而后就见司空宏孤身一人背着手,正立在那船桅顶上,眺望远方。看不出是什么表情,气息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下意识的一惊,也向那边看去,却只望见一片五颜六色的光华。大地震晃,烟尘四起,根本就看不清楚究竟。好在还有术法辅助,为自己添上一个一阶术法‘朱雀瞳’,庄无道终于看清楚二十里外的情景。

    赫然是六七只身长三百余丈的妖兽堵在前面,都是身形魁梧异常。行动时仿佛一座座巨山移动。

    甲板之上,已有不少弟子汇聚,其中也有许多擅长术法的,都是面上血色褪尽,说不出的仓惶。

    妖兽的法相天地,十丈之内为一阶,百丈之内为二阶。而能有三百法相者,必然是三阶妖修。

    却也不知为何,今日这些本来分据天南林原各处,称雄一方的大妖,都全数汇聚在此。

    庄无道原也为这些三阶妖修,是欲对他们这艘浮空楼船不利。在暗里自嘲,自己也太倒霉了些。上次在东吴时乘坐飞舟时,遇到移山宗的金丹修士袭击。这次搭乘浮空楼船前往离尘宗,又遇到妖修拦截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才发觉那些妖兽并非一伙。其中一只白色巨猿,孤立于中央。手持二百丈巨木,满身血痕,巨轮般的眼里,满是凶戾狠色。

    而其余五只身躯同样庞大妖兽,却是形态各异。其中以一只独角绿森蚺最为出众,身躯展开有六百丈,足有三四十丈粗细,隐为诸妖之首。吐着蛇信,那竖瞳之内,闪烁着阴森算计的光泽。而其余三阶妖修,则是忌惮中夹含贪婪。明明对巨猿心怀畏惧,却偏又环伺不退,呈对峙之势。其中无一只妖修,去关注后面的浮空楼船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察觉,而是不敢分心,也不愿去搭理。

    “这些妖修,难道是在厮杀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里,闪现出了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司空宏这时也俯身道:“是妖修争斗,与我等无关。练气境弟子都回船舱呆着,不得惊慌失措!”

    甲板上的众人,顿时镇静了不少。一些性情浅薄的,更是露出讥讽哂笑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依然以‘朱雀瞳’看着远处,眸子里的异色更浓。

    就这一刹那的功法,争斗又再次开始。那巨猿舞动着巨木,将一只背生七星,直撞而去的巨大魔角青牛生生击飞出千丈开外。

    而后就陷入到了那众多三阶大妖的围攻中,左支右挡,居然也能勉强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大胆之极,八只星火神蝶,早已悄然潜去,窥测那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神念,若附着在这些火蝶上,最多能覆盖二十丈。然而云儿却比他强许多,千丈之内俱能感应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视虽然直观,却远不如云儿。几百丈内的一切,都巨细无疑的感应,对于那边的战况也就了然无遗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白背妖猿,这是上古四大魔猿之一吞日血猿的后裔。是神兽之后,自然能力压普通于妖修。这还非是白背妖猿战力最盛之时。那些蠢货,若不能将白背妖猿迅速杀灭,当其浑身染血之时,那时白背妖猿战力可激增数倍。一只三阶后期的白背妖猿,不弱于四阶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妖修,又为何要争斗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