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二六章合作之请
    夏苗说的是轻描淡写,然而庄无道却听出,这位夏家少爷语中的自得。

    金丹境长老的弟子,若夏苗不出差错,十年内就是稳稳当当的真传弟子。

    能够与金丹修士有联系上,可见百兵夏家的人脉之广。能寻到一位离尘长老,都急缺的灵珍资源,则可见夏家的势力与底蕴,远比外人以为的还要雄厚许多。

    至于夏苗的天资,堪堪进入三品的灵根,也确实可以入金丹修士的门墙了,然而也介于可与不可之间。

    可见夏家为夏苗,付出了何等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是翠云山的永真师叔?那么明翠峰就肯放人?”

    “师尊他是七十年前结成的金丹,你称他这声师叔,也不算错。”

    夏苗笑着将庄无道语中的试探之意拆穿:“翠云山与明翠峰的交情虽不怎么样,却并非死敌。师尊出面,明翠峰几位长老总需给几分颜面。我又不似你,灵根悟性皆普普通通,并不出众,对于明翠峰而言,是可有可无之人。似我这样,之所以十八岁前能够修至练气境四重楼,只是靠丹药堆出来。在越城还可勉强算是天子骄子,然而放在离尘本山,也不过是泛泛之辈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心有戚戚焉,其实夏苗这样的还好,据说离尘本山内,哪怕最普通的内门弟子,也是四品的灵根。四品以下,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他庄无道以五品灵根,而入元神门下,心中又岂无压力?

    胸中虽生出共鸣之意,庄无道却依然不假辞色:“你特意来寻我说话,就只是为说这些。我可什么闲暇,与你说这些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庄师兄何需拒人于千里之外?我夏苗又不是什么吃人的凶兽。”

    夏苗摇着头,正色道:“庄兄应该已收到了‘月俸’?内中有十枚养神丹可对?”

    庄无道立时就知夏苗之意,果断的摇头:“你想也别想!”

    养神丹珍贵,能增人灵识。即便是位列天下十大宗派的离尘宗,也出产不多。

    夏家虽财雄势厚,有些东西,却不是钱财能够买到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庄无道,为何之前定要拜入离尘门下之因。离尘宗的许多,换成是散修,无论如何都难收集得到。

    夏苗叹了口气:“我就知道!不过我听说秘传弟子,可以用积累的‘善功’换取养神丹之权,一年最高可达百枚。那时庄师兄若有多余,还请师兄售于师弟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起了眉,原来秘传弟子,还有这种特权?‘善功’他倒是知晓,离尘宗每年都会发布各种任务。清理妖兽,诛除邪魔,教授弟子,坐镇学馆等等,完成之后都有一定数额的善功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“师弟难道就不嫌说这些话太早了?庄某而今,也还只是一介练气境而已。”

    要成为秘传弟子,真正列入真人门下,至少也需待他筑基之后。

    “不早!”

    夏苗轻笑出声:“离尘宗内,每年盯着‘养神丹’的不知有多少。早早预定下来,才不至于被人抢先一步。师兄若肯应承,我夏家六位练气境后期的供奉,都可任由师兄差遣。要知那天南林海,虽是我离尘宗的腹心之地,然而也是妖兽如云,极其凶险。师兄要猎杀妖兽,积累善功,与其寻那些不可靠的同门结伴。倒不如让我夏家,助你一臂之力。要知我夏家的修士,可无需什么善功,无人可与你分润。只求日后师兄成为秘传时,将半数养神丹,售于我夏家即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动容,倒不是因夏苗的言语而心动了,而是为那天南林海。

    那是离尘本山附近,一座地域三万五千里方圆的庞大林海,也是天一东南地方,最大的一块远古灵地。

    传说内中灵气之盛,不逊于一些三流宗派的本山。绵延三万五千里,全是至少百丈高的巨树。

    内中不止是妖兽成群,更出产无数的灵药。似蕴元石,铁精之类的矿脉,已知的就有千处,都未能开采。而其余更珍贵些矿藏,如天心石,磁金,千丝雪银之类,也同样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离尘宗当初之所以选择天南林海附近立足,就是为背依天南林海的庞大的资源。

    而自万年之前,离尘宗在天一诸国崛起,雄据东南之地,真正成为天一十大宗派之后,更已视天南林海为禁裔。其他散修与宗派,不得允许都不得进入。一旦发现,不管是何身份,都是立时诛杀,霸道无比。

    不过天南林海内的地域,实在太过宽广。哪怕离尘宗经历数万年的开拓,也依然不能完全掌握在手。

    而林海内的妖兽,依然是以百万计,成群结队。其中甚至还有五只四阶妖兽,形成了三股势力。常年与离尘宗为敌,偶有反攻,杀伤离尘无数弟子。两方相持不下,牵扯了离尘宗近半的实力。

    而每年林海内,也总会有数达上万的妖兽产生,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所以清理天南林海内的入阶妖兽,乃是离尘数万弟子,最大的善功来源。

    善功作用极广,可用来换取宗门内的秘传的功法,以及特制的丹药灵器,还有廉价的蕴元石,甚至还可免去一定罪责。

    然而使庄无道在意的,却也非是善功,而是三个月一次的血祭。

    离尘本山内不可为,也没有祭品。广阔的天南林海,即便离尘宗也无法完全掌控。而林海之内,也有足够的妖兽用来献祭那位‘阿鼻平等王’。

    只是这天南林海,传说中确实凶险。自己单人只剑,只怕还力有未逮,然而若借助同门之力,又可能有事泄之险。邪魔之辈,可是人人得而诛之,岂容混入离尘?

    即便是夏家的供奉,也未必可靠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主意是不错,不过夏师弟,难到就没听说过太平重阳?”

    “重阳子?听说过一些,我知他是你父。”

    夏苗稍稍犹豫,便点了点头:“我也没想到,师兄会有这样的身世。果然虎父无犬子!难怪师兄能有今日成就。”

    听到后一句时,庄无道的面色,顿时铁青一片,这夏苗难道是专程气他来的?强忍着气:“那么你们夏家,就不惧麻烦?”

    “自然也有顾忌,若北方沈家之人真的寻来,我夏家自然是要明哲保身。”

    夏苗说到此处时,微微一哂,全不在意庄无道的目光;“我与师兄,只是利益相合,携手合作而已,谈不上什么交情。自然师兄对我夏家,也不用有什么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庄无道反倒是笑出了声:“你这人,倒是有些意思!不过合作之事,我还需仔细思虑一番,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就再不理会,把一脸失望的夏苗丢下,径自回到了自己的舱室。

    他对这艘灵骨宝船的好奇心已过,自然不愿再在船舱甲板上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夏苗依然是不甘,在后面又高声道:“庄师兄可是担心我夏家与北堂家为敌,使你左右为难?如此师兄大可放心,我夏家的眼光,并不限于越城一隅之地。那越城能争则争,不争亦是无妨。生意五湖四海皆可做得,越城松江虽富,却比不得整个东南天下,都有我夏家百兵堂用武之地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毫无回首之意。不过心内也为夏家的野心,稍稍惊异。这百兵夏氏,看来是打定主意,要进军修行界,介入修士灵器珍材生意了。全面倒向离尘宗,正是其契机所在。

    司空宏分给他的舱室是四室一厅,除了卧室之外,还有专门的灵室与炼器室炼丹室,长宽足足四十丈。

    是船上除那些筑基境修士之外,最好的一间舱室。灵室之内,甚至还有阵法加固,可以在内肆无忌惮的练拳,修习术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墙壁,本就是用三阶兽骨为材料炼成。庄无道用尽吃奶的力气,也不能撼动分毫就是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在舱室之内,首先取出的,却是一瓶翠绿色的丹瓶。内中的丹药,也是翠绿颜色,散发着一丝丝竹叶清香。龙眼大小,只有九枚。

    正是夏苗所言的养神丹,之前庄无道已服用过了一枚。

    养神丹入口即化,如食薄荷。一股清气沿着背脊而上,直冲脑髓。清新药力,蔓延了所有神念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心神清醒,简直无以复加。借助养神丹之力,此刻他的灵智,也处于极致清明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若是参悟功诀术法,必定有事半功倍之效。一个时辰,抵得三五个时辰的修炼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敢如此浪费,把自身魂识全力张开,不断扩张,使元神接近涨裂。

    口里则同时念着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决字句,使魂识之力,也一波波的规律震荡。

    换在往日,似他这般胡来,元神早就负伤崩溃。然而借助养神丹之力,却依然能支撑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时辰之后,养神丹的药效渐弱。庄无道才不敢继续下去,渐渐停住。

    而待再得一次冥想彻底恢复之后。庄无道展开魂念时,发现自己的灵识,已经覆盖到了三十七丈之外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