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二五章灵骨宝船
    丹药之中,最贵重的自然是养神丹。顾名思义,是用来滋养元神,增强灵识的丹药。市面上几乎绝迹,千金难求。

    即便离尘宗,也只有真传弟子,才有供应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真传弟子还有每三年,可请宗派内的‘器堂’,为自己的灵器,增添五重法禁的权利。宗派内购丹购器,都只需半价。入门之后,立时就有一件十二重法禁的法衣,一件离尘宗制式的兵器。

    甚至有每十年向离尘宗,直接推荐一位内门弟子的资格。

    其实最主要的还是‘势’,可以借离尘宗之势,影响东吴诸国政局。若脸皮厚一些,真传弟子在外一个月收入万两金票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在道试结束之后,就有不少人给看他送上重礼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愿与这些人有什么牵扯联系,谨慎挑选。只收下了东吴皇室,还有夏侯家送来的礼物,都价值不菲。其中二阶的蕴元石,就有一百二十枚。

    一阶蕴元石,价值百两纹银左右,价格上下浮动不超过二十两。也就是一两黄金一个。二阶元石,则是十两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仅这些石头,就是一千二百两黄金。

    而真传弟子其余的好处,特权,零零碎碎的,更不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庄无道在道试之后几日,就通过离尘宗专有的渠道,用了一万四千两金票,买下了一枚小乾坤戒。

    里面的空间不大,只有不到二尺方圆。然而即便如此,这枚储物戒,也依然有价无市。吴京道馆的几个经营修士生意的商家,都无此类空间灵器售卖。需要预定,一年两年的等候。或者运气好,有修士拍卖这种空间灵器。

    有小乾坤戒在手,庄无道总算摆脱了随身背着‘乌龟壳’的尴尬,可以把那面磁元灵盾,放入到小乾坤戒的储物空间内。一个意念,就可取出。

    还有剩下了七千余两金票,则是买下了一件用百年地龙蚕丝编织成的‘地蚕内甲’,只有九重法禁。

    这件灵器的炼制手法,实在不怎么样。然而材料却实在难得,也不知是何人,如此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庄无道准备带了离尘本山,看能不能请高明炼器师重新炼制一番。以这百年地龙蚕丝的材质,哪怕推到二十重法禁,也非奢望。

    而即便未经炼器,本身也可相当与七重法禁的灵器,对于术法的防御力,尤其强悍。

    就在庄无道的‘月奉’到手之后的第三日,一艘长达三百丈的巨大楼船,终于抵临吴京。飞空而至,降落在了吴京道馆的大校场内,掀起的灵潮,覆盖了整个吴京。船上的旗帜,赫然是‘离尘’这两个篆字。彩光萦绕,威势赫赫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被惊动,走出了闭关的洞府,远远的观望。一时间心潮澎湃,难以自己。知晓最多两日,自己就将搭乘这艘巨舟,前往离尘本山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出乎意料,负责护送这艘飞空楼船前往离尘本山的。居然不是来自这次离尘宗大比的主角‘明翠峰’,而是出身宣灵山司空宏。

    庄无道原本上船时,还苦厄有些忐忑。然而却见这位原本对他不假颜色的‘师兄’,头一次对他现出了笑摸样。甚至还特意走近,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吴京道试我听已说了,一日之内,连胜道试前四中的三人。就连那明翠峰上下,颇是看好的盖千城,也一剑败于你手。很是不错,至少没让师尊他颜面无存。以后记着,我们宣灵山一脉门人,就该如此霸气!遇到明翠峰门下弟子,更要能踩就踩,无需顾忌。踩得越狠,师尊他老人家就越是欢喜!”

    司空宏说话之时,真的是全无忌惮,也不顾这艘船上,未来大多都是明翠峰一脉的门人。

    庄无道听得有些发窘,不知该如何答话才好。好在司空宏身为金丹长老,也没多少时间来搭理他。公权私用,为庄无道安排了一个最上等的舱室,就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此时在楼船之下,正有一个担架,被几位筑基修士抬着。几人都御灵步空而行,把担架小心翼翼的,送上了这艘楼船。担架上则是一个玄衣道士,一直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而司空宏就立在船头上,眼神伤感怅然的望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立时便知这一位,必定是那位‘华英’道人无疑,他那位全名灵华英的六师兄。

    也终于明白,为何这次负责护送诸人前往离尘本山的,不是明翠峰一脉的金丹境,而是司空宏。

    护送他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是其次,将‘华英’道人安全送回离尘本山,才是司空宏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担架上船之后,就被几个筑基修士严实遮护着,送到法禁最是森严的第三层船舱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来得及远远看了一眼,只见此人的脸上浮肿,已经烂得不成模样。仿佛是火里的烤肉,不时有气泡炸开,溢出深绿色的浓浆,腥臭萦绕。整个人已气若游丝,确实是到了伤重不返的程度。

    可能是在全力对抗体内的伤势毒素的缘故,这华英道人身周的气机,极不稳定,也异常危险。偶尔爆发之时,也会令整个楼船,除司空宏之外所有人,都感觉到一波波令人心悸的压力

    与他救回来的那位无名道人,果然无半点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为何,在庄无道的心念内,云儿却发出‘咦’的一声轻呼,似是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然而当庄无道询问因由,云儿却是支支吾吾,说她自己也没弄清楚究竟。

    这艘飞空楼船之速,又胜过庄无道一月前乘坐的飞舟数倍。一日时间,可飞游五千里之巨。

    东吴京城,距离离尘本山,有九万里之遥。若然步行,几年时间都未必能达到。

    然而乘坐这艘飞舟,却只需二十日左右。据说离尘宗内,这样的楼船总共也才百艘,精贵不在金丹长老之下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对这艘巨大楼船颇是好奇,与其他弟子一样,待得楼船升到了三千丈高空,开始稳定飞行后。就走出了船舱,四处走动观览。

    整艘船大半皆是骨质,也不知是以何种兽骨炼制而成。只有很少一部分,是用的木材。而那风帆,应该也是一种兽皮,庄无道依然不知这帆的材料,到底为何。

    “整艘船是以三阶大鹏金翅鸟的脊背为龙骨,风帆则是以玄风龙蛟的皮制成,同样是三阶异兽。万年前为造这飞舟,离尘宗几乎将东南的三阶鸟兽与风蟒,屠戮一空,才建造了八十艘这样的灵骨宝船。也因此与两脉妖兽,结下了死仇。之后陆续增增减减,维持在百艘左右。每艘宝船,都可算是一件三阶法宝,核心有三十七重法禁,镶刻有十二种法阵。”

    夏苗悄无声息的走了庄无道身旁,侃侃而谈道:“别看这些宝船,只能日行五千里。这只是常态,若肯舍得用蕴元石,这宝船每日最多可行四万里之巨。从吴京到离尘本山,只需两日即可。据说若有金丹修士坐镇,这些灵骨宝船战力可抵三位金丹。千年前的陷空岛法阵,就是被六十艘宝船轮番冲击,最终崩溃。”

    解释完这些,夏苗又似笑非笑道:“这些时日我也曾几次去寻你,为何庄师兄要将我拒之门外?”

    庄无道无言,对于这夏苗,他一直是看不清究竟,也不知此人,到底意图何在。孤儿总是下意识的,有着防范之意。

    可既然见了面,总不能不搭理,庄无道指了指周围,好奇道:“与我说话,夏师弟难道就不惧日后被人穿小鞋?”

    此时船上这诸多弟子,都是离他至少近丈之距。把庄无道当成瘟神一般,尽量避而远之。偶尔看过来的目光,也略显怪异,甚至还有饱含敌意的。

    估计都已知晓,明翠峰与宣灵山的关系。这些人大多都要拜入明翠峰的门墙,自然不愿与他这个宣灵山的真传弟子有什么关联,以免被师长辈与师兄弟们排斥。

    便连孔回夏侯虎,对他也是能避则避,上船之后就不曾与他说过话。

    夏苗却嘿然一笑:“我日后是翠云山弟子,与明翠峰可没什么关系,也算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。同为二山之一,翠云宣灵千百年来都是同气连枝,庄兄不该与我多亲近么?”

    “翠云山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上,终闪过了一丝异色:“你的师尊,已经选定了。”

    翠云山与宣灵同为离尘二山之一,远不到同气连枝的地步,然而二脉弟子间的交情也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翠云山的永真长老。”

    夏苗微微颔首,语气平静无波道:“比不得庄师兄天资高绝,使元神真人也为之侧目。夏苗能有此际遇,是家中颇有些钱财,恰好搜集了几样师尊急需的灵珍。而本身灵根资质,也能勉强入师尊之眼,来的实在侥幸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心中微惊,永真长老他没听说过。然而离尘宗内的长老,要么是入门二百年以上的筑基修士,要么就是金丹修士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