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二四章六千金俸
    道试第六日,北堂婉儿到底还是输给了虞安君。

    北堂婉儿的破甲尖锋指犀利无双,较之十一二重楼的灵器兵刃,还要锋锐。而仙影浮光的身法,又使其身速不下于东离寒。

    即便虞安君修有金刚般若力,也不敢硬当其锋。不过被庄无道四招击败之后,这虞安君的性情,明显沉稳了许多,不复之前的狂妄。应对沉稳,节节抵御,依靠强过北堂婉儿数筹的修为,硬生生磨到了北堂婉儿气力耗尽之时。才以一式玄术‘全真印’,将北堂婉儿震出了擂台。二人间的胜负,仅只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这一战,同样震撼了整个吴京道灌,精彩仅逊于皇甫第与东离寒之战。

    而后一直到道试开始后的第十二日,前三十位的名此都没有变化。反倒是下面的排位争夺,在最后几天,更是激烈

    庄无道的第一,北堂婉儿的第六,加上此时夏苗,已爬到了第九位。而孔回,亦是在第十一位,站的稳稳当当。而哪怕候补近来的夏侯虎,亦是爬到了排名十六的高位。一时使所有人,都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若论弟子的成绩排位,这一届的越城学馆,无疑是位居第一,压过了吴京道馆一筹。若非是之前的成绩,实在太烂。只这一次道试的成绩,就可冲高上几百个名次,进入前百之列。

    让人感叹,东南越城果然是武风极盛之地。

    道试结束之后,吴京道馆需要将完整的大比名录,还有弟子的名次排位,都上交本山审核。再由离尘宗分布诸国的巡查使确证,道试中并无有徇私舞弊之类的情节之后,才算完结,过程繁琐。

    庄无道预计还有一个过月,他们才能前往离尘本山。所以仍旧是回到城外的那座散修洞府内,又过上了每天鬼哭狼嚎的苦日子。

    前二十几日,庄无道大部分时间都在炼化魔气,消磨真元中的魔染怨煞。

    开始时效果明显。可越到后面,就越难驱除。那真元之内。始终含着一缕若有若无的黑气。

    渐渐的,庄无道也明白了过来,这些残余魔染,只怕是炼不化,只能如此了。除非自己自废修为,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人都说一日入魔,则重生为魔,果然是不假。真如附骨之疽,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以魔道献祭之法提升修为,又怎可能一点代价也无?

    倒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进展,颇是喜人。那天献祭冥主之时,庄无道连吐二十一字大悲赋。之后却始终都无法再次办到,然而当体内的魔染,解决了大半之后。不但再次做到了,甚至还小有进展。

    无处话凄凉之后,又道出了纵使二字。

    也摸到了几分诀窍,诵读大悲赋第一决之时,心情越是悲伤,读起来就越是顺畅。

    庄无道于是在每日练习之前,都会回想母亲临时之前的情景,还有越城城外,母亲葬在万人岭上的那座孤坟。

    心中悲意,难以自抑,与‘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’的心境,虽不是十分契合,却也勉强能支撑他,把大悲赋的第一决,读到了第二十三字。

    而越是到最后,大悲赋炼体练气,易骨伐髓的效果,也就越是明显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体内魔染的炼化,已陷入僵局,庄无道依然没减少,修炼天地阴阳大悲赋的时间。

    每一次修炼之后,庄无道都会感觉浑身骨骼抽痛,仿佛整个人被巨石碾压了无数次。然而却是既觉痛楚又觉欣喜。

    牛魔元霸体第二层的修炼,除了十二式炼体拳架之外,还有‘哞’‘吧’二音,专用于淬锻肉身,洗炼骨骼。可这天地阴阳大悲赋,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,甚至效果更强了些。

    每一字音出,他浑身肌体,所有血肉,所有关节,五脏六腑,骨髓经络都随音而震。

    而易骨伐髓之后,甚至连自身灵根,都有了些许变化。每日修行时,能吸聚的天地之灵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到了二十一字之后,读到‘纵使相逢应不识’时,庄无道却觉一丝剑意,在心念内隐隐而生。

    体内的那几缕剑气,亦是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庄无道早有猜测,此时也觉意外。

    “果然,这天地阴阳大悲赋,乃是剑诀才对。凰劫是轻云剑的第一任剑主,也是一位剑仙。天地阴阳大悲赋既然是凰劫所创,自然也离不开剑。就不知那式‘阴阳乱’,又是怎么回事?看起来似拳法。云儿?”

    涉及到凰劫,云儿就不愿多说什么,继续保持着沉默。庄无道无奈。只好将这疑惑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心中却已有预感,他只需将最后十几个字完成,只怕立时就能领悟到传说中的剑意,大悲剑意——

    或者,还有一式剑招——最近他的心念内,总会莫名其妙,出现一个人御剑而舞的影像。

    身姿与云儿相似到了八分,只气质略有些不同,眼神冷冽。而那剑路,则是玄妙无方,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庄无道开始以为是错觉,后来才确定,并非是自己的臆想,而是与这门大悲赋有关。

    意念中那动人的身姿,旋舞的剑影,正是一门高明之至的御剑术。

    而除了天地阴阳大悲赋,庄无道进展最大的,就是拔剑术。

    二品圣灵层次的拔剑术,是他此刻最大的依仗。尽早掌握,只会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每日都是两个时辰,坚持三千次的拔剑。几乎一模一样的动作,枯燥的斩出三千次。却并非是机械的重复,而是每一次拔剑出剑,都需反思,听云儿指点自己的不足以及需要改进之处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庄无道也开始尝试,将每日伴身的星火神蝶,增加到十八只。

    星火神蝶借助石明精焰之力,可以维持三日不灭。只随着时间推移,星火神蝶的杀伤力,会逐渐减弱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想法,就是每天施展一次星火神蝶,以十八只火蝶伴身。遇到争斗时,就可以连续施展三次‘星火神蝶术’。一次是三品超凡层次,两次是四品极绝。

    ——这也是这门三品‘星火神蝶术’,真正的价值所在。

    只是要维持这十八只火蝶,两种同样的玄术间不彼此冲突,却是分外的艰难。

    还有大摔碑手,云儿连续四掌,击溃虞安君。虚实变化,刚柔相济,庄无道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他做不到掌力如云儿那般的变化,却也知过刚则易折。大摔碑手威猛无俦,然而也分外需要注意柔力的运用,后劲越是绵长越好。

    以前他对自身真元都无法控制,自然是难以办到。可这一个多月的天地大悲赋练下来,已差不多掌控住自身八成的修为,已经可以尝试在大摔碑手中,融入柔力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手法,都需大量的时间去练习,非是一时半刻就可以办到。

    独居城外,也只有北堂婉儿,偶尔会上门做客。夏苗偶尔也会来拜访,庄无道却都故作不知,用阵旗将此人挡在洞府外。

    北堂婉儿是个彻头彻尾的武痴,每次到来,都会变着法子向庄无道‘讨教’。庄无道乐得有个对手,恰好北堂婉儿的实力,也很是不弱。只恰恰弱他一线,磨砺实战,是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那日与云儿和解之后,庄无道心内的紧迫感,就已增到极致。

    他还不知剑灵所言,到底是真是假。然而能令云儿,那般的惊慌失措,想必也有其因罢?

    每次梦境,庄无道都会用上十二分的心力。绷紧了神经,如海绵吸水似的,将云儿教授的术法与拳术,实战技巧,都一一消化吸收。

    而在梦境内,云儿也会尝试着与他交手,以实战的方式来指点。

    梦中的一切,并不怎么真实,效果有限,却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。而庄无道的拳法进境,直接就展示在与北堂婉儿的切磋中。

    最开始时,庄无道要挫败北堂婉儿,至少需要到二百余招开外。到了后来,哪怕北堂婉儿的武道同样大进,修为也爬增至三重楼的境界。庄无道也仍旧可在五六十个回合内,将北堂婉儿击溃。

    这是因他的牛魔元霸体,并不怎么畏惧北堂婉儿的破甲尖锋指,所以北堂婉儿,在他手中撑不过六十回合。而北堂婉儿,却能将虞安君,逼到只差一线败北。武道术法,彼此生克。所有专精一门,固然进展更快。然而大多的修士,都会兼修两到三门功法。

    不过到此时,庄无道也有自信。哪怕再一次面对虞安君,无需云儿相助,他也有十成十的把握,在一百个回合内将虞安君击败。

    道试之后的第三十天,吴京道馆送来了他第一个月的‘月俸’。元神境真人座下门人,离尘宗真传弟子,练气境五重楼修士。三个身份,使庄无道拿到了一百枚练气丹,二百枚易骨练筋丹,十枚养神丹,三百枚一阶蕴元石,另有千两金票。总计价值,将近六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而这仅仅只是庄无道,第一个月的收入而已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