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百二三章百年元神
    最使庄无道在意的,自然是东离寒与皇甫第之间的第三之争。东离寒的天遁刀决,本就快极,借助五行遁法,时时刻刻都藏于虚空,只有在制敌之时,才会显出形迹。配合他的化风凰神决,藏在风中,无影无迹,更难捉摸。

    而皇甫第,用的居然也是剑,不过却是‘剑符’。手中的那把折扇着,藏着九百九十九张空白符纸。

    能够瞬间书成符箓,发动术法,比之寻常的咒语印诀还要快上两线。在一息间,连书四十九道剑符,各自夹含风火冰雷之力。御控自如,神念强大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若说庄无道,此时可勉强把神念彻底覆盖三十丈,这皇甫第,却可延伸到六十丈外!

    以东离寒之能,也几乎被皇甫第如潮般的术法,彻底击溃。直到皇甫第的真元道力,彻底耗尽,九百九十九张空白符纸用罄。才勉强将皇甫第击败,保住了第三位。

    然而却无人以为皇甫第这一战,是真就输给了东离寒。反而在诸弟子间的声望更隆,都认为此人,确实不愧其名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在擂台之上,无法使用预先制作好的灵符,灵器阵法之类也一律不能使用,对于皇甫第限制太多。

    而术法之要,就在于距离。双方困于擂台二十丈方寸之间,皇甫第十成本领,用不到三成。

    北堂婉儿对此人亦是评价颇高:“这皇甫第的神念之强,只怕已不逊那些练气境巅峰修士。专修术法,却能在近身战中,与东离寒斗到这种程度。能与盖千城齐名东吴,果然非是侥幸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呵呵的笑,不置可否。皇甫第能有这样的实力,不出他的意料。对于这一战的精彩,他也是早有准备,所以不觉有丝毫惊奇处。

    反倒是北堂婉儿主动寻他说话,更让庄无道欣喜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婉儿你真的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能不气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白玉般的脸颊,气鼓鼓鼓的嘟着,颇是可爱:“我父亲伯父亲自给你赔罪,不惜重礼,你却半点脸面都不给,直接甩在了码头上。换成是你,你会不生气?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淡淡道:“恩怨已了,互不相欠。你该知道的,我不愿再与北堂家有什么牵扯。不过你是你,北堂家是北堂家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闻言是一阵哑然,眼里现出几分苦涩之意。知晓庄无道之意,是把她与北堂家分开看待。仍愿与她北堂婉儿为友,而北堂家则已视为路人。

    不过也怨不得庄无道会如此反应,北堂家这些天的所作所为,也确实令人心冷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时,她就已知晓,庄无道绝非是那种任人摆布拿捏的性格,外柔内刚,绵里藏针,也恩怨分明。

    “你就真的这么怨恨?我父亲伯父,都是真心实意,想要弥补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也谈不上怨恨,有沈林和那位重阳子在,北堂家那般行事,其实无可厚非。没有提前把我出卖,行事就已经算是极厚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庄无道狡黠的一笑:“然而我也不愿自己的背后,有个随时背你而去,让人放心不下的朋友。你们与古月两家的争斗,里面的水实在太深。我既然已经跳了出来,又何必再趟入这淌浑水?便是你们北堂家,难道就真是有意与我重新旧好?就不担心那重阳子?所谓赔礼,也无非是担心我挟私报复。你父亲他,莫非是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狼狈的偏开了头,赤灵子那日与风玄联手逼迫,也有北堂苍空的一份功劳。这家伙平常也没见多聪明,可一旦认真起来,真可谓是洞察秋毫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随你!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直接转开了话题,避开了尴尬:“那东离寒遇到了你,也真是输的冤枉。你那大摔碑掌力,除了传说中的降龙掌与有限几门绝顶功法之外,真可谓无二。盖千城也是同样,修为其实不逊于你,然而就是反应不过来。武道术法,唯快不破!又有言道一力降十会。我师尊曾说过,能把快,力,巧任何一样本事,练到极致,就足可横行天下,少有多少了。可惜了,我都做不得,不然今日,也要行险一搏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不置可否、北堂婉儿说的虽有道理,然而那日若非是云儿在操控着他的身躯,他十有九成还是生疏。

    ‘拔剑术’与‘大裂石掌’同时使用时,固然是练气境界绝无仅有的二品玄术神通。然而他对这门拔剑术的掌握,还仅限于初学乍练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是还准备继续向上挑战?那虞安君的修为,可是胜你数筹。”

    在四日之前,北堂婉儿战胜了第六位,又击退了三人。而在其之上,就是排名第五位的虞安君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怎么看好,二人天资相差不大,修习的功法也相当。北堂婉儿甚至还要胜出一筹。然而两人的修为,却差了三个小境界。

    北堂婉儿仍是练气境二重楼,虞安君却是五重楼的练气境中期。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若以修为强弱来分胜负,那位太平重阳也不会名震北疆。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冷声一笑,迈步走开。然而离去之时,身形又顿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无道,你我还是朋友可对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莞尔:“说什么傻话,难道婉儿你是不打算以我为友?”

    北堂婉儿顿时挑起了唇,透出浅浅的笑意,连脚步似也欢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随着北堂婉儿的身影离去,庄无道面色却又渐渐僵冷了下来。北堂婉儿固然是已与他和好如初,然而此时他心内,却还有另一人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之后,云儿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了声息。不但平时不再与他说话,就连往常每夜必见的梦境,也再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有气,又觉担忧,更有些哭笑不得。深刻的感受到,原来剑灵也不是没有脾性的,而且脾气不小。如小女孩般,也同样会闹别扭,让他头疼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这天深夜,庄无道还是再次进入到了梦境里。而云儿依然是身影孤单,立在那无法看清全貌的湖畔旁。眼神淡漠,浑身都散发着冰冷气息。似乎回到了与庄无道初见时的模样,缺乏表情。

    庄无道胸中却是一定,厚着脸皮走了过去,似笑非笑道:“云儿难道还在怨我?我向你赔罪可好?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儿怎敢?”

    云儿回过头,面色依然冰冷冷的。可那似乎会说话的眼眸,粉妆玉琢般的小脸儿,却美的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“剑主还是不愿改变心意?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微僵,终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性情就是如此,也不觉自己哪里错了,没有大改的必要。可能你前任几位剑主,都习惯了以无人可敌的剑术解决一切,犀利无匹。我却偏喜欢步步为营,谋定后动的计算。”

    哪怕为此失去了轻云剑,这句话他也不打算改易。

    洛轻云的目光闪烁,定定不动的盯着庄无道,而后却是悠悠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或者剑主才是对的!在我记忆中,那些能有大成就者,莫不是都有自己的坚持,坚韧不拔,绝不为外物所动。反而是轻云剑的前几位剑主,最后都下场凄凉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云儿眼眸内,就已再不复之前的冰冷:“既然剑主执意如此,那我也不打算再劝。然而以我看来,剑主的时间实在太有限,绝不可能容你从容修行,参研剑道术法。你基础太弱,没多少闲暇去磊实。所以最好的修行之法,还是在实战之中磨砺领悟,依靠本能记忆。许多东西,不是云儿传授就能学会。所以我才欲为剑主寻些对手。只有经历大量的实战,这样打下来的根基,才是最为牢固,不逊于积年累月的苦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等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一挑,又往前走了数步:“我现在最想知道,云儿你之前,到底是想起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云儿摇头拒绝:“剑主绝不会想知道的,而且此时知晓,有害无益。该让剑主知道的时候,云儿绝不会隐瞒。剑主你只需明白,若一百年内,不能修成元神,离开这一世界。那么就可能有灭顶之灾!剑主会死,轻云剑也会遭遇身灭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年内,修成元神?”

    庄无道愈发的一头雾水,哪怕是真正的超品灵根,怕也无法办到吧?除非是太平道重阳,那样的天品灵根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修行速度,借助献祭之法,只要根基积累得足够,中途不被魔意反噬,倒是勉强可办到。

    可是到底为何?是为仇家还是其他缘故?

    看云儿的神色,是明显不愿再为其解惑了。不过这轻云剑招惹的麻烦,定然非小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撇了撇唇:“所以你才如此急迫?”

    这一次梦境,总算不是毫无收获。至少知晓了自己,只有百年时光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心内略略释然,庄无道恢复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那就各退一步,我尽量多找些合适的对手!不过以后,绝不可擅做主张。”

    云儿怔了怔,而后紧绷着的小脸微松,轻点螓首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